第十五章:萌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赤鸿 书名:破神成鸿
    “咯咯,咯咯,凌飞哥哥,你真的太笨了,竟然真的被我冻到!”萧楚楚看到被封住的凌飞,不由的拍着小手笑了起来。

    凌飞体内灵力自动运转起来,那一层薄冰很快的化为了一地碎屑,露出一脸苦色“楚楚,你那是什么招数,好历害!”

    “嘻嘻,不是我历害,是你太笨了,那只是最简单的凝冰术!”萧楚楚说完不由的顽心大起,手指冰兔,微一牵引,那冰兔竟然炸开,化成了点点冰花落下,十分美丽,凌飞不由的看的楞住了。

    “楚、楚楚……”凌飞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道:“那个能不能教教我……”

    萧楚楚从玉上跳下,绕着凌飞转了圈,然后站到凌飞跟前,斜着小脑袋对凌飞道:“凌飞哥哥,你修炼的是什么类型的功法?爹爹告诉过我,功法是不能乱练的!”

    “哦,我,我不知道……”说完,凌飞不由的更加不好意思起来,他却是不知道,在修真界,一些门派功法根本不能乱练的,不过他突然想到师父临走时说回来要考较自己,这么久自己才练到第二重,师父回来不会惩罚自己吧,想到这里不由的忐忑起来。

    萧楚楚大眼睛眨了眨,想笑又忍住,小脸绷着,装着大人的口气摇了摇头问道:“那你师父都教了你什么呀,你怎么这么笨呢,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呵呵……太好笑了!”说到最后,却是装不下去,噗的笑出声来,这短短的时间里,萧楚楚竟然觉得分外的开心,这和逗那些人是不一样的。

    凌飞挠了挠头,被萧楚楚取笑却没有不舒服的感觉,相反倒很亲切,认真想了想道:“我,我学了五行遁术!”

    萧楚楚眼睛一亮,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了眨:“凌飞哥哥,你学了五行遁术?”

    “恩!”

    “学会了?”

    “学会了!”

    “咦,我不信,你练给我看!”

    “好吧!”

    凌飞说完,望了眼萧楚楚,他倒也不怕出丑,之前因为对这个感兴趣,所以练的分外熟悉,眼睛缓缓闭上,回忆起师父运用遁术时候的样子,双手一掐法诀,顿时一道光芒闪过,凌飞便遁入土地之中,再次一闪,又出现在萧楚楚面前。

    五行遁术在修真界是最基本的遁术,几乎人人都可以学,但真正能修炼至大成的人就少之又少了,谁都知道五行遁术需感悟五行灵气,要知道与天地元气沟通却是十分艰难的,凌飞却是占了先天便宜,所以才能做到这般轻易,像赵元松,五遁之中却是只修炼了土水两遁,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了。

    “凌飞哥哥,我第一次觉得你并不笨呢!”萧楚楚眼睛睁大,长长的睫毛眨呀眨的盯着凌飞,将凌飞盯的浑不自在。

    当天那些人并没有找回来,萧楚楚不走,凌飞又不能赶她,何况凌飞对萧楚楚也是十分喜的,夜晚的时候,凌飞便在外面修炼,将自己的石室和玉让于了萧楚楚,倒是萧楚楚又捉弄了凌飞几次,见凌飞不但不生她气,反而真的将她当妹妹疼,要知道萧楚楚因为母亲早逝,有父亲在,门内的人对她都是敬畏,却很少有真正疼她的,更何况凌飞和她年龄相差不大,所以她对凌飞也越发亲近起来。

    满天的星晨不停的闪烁着,黎明将要到来前的黑暗吞噬着星月照耀的光线,在一处山林里,一道白光在一块黄色网状物中左突右撞着,在白光前面的不远处,站立着三男两女,只见五个人都一脸郁的望着黄色网状物中的白光。

    当先一个穿翠绿色长裙的美艳少女眉头微挑:“怎么办,没想到小姐不但将白玉貂带了出来,为了脱更是将仙灵环也取了下来,该怎么向门主交待!”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一名三十多岁,穿金黄色长袍,肩上有着甲胄的男子沉声道:“这白玉貂也太狡猾了,如果不是用这困灵天网锁了它,只怕我们还要被它带着兜圈子。”

    “小姐肯定在之前我们发现的那处洞府,小姐也真是的,只会为难我们,如果被门主知道……”另一个明艳少女抿着嘴,似乎有些恼怒,但神色间却满是惧怕神色。

    “好了,现在埋怨也没有用,将白玉貂带上,我们现在回去还来得及,我已经用传音符通知了门主,相信门主很快就会带人过来,到时候如果小姐有个差池,我们谁都好不了!”起先说话的那名少女止住话头,冲那困灵天网一招手,那网嗖的一下飞了过来,然后慢慢的变小起来,里面那白光也顿了一下停住了冲撞,现出一只白色小貂,少女看都不看将网和小貂收起,然后扫了扫几个同伴,冷冷的道:“走!”

    说完,不等几人说话,直接祭起一柄眨着寒光的飞剑,翻跃上飞剑后快速的飞遁而去,剩下的四人对视一眼,那明艳少女似乎有些不开心的嘟着嘴,小声的嘀咕了句什么,见其他三人也取出各自法器,当下也不再多说,将自己法器祭起,朝来路快速飞去。

    “楚楚,你,你什么时候出来的!”凌飞从修炼中醒来后,深吸了一口气收了功,然后缓缓的睁开双眼,一睁眼却发现萧楚楚正坐在自己不远处的石凳上,淡紫色的裙摆下一双纤细小巧的小脚正晃呀晃的,一只露出来的白皙小手正支着脑袋盯着自己,模样说不出的可,凌飞一见登时有些紧张起来。

    见凌飞发问,萧楚楚将眼睛弯成月牙一般,将带着翠绿色手镯的小手揉了揉脸蛋,轻笑一声道:“凌飞哥哥,修炼好枯燥的,我就是讨厌修炼才从家里跑出来的,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努力修炼呢?”

    石室上方的照明灵石虽然使得在石室里昼夜一般,但对修炼中的凌飞来说时间就有些难以掌握了,要知道在萧楚楚没来之前,凌飞因为害怕师父失望,所以除了修炼一些小道术,其他时间都是在一直不停的修炼,尤其是大周天已经贯通的他,一般几个大循环下来就需要好久,不过天玄真功要做的是将吸入体内的灵气精练,然后用来淬练体,在修炼第一层的时候他就被那精练的灵气灌体弄的痛苦之极,但他硬是咬牙忍受了下来,等到体适应了,便又精进到了第二层,虽然凌飞感觉体越来越壮了,但还是有些忐忑,只怕让赵元松失望,这样一来,哪里又会不用功。

    凌飞凝望了一眼萧楚楚,那调皮可的女孩子眼里竟然流露出淡淡的关心,想到从小到大受的委屈,心内不由的一疼,深吸了一口气,将绪调整了一下,将盘着的腿放开,目光坚定的道:“师父将我带出来,我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

    “凌飞哥哥,你到底是哪里人?难道你是人间界的?”萧楚楚嗖的一下从石凳上跃下,大大的眼睛闪着亮光,围着凌飞转了两圈。

    两人之前聊了许多,萧楚楚发现凌飞竟然对修真界一无所知,现在又听到凌飞的话,不由的想到父亲说过的人间界,对从小从修真界长大的萧楚楚来说,人间界完全是个陌生和新奇的世界。

    凌飞被萧楚楚的动作吓了一跳,尤其是两人离的这么近,萧楚楚眨着美目盯着他,脸蛋离他遥遥可及,鼻间一股股沁人心脾的香味不停的传来,他的脸一下子变的通红起来,犹如碰到蛇蝎一般从石凳子上站了起来,蹬蹬蹬连退了几步,看到萧楚楚指着他咯咯笑了起来,有心张嘴说些什么,但憋了半天楞是没憋出一句话来。

重要声明:小说《破神成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