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疑神疑鬼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赤鸿 书名:破神成鸿
    贺小灵到了卧室,面色苍白的坐到边,然后拿起头柜上放着的电话拔了起来,很快,里面传来凌震询问的声音。

    “灵灵,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凌震轻轻的问道,但当他听到贺小灵一个劲的呻吟,像是忍受着极大痛苦的时候,不由的心中一紧,急忙问道:“灵灵,到底怎么了!”

    “老……公,家里出事了……快回来……我的肚子……”贺小灵抹了把头上出的冷汗,减轻的疼痛竟然又加重起来。

    “怎么回事,小飞呢?”电话里传来凌震惊慌的声音。

    “我拌了一跤,他扶我上楼的时候不小心从楼上摔了下去,我可能动了胎气了,现在动不了,快回来,我好疼!”贺小灵说完,直接挂了电话,然后坐在那喘起了粗气,她没把事实告诉凌震,看凌飞摔下撞到头的样子,应该已经不活了,如果说了实话,凌震大概能猜到些什么,现在这样说,就是他怀疑,也不敢说什么了,最重要的是肚子里的孩子得平安,想到这里,她带着丝哭腔抚摸着肚子道:“孩子,你一定不要出事啊!”

    凌震拿着传来电话,里面一阵的忙音,他的心也一时间变的慌慌的,难怪他今天上班一直觉得心神不宁的,家里竟然出了这样的大事,他赶快站了起来,焦燥不安的走动了几下,然后按起办公桌上放着的电话,快速的拨了一个号码,待接通了放耳边沉声道:“将今天的会议往后推几天,家里出了点事,我要处理一下。对,还有,不管谁找我,都尽量的给我拖着,有什么决定让吴副总拿主意好了!”说完,凌震长出口气,然后挂了电话,快速的朝外面走去。

    贺小灵躺在上,刚才她有几次都想打120的电话,叫救护车过来,但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时间拖的久一些,凌飞能生还的几率就越小,其实贺小灵还是存着一定的私心的,之所以一直把凌飞看成眼中钉,主要就是他一直是横在她和凌震之间的一道沟,如果凌飞死掉,自己的骨又没事,以后凌震肯定对自己言听计从,哪像这些年,和凌震之间的矛盾都是因凌飞而起的,这样想着,她便又咬牙躺那里忍着,只是一点一点的计算着凌震回来的时间。

    凌飞紧紧的咬着牙关,头上传来一阵阵滚烫的感觉,他紧紧的闭着眼睛,最初那种疼痛过去后,上竟然传来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幸好他这个时候还是半昏迷的状态,如果他发现自己头上一直在散发着一层缓缓流动的五色光芒的话,肯定会吓一跳的,最主要的是,他头上本来被碎了的花瓶划出的一条长口子竟然已经愈合了起来,除了地上的血迹外,根本看不出他刚才受过那么重的伤,甚至已经缓缓停下的呼吸都开始稳定起来。

    当他上的淤青和伤口都消失后,那五色光芒终于停止了流动,他前那个晶状胎记也一下子黯淡了下去,紧接着,像是受到什么感应,环绕他体四周的五色光芒终于慢慢变淡起来,最终消失的无影无终。

    过了良久,凌飞的子像是轻微的动了一下,他的意识已经恢复了过来,只是子却还没办法动弹,这种状态像是陷入了梦魇中,明明听得到周围的声音,却醒不过来,只是他隐隐约约的感觉体里像多了些什么,不过仔细感应,却又像什么都没有多。

    凌飞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眼皮晃了几下,就是睁不开来,就在这时,他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接着一串焦急的脚步匆匆的跑到自己的边,然后便听到凌震无措的声音:“小飞你怎么了?”

    “是爸爸回来了……”凌飞虽然没办法清醒,但却听得到凌震焦急的声音,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接着他便感觉凌震将自己抱了起来,然后被放到了什么上面,背后传来软软的舒适感觉。

    凌震眉头皱的很深,小心翼翼的将凌飞放到沙发上,然后拿个毛毯包了起来,在凌飞的上,好几处地方都带着血迹,凌震帮凌飞掖了一下毯子,然后将目光转向刚才抱凌飞起来的地方,那里流着一大滩未干的血迹,刚开始确实吓了他一大跳,但当翻遍凌飞上,却没发现伤口后又将心提了起来。

    他扭头深深看了眼凌飞有些苍白的面孔,内心深处不由的微微叹息一声,然后转朝楼上快步走去,楼梯上传来重重的踏步声。

    “灵灵,你怎么了!”凌震推开卧室的门,就看到贺小灵正斜躺在边一动不动的,心中一慌,连忙走了过去,一支手担住上躺着的贺小灵,一边焦急的问道。

    贺小灵睁开双眼,凌震关切的目光映入眼睑,只是她有些疑惑,怎么想,凌震看到凌飞那样都不可能像这样一无所动的,她嘴唇一动,嘤的一声:“你…回来了!”

    “灵灵,别说话,一定会没事的,我马上送你们去医院!”凌震见贺小灵睁开了眼,心里先自松了一口气,两手把她从上环抱了起来。

    贺小灵任由凌震抱起自己,腹间的疼痛已经不是那么强烈了,但刚才确实是煎熬着过来的,手自然的揽上凌震的脖子,犹豫了片刻,她还是轻轻的问道:“他怎么样了?”

    “我来的时候小飞昏倒在楼上,不过应该没有大碍!”凌震抱着贺小灵,带着怜的看了她一眼,用脚将门掀开,轻轻的走了出去,刚才在公司接到电话后,凌震整颗心都提了起来,现在回到家里,见了两个最重要的人,才稍稍的放心下来,不过两个人都需要好好的检查下,可别出什么意外。

    “他…他没事,阿震,我见小飞的头都被花瓶撞破了,真的没事?”贺小灵听了凌震的话心里格登一下,不由的瞪起了眼睛,她坚持了这么久没有打急救电话,就是想拖到凌飞死掉,现在竟然从凌震的嘴里听到他只是昏迷了,这根本不可能。

    “怎么了灵灵,有事没事,要医生检查过才会知道,不过他的头上确实没有受伤,不信下楼了你看看!”凌震对贺小灵突然关心起了凌飞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耐心的解释道,平时他都不敢气贺小灵,何况这个时候。

    等凌震抱着贺小灵下了楼,走到被他抱到沙发上的凌飞跟前道:“灵灵,你看,小飞只是昏迷着,我刚才探了,呼吸都是正常的,应该没事!”

    贺小灵紧紧的盯着凌飞,果然,除了衣服上有些干涸了的血迹,头上竟然没有一点伤口,她只感觉体内一股寒意传来,让她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过了片刻,犹自不相信的将脸微微从凌震怀里探出一些,朝刚才凌飞摔下的地方看去,地毯上依旧留有一滩血迹,碎了的花瓶溅的到处都是。

    “不可能,根本不可能,阿震,我亲眼看到他被撞伤了头,怎么可能没有受伤,那一滩血是怎么回事!”贺小灵在凌震怀里挣扎了一下,脸色有些苍白的惊呼起来。

    她激动的叫着,心中已经有些疑神疑鬼起来,要知道自从贺小灵来到这里,可能因为女主人死了,她总感觉有些森森的,这就是为什么凌飞将他母亲的照片挂卧室去的时候她反映怎么那么大,难道冥冥之中那人还在保佑自己儿子么?

重要声明:小说《破神成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