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不思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斯赫 书名:亡后攻略
    ( )    不出意料,下午的时候就有人找上门来。

    贺修将人领进来的时候,王镶面上有点尴尬,目光也不敢乱看,对着贺修说话也不利索。

    进了内堂,如霜上茶,王镶拱了拱手,道:“柳夫人,多不见。”

    “王先生可好?”她不曾想来的居然是王镶,当也是因了他的推荐,她才进了荣昌侯府,这一份人,倒是没来得及还清。

    “还好。如今柳夫人是在西陵侯帐下了呢……”遮护说得有些怅然,似是遗憾荣昌侯没有早一手留下此人,不过谁也不会想到白离和柳白的这层关系。

    “君侯的公子小姐都甚为想念柳夫人,尤其是小公子,一直和新来的西席相处不好。”

    白离听罢,怎么有一种想要挖墙脚的感觉,可惜荣昌侯早已错失机遇,王镶再说这话却是有点多余,不知道他打的是什么心思。

    荣昌侯是一个自负的人,这一点倒不是说他为人刚愎自用,而是他出显贵,又有母亲摇曳夫人开路,本自己的脑子也好使,一直以来怕是没有遇到大的挫折。也正是有这一点,和辛聿有了显著的差异,她何世子宋凌没有相处过,对于宋辉倒是能点评几句。

    “当流觞宴柳夫人作诗绝佳,君侯多有称颂,不知道柳夫人对于大家书法可是有兴趣?”说罢,后小厮便递上一卷物事,由黑色的布帛包裹严实,王镶小心地解开绳子,从中缓缓取出一卷字画。

    白离一看上面的草书,先不做评论,那留名的却是周朝大书法家王丹。此卷有价无市,喜好收藏的人一掷千金也觉得唐突,这一手笔在读书人看来是极重了。

    白离淡笑,心中却将王镶看低了几分,不知道是荣昌侯的意思还是王镶的意思,可在白离看来送这份东西都有点不太合适。若是寻常读书人道罢了,难道王镶以为她也是和那些个读书人一样?

    字是好字,礼是好礼,可惜所遇非人。

    她还不是时候。

    于是白离推辞道:“白离才疏学浅,当不得收藏这等大家的书法,若是赠我也是明珠蒙尘,王先生当知白离于书法一道所为甚少,当流觞宴还是假笔于温公子呢。”

    王镶面色一滞,那卷宗打开一半,面对着白离微笑却坚定的脸庞,不由面色通红。

    这时候,贺修进门道:“夫人,巫家的小姐来请,让夫人一起去看蹴鞠比赛呢。”

    白离对着王镶点了点头,王镶这才有点醒悟过来,知晓今之事自己没有处理妥当,平里也不见得会这番心境,只是遇上了白离便有些局促了,万万不该。

    这一番思索,王镶面色如常,道:“那巫家的小姐,可是燕州巫家?”

    白离点了点头称是。得到答案,王镶笑道:“蹴鞠是陈州特色,陈州各地都有上好的蹴鞠队伍,我荣昌侯府也有一队能人。”

    白离本就是要搭上荣昌侯的线,便顺着他的话往上爬道:“啊,小少爷也喜欢。”

    “明在喜鹊馆就有一场蹴鞠赛,那巫家小姐是说在那里吗?”

    贺修躬道:“如王先生所言,正是。”

    而后白离送人出门,如霜悄声道:“夫人,那位就是王镶?”

    白离笑了笑:“怎么,你也知晓?”如霜吐了吐舌头,笑言道:“没事。”

    白离不明所以,可如霜笑得颇有内容,绝对不是没事的意思。贺修见如霜笑得那么欢快,眼神在如霜上定了定,如霜顿时感受到一股森森的气息,瑟缩一阵,收起了笑容,忙道:“夫人,我去干活了。”便急匆匆地溜走了。

    白离心中乐呵呵地,这贺修原来还有这等功效啊。

    贺修弯曲着子,道:“如霜这丫头嘴太碎了。”

    “说人家丫头,你年纪也不过十七八岁,如今是越发深沉了,像是一个小老头子。路青是多有抱怨了,难道你也要让如霜向我诉苦啊?”

    贺修淡笑:“奴才不敢。”

    白离不以为意,贺修年纪不大,却很谨慎,也正是因此柳白才会让他跟着她,作为内堂堂主也便于她询问惊风细雨的事物。

    “苦了你了。”白离一叹,贺修微怔,嘴角的笑容虽然苦涩,却越来越大。

    “这是奴才的本分。”

    “蹴鞠比赛,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啊。”思绪不由飘远,小时候子野,跟着外公手底下的将领乱跑,多有接触蹴鞠这类比赛,没想到再次碰上,会是这样地形。

    “奴才记得夫人可是蹴鞠的好手,连冷爷都颇为服气呢。那喜鹊馆的管事是荣昌侯家底的人,王镶经这一提醒,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了。”

    白离眯着眼睛细想起年少时候的游戏,一边道:“能有什么动作,他再怎么忧愁,可侯爷之尊,我等还是需要对其点头哈腰的,倒是你,让细雨堂的人跟紧点,千万不要让萧国长公主死了才好。”

    贺修目光一沉,低声道:“只要不死?”

    白离笑了笑:“对,只要不死就可以了。”

    她心中盘算的是另一桩事了,若是走不通谈天命的路子,那要怎么样打开世子的路呢?宋凌此人,连惊风细雨对其所知也很少,数来数去,貌似也只有他喜貌美男子这一条,流传甚广,京中文臣也对此颇有微词。

    做人啊,还是要有一张皮,将好的坏的都包起来,尤其是上位者,越是让人觉得神秘,越是让人敬畏。相比起从来没有见过的世子宋凌,荣昌侯宋辉也不是好应付的主啊。

    一双手靠近她,她本能地反映过来借力便将人反扣,贺修冷汗连连跪坐在地上,露出一个笑容,道:“奴才……看夫人忧心,想帮夫人揉一揉……”

    白离吸了一口气,松开手,贺修这才爬起来,手腕上有清晰的红印。白离语塞,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像这种况,自己是本能地对付,而不是思考别人或许是好意的。

    “夫人的武功进步了不少呢……”贺修揉了揉手腕,笑得单纯,丝毫没有将这一段放在心里,反过来解除她地心结,她的心不由沉闷起来。

    白离道:“……贺修,帮我揉一揉。”

    少年的手温润柔软,轻柔地按压着她的道,让她地心一点一点放松下来,好像回到很多年以前的丞相府,她还是无忧无虑的贵族少女,他也只是跟随在她边的单纯孩子。

    

重要声明:小说《亡后攻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