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青龙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斯赫 书名:亡后攻略
    ( )    夜朗气清,明月中天。

    丝竹声夹杂着潺潺的水声悠悠送入耳畔,依稀可见水上的画舫中的闹,白离送罢诸人,只留温其如与王超宗二人。

    温其如懒懒地打着扇子,眯着眼睛,仿佛有些醉意,笑道:“就此分别,不知道是不是又是一个‘渭水想别后,庙堂惆怅多’。”言罢,一挥扇子便走,背影潇洒,无须作别。

    白离不由心中喟叹,温其如还真是一个妙人,自己究其一生,都达不到他的境界。

    王超宗并没有走,而是有些怅然地说道:“如果你来齐国了,可以来找我们。”白离不一怔,印象中的王超宗可不是会说这种话的人。

    王超宗扬了扬眉毛道:“那言肃霜看起来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白离笑了笑,其实王超宗是一个值得结交的朋友,不管是从私心上还是大局上,可一想到某些东西,自己却觉得无力。相反她可以很从容地面对言肃霜谈天命之流,却不想和温其如王超宗太过深交。

    “这么说来,温公子和王公子都要离开怀都了。”

    王超宗表有些纠结,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白离一转便看见贺修站在后头,低声道:“夫人,这就去忠肃公府吗?”

    黑夜中的忠肃公府总是透着一些怪异,散发这森森的寒气,或许与忠肃公府一门武烈却惨遭不幸有关。当年忠肃公率领大军抗衡宋齐,却被阵前换将,死得冤枉,有人说死去的人不甘心,重新回到这里,要找仇家索命呢。

    “咔嚓”一声,白离踩到了一截枯木,夜风嗖嗖刮过,带着寒之气,饶是六月天气也感受到了一种不同的氛围。

    “你说见到的人,重新回到了这里?”白离凝眉思索,道,“里的生意接的复杂,却不想还有人在追究当年幸存下来的人。”

    贺修道:“冷爷在曲阳现,后被追杀至怀都,想来是为了回到这里。”

    白离点了点头:“确实,他在这里生活了十六七年,如果要放东西,一定会选择这里。”然而此刻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不知道是谁泄露了消息,要是风眠没有提起,我也不知道居然还留下了那么一样东西,若是现世,一定让四国都颇为忌惮,将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白离一边说道,一边走进了前院,这里连虫声也稀少,却有几只萤火虫飞舞,倒是让她眼前一亮。

    “水是活的,萤火虫只有在干净的水源附近才有,看来着潭水下面有暗河。”

    贺修上前一探,擦亮了火折子,借着月光细细看了看水域,道:“夫人,让奴才先下去看一看。”

    白离摇了摇头,道:“那东西会藏在水下?”

    显然她也很不确定,所寻之物乃是周朝留下的东西,周天子故去之后就流落在民间,不想却谣传被忠肃公得到了,而当年也正是因此他惹来了杀之祸。

    柳白说他下诏让李肃交出那东西,李肃却拒绝了。白离本着查探的态度,来这里看看,而冷颜的消息也似乎间接证实了那些谣传。

    虽然说是谣传,可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也屈指可数,而大多流传下来的应嘎是当年参与过灭陈的人。因为这一点,白离才会对此有较大兴趣。

    她对于参与过她杀家灭族的人,都很有兴趣。

    白离的嘴角闪过一丝狠的笑意,道:“那东西若真放在这里,早就腐烂了。”

    贺修道:“夫人的意思是……?”

    “青龙卷宗和传国玉玺,寻常人拿到了无疑是催命符,我倒是想知道有谁在打它的主意。”

    “奴才明白了,之后就交代人从细雨堂适当地放出风声,我们的人会很好监视这里。”

    白离忽想起那雷雨之夜在此地除了碰到陈独观之外,还碰到了一位老者,他虽然戴着面巾,却让她觉得有些熟悉。

    没错,现在想起来这种感觉越发熟悉起来了。

    “应该不会是冷颜……”她喃喃,若是冷颜,不会戴着面巾不见,年纪上也不对,武功更是不对。

    “夫人所说的是什么人?”

    白离定定看着贺修,一边回想着当那个老者,越是想要想起来,越是想不起来。不过不管怎么说,当那老者都是没有敌意的,要不然白离就九死一生了。

    那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现下的疑惑太多,这水已经被搅浑了,想要从中看清事的真相,她需要暂时步出这一摊浑水。

    于是白离问道:“你可知道还活着的长者?”

    贺修回忆一番,道:“夫人是说多大年纪?”

    “五十多岁的样子……”

    “有几个在里,都在益州,夫人问这个有什么用?”

    “有机会我要见一见,不弄清楚,心中总有一块疙瘩在。”白离说道,目光又扫视了一遍周围,依旧是什么也没有。

    而直到白离和贺修走出去了,才有一个褐衣的老者叹了一口气,低声道:“少爷……”

    深色衣衫的男子戴着半片幽暗的面具,一双眸子看着白离离去的方向,微微眯起眼睛,似是在追思什么。

    空气中悠悠可闻一阵冷香,白离下意识地回头,问边的贺修:“你可有闻到什么?”

    贺修动了动鼻子,道:“没有,什么也没有。”

    难道是触景生吗?白离暗道自己也许是忧思过重了,心想着在小寒庄的柳白也不能让人省心,那内伤虽然不至于致命,却在短期内不会好,所以当她说要暂时接替柳白的位子的时候,辛聿爽快答应了。

    她暂时和辛聿站在了一条战线上,而柳白在则退居幕后。

    白离道:“这七年,我一直独来独往惯了,你现在就这样跟着我可以吗?”

    “内堂自然有人打理,也只有奴才亲自跟着夫人,才放心一些。”

    他意指当陈独观刺杀事件,因而坚定地要求跟在她边,白离不笑了笑:“这下路青可对我诉苦了,说看见你总是想起不好的回忆。”

    贺修眉眼弯弯,道:“路大人思绪莫测,奴才只是遵照主之意办事罢了。”

    世道变了,连当年纯洁的贺修也学会打趣挖苦人了啊,白离摇了摇头,前方是清净寂寥的小寒庄。

    阿离叹气曰:要复国,首先需要的是票票~

    小贺子哭诉:夫人,粉红票,推荐票,一个子都没有了~

    小路子:七月太坑爹了。(⊙o⊙)

    

重要声明:小说《亡后攻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