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辟蹊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斯赫 书名:亡后攻略
    ( )    白离总觉得眼皮跳个不停,心想着难道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果不其然,下午的时候,温蝶带着一袭晃眼金衣的谈天命来访,作为小寒庄的半个主人,白离不得不见。而谈天命更是指明了专程来拜访才女柳夫人,这才女的大帽子扣下来,实在是让白离苦笑不已。

    “柳夫人,你不会怪我唐突拜访?”温蝶笑靥如花,目光却是有意无意地瞥向柳白,柳白在一边装作不知,她垂下眉眼,也不气馁,似乎对于和白离过招乐意得很。

    白离嘴角虽然抽筋,依旧笑答:“原来温姑娘这么闲。”

    吃了一个软钉子,温蝶依旧没有泄气,道:“国师大人说柳夫人非普通女子,我需要和你多学习才是。”

    谈天命目光流转于白离和柳白之间,柳白却没有要上前行礼的样子,两人无形中有一股较量的劲。白离微微皱眉,一拂袖子,用整理衣衫来掩饰自己出手的痕迹,道:“小寒庄简陋,二位突然来访,还来不及准备什么。”

    “怀都风景秀美,听荣昌侯说夫人乃是怀都人士,那柳主呢?”

    白离抬眸,一直不动声色饮茶的人嘴角泛起一丝冷冷的笑意,道:“自然也是。”

    柳白似乎毫不掩饰对于谈天命的不欢迎,让白离稍稍觉得不妥,他从来不是一个意气用事的人,做人做事都不会不留余地。

    “之前说要和夫人说一说命理的,不知道柳主是否介意?”

    “自然是介意的。”这话说得气氛一愣,温蝶脸一愣,白离淡笑道:“夫君,你不是和西陵侯约了下棋吗?”

    两人无声对视一眼,落在谈天命和温蝶眼中,各自意味不同。

    柳白忽而一笑,过去揽住她地肩膀,道:“也罢,那件事就不要使什么小子了,你知晓我一向宠你。”当着二人的面,他将话语说得过分亲昵,白离知晓他在掩饰之前的尴尬,也只是扯了扯嘴角。

    柳白的目光再次落在了谈天命上,妖媚的谈天命挑了挑眉,二人心照不宣。柳白是在警告让世子的人少打白离的主意,而谈天命似是有恃无恐。

    温蝶笑了笑:“之前芸夫人还说我该去走动走动,若是柳主方便,不如一道去荣昌侯府。”

    “是吗?如此也好。”

    温蝶笑得更加轻快,路青暗自皱眉,主子和夫人今的状态好生奇怪,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了?

    柳白道:“愣着做什么,给温姑娘备一顶小轿啊。”

    路青不不愿地下去了,温蝶道:“其实不用那么麻烦,只要和柳主挤一挤马车就好。”

    柳白道:“我向来不喜欢与人分享东西,马车也好,人也好。”他拂了拂袖子,两只手交叠在后背,将接下来地场面交给白离,算是变相的妥协。

    温蝶脸色变了变。

    柳白顿了顿,道:“国师大人,你说世界上真的有妖鬼吗,那是不是还有神仙?”说着,他笑着离开。

    谈天命半眯着眼睛,柳白的潜台词是什么?

    小寒庄僻静,如霜站在一边伺候,说是伺候,也是为了应付突发场面,小寒庄里人不多,却一个个都不是普通人。

    “柳夫人,你可还记得欠了本座一个人?”

    白离心中细想一番,故意装作不知,道:“还请国师大人提点。”

    “别对本座撒谎,本座的眼睛不是王陨那群呆子。”谈天命起近,如霜笑得甜甜地挡在前面,道:“国师大人,这里是小寒庄。”

    这里是小寒庄,所以还是请您掂量一下不要乱来,不然大家不介意撕破脸皮的。

    谈天命讽笑:“都是那疯子之前过于莽撞,本座今只是来讨要之前的那个人。”

    白离淡淡道:“我不记得什么人了,不过国师大人要是有什么请求,倒是可以说一说,看我能不能帮一帮忙。”

    谈天命微愕,道:“西陵侯故意针对你,你不会么有察觉?”

    “我不知道。”白离似笑非笑,打定主意似是而非,看谈天命耍什么花样。

    谈天命打开扇子,眨了眨眼,道:“都督葛通在怀都失踪,你在忠肃公府。”

    看来放走陈独观之后果然掉来了一条大鱼,也在白离意料之内,她虽然将尸体处理了,只是有心查探还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当夜在那里的可不止我一个。”

    “不错,不过本座还是想知道你在那里做什么,忠肃公府如今早已成了鬼庄,相信不会有正常女子在那里游玩?”

    白离坦然道:“国师大人说话有趣了,你从一开始就没有将我看成一个正常女子,我听说忠肃公府风景独好,所以去那边玩玩,哪里知道会有一些蹊跷的事呢,说来我还真是倒霉。”

    谈天命不知道这女子居然如此能说,被气笑:“雷雨天气,去鬼庄散步?你还真说得出来。”

    当从葛通嘴里听到世子二字,便心中知晓葛通是宋凌的人,她从葛通那里的线索断了,只能另辟蹊径,才故意将陈独观放离,让世子找上门,不入虎焉得虎子。

    柳白虽然知道她别有用意,却非常不赞同,只是暂且妥协。

    “国师大人,世子下应该在怀都?”白离悠悠一句,让谈天命平静下来,他需要考虑一下,眼前的女子在荣昌侯府待过,看似是西陵侯的人却又和西陵侯有过节,如今却是循循善想要和世子下搭上线,她想要做什么?

    一个人越是没有目的,越是所图甚大。她依仗的是什么,难道以为世子下会将她放在心上吗?

    白离道:“国师大人,难道你怕我对世子下不利吗?”

    二人都是聪明人,不用问为什么会知道世子下在怀都,那是在侮辱两个人的智商,谈天命只是在犹豫,她见世子的目的似乎有点诡异啊,正常一个人和世子布下的棋子失踪扯上关系,又半废了陈独观,会想要见到世子吗?

    一般人都会努力摇头,躲得越远越好?

    白离见着这张漂亮妖娆的脸从流觞宴开始第一次露出了一丝凝重的表,笑了笑:“其实国师大人什么都不用想,因为我什么也不会做。”

    切,鬼才相信你。

    

重要声明:小说《亡后攻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