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不速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斯赫 书名:亡后攻略
    ( )    白离好整以暇,坐在末席将一杯好茶饮尽。

    辛聿松了松衣角的扣子,嘴角的笑意似是在嘲讽王超宗的不自量力,王超宗黑着一张脸,卷起袖子,温其如摆摆手道:“王兄,莫丢了我读书人的面子哈……”

    底下人一阵轻笑,自然觉得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试,王超宗上去绝对是找虐的,王陨在一边嘴角一抽一抽,宋辉凑近道:“王老放心,三弟不会不知轻重。”

    “娘娘腔,少罗嗦。”也只有像王超宗一样才会对着温家的公子这般叫唤,众人忍俊不,白离也觉得王超宗有个,虽然莽撞了一点不过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不失为一个可以交往的朋友,就是有些想不通齐王是如何受得了他在其面前称呼老子来老子去,不会给一巴掌拍死吗?

    言肃霜摸摸下巴,状似无意道:“说到底宋国的武勋底子在那里,这几年各家大族都开始有意识地培养文治之才,也有一些老古董坚持以武论天下,王上是咽不下当年齐王的那一句笑言,才憋着气宁可得罪了一帮贵族元老也要提倡文治,而西陵侯这些年表现极佳,颇得那些元老的欣赏,才有了扶位之举。”

    这些白离亦有所耳闻,不过听言肃霜这番讲来,他似乎对于西陵侯也有诸多好感啊。白离笑眯眯问道:“那小言公子是哪一派人物呢?”

    “柳夫人猜猜?”

    二人说话间,辛聿和王超宗的比斗已经开始,辛聿将一只手放在背后,眉毛一挑道:“本君让你一只手,并且不用任何武器,你可自行选择适用的武器。”他地下巴倨傲地抬起,引得一些个齐国子弟颇为不悦,不过到底都是学子,不擅长武艺,这里也不是齐国地头,不敢强行出头。

    王超宗冷哼一声,也不觉得受侮辱,从下人手中拿来一把青钢剑,白离分明看见那黑小子觉得沉重却硬是耍了耍,不莞尔。

    “小言公子之前所言,看来对于西陵侯也有欣赏之意,我猜你应是保守一派的?”

    言肃霜摇摇头:“非也非也,在下就算连那个圈子也挤不进去。”

    白离自然不相信他的话,若是他对于那个圈子毫无所知,怎么会有诸多让人吃惊的言论,更不用说能够坐在这里了。

    王超宗一手将剑拿起来直指辛聿,朗声道:“你自找的,别以为你做了西陵侯老子就怕了你。”乍一看也是气势万钧,做派漂亮,当然,这一切要建立在不知道他有几斤几两的份上,在场诸人也是被这句话鼓吹得眼前一亮,莫非王家还要出一个文武兼修的人才?

    辛聿冷笑一记,薄唇吐露出两个字:“蠢货。”

    王超宗抡起长剑便劈了过去,不用说还真是有模有样,倒是让白离也疑惑了一刹那,难道这黑炭学习过武技?可下一秒就让人嘴角抽筋,只见辛聿长腿一绊,左手一个牵连,肩膀便将人撞飞了五米远。王超宗忒得硬气,生生憋着爬起来,大笑道:“不过如此。”

    诸子都为王超宗捏一把汗,也不知道说这黑小子什么好,还真是一朵奇葩。

    辛聿似乎也没有料到这人还能够爬起来,此子抗击打能力还真是非同寻常。白离心想他不会是被打多了就锻炼出一打不死的子?

    言肃霜哈哈一笑:“西陵侯也料不到这招没有把他撂倒。”而齐国诸子面上也是一喜,这时候相当于为齐国的人争一口气啊。

    王超宗没有脸绿,那就轮到辛聿脸绿了,不等大家再说什么话,辛聿已经冲上前去想要踢断这厮几根骨头,王超宗左躲右闪,虽然法实在让人汗颜,却也没有伤到要害,白离心想夜路走多了辛聿是撞到鬼了吗,心里乐呵呵的,谁叫他如此得瑟,也该脸绿一次。

    好景不长,辛聿的动作诡异地从腰际探出一只手掌,向着王超宗的口拍去,白离看着咋舌,这小子实在毒辣,这一掌柔中带戾,一般人看不出什么东西来,可是捱上一掌会受到严重的内伤,刚开始不会有所察觉,过几天就会开始吐血,吐出碎裂的内脏,神仙难医。

    说时迟,那时快,一柄金灿灿的扇子凌厉地破空回旋而来,带出一朵朵虚无的金色花朵,朝着辛聿的背脊而去,众人皆是一口气提在嗓子眼里,都为这天外飞来的一扇感到惊奇不已。

    王超宗瞪着眼睛,大声笑道:“哈,的,谁这么识相啊。”辛聿闪自护,退居一侧,狭长的凤眼在周围一一看过,面上戾气一闪而逝,笑道:“有人想要代替王兄和我切磋一番吗?”

    人群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位金衣的艳丽男子,一双桃花眼风无限,双眉中心一点红色的朱砂夺人眼眶,两根金色的飘带随风而动,腰肢纤细若女子,整张脸都有一种男生女相的感觉,但是在场之人没有谁敢取笑。

    金衣的公子面上浮着一层邪魅的笑意,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妖冶的气息,将金色的扇子收回来轻轻扇动,道:“好久不见啊。”其声低沉沙哑,姿态魅惑,让人顿时从心中升起一股寒气。

    妖。

    一个字顿时在白离脑海中出现,就算从来没有见过他也知道他的大名。天师一门玄而又玄,和妖鬼打交道,本就沾染不少诡异的气息,而眼前的金衣男子更是盛名在外。传说他是由一只妖狐养大,后来被上一代国师所收养,取名谈天命,好生嚣张,坐谈天命,若是命不够硬的人早就被老天给收了去。

    辛聿顿时收了笑意,冷冷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谈天命以扇掩唇,道:“本座为何不能出现在这里,这不是想念你了吗?”他笑的花枝乱颤,浑然不将满座学子放在眼里,儒道两家从来就多有不和,凡是慕小圣贤庄之名的人都不待见道门和妖门这些旁门左道,齐王更是将周朝的一个老国师给斩了,如今也只有宋国还存在着这一诡异的职位,况如今世子似乎颇为倚重谈天命,曲阳有闲言碎语城二人关系非同一般,谈天命本来就生的艳丽,美貌更胜女子,一说靠着裤腰带爬上了国师的位子,此后世子喜好男风的消息不胫而走,也成为过荣昌侯一党攻讦世子的言论。

    辛聿听得一脸便秘,道:“少恶心本君了,你会出现在这里,是不是世子也来了?”

    事实上从那把扇子出现之后,白离就注意到荣昌侯的面色也变了,他为怀都的主人,居然不知道自己最大的敌手突然降临,这无异于一个大大的耳光子抽打在他的脸上。

    

重要声明:小说《亡后攻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