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唯女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斯赫 书名:亡后攻略
    ( )    白离一瞥便看见安平郡主笔下的画卷,正是之前他们所在之地。

    自温蝶出现之后,诸多年轻的男子便凑了上去,原本围着安平郡主的人走了一大半,向来心高气傲的郡主只是冷哼一声,什么也没有说。

    一旁打着扇子的一位年轻男子道:“心浮气躁,难成大器。”

    安平郡主面色冷冽,淡淡道:“言公子怎么还在这里?”

    男子一点也没有被着冰冷的语气所激,笑眯眯道:“郡主画笔神韵天成,肃霜当然在此学习观摩。”闻言,安平郡主虽然面色依旧冷淡,却没有之前冰冷,也是受用。

    白离本来就在石阶之旁,安平郡主一回便看见她,道:“你是之前在那里的女子?”

    白离点头,道:“我姓白,单名一个离字,看见郡主在此作画,还请郡主不吝然我看看可否?”

    见有人欣赏自己地作品,又同为女,安平郡主到底年纪小也没经历多大的挫折,神色缓和很多,道:“白姑娘请。”

    那言姓公子一直站在安平郡主旁,道:“郡主怕是从小就浸染于此,如今您的画作在怀都可是大有名气。”

    这话有些过盛,不过安平郡主向来清高,嘴角浮起淡淡的笑意,倒是也乐意接受。

    然此时又是一阵清脆的笑声传来,温蝶子如同一只美丽优雅的蝴蝶,朝着这座石亭而来,边围着五六个年轻的男子,不知在说什么,惹来她一阵欢快的笑声。

    安平郡主顿时皱起眉头,目光冷冽地瞥过,那几名男子其中有几个正是之前还围在她边的人。

    “这里的景色真美,温姑娘,这位是安平郡主……”好死不死,有人还有声有色地介绍,温蝶美目流转,在安平郡主上停留,踏上石阶,目光在白离上掠过。

    “我叫温蝶,听说你是一位郡主,郡主不都是住在王都吗,难道宋国有别的规矩?”她眨着大眼睛说得一脸好奇,深怕别人不知道她是真心觉得疑惑。

    安平郡主顿时脸色变黑,白离暗叹温蝶绝对不是什么温顺的小猫,恐怕是一只道行高深的小妖精,之前一句就刺激她,现在又来刺激安平郡主。

    言姓公子笑眯眯道:“温姑娘虽然出自温家,到底见识不够,宋地却不是齐国,我们这里哪里都是富庶之地,都有王家子弟大放光彩,郡主能够在此地,正是我等的福气。”原本有些尴尬的气氛就这样被他一句话扭转过来。

    白离笑道:“郡主才名远播,真为我等女流争了一口气。”

    温蝶目光直在白离上,若有若无间,白离感觉到一股杀气。这女人虽美丽却歹毒,年纪不大却有如此狠辣心肠,真是叫人不舒服。她的杀气绝非因为白离帮着安平郡主,更多的肯定是因为她是柳白的妻子。

    温蝶笑意不减,道:“柳夫人,怎么你是一个人了呢?”

    白离心下越发不待见她,却也是温柔刀子应付,道:“夫君和西陵侯一道。”

    温蝶虽然在笑,却咬了咬牙,白离心中畅快,敢向她伸出爪子,总不好一味退缩,故意将夫君喊在嘴边,省的这小妖精打柳白的主意。

    温蝶突然一个踉跄,将压在画边上的砚台给打翻,黑色的墨汁毁去了大幅画卷,安平郡主大怒,一把推开温蝶,温蝶被推倒在地上,几滴泪水夺眶而出,揉着脚踝委屈道:“……对不起,是我不好。”

    她后的男子虽然知道是她打翻了砚台,却看见她如此道歉,不由怜香惜玉起来。

    安平郡主大为心疼,那画本来已经完成得差不多,现下却已经完全被毁去,她面色铁青地盯着温蝶,道:“你明明就是故意的,这里地势那么平,怎么可能会撞到。”

    一男子道:“郡主,温姑娘之前已经道歉了,肯定也是无意的。”

    后三四个年轻的男子也附和起来。

    白离心中冷笑,那女人当然是故意的,然后又是故意摔倒在地上,博取别人的同,她这样貌再搭配上演习的手段,想要让边的男子站在她那一方简直易如反掌,真想不通温其如如此淡雅洒脱的男子和它居然是一母同胞。

    “是我不对,我赔给你。”温蝶梨花带雨地被扶了起来,子柔弱无骨,我见犹怜。

    “赔,你拿什么赔!”安平郡主怒火中天,温蝶那一句根本就是在火上浇油。

    温蝶抿唇不语,低垂着头,一副任人欺凌的小白兔模样。

    这时候周围的人都围了上来,不明所以的况下一看见温蝶不模样就以为她受了欺负,人的同心会自愿站在弱者的一方,而现在安平郡主铁青着脸,温蝶垂泪,怎么看都是温蝶比较可怜。

    知识趣的人都不会参与到这个争斗里面来,温蝶是温家的人,安平郡主是王室中人,两方都是大人物,一个是地头蛇,一个是过江龙,两边还都是女人,一不小心就落人话柄。

    白离有心结交安平郡主,借势打入宋国王宫,当然站在安平郡主一边,似笑非笑道:“温姑娘,摔得很痛吗?”

    这句话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一男子没有好气地说道:“被推在地上会不痛吗?温姑娘多么一个鲜丽的人啊。”

    温蝶更是轻声道:“我的脚好像……”

    白离上前一步,温蝶猥琐,立刻有人来挡,白离道:“我昔年曾学过不少医经,不若让我先来看看?”那阻挡的人还稍有怀疑,温蝶却点了点头。

    白离嘴角漾起一丝笑意,两手触及她地脚,根本一点事也没有,不等温蝶佯装惊呼,白离动手咔嚓一下移动她的骨位,温蝶尖叫出声,冷汗连连,面色刷地一下惨白。

    这一下子众人全部倒吸一口气,白离皱眉道:“啊,学艺不精,学艺不精。”忙自责一番,边一个男子立刻指责道:“你太过分了!”

    一旁原本铁青着脸地安平郡主这时候也有点懵,看着温蝶的表惊疑不定,这下子温蝶连垂泪的力气都没有,只是面色苍白仅仅咬着牙,比之前柔弱的印象,居然硬气得很,双眸死死盯着白离,似乎想要拨了白离一层皮。

    言肃霜料不到居然真有人敢下此手,吃惊地看着一边皱眉自责的白离。

    很快就有万麓山庄的人将抬来一顶小轿将温蝶接走,温蝶看了白离一眼,温声道:“柳夫人,后会有期。”

    白离在后头自责道:“要不我再试试?”

    这话分明是气死人不偿命,顿时有人讽刺道:“无知妇人。”

    原本看戏的人也渐渐散了,言肃霜将安平郡主好生安慰一番,原本气恼画作的安平郡主对白离有些摸不准,道:“柳夫人,不会真有事?”

    言肃霜嘴角抿起一丝笑意,道:“郡主放心,没有大碍,只是会吃一些苦头。”目光转向白离,眨眨眼道:“还真是有人敢做,在下最多也只是心里想想,柳夫人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亡后攻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