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蝶恋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斯赫 书名:亡后攻略
    ( )    一双手缓缓抚摸上她的脸,轻轻摩挲,却又分明听见那一声沉重的哀叹。

    白离睁开眼睛,看见那双杏眼里有着促狭的笑意。柳白掩唇咳嗽,白离轻轻拍着他的背脊,道:“看你出手,能伤你的人还真是叫人惊奇。”

    这时候有侍女来敲门,看来是柳白吩咐下的,那小丫头目光低垂着,却时不时地向她瞥来,以为自己做得很小心,白离却看在眼里,柳白道:“如霜,你大可以光明正大地偷看。”

    小丫头脸一红,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白离,倒是让白离不好意思。如霜将洗漱的东西放下,柳白指着她道:“你别看她一脸无害的样子,她可是使暗器的行家,在我里数得上名号。”

    如霜眨了眨眼,柳白又介绍白离,道:“这是主夫人。”

    虽然事实如此,可白离听闻他这么说还是觉得不习惯,只笑着摇了摇头,如霜张着嘴巴,啧啧啧地叹了几声,道:“原来那幅被主收藏的画卷中的人是夫人您啊。”

    小丫头闹腾了几句便知识趣地出去了,白离一拍脑袋,觉得这下糟糕,道:“要是宋辉知道我不见了,可怎么办?”

    柳白撇唇一笑:“那如何,难道他还要和我抢人不成?”这话说得清清淡淡,却让人听着一股嚣张的气焰,多年王座的历练,让少年人颠沛流离成一个成熟男子之后犹有余威。

    “他早就有些怀疑我,在我边安插了一个人,我昨晚上本想规规矩矩地睡一觉到天亮,没想到路青来了。”

    说曹到,如霜通报着路青回来了,门被推开,柳白一个眼睛瞪过去:“莽莽撞撞,成何体统!”

    路青吓了一跳,挤出两行眼泪跑着跪在白离边求:“夫人,夫人,小路子好想念你啊。”

    白离被惊着,苦笑着后退一步,柳白一把揽过她,笑骂道:“滚远点。”

    路青卖了一个乖,擦掉眼泪挤出笑脸:“主子,我就说夫人还活着,我当初没有看错。”

    白离揶揄道:“那你那天怎么就没有认出我?”

    路青一脸尴尬,柳白饶有兴味地看着路青卖弄白离接招,道:“在里磨炼了这么多年,怎么这会儿一下露出原型?”

    路青一脸自豪道:“这不是夫人气势惊鸿,小的怎么敢放肆啊,在外人面前卖弄也不敢随意给夫人端架子啊。”

    白离听着笑了笑,路青打小跟着柳白,没想到到了现在还能保持这份心,也着实难得,心中又是一阵感慨。

    ………………

    轿子到了荣昌侯府,柳白率先下来,一手仍旧紧紧牵着白离,让白离一阵脸色潮红,悄声道:“我不走。”

    柳白嘴角泛着隐隐的笑意,却要做出一脸认真的表

    接见的是芸夫人,依旧姿态雍容华贵,在香亭水榭,风拂阑,摇红面色微红地打量着白离和她边的男子。

    白离道:“这阵子多谢了芸夫人的照拂,白离才得以安顿下来。”

    芸夫人勾起意思笑意,目光却转向灰衣蓝袍的年轻男子,道:“白姑娘学识过人,就连君侯也在本夫人面前提到了你。”

    柳白淡淡开口,道:“在下柳白,与内子失散多年,以为相互都已故去,还要多谢了君侯和夫人,让我等能够破镜重圆。”

    芸夫人眯起眼睛,道:“这实在是人间美事,今柳公子来是接白姑娘离去吗?那倒是可惜,我那两个孩子不服管,也只有白姑娘教的才安静许多。”

    白离看了柳白一眼,也有些忐忑要不要就此离开,柳白牵着她的手一紧,似是告诉他决心的坚决,也就随了他去,他向来是一个倔强的人。

    与摇红告别之后,离开时遇见王镶,白离看见他眼中的落寞,不知如何说好,柳白微笑致意,道:“多谢王先生引荐了内子,才让我等重逢。”

    王镶兴致淡淡,目光流连在白离上,白离在柳白侧半步,虽然她和王镶什么事也没有,可看见王镶如今的样子总有些过意不去。

    柳白微微皱眉,嘴角笑意渐冷:“告辞。”

    白离觉察着拉着她的手有一些冷,回头看了一眼之前居住过的院落,细枝嫩叶,鲜花芳菲,眼前是修如玉的柳白,眉目间多有一丝的庆幸。

    假山之后一锦袍的男子面色疏淡,看不出表。卢缙云轻声道:“君侯,那男子正是西陵侯边的琴师。”

    是琴师,但绝对不会是一个单纯的琴师。

    宋辉嘴角勾起一丝冷峭的笑意,遥遥看了一下东面的阁,许久吐露出两个耐人寻味的字:好巧。

    …………

    走得远了,柳白侧首看了一眼宋辉原本站立的方向,道:“他为什么没有来送你呢?”

    白离摇首,道:“他是堂堂荣昌侯,若是来送我一个小小的女先生,岂不笑话。你这又是吃哪门子醋啊?”

    “唉唉唉,我看那个王镶对你……你还真是魅力巨大……”柳白状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青丝翻飞,为白离掀开轿子的帘子。

    白离入座,道:“要说美貌,你中更是多妩媚了。”

    柳白敛唇轻笑,没有解释。

    “白姑娘!”这时候却有一个轩朗的声音,王超宗黑脸白衣,开口叫住白离,目光中多有不解,看着柳白一副看起来瘦弱不堪的子颇为不屑,白离想这位又是那阵风吹来的?

    柳白有些不悦,这接连不断出现的男子貌似都围着他家的夫人转悠啊。

    柳白一手拦住王超宗要上前的趋势,挑眉道:“阁下何人?”

    王超宗又重新打量了一番柳白,落在白离眼中两个人之前的气场又有些不太对劲,心中有些哭笑不得。

    “你又是何人?”

    柳白薄唇讥诮,道:“你来找我夫人,却又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王超宗一愣,倒是完全想不到一夜之间白离多了一个相公,白离笑意浅浅,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个黑脸的书生就是想笑,道:“王公子,这是我失散多年的相公。”

    “的,这又是哪一出?”

    白离道:“说来话长,王公子,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重要声明:小说《亡后攻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