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赏春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斯赫 书名:亡后攻略
    ( )    待检验完首饰之后,白离说要自个儿逛逛,摇红点点头先行。

    她是被之前那位公子的话说到黯然处,想独自走走这陈国故地,就算伤痛,也好过压抑着自己,那只会让自己更加不好过罢了。

    人在欺骗自己的时候,总会变得盲目,一旦醒来,便会轻快许多。

    白离下了一叶小舟,撑船的是一个面色黝黑的小老儿,腰间插着一支老烟杆,一手撑开水面,白离坐在船头,船尾煮着一锅稀粥正香喷喷地冒着白汽,老头儿缓缓撑开船儿,向留香河深处开,答搭话道:“姑娘,快到午时了,若不嫌弃,可要喝点稀粥?那稀粥是用莲子煮的。”

    白离含笑点头,看着广阔的河水,心中舒畅许多,便也要了一碗粥喝,那老头儿好奇道:“您一个人?”

    “一个。”

    “嘿,年轻姑娘家如您一般一个人来的可不多,小老儿做了十几年这买卖的,也没见过几个。”

    “老人家以前是做什么的。”

    “以前种地,给宫里送菜呢……”说着便住了嘴,眼神有些畏缩,叹了口气,白离立刻明白过来,道:“我也是陈国人。”

    那老头儿眼前一亮,睁开昏黄的眼打量她:“宋人管得严,不让提。”

    白离点点头,知晓陈国灭亡之后,陈人就分成了两部分,不好讨活,不感慨起来:“我如何不是有黍离之悲呢?”

    老头儿摇摇头道:“小老儿听不懂姑娘说什么,只是这几年也太平了,这生意也做得不错,那些西域的商人倒是将这里弄得闹,当年这里都被烧光抢光了,那景象一个惨,小老儿现在想起来还心惊胆颤,平里决计是不敢说的,不过看姑娘不坏。”

    白离的目光悠远,听着老头儿诉说着昔年的小事和如今的变迁,有些模糊地想起小时候从家里溜出来,一路尾随着哥哥到了留香河,却被抓了个正着。白行舟严厉地斥责了她,她有些委屈地看见远处笑盈盈的一双眼睛,杏眼有些男生女相,她脸一红想起当初在宫里闹出了一场笑话,却瞪了他一眼道:“看什么看!”

    少年两个浅浅的酒窝显得很可,道:“姐姐,你是不是故意跟着我……”

    回忆被一阵落水声打断,听有人大呼救命,只见前头不远处有人喊了一声:“的……”便跳入水中。

    白离看去,入水的是一个女子,围观的船只靠过来,过了一会儿,有人将那女子救上船,便听见一阵大骂:“他、妈的是不是男人啊,自己的女人落进水里也无动于衷,老子真为你感到丢脸。”那男子一面骂骂咧咧,一面得上了一艘中等大小的画舫,指着站在岸边的男子喘着粗气,黑乎乎的脸也泛起了红色,一白衣早已湿透。

    那女子边哭着边紧紧抱着自己的体缩在船角,立刻有人给她披了一件衣裳,好生安慰一番。

    白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老头儿却将船只向那艘画舫靠近,白离一看那救人的男子一惊,那人不是那雷雨之夜撞上的酒鬼吗?怪不得那些脏话听得那般耳熟。

    此刻听见他大骂黄衣的男子,黄衣的男子面色窘迫,不安地看了看被救上来的女子,只怒道:“关你什么事。”

    “我呸,老子还不想理会你的破事呢,老子看着你搡了她一下,还骂她,只是看不下去你这等小白脸,枉为读书人。”

    黄衣的男子脸色通红,气急:“你……”

    黄衣男子被骂得说不出话来,周围却涌上来一群高高壮壮的短打汉子,推了黑脸书生一下,狠着脸道:“你算什么东西,还不滚下去!”

    黑脸书生却不以为然道:“的,老子看不惯不行啊。”

    那汉子却不是黄衣的书生,任着他说不出话来,五个汉子直接围上去拳打脚踢,白离原以为那黑脸书生既然出头就会有收拾烂摊子的本事,想不到却不过是一个血冲动的书生,根本不会拳脚功夫,被打了一顿却骂得越发凶悍,白离憋着笑,心想这书生怎么一点也不忌讳,自称读书人骂出来的话却难听至极,怪不得那黄衣的男子说不过他直接找人围上去群殴。

    心想着这也不是个事,老头儿摇摇头道:“那人是姚家的四公子,那女的确实相思坊的歌姬,看来又是一个傻愣愣的书呆子,姚四公子可不是随便骂得的人,这样的事也不是稀奇事了。”

    白离心中一凛,道:“那……那黑脸的书生会怎么样?”虽然初初的感觉不好,看他心地确实不坏只是嘴巴毒了一点,就这样看着,白离心头涌起不舒服地感觉。

    老头儿叹了口气道:“不知道,看年轻人的造化了……”

    原本想怀旧一下风景,哪里料到会撞上这等事,白离心中犹豫,自己若是妄自动手,可不是会引起荣昌侯的怀疑和猜忌吗?可自己眼睁睁看着那黑脸的书生被群殴?

    这真是有些糟糕的场面,白离踏出一步,却见前方一艘大的画舫靠近,甲板上站着着银蓝色宽松衣袖的男子,说不出得写意风流。那男子赫然就是白离之前遇到的温其如,只听他浅笑道:“这位公子,读书人动口不动手,你倒是反其道而行之,也算是一种创举啊。”

    姚四公子皱眉冷哼:“兄台莫管。”

    温其如眉眼一挑,他后跟着的随从便道:“姚家的四公子?好一个猖狂的人。”

    姚四公子满脸怒气:“不过一个奴才,这位公子好大的排场。”

    那随从却道:“那位书生却是我家公子的朋友。”

    “笑话,你说一句就能从在下面前拿走人了吗?那黑炭头口出狂言,不教训一下在下的这张脸要往哪里搁?”

    温其如浅笑应对:“在下以为你的脸一直都是搁在头上的,莫不是你自己要往留香河里去贴?”

    白离扑哧一笑,对面群殴的众人早已被船上突然下来的两名黑衣武者拉开,黑脸的书生抹了一把脸:“我呸,老子说的就是你这没没脸的孬种,老子就是看不惯你这小白脸。”

    白离捏了一把汗,心想这黑脸书生还真是打不服,眼睛肿成了馒头嘴角被打出了血却还是死磕着骂死那姚四公子,这小子究竟是怎么长的,嘴巴上一点亏都吃不得,这脾气也火爆,不被人揍死才怪!

    “温其如,今天算是老子欠你的。”黑脸的书生走上前去推搡了一下姚四公子,又是一阵谩骂,温其如站在大船上笑而不语。

    白离心想,这两人还真认识啊?

    

重要声明:小说《亡后攻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