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说当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斯赫 书名:亡后攻略
    ( )    “这里是哪里?”葛通挑了一个很折中的问题。

    “你想知道吗?你猜猜看。”

    他看着四周只只有几根蜡烛,很暗,道:“看来应该是在地下。”

    白离点点头,讽刺道:“葛大人英明啊,虽然是一个卖国贼,到底还有几分见识,不像一般官吏哀嚎讨饶,想要求得一个命。”

    其实葛通心下的疑惑太多了,首先,面前的这个女子是谁;其次,她为什么要抓自己;再者,她想知道什么?而能神不知鬼不觉(这个有待商榷)地将自己从荣昌侯府带走,显然是一个高手,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个女子。

    “你是惊风细雨的刺客?”想来想去,他还是觉得这个答案最有可能。

    白离摇摇头,道:“很可惜,你猜错了。”

    她的脚下一踩,葛通的手指便断了一根,然而葛通只能默默忍着,他还记得她告诫过自己,一动就会全瘫痪。后颈处连着人体大,他出武将,又怎么会不知道?

    白离仿佛没有看见葛通脸上的无尽痛楚,她下手很有分寸,能让他痛不生,看起来却不会有血横飞的恐怖,表面上看来,葛通浑上下还是干干净净,就像洗的白白嫩嫩的……粽子。

    “为什么要抓我?”

    “因为你活得太舒服了,所有的老朋友觉得,你应该陪他们去喝喝茶,比如严鹏,比如薛铁宁,比如金昌,比如李悠……”这一连串名字下来,葛通的脸色已经越来越白,冷汗直流。

    这些个名字也许在外人面前很是陌生,但是对于葛通却太过熟悉了,那些人,都是当年的战友。曾经把酒言欢,曾经并肩作战……然而,他们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死了。

    葛通的眸子豁然增大,唇色苍白,颤抖着道:“莫非……真有报应一说?”

    又是一脚,这次是葛通的无名指,然而他此时心智受损,连着剧痛,生生吐出一口血来,子依旧保持着背靠着墙壁,一动不动。

    “……还不够。”青衣没有沾染一滴鲜血,此时的白离却是眸光越发亮起来,好像黑夜中的琉璃,比平增添了三分光彩。

    “你可还记得,你用刀子将他们一个一个杀死的时候,他们又是什么感觉?”

    声音幽幽,仿若来自地狱。白离心道,要是他躲在曲阳,自己或许不容易得手,也许是老天有眼,居然来了怀都,自己漂泊至此,误入荣昌侯府,误打误撞,居然碰见了这个杀之而后快的仇人,真应该拜谢先人了。

    “你是他们的后人?”他的声音破碎,呼吸之间无法平稳,显然伤了肺叶。

    白离淡淡:“可以这么说。”

    葛通原本有些涣散的目光重新聚集起来,深深地看着面前的女子,好像要将这张脸看出个所以然来,然而他实在想不起来,她到底是什么人。

    白离缓缓蹲下来,冷一笑:“陈国灭亡之后,你在宋国王宫中风生水起,好生快活,单说今夜,宋辉居然给你找了一堆双胞胎,葛通,你可对得起当年亲朋挚友?你可对得起陈国王室?你可对得起陈国千千万万的百姓?”

    这三个对得起,问的一个比一个怨气凝重,葛通呼吸一滞,生生再次吐出一口鲜血,却笑了起来,笑得近乎失了神智,白离只淡淡看着,任他疯癫,良久,葛通道:“小姑娘,我当年既然敢这么做,必然有承受这一切的勇气。”

    “我只要知道一件事,之后便给你一个全尸。”

    葛通冷哼一声,道:“本都督在官场数十年,怎么会受你的欺骗,全尸算得了什么,人死了,怎么样不都还是一样?我咬着一件事或许你还有顾忌,一旦开口,就什么也不能了。”

    白离点点头:“好,你且在这里好生修养。这里的冤魂可是很希望找你聊聊天的。”

    她也并不指望如此顺利,白离微微眯着眼睛,从那个窒闷的地方走出来,眼前是一片荒芜之色,野草都长到有人这么高了。

    天外两三颗星疏落,暮之风带着一丝微微潮,然而此刻白离的心中却是平静至极。

    当年的葛通,还是陈国大将军李肃手下的一个小将军,虽然好色也有几分胆气,这么多年过去了,人越来越胖,可这分心,在生死存亡之间给炸了出来。

    “太固执也不算是什么好事。”她也不知道是在谁说,自顾自对着一处荒草,远处是一处缺角的亭子,原本那里有一个水潭,每年天,垂柳婀娜,景色甚美,今无人打理,连水也没有了,更遑说垂柳?

    白离中窒闷,跪下来朝着西面拜了三拜,用只有她自己能听见的声音道:“外公,阿离回来了。”

    夜风过处,荒草沙沙作响,好像暗夜中存在着什么一般,回应着她低低的叹息。

    循着记忆,白离在这座园子游走,暗夜之中若是有人看见,一定以为是什么鬼魅,一般人哪里敢在这大半夜的跑来这里?

    然而在鬼庄的另一侧,破败的门匾被男子不小心踩坏,声音在凄清的夜里显得有些可怖。路青提醒着道:“主子,这地方乱七八糟的,又没什么月光,脚下还请留心一些。”

    柳白点点头,并不言语,目光在四周围游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其实这里早就没有什么人了,辗转着经手的人也多死于非命,有些是给里的人杀了,有些是自己倒霉,我们现在来这里又是做什么?”

    为刺客,本应该少言寡语,做一副冷冰冰的模样,然而路青向来是一个多话的人,就算成了惊风细雨的金牌刺客,一张嘴还是能说会道,让里的好多人觉得诧异。

    也许刺客做久了,心就会硬,越来越硬,没有生气,人做到个境界仿若一个机器。路青希望自己留着一些以前的影子,就算是一些不怎么好的习惯。

    这是一个人的坚持。

    人需要言语交流,就算是刺客也是如此,就算是刺客,也还是一个人。

    

重要声明:小说《亡后攻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