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遇刺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斯赫 书名:亡后攻略
    ( )    自周朝以来,渭水两岸向来是繁华之所,当年的陈国,文风极盛,因而在齐国和宋国的大军之下才有了亡国的结局,但是真要说繁华,现在的怀都,也可以排上前五。

    这也可见,荣昌侯极得宋国君的宠,将这块富庶这地给了他作为封地。

    轿子拐出南大街,往东门而去,宋辉坐在轿子里,外面的喧哗声越来越远,突然空气中有什么不一样的味道。正要下雨,水汽浓重,长年生活在奢华中的他,并没有因此而使自己的感觉退步。

    “停轿。”宋辉眯起眼睛,此处离荣昌侯府不过盏茶路程,自己要停下,着实有些怪异,然而他是主人,先要怎得没有人会质疑。

    后头的王镶有些不明所以,正要下轿子询问,前方宋辉所乘坐的轿子“轰”地一声,炸裂开来。顿时,原本抬着轿子的四个轿夫全部被炸得血模糊。王镶第一时间便喊道:“确认君侯伤亡。”

    虽然是文臣,却也经历了不少,王镶看着断肢残臂,只觉得腹中难受,竭力忍住。宋辉虽然狼狈,却侥幸逃过一命,这要感谢这时辰,因为快要下雨,所以才能闻到硫磺味。

    宋辉的眸子中闪过一道寒光,四周很快便有侯府的侍卫包围起来。

    “这是一次警告吗?”宋辉的嘴角掠过一丝讽刺的笑意。

    王镶查看四周围,勒令道:“快遣人将卢将军过来,君侯遇刺。”

    宋辉抬手,冷冷道:“不必了,就一点点路程,将尸体收拾了。”

    周围侍卫应下。

    等到了荣昌侯府,却有另一桩大事在等着他,卢缙云单膝跪着,将午时葛通失踪一事报告给了宋辉。他说的是失踪,而不敢说是死亡,也就是说事还有转换的余地,若是堂堂水军都督葛通死在了荣昌侯府,对于主子可是大大的不妙,恐怕连玉昆的主人也会震怒。

    “来时路上,君侯的轿子里安装了火药,好在君侯英明,才没有着了此道。”王镶眉头一皱,听完卢缙云的话,怎么也觉得这是一招连环计。

    “葛通死了,最大的好处是谁?”发问的是宋辉。

    王镶略一思索,道:“好处不一定,但是坏处就全归了我们。”

    卢缙云道:“也不尽然,总不至于怀疑我们,没有人会杀人杀在自己家,更何况葛都督和我们的关系,我们没有必要杀了他。”

    “这是一个误区,也许别人正是因为这一点而怀疑我们。”王镶坚持自己的观点,卢缙云只皱了皱眉,没有反驳,动脑子的事,大多时候都是交给王镶。

    宋辉一锤子定音,道:“都留心点,府中最近又什么混进来的人没有,仔细查一查。夏天近了,总有老鼠从四处钻出来。缙云,务必找到葛通,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其实卢缙云和王镶说漏了一点,葛通死了,荣昌侯府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葛通在的时候,把持了五万水军,将当年陈国的旧部都掌握在手中,宋国君和世子都有些忌惮,他一死,这些个力量都空出来了,最有可能接手的,就是宋辉。将力量由别人掌控,总不若自己亲手来得自在一些。

    这一点,在王镶和卢缙云没有说的时候,宋辉自己想到了。

    当卢缙云想方设法找人的时候,白离正在忧愁一件事

    当抓了葛通,将他丢在了自己的房间里,总不是一个长久之计,所以,她连夜出了荣昌侯府,将他关在了原陈国大将军府中。陈国的王宫在当年大军压境之时被毁去了七七八八,虽然事后有修缮,只将一些个小园子保存了下来,被改建成了宋国的行宫别管,而一些大臣的的居所都被赐给了富商和官员,只有这一处将军府被保存了下来。一来是因为破旧,但破旧一点总是可以修缮的,可惜凡是得到这座园子的人都去地底下陪阎王爷喝茶了,因此,这里还有一个名字,叫做鬼庄。

    听起来有些吓人,当年原主人李肃是陈国第一大将,杀人如砍瓜,这园子气极重。也随着这个,谣言越传越夸张,到后来没有人敢打这个园子的主意,更没有人愿意进来这里,长此以往,荒废久,野草恒生,更多了几分森森鬼气。

    对于白离来说,这里却并不陌生。十四岁以前,他有一半的时间是在这里度过的。虽然模样变了不少,但是很多东西都保存了下来。白离不费吹灰之力地,找到了假山下的密室,将裹成粽子的胖子葛通塞了进去。

    一盆凉水哗啦啦地浇下来,葛通终于醒了过来,一刹那的慌乱之后,便立刻镇定下来。虽然说这人好色臃肿,倒毕竟还有几分胆气,见自己只是被绑了来,可见还有利用的价值,那就意味着,对方不会马上就杀了他。

    白离极其厌恶地将盆子扔掉,可惜手中没有趁手的兵器,不然先给他放点血,然后再慢慢熬。

    “你是谁?”对方青衣素颜,并不出众的容貌,但是一个女子能将他绑了来,他想不出有谁可以做到。

    显然,面前的这个女子可以。

    白离横眉,警告道:“你最好不要乱动,我在你后颈处动了点手脚,若是你强行突破,我保不准你会不会全不得动弹。”

    葛通原本想动的子因为她的这句话立刻变得老实。一双眼睛却瞧着白离打转,扯动嘴巴道:“你想要什么,如果是要钱的话,我会让你很满意,并且不会追究今天的事。”

    白离不觉得有几分好笑,对方是将自己当做普通傻女子,以为这几句话就能打发她吗?

    “你觉得你这话是让你自己相信呢,还是让我相信?”

    显然,两个人都觉得没有什么可信度,即便葛通目前很是镇定,态度也足够诚恳。

    白离围着他转了一圈,心中虽然恨极,却知道不能急躁,她有许多事需要问眼前的这个人——这个罪人。

    

重要声明:小说《亡后攻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