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阳春雪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斯赫 书名:亡后攻略
    ( )    笛声悠悠,若霜花飞舞,若柳絮环旋。

    白离只见那一轮弯月,溪潭边水光盈盈,流萤喝着笛声,娴静美好。似是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吹奏的,却是那一曲《折柳》。

    黑暗中却有一声不和谐的声音,出于直觉,白离停下道:“是谁?”

    然四周没有一点声音,只有远处一队侍卫走过,若不是月光下假山之后的影子有点不太自然,白离也不怀疑起自己来。白离一笑,将短笛收好,折了一段柳枝在手中把玩,轻声道:“是我太多心了,也罢,在此吹奏离别之曲,总扰人清梦。”

    说的时候,背着假山,已然打算转离去。

    走远了,白离顿了顿,还是折回来,轻飘飘地运功靠近,压着呼吸,只见月夜下一黑色锦袍的男子,剑眉星目,冷笑一声,一脚在草丛边似是掩饰什么,看了看四周便离开。

    白离查看他原来站的地方,却是一截烧了的信纸,素手捻起一点点灰,凭着手感,恰是崔州的纸质。

    宋国都城,乃崔州曲阳,这出现在这里,怕不是偶然。白离小心地掩饰去自己的踪迹,又悄无声息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夜无梦。

    过了几,荣昌侯府闹至极,摇红道:“白姑娘今无需授课,君侯将少爷叫去了。”

    白离一愣,道:“见各处都忙忙碌碌,莫非是有什么事?”

    摇红点头微笑,道:“正是,都督大人来访,侯府正忙着准备宴席呢,到时候白姑娘也可以打扮一番。”

    那都督葛通不是一直都在曲阳吗?

    冷不丁地,这以疑问在白离心中冒出来,不过却不是她该关心的事,中午的时候,芸夫人送来一件衣物和几件首饰,白离道谢。

    末了,摇红有些忧心道:“之前安排了一匹舞姬和一个琴师,那琴师却失约没有来到,如今再去找寻怕是来不及了,夫人自恃份,不能顶替,这却是为难了。”说罢看着白离,白离哪里不知道这是让自己代替的意思,送来的衣物首饰也是为此准备。

    白离有些为难道:“前不久我亦在芸夫人面前弹琴,可惜不成曲调,若是在宴席上出丑,不是大大丢了荣昌侯府的脸面吗?”

    “唉,也都是怪我,夫人也说不妥,我只说了白姑娘不妨试一试。”说着,摇红叹了一口气。

    白离道:“这怕是不能,王公子亦是文人雅士,不知道他能否……?”

    摇红面上一喜,低呼出声,一手击掌道:“啊,对,我怎么没有想到。”然而又皱眉道,“王公子素来清高,怎么肯为那些舞姬弹琴,也是不妥。”

    白离事先没有想到此处,自己为女子,就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摇红只摇摇头,道:“算了,不论如何,这琴算是先放在此处,姑娘且先练练。”

    白离推辞不过,也只能应下,离晚宴不过三四个时辰,这一手功夫却着实上不了台面的。摇红走后,白离又上手试了试,虽然比之前要好上很多,却终究说不上高绝。

    起起落落间,着黑衣锦袍的年轻公子穿花拂叶而来,浓黑的长发用绸带高高扎起。白离只觉得心下一紧,这男子无疑是先前遇见的那个人。

    “公子何人,怎么会进入此处?”有道是这里是她的住所,由主人发话,也不算为过。

    那男子眉眼一挑,硬朗的侧颜凝视着前头一片桃花林,道:“本君记得之前这里是空着的。”

    白离一听这人自称本君,可是荣昌侯府除了宋辉没有第二个君侯,不过自己一介平民,便从座上起来,道:“之前的我不知道,然而现在却是我的居所。”

    男子勾唇一笑:“除了芸夫人,二哥又纳了新妾吗?”

    “不曾。”白离打断他,道,“我是宋瑞和宋音的西席。”

    那男子的面貌和宋辉有几分相似,然五官却要硬朗许多,眼窝有点深而细长,像是一对狼眼。

    “恕我眼拙,阁下可是西陵侯?”

    辛聿似笑非笑,说了一句:“你倒是好见识。”

    西陵侯辛聿,乃是宋国君与一普通婢女所生的,排行第三,因母亲份太过卑微而没有冠以宋姓,十三岁就进入益州军营,靠着自己一步一步才有了今天的地位。

    辛聿道:“女先生?倒是有趣。”说着也丝毫不避嫌地靠近,在琴上拨弄几声,眼底闪过一些厌恶。

    “西陵侯,原来您在此处。”王镶迎面而来,落花满襟,一蓝色的布衣在阳光下淡而柔和,对着白离似是一笑,白离却不好回应,自那在朝露阁之后白离没有见她,自己一个单女子总要避嫌才好,再说了,和荣昌侯府的人,最好不要沾太多关系。

    “如何?”辛聿向来倨傲,自己手中所有都是靠着一步一步挣下来,宋凌和宋辉天生就有的东西,可是他是花了多少努力才能得到?

    王镶说了几句,辛聿便退开,临走时似是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白离。

    落西沉,华灯初上,一时间侯府闹非常,年轻女子穿轻纱穿梭而过,内气氛颇。待到白离来到内间,摇红已经等待着了,后是一干穿着大红宫纱的舞姬,一个个都化了梅花妆容,这批人,先是献艺,之后是要让人送入外座诸位手中的。

    恍惚间想起许多年前,自己第一次参加晚宴之时,席间四处雅乐不绝,觥筹交错,有一个漂亮的少年人正在捉迷藏,不慎间快要打翻了一盏琉璃灯,她下意识地上前阻止,却被少年抱了一个满怀,青色的丝帕滑落,一双杏眼圆睁,却坏笑道:“姐姐却是投、怀、送、抱吗?”

    边的宫女都捂着嘴轻笑,自己诧异间正要逃脱,哪知道少年人却不肯放手,最后还是将那盏琉璃灯给打碎了。

    “白姑娘……姑娘,”摇红不由加重了声音,白离自知有失,忙表歉意。摇红道:“这边却是找不到一个琴师了。”

    帘子掀起,黑色锦袍的辛聿道:“居然没有琴师吗?”

    摇红吓了一跳,道:“奴婢见过西陵侯。”

    “二哥是怎么调教的奴才?”辛聿撇唇一笑,白离想起之前辛聿拨动琴弦的不屑,可不认为辛聿有什么好心。

    “也罢,我此行正好带来了一个琴师,你且说是什么曲谱。”

    摇红大喜,道:“劳烦西陵侯了,奴婢这就和我家君侯去报备。”过了一伙儿,摇红回来道:“曲子是《白雪》。”

    “且跟着本君来。”

    

重要声明:小说《亡后攻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