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4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江南灵秀 书名:天国梦
    43三磊村试点

    王涧之亲自带领均田工作队进驻三磊村,他让李芳菲和古大运当副队长,要他俩好好锻炼,领会政策,往后天佑国全面推行均田运动时,他们都要独挡一面。队员有五人,其中有匡世东,鲁尔纲,苏小莹,还有二人是革命军少年师的徐盘兴和郭子雄,他们都是本地人,况熟悉,便于开展工作。年纪又轻,容易管教,正是王涧之着力培养的新生力量。

    工作队就住在顾啸天府上。顾宅在天佑山区是数得着的深宅大院,占地三十余亩。亭台楼阁、回廊幽暗;小桥三折,曲沼观鱼;荷池清香,假山中空;花木丛隐、修竹掩翠。顾啸天被政府枪毙后,护院、家丁一个个如鸟兽散,偌大的庭园只剩顾氏母女二人和管家、老妈子共四人。

    王涧之巡视顾宅之后,感慨不已。他私下对李芳菲说:“顾啸天白活了几十年,创下这份家业也算是对得起列祖列宗了。可惜此人虽当过京官,到底只是小小三品,眼皮子浅,竟为那几亩薄田丢了命,就连这份家产也保不住了!”

    李芳菲扑哧一笑。“三品官还嫌小,看样子你真有野心想当玉皇大帝?”

    王涧之哈哈大笑:“天上的事太虚幻,人间的皇帝谁不想当?你等着吧,早晚会有人叫你皇后娘娘!”

    顾宅空房子多得用不完,王涧之按排自己和李云菲、古大运、苏小莹各住一间,匡世东、鲁尔纲和两个少年兵分别合住一间。另外有专门的会议室,接待室。顾家的人则被赶到西北角柴房和杂物仓库。

    吃过早饭后,鲁尔纲带着匡世东和两个少年兵去丈量顾家的土地。王涧之和李芳菲、古大运、苏小莹留在会议室议事。

    王涧之慎重其事说:“三磊村的均田试点,关系到天佑国经济基础是否稳固的大事,从根子上说是根据地数万军民生死存亡的关键。

    古人云:‘治国之道,必先富民,民富则易治也,民贫则难治。’均田就是为了富民,让广大老百姓富,而不是象顾啸天这种土豪劣绅富,这就是我们革命党人和反动军阀的根本区别。‘民非谷不食,谷非地不生。’‘地者,政之本也。’这些道理大家都懂,不多说了。请各位畅所言,三磊村分田分地到底如何搞?小苏,你是本地人,熟悉况,你先说。”

    苏小莹坐在王涧之旁边,她想了一会说:“依我看,打土豪,分田地。这句话好说,但不好做。”

    王涧之见她的侧影别有韵味,心头一。他突然发现这小姑娘出落得越发漂亮了,不同于李芳菲和江多,是一种山野特有的健康、清新、自然的美。

    苏小莹再三斟酌。“难就难在对土豪的确定。土豪是指作恶多端的地主。拿三磊村来说,有地的人除了顾啸天外,还有郭伯昌和薛、曾两家。如果以自己是否参与劳动、是否依靠地租生活来划分是否地主的话,薛、曾两家可以不算。那么,全村只有顾啸天和郭伯昌两家可以划成地主。

    郭家是烈士家属,郭伯昌不在了,郭家唯一的儿子又是少年革命军,工作队员,郭家自然不能算土豪。

    再来说顾家,倘若顾啸天没有犯命案,以他平时的为人,其实并没有作恶多端。他待佃农并不苛刻,平也无恶霸行为。够不上土豪资格。如今顾啸天杀了人,赔钱、偿命都应该,我们把他家当土豪来打,就有点勉强。‘一人做事一人当’,顾家母女并没有为非作歹,对他们的处置更得慎重。”

    古大运频频点头。“小苏分析得很有道理。侯千总带领我们来到天佑山区,十多年来很少听到当地有钱人欺压百姓的歹事,这地方确实是天高皇帝远的世外桃源,只怕打着灯笼也难找出土豪劣绅来。”

    李芳菲坐在王涧之对面冷眼旁观,见王涧之倾听苏小莹发言时露出色迷迷的眼神,心里有点生气。不过,她知道苏小莹是王涧之结义大哥韩一粟的女朋友,谅他‘有贼心没贼胆’,不敢对苏小莹有非分之想。此刻听到古大运附和苏小莹的意见,醋意又被激发出来。

    她冷冷的说:“大运何必把话说得满满的,让人以为是替土豪劣绅辩护,革命立场有问题,这可要不得。倘若真如你们所说三磊村没土豪,那还搞什么均田运动?不如趁早打道回府得了!”

    苏小莹皱眉说:“办事总得实实在在吧,一是一,二是二。无中生有的事不能干!”

    古大运说:“对,有没有土豪劣绅,大家有目共睹,有就有,没有也不能胡编乱造凑一个。”

    李芳菲还想继续争辩,王涧之笑嘻嘻说:“不用再争论下去,你们都听我说。”

    王涧之慢悠悠地点燃烟,猛抽一口,接着便从他鼻子中冒出两道烟柱,缓缓的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苏小莹皱起眉头,用手在面前扇了两下。

    王涧之精神焕发说:“小苏和大运说得都对,都有道理。在一般况下,确实应该象你们所说的那样来处理问题。但是,这不过是你们的小道理。两位应该看清楚当前的形势,看到革命正在蓬勃向前,小道理就要服从革命的大道理。

    革命的大道理是什么?大道理就是革命事业发展的需要,是我们天佑国急需发展经济,要把天佑国的粮食生产搞上去。怎么搞?靠农民!但是,现在农民的生产积极不高,为什么?因为土地不是他们的,土地是地主老财的。所以要把土地分给农民。但是,我们革命党不能从地主、老财手中去抢。我们只能从土豪劣绅手中去名正言顺的拿来,然后分给农民。这样农民就会拥护革命党,就会努力生产,多缴公粮,政府人员和军队才会有饭吃。这是显而易见的革命大局。

    方才两位都说在天佑国打着灯笼也难找到土豪劣绅,这话又对又不对。在一般况下是对的:太平盛世,四海升平;有钱人有房有地,衣食无忧;没钱人做工种地、养家糊口,东家也算慈善,给饭吃,给钱化。若是放在乱世之中就不对了。兵荒马乱,人心不稳。有钱人自己不劳动,靠别人做牛做马养活。穷人就不高兴,时时萌动造反心思。我们革命军创建天佑国,拚死拚活,就是为让老百姓过上好子。老百姓要求有自己的土地,这不过分,革命政府应该满足他们。

    说天佑国没土豪,这是幼稚。要找土豪劣绅,那还不简单!打着灯笼找不到,那就用放大镜一个一个挨着找,今天找不着还有明天,我们几个找不着就发动群众挖地三尺也要找到他们的碴儿,找到他们作恶的证据!这就叫‘牛头不烂,多费些柴炭。’‘牛有千斤之力,人有倒牛之方。’事在人为,人定胜天嘛!一旦找到碴儿,就决不能轻易放过。顾啸天是自己蹦出来的反面典型,革命政府没收他的地,分给农民种,是顺应民心。我还想把他的房子分给佃户住呢,有谁敢出头为一个杀人犯申辩?这就叫矫枉必须过正。顾啸天在曹地府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王涧之一口气洋洋洒洒说了一大篇,让李芳菲听得红光满面、眼中放亮。仿佛又回到当在训练班听他讲课时那样心潮澎湃、激,恨不得立刻揪出几个土豪劣绅,押着他们四处游街!

    苏小莹直皱眉头,默默无言。她越听越觉得憋屈,照王涧之这种道理,天佑国那些大户人家不都成了土豪劣绅,个个都要打倒在地?不就跟前些子的锄一样一搞一大串吗?若是韩一粟在这儿就好了,他是王涧之的结义大哥,决不会让王涧之胡来!

    古大运听傻了眼。以前听人说他供信出许多“内”,这一回怕是要出许多“土豪劣绅”来。所不同的只是“内”都死了,“土豪劣绅”不会死,且分得田地的人会欢天喜地。古大运一时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不是好事。以前有人说跟我古大运在一起有好运,不知道这一回到底是好运还是噩运!

    三磊村均田运动的试点按着王涧之的思路往下走。工作队整整化了五天时间把全村的土地丈量一遍,每块地都编了号,丈量的结果是全村共有土地六百余亩。其中郭伯昌家有四十一亩二分,薛家六亩一分,曾家五亩八分,其余都是顾家的田。全村有一百五十余户人家,王涧之的计划是将全村所有土地都按户均四亩计算。超过的部分统统拿出来分给无地的农民,全村基本上是平均分配,童叟无欺。

    匡世东连声赞叹说:“这个办法好,干革命就是让老百姓个个有饭吃,有地种。”

    匡世东想的是三先生的指示:全力支持王涧之,把均田搞得象锄一样,整得天佑国的大户人家个个人心惶惶,越乱越好!

    少年兵徐盘兴高兴得眉开眼笑:“平均分配就是好,我家在陆家村也能分到自己的田了。”

    鲁尔纲说:“说是要平均分配,其实做起来不容易。六百余亩土地有好有孬,有的肥沃,有的贫瘠;有的是熟地,有的是这一二年才开垦的生地。分起来比较麻烦。”

    匡世东说:“这个好办,每块地都已编了号,每户派个代表抽签,抽好抽坏各凭天命,怪不得谁。”

    李芳菲不以为然。“地是死的,人是活的。好地坏地搭配好再分不就得了。把土地分成上、中、下三等,上等地搭配下等地,中等地不变。然后再编号抽签,这样才更合理。”

    王涧之点头说:“这办法更好更合理。这才叫‘三个臭皮匠,抵个诸葛亮。’我们几个革命党凑在一起,比诸葛亮强一百倍。除此之外还有一招:倘若确有个别人吃亏,还可以拿顾家的浮财作补偿。”

    王涧之见大家都发了言,唯有郭子雄闷声不响,知道他心里有疙瘩,便问他有什么想法,说出来让大家听听,可以帮你出主意想办法。

    郭子雄吞吞吐吐说:“顾啸天打死我的爹,政府没收他的田地,没人敢说不对。我家是革命家庭,又是受害者,为什么要被当成土豪劣绅打倒在地?我家的地大部分是祖传的,小部分是凭自己劳动得来的,现在都在我的名下,难道我郭子雄成了土豪劣绅?”

    王涧之哈哈大笑。“我早就知道你会有这种想法。我且问你,你家还有几口人?”

    郭子雄说:“我和妈两人。妈已给我订了亲,过两年媳妇过了门就是三个。”

    王涧之含笑说:“你家的地谁在种?”

    郭子雄说:“我爹在时,爹种一部分,其余租给别人。”

    王涧之意味深长说:“这就说明你家已经没人来管理这些地,即便留下四亩也没人种。你现在是革命军,你妈享受烈士抚恤金,吃不完用不完。以后你媳妇进了门,也还有四亩地,养活自己绰绰有余。假如你能主动向政府提出,把多余的地献给政府,我王涧之保证你就是天佑国的模范人物,革命军的榜样。你这个大公无私的举动对推动天佑国均田工作,将会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苏小莹恍然大悟。在王涧之宣布均田工作队员有两个“少年兵”时,她迷惑不解:这两人进工作队能起到什么作用呢?原来他早有打算让郭子雄当个标杆。均田的大原则早在王涧之脑中定了型。不管郭子雄愿不愿意,他的几十亩地都必须分给别人。如今让郭子雄主动“捐献”,这才是一举数得的绝招!就拿三磊村来说,只要郭子雄一表态,薛家和曾家不得不跟着走,三磊村的均田工作便一帆风顺。推而广之,天佑国其它乡村也可迎刃而解!

    由此可见,郭子雄是王涧之棋盘上的一只棋子,郭子雄不敢不按王涧之指定的路走!那么徐盘兴的作用呢?苏小莹一下子想到了陆鼎新,很明显,王涧之让徐盘兴进工作队的目标就是陆鼎新!苏小莹对王涧之神秘诡谲、心术不正的处世之道不寒而栗。

    三磊村的均田工作开展得很顺利,薛、曾两家看到为工作队员的郭子雄主动献出三十多亩地,他们两家只分出去一、二亩地,还有什么可嘀嘀咕咕的?他们连都不敢放一个,还要做出欢欢喜喜的样子。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三磊村家家户户都领到了盖有天佑国革命军政府鲜红大印的“土地证”。除了少数几户,大多数农民都兴高采烈、欢蹦乱跳。他们见到王涧之时,一口一个“青天大老爷”,叫得王涧之脸上笑开了花。

    李芳菲私下问:“你说还要分顾家的浮财,怎么不见动静?”

    王涧之见周围没人,在她脸颊亲了一下。“你这个傻瓜蛋!这些人得了地个个都乐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还分什么浮财?给他们雪中送炭,他们会说几句好话。若是锦上添花,他们连一个谢字都不会说!再说了,眼下把土地分给他们,不过是权宜之计,早晚有一天都得收归政府!我改变主意了,顾府简直象个花园,何苦把它糟蹋了?我准备把少年师师部设在这儿,以后我们不是更加方便吗?”

    李芳菲脸色绯红,啐了他一口。“亏你想得出来!”

    44两个黄鹂

    这一天,王涧之神采奕奕地宣布:“三磊村的均田运动已近尾声,今晚弄几道菜,大家喝点酒轻松一下,明天放假,我们都去千佛寺拜访姚师长,讨一顿酒喝。”

    李芳菲瞅了他一眼,莞尔一笑。其他几个都露出欣喜的神色,唯有匡世东有点心不在焉。

    天佑山区的老乡家家都自己酿果酒,甜丝丝的很上口,女孩子最喜欢喝。兴致一来,个个喝得脸蛋绯红。几个男人喝的是当地产的烧酒,很够劲。六男二女足足喝了一个多时辰才醉醺醺的分头回房休息。徐盘兴很开心,多喝了几杯。郭子雄心里有疙瘩,喝的是闷酒。两人一回到屋子,衣服没脱就呼呼大睡。

    鲁尔纲这些天很憋屈,他看不惯王涧之自以为是的样子,也不赞同对大户人家的处置办法,倘若谁家有钱有地就要被打倒在地,那革命军拚死拚活干什么?我鲁尔纲千里迢迢跑到这儿,还不是为今后子过好一点,攒了钱置几亩地?今晚他喝得最多,话说得最少。回屋抹了把脸就脱衣上,不一会就鼾声如雷。

    匡世东上前推了鲁尔纲一把,见他已烂醉如泥,便吹灭油灯,轻轻打开房门,掂着脚走了出去。此刻已是子时,四周墨一般漆黑。顾家园子一片寂静,静得连微风吹过枝叶摇曳的声音都能听到。他蹑手蹑脚经过苏小莹和李芳菲的房间,里面皆声息全无。接着他缓缓走到“听鹂馆”,这里是王涧之的住处,屋子里黑黑的没有一点光亮。他听到有轻微的声响,便忍不住凑上前去。里面的声音变大了,却是匡世东熟悉的女人急促的呼吸和呻吟声,后来男的也叫唤起来,声音虽不大,在死一般的静夜中显得格外刺耳。匡世东顿时觉得浑,不能自主。他呆立门外,想着数百里外的枫林镇跟齐姨在一起时也是这样忘的呼唤,按齐姨的趣话叫做“两个黄鹂鸣翠柳”,她说得是那样的贴切:在齐姨香闺的屏风上画的正是“杨柳岸,晓风残月。”再接下去该是“一行白鹭上青天”了。齐姨总是不让他把最珍贵的东西留给她,每次都白白地浪费掉,未免扫兴。她说欧阳昭那个老东西已是无能,万一留下什么,麻烦就大了。

    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直到最后一声叫唤,便一切归于沉寂。

    匡世东猛然惊醒,忙移步离开听鹂馆。他走到园子西北角停了下来。这里是三间平房,他在西边和中间两间屋子外面停了片刻,便来到东厢房,轻轻推门。房门虚掩,匡世东进了屋子便反手把门关上。

    屋子里响起一个轻轻的声音:“你怎么才来啊!”

    匡世东也是轻声回答:“没办法,一喝完酒我就过来了。”

    他轻手轻脚摸到边,手忙脚乱地脱光衣服钻进被窝,抱住顾寡妇柔软、滑溜的子一阵乱吻。接下来的一切便跟和齐姨在一起时几乎大同小异。唯一的区别是不用“白鹭上青天”,但也不敢弄出多大的声响。

    心满意足之后,便是一段小声对话:

    “过几天你们就要走了,那我怎么办?”

    “我会常来看你的。”

    “老是这样偷偷摸摸的,也不是个办法。”

    “那你说该怎么办,你比我大了十岁,若是娶了你,还不被人家笑死!”

    “我一个寡妇能有什么办法?不管怎样,你不能丢下我不管!”

    “办法倒还是有一个,就怕你不肯答应。”

    “我已是你的人了,只要能办成,有什么不答应的!”

    “倘若我成了你的上门女婿,那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你这个坏东西,竟敢动起巧珍的歪主意!你想大小通吃?死不要脸的坏蛋。”

    “除此之外,还能怎么办?我不愿跟你做露水夫妻,才这样降低份,委屈自己,表面上倒成了你的小辈!”

    “这样不行,太别扭了,我得好好想一想。”

    “巧珍又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她也不过比你小十三、四岁。要说别扭的该是我,管我大姐一样的人叫妈。说来说去还是你占了便宜,又多了个儿子伺候你!”

    “唉,我的命好苦!那死鬼怎么就不用脑子,去跟人家争那块破地,害得我年纪轻轻就守寡!死鬼也别怪我不守本分,我也是没办法,家里没个男人如何活下去?每年上坟多给他烧点纸钱罢了。”

    “你答应了?”

    “不答应又有什么好办法?不过得告诉你,倘若你以后对不住我,我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

    “那是当然,我在这儿先叫你一声妈了!”

    黑暗中又是一阵木的“吱呀”声响。

    第二天,队员们听到千佛寺晨钟敲响便起了。然后是半个小时的晨。王涧之坚信体是革命的本钱,坚持晨既能体现官兵一致、同甘共苦,又可锻炼体。他的体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体强壮了,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经过一夜缠绵,匡世东有些心有余力不足。他见王涧之依然精神抖数、中气十足,未免眼红。又想到自己跟他不在同一等级,玉米、红薯哪能跟白面、烧鸡相比?只能怪自己投胎没投个好人家,从小就光股没衣服穿,没饱饭吃,就连找女人也只能二手货。一想到这些,怨气就直往上涌。

    早结束后,队员们聚集一起用餐。李芳菲和苏小莹之间意外地发生一场口角。

    苏小莹仿佛无意之中问了一句话:“芳菲姐,早上我想问你借牙膏用一下,你不在屋里,一大早去了哪?”

    李芳菲一怔,顿时涨红了脸。“宿酒未醒,没听见啊!”

    她昨晚多喝了两杯酒,又加上一番巫山**,体倦怠无力,睡到晨钟响起还未醒来。若不是王涧之一再催促,她还起不了。她本该在天色未明时回到自己房中的。

    苏小莹诧异地盯着她看。“我敲了好长时间还没醒,怕是不在屋里吧?”

    李芳菲听出她话中有话,恼怒说:“你这人好不知趣,难道我的行动还要向你报告吗?”

    苏小莹淡淡的说:“谁敢哪,你是长官,我算得了什么?”

    李芳菲隐约觉得她似乎知道些什么,便想用大话压她:“知道就好!以后别再没事找事,老虎头上拍苍蝇!”

    苏小莹早就不满李芳菲依仗王涧之的宠张牙舞爪,更不满王涧之提出的均田政策,她决心在均田试点结束后申请调离内务部,到韩一粟那儿去工作。今天早上苏小莹看到李芳菲是从王涧之那儿过来的,明摆着昨晚她又跟王涧之住到一起,却偏要说谎骗人。这又何必呢?你们都是单男女,正儿八紧谈恋没人来管你,做出这种偷偷摸摸的事却让人看不惯!此刻见她越发张狂,心头的气也上来了。

    “才当了几天芝麻绿豆官,就鼻子里插大葱,装起象来!”

    李芳菲脸色一沉。“这是什么话?我哪儿招惹你了,一大早就来找我的麻烦?”

    苏小莹也不示弱:“谁敢招惹长官啊!只不过现在官兵平等,正大光明做人,用得着藏藏掖掖、谎话连篇吗?”

    李芳菲听她句句戳到自己心病,不由得恼羞成怒。又生怕她当众说出更加难听的话,不敢过分跟她较真。一时憋得面红耳赤,竟不知如何是好。

    古大运和鲁尔纲早就不满李芳菲平时的张扬,此刻见李芳菲处于下风,乐得袖手旁观。

    匡世东见她们俩斗嘴,甚为有趣。两个女人分别是结义兄弟的女朋友,匡世东内心希望她们斗得越厉害越好。如果她俩能斗成水火不容的冤家对头,导致韩一粟和王涧之反目成仇,更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那两个少年兵从未见过这种阵势,都躲在旁边不敢出声,只顾闷头喝粥。

    王涧之自始至终目睹李芳菲和苏小莹的斗嘴过程,他已听出苏小莹对他和李芳菲的关系已产生怀疑,但他毫不在意。江多那边已顺利了结,并无后顾之忧,大不了公开他和李芳菲的关系罢了。加上他也不愿得罪苏小莹,便任由她俩小打小闹,无伤大雅。此时见李芳菲受了委屈,他不得不出面平息。

    王涧之笑嘻嘻的大声说:“今天一大早就听到两只喜鹊叽叽喳喳的叫,怕是又有喜事临门了。”

    匡世东见王涧之开了口,知道这场好戏唱不下去了,便凑趣说:“是双喜临门!均田试点圆满成功是一喜,姚师长和他的新娘子用好酒好菜款待我们又是一喜。”

    王涧之满意的看了匡世东一眼,开心的说:“今天高云淡,北雁南飞,请看天佑国美不胜收:‘秋山不可尽,秋思亦无垠。碧涧流红叶,青林点白云。’如此良辰美景,岂能视若无睹?兄弟姐妹们,走吧,去大佛村!”

    古大运和鲁尔纲也撂下饭碗起往外,李云菲趁势离开饭桌,苏小莹含笑而起,一场龃龉就此消弭。

    一行八人边说边笑刚想向千佛村走去,看见远处有一群人正向这边走来。苏小莹认出走在前面的正是她的表叔和表姐郑红梅、表姐夫沈文斌。

    郑老汉和沈文斌快步走上前来,口称“王青天大老爷受小民一拜”,说着就跪倒在地。后面有十多个村民,有的拿鸡,有的提着装满鸡蛋的竹篮,有的抬了半片猪。

    王涧之忙扶住郑老汉说:“郑老伯快请起,后辈消受不起。”

    郑老汉和沈文斌坚持叩了三个头方才站起来。

    郑老汉激动万分说:“青天大老爷为我们郑家平反昭雪,让小女和女婿重见天,救命之恩没齿不忘。听说青天大老爷在三磊村公干,特备薄礼聊表心意。”

    王涧之含笑说:“为老百姓办事是政府的份内事,政府和老百姓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们替家里人做事,哪有收礼的道理?政府知道老百姓的子也不富裕,这才决定要在天佑国开展均田运动,让老百姓都能过上好子。”

    郑老汉也笑着说:“既是一家人就不分你和我,有我们老百姓吃的,就有你们政府人吃的。再说拿出手的礼哪有收回去的道理?你们好好补补体,山里人都指望你们呢!”

    王涧之见推托不了,只得说:“下不为例。我们办的事还远远不够,愧对百姓!”说罢,他让郭子雄和徐盘兴将东西收了。

    郑老汉眉开眼笑说:“听说三磊村家家户户都分到田地,以后这些地都是自己的,此话当真?”

    王涧之说:“这还有假?我们政府说话算话,一言九鼎。他们每家都发了土地证,政府的官印都盖着呢,还假得了?”

    郑老汉和随来的村民欢呼雀跃,七嘴八舌问:“大佛村搞不搞均田?我们大伙儿都盼着打土豪呢!”

    王涧之连声说:“搞,一定要搞!你们要做些准备,收集土豪劣绅欺压百姓的证据,等政府工作队一到,就可以跟三磊村一样打土豪分田地!”

    村民们一阵欢笑,个个喜笑颜开,似乎看到了盖着政府鲜红大印、写着自己的名字的土地证捧在自己的手心里,滚的。

    郑老汉压低了声音说:“青天大老爷,老汉还有一事相求。”

    王涧之被他们一口一个青天大老爷叫得心头滚烫,脑袋晕晕乎乎。忙问还有什么事,请直言无妨。

    郑老汉说:“小女和女婿的命都是青天大老爷给的,他俩整天念叨着要知恩报德。幸好二人都是知书达礼之人,听说政府正当用人之际,他俩想在青天大老爷手下当差,为政府尽些微薄之力。”

    王涧之哈哈大笑说:“小事一桩。令、令婿有意投革命政府,政府举双手欢迎。天佑国均田运动马上就要全面开展,二位可先进工作队锻炼锻炼,以后一定会有出息。”

    郑老汉和沈文斌感激不尽,再三拜谢后方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王涧之望着他们的背影,连连呼喊:“大潮所至,势不可挡!”

重要声明:小说《天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