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遭遇上当受骗

    对于中国人来说还没有出农历二月初二节就不算过完,这个时候,东北还是冰天雪地,而广州却已经进入了东北夏天一样的天气,不,远比东北的夏天更加得让人难以接受,因为空气里夹杂着的湿气是初到广州的东北人最为难以接受的。

    我刚上车的时候,已经尽可能地使自己穿得少些,因为,听人说广州此时已经有多了。可能是火车上管理空调的同志害怕车上的人不适应车里的气温随着外边的温度变来变去吧?火车里的温度直到广州都一直保持着刚上火车时侯的样子。

    刚上火车的时候,我穿的是毛衣毛裤,第一次坐跨越从冬到夏的长途火车当然没有这个经验,我还以为广州的外边是和车里一样的温度。临下车前我看到所有人都脱去了外衣,只穿单衫单裤,可是,我却没有这样做,一是我认为广州外边的温度是和车里的是一样的,二是我不好意思在那么多人前面脱掉这么多的衣服。

    我为了省钱坐的自然是硬座,车里面本就是人罗着人,想文雅地去厕所换衣服根本就没有可能,所以,车厢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是当着大家的面脱去一层又一层衣服的。

    我实在是没有那样的勇气,光是看着他们这样子的脱,我的脸就已经红的不行了,我当时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让我的眼睛只能够看到我自己的脚。

    但是,下了车后还没有出广州东站,我就已经像一个穿了衣服走进桑拿房的人一样,被蒸得大汗淋漓了。实在没有办法,宁可失去和大流人群一起走出火车站的机会,也先跑去了洗手间迫不及待地脱去了上所有的棉衣服。还好有文字有路标说明,我一个人还是顺利地走出了广州东站,这得完全感谢我那英明的父母亲,让我认识了这么多的文字。

    相比于广州炎的天气,广州生活的人的却在当时让我感觉到冷的不行。

    我上是没有带太多钱的,除了已经花去的路费上只剩下了三七二百一十块钱。这当然对于第一次来广州闯的我来说几乎就算是个笑话的数字。(如果,你比较了解广州在两千年的实际消费状况的话,你就知道我说的并不是假话了。)

    带这么少的钱来广州是很无奈的,我当时凭自己的能力也只能够筹到这么多钱。当然,我也有自己的打算,一是我平衡心态,只要是能够使用我的工作我都愿意做哪怕是打扫厕所的工作也没有关系,前提是必须为我提供吃饭和住宿的地方;二是我以为全国都是一样的到处都会有洗浴中心,当时,长的大众洗浴住宿加洗浴只有十块钱,我想广州的大众洗浴至多也就是十五块钱就足够可以搞定,那么上的这些钱也就完全可以花到我找到工作了。

    出了广州东站第一件事就是打听人才市场在哪里。因为,下车的时候刚好是中午,我可以利用一整个下午去人才市场去找工作。就像我当初刚到长找工作的时候一样,人才市场虽然不是天天都开放,但是,人才市场外边的招工墙上却粘贴了大量的招工信息。我在长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这样找到的。

    但是,让我足足打听了二十多个人,才打听明白人才市场是在广州火车站附近。我于是立刻坐上了去广州火车站的班车,马不停蹄地赶去了广州火车站。

    已经知道了人才市场在哪里心里也就不怎么着急了,但是肚子实在是饿得不行了,从上火车到此刻我还几乎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一是因为上火,二是火车上的东四也实在是太贵。

    在广州火车站我吃到了我人生以来最贵的一碗面条,面条是十块钱一碗的。可是,我当时不但没有上火反而感到很高兴,我觉得这么贵的面条正明了我来广州的决定是正确的,面条都可以买得这么贵,我相信我在这里赚钱也一定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了。

    吃完面条,我打听人才市场的具体位置时,有十几个人告诉我人才市场其实是在广州东站附近的地方。我没有办法只能坐班车返回了广州东站。可是,到了广州东站又有许多人告诉我人才市场就是在广州火车站附近的地方。

    遭此礼遇我不怒反笑,我握着拳头在人群中对着天空,扯着嗓子长啸了一声,然后对着天空为自己吼道“做人要靠自己”。吼完我甩开被我惊得诧异了的人群,去报亭花两块钱买了一张简易的广州地图。

    拿到地图的时候,我自信的又大声的笑了起来,在绝境中,当一切都只能够指望自己的时候,一个人就会被激发出非常令人吃惊的潜能,而这种潜能就是一个人求生的本能。这种本能都已经被激发了出来,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在地图上我找到了人才市场的具体位置。原来人才市场就在距离广州东站不远的地方天河立交桥下。我用鄙视的目光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人群,然后大步流星地朝着人才市场的确切位置快速地走去。

    到了广州的人才市场我发现,广州的人才市场级别可比长的高级多了,广州的人才市场对人才的要求是,至少是大专毕业生才有资格进去找工作,我当然是没有这个资格的,就算是有也要等到三天后才可以,当时的广州人才市场是每周二或者是每周六才开放的。

    人才市场外边的招工墙上当然也不会有适合我的工作,因为,上面对人才的要求至少也是大专生毕业资格。而且,广州的人才市场可没有长的人才市场那么傻,能够让你在招工墙上就可以找到工作,事实上,广州人才市场外边的招工墙上只有企业的名称却没有企业的电话和地址,这就是“要知详如何请拿钞票来”。

    正当我对着招工墙十分踌躇的时候,一个“好心人”主动上前指着人才市场的马路对面告诉我那里全都是私人开办的人才交流中心,里面什么样的工作都能够找到,有没有大专以上的学历证明都没有关系。

    我顺着这位“好心人”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了马路的对面的一条街几乎都是“人才交流的中心”。就在我还没有来得及惊喜的时候,“好心人”已经把我扯过了马路对面,径直地走进了那家让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私人开办的人才交流中心。

    当然,我还是要感谢那位“好心人”的是,要不是他的牵扯着我,我想我在当时过马路的时候一定会被来往的车辆碾死一百次都不止,广州马路上的车就像蚂蚁一样的多,要是没有足够的经验和不怕死是勇气,任凭谁都是没有办法横穿过这样的马路的。

    “好心人”把我介绍给了这家人才交流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后就立刻玩命似地返回了马路对面的人才市场外边的招工墙旁边去了。看着他“勇敢”又“忙碌”的背影,我的心里真是又羡慕又是感激。

    工作人员询问了我的工作资历又要了我的份证复印件后,从电脑里头给我找到了六家适合我的公司,让我去这六家公司去马上面试。对我说保着我一定可以在这六家公司里头找到工作,然后让我立刻交两百块钱。我问他,如果这六家公司都不适合我怎么办,工作人员保证说我一旦交完钱在头三个月里我是随时可以到这里来找工作的并且不再收取我一分钱额外的费用的。

    我上只有一百九十六块钱了,我想我上无论如何是一定要留些零花钱的。既然是私人开的就一定可以讲价,于是,在我的努力下,我只花了别人一半儿的价钱就获得了适合我的六家公司的详细信息和三个月免费随时来找这里找工作的机会。

    工作人员告诉我最好别打电话,直接去公司面试,一是电话不一定准确,广州的公司换电话特别的频繁,二是我如果在电话里头遭到拒绝就会失去了一次面试的机会,找工作最主要的就是能够争得面试的机会。

    我虽然纳闷广州的公司为什么换电话号码会这么频繁,但是,想到他后面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也就没有介意,于是,我又马不停蹄地按着地图找起来这六家公司来。

    当我到达了第一家公司的时候,发现这家公司的地址也是不准确的。我打电话求证,电话竟然是一个私人住宅,结果,当然是让人家问候了我的老母。

    我顾不得生气,赶紧去找下一家公司结果和上一家的况一样,地址和电话也都是不准确的。我不想彻底的失望,好在从地图上显示剩下的几家都是距离不是很远的地方,但是,最后还是让我彻底的失望了。

    我要去找那个工作人员理论,无奈已近是下午六点多了,却了恐怕人家也已经下班了。我想在附近找到一家大众洗浴中心休息,明天再去找那个工作人员。

    正当我在马路上失落地游走着的时候,我非常清楚地看到,在黄石立交桥下有两个穿着白色衬衫的人好像正在招工。走到跟前原来他们是一家即将开业酒店的招工人员,我决定上前碰碰运气,没想到我“幸运”地被他们选中,我竟成功地应聘成为了这家即将开业酒店的保管员,并且,当晚就可以赶去这家酒店上班。

    可是,当他们要我交两百元钱服装押金的时候,我傻了眼。他们好像很失望又很同我的祥子问我上究竟有多少钱。我告诉他们我最多只能交五十块钱,他们不肯,后来我用在开办服装厂时候学到的办法,我用我的飞利浦牌电动剃须刀贿赂了其中一位,他们才勉强答应最终录用了我。

    他们告诉我,酒店是需要坐一个小时的班车才能够过去的,既然已经找到了工作,我根本就不会介意再坐什么一个小时的班车了,于是,我按照他们告诉我的班车车次,去到最近的公交车站去等班车。

    这个时候,边的一个小男孩悄悄地告诉我说我上当了,这两个人是骗子。前两天他和另外的两个男孩就曾遭过他们的骗,但是,他们对这两个骗子都是敢怒不敢言,听说这两个骗子的后还有一个大哥和一帮小弟在附近压阵。

    我已经憋了一肚子的气了,况且这已经是生存都有了问题的时候,我也就顾不得我对我老妈的承诺。我怕惊动了两个骗子,就绕道他们后一拳先打晕其中一个,另一个起想跑,被我一脚踹翻在地,然后提脚踏在他的口上使他动弹不得。

    起初这个家伙还想和我狡辩,被我在肋骨处使劲儿踢了两脚后,赶忙老老实实地归还了我的五十块钱和我的飞利浦牌电动剃须刀。

    我为了感谢那个告诉我事真伪的小男孩,把我的剃须刀送给了他。他没想到我去打了那两个骗子要回了我的钱,更没有想到我竟然会功夫,当然,更加敬佩我的义气。

    他跟我说他没有能力帮我介绍到工作,但是,他知道前面不远的新市村有许多工厂,我要是不怕吃苦,在那里我应该可以找到工作。其实,他当时是可以把我领去他打工的工厂的,之所以他没有这么做是因为害怕那两个骗子后来找上我会连累到他。

重要声明:小说《人性的狂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