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成为了焦点人物

    我那个时候还没有真正的懂得人生是没有捷径的道理,任何人的任何一次成功的打拼都必须一步一步地走得踏实。所以,在成功地搞定了粮库第三产业部现任总经理后,我为服装厂的未来选择了捷径的。

    那个时候,全国正值下岗大潮,几乎每一个不属于农民份的人都遭受到了这次大潮的冲刷,只不过就是有多少人受罪有多少人受益而已。

    这座城市虽然很小,只能算是个城镇,但是,这里的人同样也要面对这次大潮的冲刷。

    略懂些政治和经济原理的我,当然知道这只是我国社会经济发展阶段的一个必然现象,我当时就肯定它最终带给我们的结果必将是积极的,可是,大多数人却是不会明白的,尤其是一直都生活在这个地方的人。

    于是,我看到机会,我敢断定不久我一定可以成为这所城市里最受欢迎的人物。

    我对W君已经非常的了解,这一次W君不过是想试试我,我知道我将对她有更大的利用价值。可是,那又怎么样呢?现实的社会本来就是这样,不是你在利用我,就是我在利用你。

    有时候,我甚至认为,已经文明了的人类社会的进步就是由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利用来推动的。

    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不是已经阐述得很明白了吗?刘备也好,孙权也罢,还有那个曹,刚开始的时候,哪一个是真正的兵强马壮?他们成功平分天下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他们都懂得利用别人价值的道理。

    当然,懂得这一点的人都是知道怎么利用社会矛盾来使自己受到关注的,矛盾是什么,矛盾是推动一切事物运动的根本,而社会矛盾就是一个人发展可以借用的最好的根本。

    这次下岗大潮不也是社会发展中矛盾激化的产物吗?只有不懂得的人才会感到恐慌,可是看懂它的未来的人,就不只是能够看到自己未来的曙光那么简单,而是更能够看到当前的机会。

    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关注到我,我对外宣称我的服装厂在成立后,将会尽一切的能力吸收下岗职工,从服装厂筹办之起,坚决不使用银行贷款。

    虽然,我的服装厂在开始之初的时候规模会很小,能够吸收下岗职工人数的能力也极为有限,可是,却能够让很多人看到,在市场经济中,任何人都是有机会的,只要大家能够解放思想,都积极地投入到市场经济建设中来,就一定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

    我的这番言论当然首先是透露给了W君,结果是我的这番言论受到了W君的烈欢迎,她对我说,我是她见到过的唯一一个让她佩服的有为青年,她要把我介绍给她边的所有她认识的亲戚和朋友。

    在这座城市中,W君的确是有着非凡能量的人,果然,没有多久我就受到了镇上主管经济的副镇长的亲自接见。虽然,我只是同样地在这位副镇长面前重复了对W君说过了的那番言论,但是,也已经感动得他却几乎要流泪。当然,最后他表示对我要大力的支持和鼓励,并勉励我今后要带动更多的有为青年都积极地投入到家乡的建设中来。

    记得那个时候,我在人前说的最多的就是这番言论了,而,我受到欢迎的程度,几乎不亚于任何一个娱乐大腕明星对这所城市的驾临。(直到现在也没有哪个真正的娱乐大腕明星到过这座城市)

    不知道粮库第三产业部的现任总经理是从哪里知道的,我已经受到的这么的“欢迎”,竟也主动向我提出,关于那栋楼我可以先使用后付租金。后来,在我的那位干妹妹也就是他的铁子的“努力”下,这位总经理以当年“零”租金的价钱让我使用了这栋楼。

    其实,这还不算是奇迹,真正的奇迹是我的服装厂是用一块钱成功注册的。

    就这样,我成了这座城市里的焦点人物。

    我非常清楚这些都是W君的功劳,我清楚地知道我也必须兑现我对W君的价值,可是,W君却始终没有透露她想要我为她做任何事的想法。而且,还毛遂自荐地主动要求做我的义务副总经理,说是要向我这位迄今为止她见到过的最有为的年轻人学习。

    这还不算,她还几次把我带进她家她女儿的房间(当时她的女儿正在长念书学习,所以人没有在家),向我一边又一边地介绍她的女儿。可是,从她女儿的照片中我了解到,她的女儿除了继承了她高挑的个头以外,其它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继承到。

    终于,有一天我见到了W君的女儿,果然和我在照片里判断的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出处,只是,她的女儿没有多的心机,人也显得很善良文静。

    几次吃饭W君都带上她的女儿,而且,还刻意把我和她女儿的座位安排了在一起。用意已经相当的明显,但是,用换取事业的成功不是我能够接受的事

    回这座城市开办服装厂,还有一个结果让我非常的以外,就是对G君父亲的刺激。

    G君的父亲在这座城市里听说也算是一个人物的,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影响力。可是,这座城市实在是太小,他认识的人大多也都认识了我,而且,他很多年的老哥们也都成了我的好朋友,我和他的那些老哥们经常在一起吃饭喝酒。但是,这对G的父亲是绝对不能够接受的。

    这正如我的高中一年级班主任所说的——人生最悲哀的就是认为不如自己的人超过了自己。

    G君的哥哥此时还仍然在待业家,G君虽然已经和工商局副局长的儿子定了婚,可是,我当时已经和工商局的正局长成为了最好的朋友,我经常出入工商局,那位工商局副局长见到我时也是感到极为地尴尬。

    不知道是谁的传播,让我和G君恋的故事成为了当时和我关系最紧密的娱乐新闻,当然,在这个故事中我是受害者,而,最反面的人物当然也就是G君的父亲。

    人言可畏,G君的父亲终于遭受不住舆论的压力,在一次和朋友喝酒的桌上突然脑出血,成为了植物人。

    这件事让我感到以外的同时,也让我感到非常的对不起G君,当时,在我的心目中G君仍然是我一辈子唯一一位我必须用心小心呵护的对象。

    但是,我不能向G君解释,她父亲得此重病如果G君冤枉我,我将是怎样的无辜。但是,这却更坚定了我不能用我的来换取我对事业上的成功的决心。

    W君对我和她女儿的事可能已经很着急了,尽可能地为我和她女制造更多的单独在一起的机会,有一次,甚至很晚了我还没有成功地从她女儿的房里脱出来,幸亏这个时候,L君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她还在公司(我的服装厂当时对外宣称是服装公司)里头设计明天上午就要生产的服装的服装款式,现在,设计风格上有了一些新的看法需要和我商量,希望我能够回去。

    L君的电话让我心中登时一动,我想:“看来我真的得要给自己找个对象了,一旦W君有一天正面地把她的女儿介绍给我,我拒绝的话,我就会得罪她,而且,这时候我也稍稍地了解到,她的确是贪污了一些钱的,多少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数目肯定也不会少。她对我最大的期待就是能够帮她把这些钱从暗处给洗出来,就是俗称的洗黑钱。

    但是,她是要已经有把握控制住我的时候,才会要求我这样做的,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我能够和她女孩结合在一起,况且她现在也是真心的喜我,她认定了在她的辅助下,我是一定可以有一番作为的。

    我当然是不能让自己走上犯法的道路的,虽然,足够的惑就在面前。可是,我现在还不能得罪W君,我还没有根基,处处都要依赖W君。有她一切皆通,没她一切全部失灵,这就是社会的现实,每一个想要在社会上成功立足的人都是必须要明白的道理。

    暂时,最好的办法就是先于W君向我提出我和她女儿的事之前,我先已经有了对象,让她张不开这个口。时间拖得久了,我就可以有了立足根基的机会,到那时,我就可以摆脱对她的依赖了。

    和L君从服装厂出来已经已经很晚了,看着路灯下她那消瘦的影,不自的问起了她失败的婚姻。

    第二天下班,特意请L君去了一个比较浪漫的西餐厅。当时,这是这座城市里唯一的一家西餐厅,说是西餐厅其实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个西式快餐厅。

    吃完西餐后,我提出来要和她结婚的想法,L君听了非常的吃惊。我告诉她其实没有必要这样吃惊,于是,我把我想和她结婚的想法告诉了她。

    我对她讲述了我关于与G君的恋过程。并且告诉她我曾经十分的G君。现在我既然不能给一个自己深的人幸福,我就要给这个世界上曾经最不幸福的人幸福,只要我能够遇到她。我对L君说,她就是我现在要找的那个人,虽然,我现在还没有上她,但是,婚姻更看中的是责任心。

    我给了L君三天的时间考虑,三天后要么答应我,要么就当我们什么都没有说过,绝对的不能影响工作。

    三天后,L君答应了我。

重要声明:小说《人性的狂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