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伪装出来的大人物

    H君走了,我和她这辈子将永远不会再见面。这会儿,我才发现我最难割舍的不是她的体,而是她的知

    我终于明白了,原来并不是我以前想像的那么简单,它不应该只是感上一方对另一方的依恋。

    就光是在感上,也应该是双向的,因为,只是一方对另一方的依恋没有丝毫的意义。还应该是可以交流的,彼此间需要相互沟通,没有沟通,就好比是已经接好了的电灯,没有电流的通过,再好看的灯也只能算是摆设,同样没有意义。彼此能够相知对来说是最重要的,否则,再好质量的灯丝恐怕也会被不匹配的电流给烧坏的。

    当然,此刻我还没有明白到底应不应该一起扯上关系,但是,我已经明白了我和G君之间的不能算是真正的,充其量那也只能算是我对她的疼

    可是,即使现在我已经明白,但是,因为,我和G君之间的这段感早已在五年前就已经在我的潜意识当中被打上了初恋的烙印,所以,直到今天,每当我想起,心中仍然有一种抹不去的失落。也许这就是初恋留给人们最特别的地方吧?

    和G君的分手,我只是遭受到了来自感上的折磨,而,H君的离开却上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心口上有一种被剜般疼痛的感觉,这说明H君让我伤的更深。但是,我已经不会让自己再一次的消沉下去,曾经有过一次消沉的经历我就应该学会了坚强。

    对待感就是这样,已经遭受过了一次分离的苦痛,就再也不会在意再一次受到的伤害。这和以前的感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没有半点儿关系,这就是人类对待感所特有的方式,因为,人类是特殊的动物。

    过完年,我选择了辞职,开始着手把我和H君一起对我事业的规划付诸实施,具体的项目就是开办服装厂。

    我决定把服装厂的地址设在我念高中时的那座城市,尽管它也是G君长大和她现在正在生活的地方。

    我做这样的决定是因为这座城市所处的的地理位置。它处于东北三省三大城市沈阳、长和哈尔滨交通的枢纽位置,两头直接连接着长和哈尔滨,而且,从沈阳到哈尔滨也必须要经过此地。

    尽管这座城市,当时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个城镇,但是,它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虽然,它还没有被开发,但是,我相信三年后,它必将受到国家的重视,理由就是它的地理位置。

    当然,关于这所城市光明的未来,镇上的领导们当时还是没有认识到的,但是,这正好可以被我利用,把我开办服装厂仅有的有限资金条件,发挥到最大。

    开办服装厂我需要从两头准备,一是要找到懂服装的人和我一起筹划服装厂具体的事;二是切入这所城市的社会环境,获得在这座城市生产和发展的社会条件。

    我首先通过在长的同学关系找到了一个懂服装的人,这个人就是L君。L君比我大一岁对服装厂有六年的工作经验,做服装打版师也已经有四年,对服装厂可谓经验丰富,离婚没有多久,为避开前夫的扰,正想重新找个服装厂,换一个她夫找不到的环境上班。

    开始的时候,L君不同意到这么小的城市上班,更不愿意和一个连服装厂都没有见过的人一起创办个小服装厂而且还是在个小城市。可是,通过两次见面,她就被我的个人魅力给征服,她百分之百的相信我一定能够成功。

    其次,我通过选厂房的地址认识了这所城市里面一位非常有社会实力的隐形人物,此人就是W君。后来W君成为了我的副总经理。

    与W君相识是有一定的机缘巧合的,有一天我四处考察开办服装厂的适合地点,正当我又在无果后走在回车站的路上的时候,无意间碰见了我在高中时的同学S君。

    S君上学的时候,学习成绩并不好,属于学习不努力,想混又混不明白的那种,最多也就是仗着城里人的份欺负一下农村里的学生。当然,S君在上学的时候是受过我的教育的,那是,因为有一次他打了我的一位老乡同学。

    我在高中上学的时候不太打架,老师、同学和校外的一些社会混混都知道我这一点,学习一流,功夫一流。但是,我为人仗义,我同学校的和校外认识我的混混们有个约定,就是不许他们欺负我的老乡。

    S君当然也是知道这件事的,那次因为喝了酒,再加上一些人的蛊惑,他才触犯了我的这个“约定”。当然,S君从来没有见过我的功夫,所以,接着酒劲儿,也想见识一下。也可能是他认为我不敢轻易得罪他们这些城里人的。

    结果,我让他付出了比较惨痛的代价,让他一生都记得像我这种言出必行的人是不能随便招惹的。但是,他也不得不佩服我的仗义为人。也就是从那以后他开始发自内心地称呼起我的“老大”称号来。

    我的外表已经有了非常大的变化,S君还是一下子就认出我来,而,对于这个眼前没有多大变化的S君来说,虽然是有印象的,但是,我却花了好长时间才想起他的名字,当然,已经是回到家的事了。

    我对于随机应变的能力是超强的,当S君亲切地和打招呼“老同学”时,我也非常地回称S君“老同学你好”,并且地拥抱住了这个还没有记起名字的老同学。这让S君对我的非常的吃惊,在他看来,我在上学时,迎面S君和我打招呼时,也就只是点点头。可是,两年后再见面,我对他却竟然这么的,况且,在他此时的眼中我根本就是一个很有成就的大人物。(凭对我的外表判断,就是当时这所城市的镇长也没有我这样的气质。)

    S君听了我关于我要办服装厂的事后,显得非常的兴奋,他和我讲他知道一个地点一定会让我满意。这让我也很兴奋,我知道向S君这些人的消息是很灵通的。

    不过S君跟我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当我的服装厂开起来以后一定要给他安排个差事,他说他想和混。

    正缺没有帮手,对于S君的要求我当下就满口答应。

    S君说的果然没错,的确是绝好的地点。地处镇上唯一一道主街的中间和一条镇上最宽马路的十字路口处,这是一处三层的独体楼,总面积接近两千平方米。尤其是当S君给我介绍了这栋楼的背景时,我坚信我的服装厂就非这里莫属了。

    原来这栋楼是镇上粮库第三产业部建的,属于国有产业,但是,由于粮库第三产业部的领导经常的被轮换,所以,凡是其旗下的产业基本都处于荒废状态,这栋楼按着常理是不可能被荒废的。

    这么好的地理位置,随便干点儿什么都行,因为,此届的第三产业部的总经理和前届总经理之间有过节,而,这栋楼又是他们俩的敏感话题,所以,才被一直荒废至今。S君告诉我这栋楼被荒废的时间都已经快两年了。

    S君对我说,我要是感兴趣,他可以给我引见一个人,如果,那个人肯帮忙,我使用这栋楼作为服装厂厂房的事就准能成功。他相信我有这个实力,说我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物。当然,我现在的具体况他是不了解的。

    S君给我引见的这个人不是别人,她就是W君。原来W君就是粮库第三产业部的前任总经理,是被人举报有经济问题,现在闲置在家,但是,两年来也没有查出W君到底有没有问题。所以,虽然闲置在家可是其在第三产业部的影响力犹在。此外,其大哥是镇人大主席,还有几个哥哥在镇政府的其它部门也都担任着重要职位。

    我初见W君时,W君家里正在修工。S君向W君介绍我时,W君并没有正面看我,但是,当我和她打招呼,她抬头看我时,脸上竟然露出了惊奇的神色,我想是被我的气质给吸引的关系,当然,这都要归功于H君。

    W君听了我的介绍后表示她非常喜欢像我这样有志青年,说向我这样有想法的,肯干事的年轻人已经不多见了。她很乐意帮我的忙,但是,关于那栋楼的事她实在是帮不上忙,因为,现在这届总经理是她的死对头,她的问题就是这届总经理给举报的。不过对头归对头,见面话还是要说的,如果有事也可以沟通,都是面子上的事。这很符合当今社会生存的法则,所以,她愿意写个纸条把我引见给当前的这位总经理,但是,能否成功,就要看我的缘分跟能力了。

    我明白她也是有试试我能力的意思。但是,这就已经足够了,我已经完全有了把握。

    现任总经理听我说是W君介绍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惊奇和不悦的神色,但是,当他看过W君写给他纸条后,竟然笑着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立刻明白了W君帮我方式了,原来从正面的角度W君的确是帮我不上这个忙的,正所谓现官不如现管,况且,她俩本就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但是,W君却可以使用激将法,激起现任经理对我好奇,让他和斗法,当然这个斗法的机会就他提供给那栋楼给我做厂房。

    W君当然是不能把厂房的事直接说破的,那样,就会有胁迫现任总经理的嫌疑。反而,W君只在纸条中向他对我做一番介绍,剩下的,只要我敢狮子大张口,提出他意想不到的要求时。那么这件事也就可以成功了,因为,那栋楼对于粮库第三产业部来说就是废止一个。而,对他俩来说却是一个斗法的资本。其中的关巧就在于我如何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

    其实,要想利用他俩之间的矛盾促成我能够使用那栋楼,道理也很简单。我看出现任总经理很喜欢被夸赞,就坦诚告诉他,我和W君也是刚刚认识,但是,W君很欣赏我,并说他也是一位肯提携后辈的前辈,所以,如果,我有事找到他的时候,即使我是W君介绍的,他也会帮我,因为,他们之间虽然有矛盾,但是,他很认可W君对人的眼光,所以,他也会相信我。

    果然,我这样说的时候,他很高兴。当他再一次问我找他有什么事时,我就认真提出要使用那栋楼做为我的服装厂厂房。开始他表现表现出很吃惊的样子,但是,随后他就笑了起来对我说:“她可真有意思,好,我就答应你,我倒要看看她究竟会不会看错你。”

    我听S君介绍他很好色,并且,在某歌厅有一个小姐是他的相好。为了彻底促成这件事,我邀请他周末的时候一起喝酒,并且,晚上一起去那家歌厅唱歌。

    争得他的同意,当天晚上我就跑去那家歌厅搞定了他的那个相好。原来他的那个相好还只是一个刚满十五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看我出手大方,还以为我是什么大人物,竟主动认我做了干哥哥。

    可是,她却不知道我这个大人物其实是假装出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人性的狂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