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用谎言欺骗了我自己

    问我对第一次**有什么感觉?没感觉。我只是对当时的境至今都保留着很清晰的印象,仅此而已。但是,若是问我第一次做了多少遍,我也是没有办法回答的,因为,当时就已经忘记了,只记得不停地在做,一遍又一遍,直至我已经连抬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为止。

    为什么会没有感觉呢?

    第一,我对H君在做之前没有任何的感基础,除了异对我的吸引,已经没有其它,甚至,我都还没有特别留意过她的容貌,H君的材当时对我绝对是惹火,但是,这更激起了我对G君的痛苦,所以,根本就没有在同一个轨道上。

    以前我一直把看得至高无上,在这一刻我没有办法立即就把二者的地位扭转过来。当时,在感上的痛苦确实是完全掩盖住了对生理上的感觉体会的。

    第二,事发的确也是突然,我没有充分的心理准备时间,我当时几乎是完全被动的。况且,第一次,一点儿经验都没有,更为严重的是那会儿之前我连女的那里的况一丁点儿都不了解。从来也没有见过,甚至,洞门在哪里都不清楚,更不用说是里面的况了。

    第三,高度地紧张,那会儿我感觉一切都是不真实的我还以为是和以前一样的在做梦或者是在做幻想。而我对**还根本就不明白该是怎么一回儿事。

    第四,整个**的过程都是H在导引我,这让我很没有面子,可以说是男子汉的气概一点儿都没有,哪还有心细细品味?

    第五,冲动的猛然间迸发,一切都是火急火燎的,除了发泄根本没精力去想别的。我这根禽兽几乎是没有什么区别。

    第六,我完全被下H君的叫声给弄迷糊了,叫得那么痛苦,为什么还要却做的那么疯狂?几次问她是不是要停下来,她却总是陶醉似地告诉我不要停,而且,她叫的越是痛苦的时候,就越是要我运动的更加地疯狂。

    其实,我对于我的第一次**没有体会的感受并没有什么遗憾。但是,让我吃惊的是我事后竟然对自己的行为没有感到任何的羞愧。对于感大于一切的我竟然在与一个没有半点感的人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发生了关系。我也没有因为自己插入了一个已婚的家庭里,和一个有了丈夫的女人**而感到自责。这些我从来也没有考虑我,直至今天。

    第二天,我是先于H君醒的,但是,我一直都没有起来,甚至,在H君起的时候,我假装睡得更深。

    H君醒来后心好像是个外的好,先是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口,然后,又在我那里抓了一把才起。她先是给她的公司打了电话,交代助手她今天有事不会去公司,正常的业务不用请示她,只有特别重要的事才可以打电话给她。然后,又拿出了我的名片,给我的公司打去了电话,她以我女朋友的份给我请了假,说我的体早上起来突然非常的不舒服,今天没法上班。

    打完电话后,H去了卫生间,当我听到哗哗的水声时,我知道她是在洗澡。做了一个晚上我确实是太累了,正好她已经替我请好了假,对公司也就有了交代,我也就懒得再去想别的事,翻了个后我竟然又睡着了。

    H君叫醒我时,她已经做好了早餐。与其说是早餐还不如是午餐,当我洗完澡从卫生间理出来,看见墙上时钟的时针早就过十二点了。

    H君的早餐做得虽然不算丰盛,但是,却是很有营养。她笑着对我说:“辛苦了一个晚上,这一餐最重要了,一定要多多地吃,这样才能把昨天消耗掉的补回来。”

    我感觉和她讨论这样的问题有点儿尴尬,就岔开话题,说:“我们好像还没有进行什么挑战吧?”

    没想到H君听了我的提问竟然咯咯的笑了起来,直至放下筷子,捂着肚子笑了半天才对着我,说:“已经挑战过了,一百分。”

    我不明白,“什么一百分?”

    “**啊”H君笑得更加得意了,“是你**时的表现一百分,不,是两百分。”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怎——么——又是两百分?”

    H君伸手在我的脸上轻轻地掐了一把,“我的处男老公。”说完,她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当H君伸手掐我的脸时,我知趣地没有躲开,但是,她站起过来要亲我时,我却躲开了。

    这并没有影响到H君的好心,她一边给自己补,一边还不忘记照顾我给我夹菜盛饭,最后,把我“照顾”得肚子溜鼓。

    吃完饭,H君要我和她一起去逛街,可是,整个下来买的却全是我的衣服,她自己一件也没有买。我没想到她竟然为我花了好几千块钱,我不好意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让我更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在大型商场里这么大型的公众场所主动亲我的嘴。

    “傻样,有个女人这么疼你不好吗?”说完,拽着我走出了商场。

    H君给我买的衣服完全颠覆了我以往的形象,H君说我以前的打扮不适合我现在和未来的需要,我是要办大事的人,将来也一定能够有一番作为。所以,现在就必须学会装扮自己。因为,这在当今社会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奇怪和H君交往半年多以来,我从未发现她给她丈夫打过电话,也没有发现她接过她的丈夫打给她的电话。当然,他的丈夫从来也没有回来过她们别墅的家。

    我们当然没有回避过她已婚方面的问题,虽然,我们从来也没有讨论过,因为,我们都清楚我们没有可能会有结果。当然,我们也不想将来会有什么结果。她不过问我以前的,我也不关心她当前的婚姻生活。

    我们之间的关系是比较特殊的关系,不是人,却有着关系;不是朋友,却彼此经常探讨彼此未来事业该如何发展,当然,更准确地说是关于我未来事业的发展。她更多的是讲她现在的经验和以往失败的教训让我借鉴。

    终于,要过年了,这也是我们要分手的时候。

    在临分手的头一个星期里,我们除了忙于各自的工作,就是猫在一起疯狂地**,在**的时候我们都努力地把对方装进到自己的体里面,好像担心一旦彼此分开,我们在一起时的这段记忆就会立刻被彼此删除掉似地。

    H君是在我分手的最后时刻才和我讲述了关于她和她丈夫的故事的,原来,H君和她的丈夫竟然是娃娃亲,这在当今社会已经是非常少见的。

    H君的父亲是某军区的重要领导,在特殊时期时候曾经做过知青,下方的地点就是H君丈夫父亲的村里,在那段时间H君父亲的体非常的不好,可是,作为同龄人H君丈夫的父亲却一直都像亲兄弟一样照顾H君的父亲,一直到H君的父亲返程。

    回到城里后结婚生了H君,当H君的父亲得知在H君出生的同一年H君的丈夫也出生的消息后,为了报答H君丈夫的父亲当年的照顾之,H君的父亲就给H君和H君的丈夫俩从小定下了娃娃亲。当然,H君的丈夫也被H君的父亲接进城里和H君一家一起生活。大学刚毕业,H君的父亲就为她俩举行了婚礼。

    客观上H君并不她的丈夫,也不喜欢她丈夫的为人。她也知道她的丈夫和她结婚也是出于别的目的,但是,H君还是同意了这桩婚姻,因为,她的父亲早就把她的丈夫认定了是家里的唯一继承人。不过婚后,她选择了除了这桩婚姻以外,一起的自由,当然也包括的自由,这也算是H君对她的父亲和对她的丈夫的一种报复吧。

    而她的丈夫对此也是无可奈何的,更准确地说是根本也没有在意过,他真正在意的就是能够顺利继承H君父亲继承给他的一切。我想应该会是财产吧?

    我无意关注H君的家庭以及她的婚姻,也不在意她对生活的糜烂。和她在一起本就是我也需要对的发泄。当然,我们相处是十分的投机的,甚至,我们的默契胜过任何一对投意合的夫妻。但是,我们之间都不约而同地止步于。今天,我知道了她的原因,而我的原因我还不知道,我只是知道我必须这样做。

    半年来,我对任何人包括我自己没有做过任何的思考,当然也不会为谁也包括我自己承担任何责任,我除了工作就完全是对未来事业的规划和准备。

    H君半年来把她的所有广告业务都给了我,同时,也一直都在帮我规划我的未来,除了,我们聊的最多就是我未来的事业,当然,半年来她还充当了我的形象老师,把我改造得和半年前的我相比看上去已经完全判若两个人。通过H君我才知道原来人是有气质的,而且一个人的气质也是可以通过后天改造得更加完美。

    在一起的最后一个晚上,我们就像第一天一样,一直**到我连手指都抬不起来。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发现H君已经离开,在头柜上我发现了她给我留下的一张字条,除了彼此的称呼,内容是:

    “对不起,没有叫醒你,真的是舍不得,好舍不得。但是,我必须离开,其实,直到现在,你是除了我丈夫以外,唯一和我有了关系的男人。

    我无意占有你的第一次,我没有这样的资格,可是,我却像强盗一样得到了它,这也许是我一生之中最得意的,但,也可能是一生都最无法挥去的痛。

    它和你一样永远地印在了我的心里,直至死前的最后一秒钟,我希望你能够许我呼喊出你的名字,当然,你不同意也是没有用的,因为,我们再也不会有再见面的机会。

    昨晚我在你上的每一个地方都留下了我亲吻你的印痕,可恨的是,它们很快就会在你的上消失得没有半点踪影,那就连对我的记忆也都一块消失吧,哭!

    我知道你是一个非常重感的男人,幸好,你从来都没有对我动过感,虽然,对我这是无比的失落,但是,这样我就不会伤害到你。因为,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是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伤害到你的,这是我对你的了解。

    不知道,这半年来,你有没有从你的伤里头彻底地走出来,但是,你要感谢我,因为,是我教会了你如何成为一个男人。哎!怎么又提这个呢?

    好了不说了,最后祝你,一切都好!”

    看着纸条,我的心突然有了一种被剜的感觉,原来,不觉间我早已经上了她。不看纸条也知道H君有多我,其实,她早就已经上了我,可能就是在我们发生关系的第一个晚上,也可能是还没有见面的电话里头。

    她一直以来都从没有欺骗过她自己,但是,我却欺骗了我自己,直到这一刻。

重要声明:小说《人性的狂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