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黑夜暗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魂羽 书名:圣域法魔
    漫漫长夜,又有多少人已经安逸入眠。寂静的院落,寒风拂过,卷起了地上的叶片。房内,亦是寂静无声,桌上的烛火随风摇曳,摇摆不定,忽明忽暗。-

    -

    沈羽枫内心汹涌澎湃,根本无法平静,他被深深震住了。-

    -

    刺客的速度让他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惊人的速度,无法用眼追逐。且,他所施展的必杀一击更令人感到恐惧。-

    -

    一念之间,杀人于数里之外,寻常人根本避无可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无的抹杀,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能力,仿佛自己的一切都已经掌握在他的手里。-

    -

    方才,沈羽枫要不是早已发现有人要刺杀他,做了些准备,凭借着自己的战斗本能直觉,避开了必杀一击。-

    -

    虽然避开了必杀一击,但自己也受到了重创。若是他之前并没有察觉,方才,他早早便会被刺杀,没有半丝悬念。此刺客的可怖可见一斑。-

    -

    更让沈羽枫震惊的是那位白衣出尘的女子,此人实力相当恐怖,其速度更是令人生畏,沈羽枫根本就无法捕抓她的速度,就连那刺客都未能与之比肩,被她瞬间斩杀。-

    -

    白衣女子出手无,手段伶俐可怕,且狠辣无比,偏偏这样一位恐怖吓人的女子却又清新自然,不染凡尘,圣洁无比,犹若天仙。-

    -

    沈羽枫感慨万千,心中震惊不已,同时他在反省自己。虽然今夜的刺杀失败,但想杀他的人不可能就此罢手,一定会卷土重来。下一次的刺杀更加凶险,他根本就无法保证白衣女子会再次出现,护他周全。-

    -

    如今,沈羽枫能做的只有尽快的提升实力。只有属于自己的力量才能令人放心。-

    -

    沈羽枫想到了今晚的刺杀,在联系那天大长老无意中显露的杀机,可想而知,要杀他的人会是谁。-

    -

    沈羽枫黑色的眸子冰冷刺骨,心中杀意如潮,澎湃汹涌,怒气翻涌,他一字一顿,寒声喝道:“沈清老儿!”-

    -

    浩帙外…………-

    -

    一位黑衫男子负手而立,遥望天际,深邃的眼,平静淡漠,无波无阑。-

    -

    他后,一位白衣女子,亭亭玉立,一白衣胜雪,不沾凡尘之气,非常圣洁,雪白的肌肤晶莹剔透。似水眼眸,注视着前方,亦是平淡无波,甚至有些冰冷。-

    -

    此时此刻,气氛显得有些沉默。-

    -

    良久,黑衫男子率先打破了沉默,他一如既往,语气淡然:“怎么样了?”-

    -

    白衣女子美如冠玉的俏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绪,她亦是淡然无比,道:“他已经没事了。”-

    -

    黑衫男子了然的点了点头,好似已经料到结果。而后白衣女子简单的将刚刚发生的事述说了一遍,黑衫男子听完,剑眉微挑,嘴角勾起一丝幅度,道:“不错,果然是个天生的修炼之材。”-

    -

    “他的战斗本能可观。”白衣女子补充到。-

    -

    黑衫男子略感意外,没想到白衣女子竟会给出这样的评价,要是平时没有几人可以入她的法眼,能够得到他的好评说明了这个人的确是优人一等,是个可塑之材。-

    -

    黑衫男子依然遥望天空,他继续问道:“查到刺客的份了吗?”-

    -

    白衣女子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没有,他上很干净,没有靡留什么。”-

    -

    黑衫男子轻咦了一声:“看来这次他倒是做的很干净利落啊。”话落,他途然转头,对着后美丽动人的白衣女子问道:“你觉得这次刺杀跟他有几分关系?”-

    -

    白衣女子微皱秀眉,抬眼看了看黑衫男子,他一脸的淡然,没有半丝异色,白衣女子没有从中读出什么,她思索了一会,开口道:“七分。”-

    -

    黑衫男子得到回答,他亦是看着白衣女子,问道:“怎么说?”-

    -

    白衣女子没有犹豫,回答道:“除了刺客的气机外,我还感应到另一股气机。”-

    -

    黑衫男子第一次流露出了一丝异色,他疑惑了一会,随后又思索了一番,最后他缓缓的说道:“你有几分把握能击杀另一个人。”-

    -

    “十息之内!”白衣女子眼眸寒芒一闪即逝,一股无形的气息流露,淡漠而自信。-

    -

    “十息之内,入门境的剑师吗?他竟然如此大方?对付一个没有实力的小孩竟派出入门境的剑师。”-

    -

    “他可不是普通的小孩。”白衣女子突兀的说道。-

    -

    黑衫男子闻言一愣,随即感慨了一声:“是啊,他可不是什么寻常的小鬼。好了,你先回去吧,刺客的份就由其他人查询。”-

    -

    白衣女子没有多言,轻点了点头,随即便缓步离去。-

    -

    黑衫男子抬头看了看昏暗的夜空,刚毅的面容上看不出丝毫波动,他喃喃自语道:“一切或许都是宿命吧!”-

    -

    南面,落炎顶…………-

    -

    一位白发老者负手眺望远方,浑浊的老眼浮现一丝难明的精芒,略显佝偻的背影,有些许沧桑。-

    -

    耸立良久,白发老者收回了目光,转就准备离去,而就在此时,在他面前突然出现一道黑影,他恭敬的抱拳施礼。-

    -

    白发老者并没有感到意外,从容不迫,他淡然而立,开口亦是淡然无比:“怎么样?死了?”-

    -

    黑影不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这不由得引来了白发老者一阵皱眉,寒声道:“什么意思?”-

    -

    黑影抬头望了望那双深不见底的老眼,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来到白发老者近前,负在后者的耳畔述说着什么?-

    -

    白发老者平淡无波的浊眼中泛着点点疑惑,心中思索着,没有开口说些什么,待黑影将话说完,白发老者才适时开口:“是瞬杀千泷出的手?”-

    -

    “正是。”黑影点头回答。-

    -

    白发老者冷哼一声,一抚袖袍,随即卷起一阵清风,旁的黑影顿感一阵无形的压力袭来,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

    白发老者声音微沉,冷冽的道:“难怪一位终极境的剑客会丧命,哼,此事先放一放,我们另找机会除掉他。”-

    -

    黑影闻言黑袍下的脸上泛着一抹苦涩,言又止,不知自己要说些什么。而白发老者好像能够洞悉那黑袍下的一切,他冰冷的说道:“为了我族的利益,牺牲是在所难免的。”-

    -

    “记住,宁错杀,不放过。”短短呃六个字,杀意浮现,透露着深深地狠辣之。-

    -

    黑影微一低头,抱拳施礼,厉声道:“属下明白。”-

    -

    白发老者轻轻地点了点头,随后对着后的黑影挥了挥手。黑影会意,也不多做停留,径直腾飞而起,周淡淡的黑气萦绕,只是瞬间黑影便离开了落炎顶。-

    -

    白发老者负手而立,再次遥望远方,满是岁月伤痕的脸上闪过一丝异色,不知其心中在想些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圣域法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