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死亡威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魂羽 书名:圣域法魔
    青色气流流转,复络修经丹正以眼可见的速度渐渐消减。这三个时辰间,它已不足原本的四分之一了。估计不出二个时辰便可完全练化,到时,沈羽枫只需将练化的药力一点一滴的释放到经络各处便可,之后,经络便会自行吸收药力来修复己

    此时此刻,沈羽枫终于安下心来,他感觉体内经络随着复络修经丹的练化已修复大半,之前的疼痛也已经减缓了许多,距离痊愈已经迈出了半步。“总算从鬼门关中走出来了,呼~”这不使他有些欣喜,轻出了口气,暗自感慨道。

    时间分秒流逝,复络修经丹已然只剩最后的一点,而这,便是丹药的丹核了。丹核,孕藏着丹药本源药力,这才是丹药的精华所在。

    沈羽枫发现这最后的一点复络修经丹体表有淡淡的绿色气流环绕,其中蕴含着一股微弱的特殊气息。沈羽枫并不知道这股特殊的气息是什么,他也未有过多的注意,此刻他只为能快些修复剩下的经络,不容他分心。他心神一定,打算将那淡淡的绿色气流一并练化吸收了去。

    绿色气流一入丹田,竟突兀的发生了变化,只见,一直沉寂的丹田微微的一震,亮起了一点微弱的光芒,一闪而逝,速度相当之快,如若不仔细观察却也发现不了。而这,却并未逃过沈羽枫的眼睛,他发现了丹田的这缕变化。随即心中一阵疑惑,不明所以,可下一刻体的反映把他吸引住了。

    绿色气流没入丹田时,方才那股特殊的气息瞬间充适着整个丹田,断裂的经络接续的速度明显加快了些许,且经络表面闪着星星点点的绿茫。

    沈羽枫虽说不明白这绿色气流有何用处,但他觉得这绿色气流定是好东西,索一并全部练化吸收。

    沈羽枫怀着淡淡的兴奋,一点一点的将环绕在复络修经丹丹核外的绿色气流练化吸收。一切都如此顺利,之间未有丝毫阻碍。沈羽枫本以为一切都会这般顺利的发展下去,可接下来的变故却是打破了他美好的想法。

    正当沈羽枫将最后的一丝绿色气流吸纳入丹田时,复络修经丹丹核沉静了一会,竟微微的颤动了起来。沈羽枫心中一凛,不知发生了什么,只见复络修经丹丹核颤动的越来越剧烈,到得最后竟发出了“叮叮叮”的声响。沈羽枫甚是疑惑,皱了皱眉头,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房内…………

    沈天行等人静静地看着沈羽枫面部的变化。见他面露欣喜之色,一旁的二长老和四长老轻呼了口气,四长老道:“看来他已经没事了,我们也可以就此离去了。”沈天行与三长老不着痕迹的看了四长老一眼,都未说些什么。

    自从方才沈天行与三长老道出复络修经丹的特时,面容上的那抹担忧皆未退去。此间,见得沈羽枫面露欣喜之色时,他们二人的担忧之色依然未退,隐隐之中好似感应到了什么。正当一旁的四长老想出口询问是否可以离开时,沈羽枫稚嫩的脸上开始转变,只见他皱了皱眉头,红润的脸上有些发白。一直关注沈羽枫的沈天行与三长老皆是深深地叹息。

    “我们最不想看到的还是发生了,这或许是他必须经历的命运吧。”三长老叹息道。

    “什么?三弟,你的意思是复络修经丹的本源药力要爆发了?”一旁的二长老闻言惊疑的道。

    三长老无奈的点点头道:“嗯。”二长老担忧的看着沈羽枫,道:“现在我们该如何?”

    “现在我们帮不了他,这只能靠他自己去化解,如若有外力加以干预,他会立即毙命。”一直未开口说话的沈天行凛声道。闻言,二长老苍老的脸上担忧之色更浓,皱着眉头道:“他能度过吗?”

    三长老深深地一叹,整个人好似又苍老了许多:“几率很小,不足一成之数。”

    “什么?”闻言,二长老眼孔骤缩,惊声道:“不足……一成……”

    沈天行已然闭上了眼,柔了柔眼眶,深深地叹息着,尽显沧桑。此时此刻,所以人都不抱任何希望,不足一成的几率,任谁会抱有希望呢。

    此时,沈羽枫的处境相当不妙,方才复络修经丹的丹核颤动的同时竟爆发出了强大恐怖的本源药力。丹核的本源药力瞬间便撞上了沈羽枫沉寂的丹田,顿时震得丹田一阵抖动,沈羽枫顿感体内气血翻涌,险些张口吐血。丹核的本源药力一击无果,没有罢手,再次撞上。

    “轰轰轰……”闷声响彻,沈羽枫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旁的几人见状,皆是无奈叹息的摇摇头,他们很想出手,可那等于是直接杀了他,这不是他们很是痛苦。眼看着沈羽枫一步一步接近死亡却无能为力。

    沉寂的丹田犹如世间最坚硬的磐石,复络修经丹的本源药力竟撼动不了分毫,可这却令得沈羽枫备受折磨。

    丹核本源药力好似具有意识般,多击未果,竟停了下来,环绕着丹田。这不让沈羽枫缓了一口气,而正当沈羽枫缓了一口气时,丹核的本源药力再次行动。此次,它没有再撞上丹田,它接近丹田后,停了下来。不多时,方才被练化吸入丹田的药力竟被丹核引动,迅速的脱离丹田,疯狂的向外涌去。涌出的药力迅速向丹核的聚笼,丹核如鱼得水,刹那间更加活跃了。它挟着庞大的药力快速向着刚刚复原的经络奔驰而去。

    脆弱的经络遇之即断,丝毫没有抵抗能力,原本柔和的药力经丹核的控制瞬间演变成了狂暴的药力,它们肆虐着,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它们的步伐。沈羽枫吃痛不已,口中隐忍多时的痛吼顷刻间爆发出。

    “啊…………”犹如深夜中猛兽的痛吼声。

    沈天行的手掌握着,指甲深深的刺入了布满茧子的掌心。双手不由得颤抖着。

    三长老咬着牙,面目已经没有了一丝平时的那副淡然,心中狠狠地纠结着。

    二长老心中无比的无力,他很想做些什么,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是一种折磨。

    此时面色稍好的就属四长老了,他虽然没有前面三人那么激动,但也相差无多,他的整个脸都褶皱了起来。

    房门外,白衣胜雪的紫雪柳眉深皱,转头望向紧闭的杉木门,心中有些疑惑,不知房内发生了什么。

    沈羽枫此时此刻心中无力,他感到了死亡再次临近,死亡的主宰正向他招手。空前的无力感占据了沈羽枫的所有,他现在已经无能为力了,他从来都没有感觉到以前有这么无力过,即便他在前生面对白凌、面对组织的强者甚至面对整个组织他都没有这般无力。

    前生,他敢一个独抗组织,年仅十七便拥有超凡战力,傲视年轻一代。如今却因为一颗丹药而备感无力,沈羽枫不心中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前生天不怕地不怕,即便是死亡都未曾有所惧怕。而今,面对死亡却有些恐惧,心中更是无力,这如何不让他自嘲呢。

    自己都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难道我还怕再死一次吗!更何况我原本就不应该活着,此刻我到底怕些什么!不就是一个死字吗!我,沈羽枫接下了。

    此刻,沈羽枫明悟了,一收心神,心中隐隐的恐惧随之消散,心中的无力感也随之消失了。面对死亡,他坦然,只是心中有些不舍…………

    回想起这些子发生的,他因她的出现从浑浑噩噩中苏醒,他因她的出现下定了决心,他因她的出现迫切的需要力量,这一切都是因她的出现而变。他没有一丝悔恨,他只是惋惜自己不能保护她。

    若有来生,我愿终守候你们边,羽灵、玉儿。

    丹核:只有灵品丹药才有几率凝聚出,是丹药本源药力所在。

    至于圣品,这里先保密…………

重要声明:小说《圣域法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