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生死之间

    黑暗。

    简直快要将一切全都变得腐烂。

    黑暗在四周无声无息地蔓延扩散,漆黑的影下有什么在咯吱作响。

    很奇怪,这里静得出奇。

    静的仿佛能够听见前心脏不断搏动的响声。

    咚,咚,咚。

    这是鞋底与地面接触的声响?像是钉着铁掌的军靴发出的声音.

    有人来了!!

    细微的脚步声传入柳云的耳中,他小心翼翼地向后挪动着子,缓缓将影隐没在影里。

    他谨慎地观察着前方的动静,滴滴汗水不断从下颌滑落,过度紧张的体渐渐紧绷起来。

    那沉闷的脚步声此时却越行越近,直到柳云再也听不到一点儿响动,但他仍然不敢有丝毫怠懈。

    如此诡异的况仅仅持续了数秒。

    柳云双手握住那把短小的胁差,这是他上唯一可用于防的武器。浑的神经都像弓弦一般紧绷起来,握着刀的双手高高平举,捕捉着一切危险的气息。

    突然,一股从所未有的冷意窜上心头,这种感觉简直像是隔着几

    厘米凝视刀尖,让人莫名其妙地战栗。

    莫名的危险,近在咫尺!

    这种危机的压迫感让柳云感到头皮发麻,那感觉就仿佛是被一只手掐着喉咙,不知不觉间,动脉里血液流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噌”!黑暗中刀刃出鞘的声音无比清晰。

    来了!

    凭借过人的反应力,柳云单手支地,就势一个侧翻,瘦小的子向左跃去。

    那凌厉的刀锋带着细微的风声从耳际撩过,无声无息地带走了柳云耳后的一缕发丝。

    根本来不及反应,几乎在双腿着地的同一刻,黑影带着泛着寒光的刀刃再次追击而来。

    此时,维持着半跪立姿势的柳云突然跃起,竭尽全力地将那柄胁差横在前。

    两柄刀刃交接的一瞬间,在迸溅的火花中,微寒的刀光急速旋转、纵横,手中的胁差不由自主地发出刺耳的金属声。

    沉重的力道通过刀刃传来,令柳云的双手不住地发麻。

    这柄胁差毕竟是柳家世代相传的防之物,短小却又坚韧锐利,经过特殊的设计很好地减少了风的摩擦力。

    那黑影一触即煺,形隐没在黑暗中。

    柳云重重地喘息着,俊秀的脸庞更显苍白一些。

    体实在太弱了些,体力根本不可能跟得上这样高强度的战斗。

    随后他微微向后挪动子,双腿微曲,时刻保持着最佳的攻击姿态。

    持刀的左手微微下垂,将注意力集中到极致的最高点。

    下一刻冰凉的风扑面而来,他微微侧跃过避过来袭的刀刃,向左旋转90度,双手握刀,用尽全力将手中的短刃向前刺去。

    急速掠过的刀锋瞬间划破了空气,却没有听到想象中刀刃刺穿血的声音。

    短兵相接的双方,仅仅一个照面就迅速地分离开来,挥出的刀刃就如同沉入大海的石子无声无息,一切又归入寂静。

    那几乎令时间凝固的危险气息蔓延在四周,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

    “咳咳咳......”蓦地,一阵略显虚弱的咳嗽声打破了这死一般的沉寂。

    微甜的血滴从柳云的嘴角滑落下来,体内不断传来强烈的虚弱感。

    该死,怎么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出了问题!

    呼吸变得极度困难起来,苍白的面色浮现一抹病态的潮红。

    滴答,滴答。

    额前的冷汗止不住地滑落,但柳云始终没有伸手擦拭。

    修长的指甲深深地陷入手心的皮肤里,不断用疼痛刺激着疲惫不堪的神经。

    他又无声地挪动了几步,尽量向前俯下子,稳定着不停颤动的双手。

    人处于极低照度的黑暗状态下时,眼所能及的范围不足1米,甚至还会更少一些。

    在努力平息着呼吸的同时,他企图寻找黑影所在的位置。

    一种轻微的响声此起彼伏,渐渐,柳云下意识地感觉那声音愈来愈近。

    很近,很近,仿佛就在后。

    柳家,作为一个仅有百年历史的世家,却能从无数二流世家中崛起,可见其不凡之处。

    家族的年轻,注定了其终究与政治无缘。

    可是,无人质疑柳家手中掌握的实力有多么强大。

    敛息之术,是每一位家族成员必修的课程,练到极致便可彻底屏蔽任何探测仪器。

    虽然柳云因病痛缠,而不能修习过于高层次的格斗技巧,但这神奇的敛息术使他得以逃脱五大家族的联手追杀。

    砰.....一秒三次。

    砰......一秒二次。

    砰......一秒一次。

    心脏以稳定的一秒钟一次的频率重复跳动,整个人恢复到一种异常冷静的状态。

    此时,柳云清晰地感觉到自对于外界的感知力提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尽管出于黑暗里眼不能见物,但他仍能模糊地将那极其细微的心跳声收入耳中。

    强烈的危机感无时不刻在心底徘徊,挥之不去。

    毫无疑问,对方绝对属于那种手绝佳的刺客。

    无论是技巧,力量,法都远远超过了家族中的那些精英刺客。

    尤其是那鬼魅一般的速度,简直不似是人类所能拥有的。

    连对方的衣角都碰不到。

    柳云的脑子有点混乱,他很难提前觉察刀声。

    对方绝对是极有经验的刺客,一击即退,无论得失。

    在进入敛息状态之后,柳云的感知力会有大幅度的提高,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能接下对方的下一刀。

    柳云清楚地知道刚才的一系列攻击都仅仅只是试探罢了。

    在一团漆黑的世界里,刺客能够从任何一个刁钻的角度进行攻击,冰冷的刀锋不知不觉地刺穿你的心脏。

    毫无胜算。

    柳云几乎就要绝望了。

    突然,空气中回的心跳声失去了原有的节奏,时快时慢,犹如弹奏到一半的钢琴曲被人打断,几乎就要听不见了。

    或许是压迫感的逐步临近,柳云下意识地作出了反应。在黑影近的刹那,翻转着胁差的刀刃,旋转着体。

    噗,温的鲜血喷涌而出。

    锋利的刀刃瞬间撕裂了柳云的左臂,依旧刀势不止,就势就要将他腰斩成两段。

    金属摩擦般的刺耳声音再次响起。

    右手的胁差迎上挥洒着鲜血的刀锋,柳云丝毫不顾左臂传来的那阵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奋力向前一跃,就势沉沉地撞入了黑影怀中。

    不待其反应传过来,重重的一肘击打在黑影的咽喉部位,柳云仿佛听见了关节骨扭动错位的声响。

    接着,右手中的胁差划过一道完美的弧度,毫无阻隔地割破了对方咽喉下的颈动脉。

    当柳云听到旁那股流水般的鲜血喷涌声后,确定了对方已死之后。

    左臂处那阵撕裂的疼痛以及进行高速运动后强烈的反噬感一齐袭来,柳云终于再也忍受不住那不断冲袭大脑的虚弱感,眼前一黑,侧倒下。

    “人类的少年,契约已达成。我不会给予你复仇的力量,我只能赐予你一个得到力量的机会。”这么一段话,毫无预兆地回在这个灰暗的空间里,悠长而飘渺。

    不过昏死过去的柳云也许并没有听到。

    什么都看不清楚,什么也感觉不到,仿佛体正漂浮在无限的虚空中,这就是死后的感觉吗?

    柳云心中一片茫然。

    或许在他觉得与其背负着痛苦苟活下去,死去反而是一种算是解脱吧。

    洛熙没有丝毫紧张。

    他此时的状态正处于一个十分奇妙的状态下,灵魂仿佛脱离了自的**,神游天外。

    他,不,是他的灵魂体就犹如孤魂野鬼一般游在人海茫茫的城市里,就这样在人间游着。

    他回到了柳家。

    这座曾经无比辉煌的建筑经历了鲜血与罪孽的侵蚀,只剩下那向历史倾诉着悲伤与凄凉的残垣断壁。

    他漂浮数百米的高空上,以上帝的视角俯视着这些碌碌忙忙的人,看着这些人腐烂到极点的人生,心里生出一股看一群蝼蚁碌碌无为的感觉。

    卑微的灰尘只会让人觉得碍眼,卑微的人却会让人觉得厌恶。

    柳云迷茫了。

    这就是生活么?这就是人生么?

    属于我的人生呢?属于我的快乐呢?

    把我的幸福还回来!把我的快乐还回来啊!

    愤怒的声音在心里疯狂地嘶吼,柳云脸上的神色愈加地狰狞。

    既然我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那么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将与我一样!

    “我要让整个世界都给我陪葬!!!!”

    犹如来自地狱底层的红莲之火,带着一股冲天的怨气将他笼罩在其中,幽暗而慑人。

    下一刻,不同的两个地方,柳云的和灵魂同时消失,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前方的风景不断地变幻,时间流逝,也许过去了一个小时,也许过去了一千年。

    那微弱的光明,如同在在风中摇曳的烛光,很快又被绝望的黑暗所覆灭。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恐怖之万花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