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渴望复仇的力量

    恶魔的耳语有时像天使的声音。

    ........................................................................................................

    深夜里的柳家家宅,不同往的平静,诡异的气息弥散,甚至连空里残留的血腥味也无比清晰。

    柳家,最近一百年来的新兴家族之一,短短一百年内由一介默默无名的三流世家成长为几乎能够与五大家族并肩的存在,也算得上是一个传奇。

    值得讽刺的是,由于触犯了由阿尔克兰斯家族为首的五大家族的利益,从而受到五大家族默契的联合打击。

    而柳家一心效忠的皇室则是迫于五大家族的威,在双方达成了一大堆协议后,毫不犹豫地出卖了忠心耿耿的柳家。

    牺牲一条失去利用价值的忠犬,能够换来如此巨大的利益,皇室何乐而不为。

    柳家,以叛国罪论处,全族除去柳家家主的独子之外的数百族人全部被秘密处死。

    老弱妇孺,一概不留。

    不得不感叹时间如此渺小。

    曾经一时辉煌的柳家,一夜之间灰飞湮灭,全族上下只仅剩下一人幸存而已。

    刺耳的笑声已经逐渐隐去,恐惧的黑暗愈加地浓烈。

    那足以令人窒息的感觉就好像是死神的双手,正将柳云一点一点拖入那深不见底的绝望深渊。

    这一刻,这个世界仿佛是无声的,空气里弥漫着凄凉而悲伤的味道。

    男人和女人那熟悉的面孔若隐若现,残留的回忆被宛若红莲一般炙的火海焚烧殆尽。

    模糊的视线里,一次又一次地浮现着犹如人间地狱般的场景。

    漆黑的天空中,高高挂起的月亮被鲜血渲染得赤红,闪烁着令人不寒而栗的红光,散发着从地狱深处爬出来的森冰寒。

    那些名贵的壁画、银器上沾染上了猩红的血液还残留着丝丝余温,闪烁着令人不寒而栗的红光,散发着从地狱深处爬出来的森冰寒。

    猩红而滚的血液溅落在惨白的墙壁上,惊悚得让人触目惊心。

    滴答滴答,西式的点钟高挂在墙壁,转动的秒针发出有节奏的响声。

    任谁都无法忍受这无尽的黑暗,那股绝望的窒息感犹如紧锁住咽喉的铁链般收缩,勒紧。

    这世界犹如死一般沉寂,就连口疯狂搏动的心脏跳动声都能清晰的传入耳中。

    “都该死,你们这些人都该去死啊!”稚嫩的声音凄厉地嘶喊着,带着无可抑制的悲伤与愤怒。

    刹那间,惨白的流光在黑暗里跳跃闪动,一双犹如红宝石般妖异的眼瞳闪烁着暗红的光芒。

    那铭刻在黑暗里的深红,一双仿佛洞悉了世间万物的恶魔之瞳。

    “迷途的少年啊,你是否渴望得到力量?”

    犹如来自地狱的恶魔之音,低沉而富有磁

    “复仇的力量!我需要的是足以毁灭一切的力量!”柳云那宛如深海般湛蓝清澈的眼眸里反着令人心悸的冷芒。

    “渴求力量的你,能够付出如何的代价呢?”

    “灵魂,”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为了复仇,即便是将灵魂献祭给恶魔又有何不可,“只要给予我复仇的力量,即使是灵魂我也甘愿付出!”

    “这种交易....不值一谈.”不屑的话语不断回在耳际,沉而缥缈。“你还是放弃这样的妄想吧。”

    “不可能,怎么可能!”俊秀稚嫩的脸庞被仇恨的火焰所扭曲,柳云神色狰狞“就算是灵魂永远堕入深渊,我也要将那些罪孽深重的家伙拉下死亡的地狱!”

    “哈哈哈哈哈哈!”低沉的笑声里意味深长,“很久没有见到这么有意思的人类了。”

    “想要得到一切,就必须失去一切。”恶魔的耳语魅惑人心,将迷途的少年缓缓带入那永远不见天的黑暗中去。

    皎洁清冷的月光里,倒映着醉人的血色,昏黑的夜幕也掩盖不了那袭面而来的恐惧。

    ............................................................................................................

    眩晕,无尽的眩晕,仿佛把整个世界都颠覆的眩晕。

    冰凉的触觉传导到指尖,这是哪里?

    柳云瞬间就从大脑的空白状态反应过来,他缓缓向着角落里后退,将小巧的影藏匿在一片影,他仔细打量着周围的况。

    广阔无垠的大地,周围是一望无际的黑暗。

    没有阳光,没有风,没有天空,就只有快要腐烂的大地。

    就连空气都仿佛散发着腐烂的丑恶气息。

    一片被幽暗光芒所包围的空地上,一百多个人零零落落地躺倒在冰冷的地面。

    躺倒在地面上的人陆续醒来,这些人中,两鬓苍白的老人,穿学校制服的学生,把头发染的花花绿绿的街头**,珠光宝气、衣着光鲜的白领女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流浪汉,一迷彩服装的军人,各种各样的人聚在一起。

    面对未知的恐怖,人类总是会感到畏惧。

    再也忍受不了那堕落且**的丑恶气息,为数不多的几个女人不顾形象,一脸惊恐地大叫起来。

    “天哪,这一定是地狱,救命啊!!”刺耳的尖叫沸腾了沉寂了许久的人群。

    心怀恐惧与不安的人开始躁动,甚至有人不顾劝告死命地冲出了黑光的笼罩范围。

    噗,仿佛是滴落在火堆里的一颗微不足道的水滴。

    “啊!!”那人的体刚接触到幽暗的黑光的瞬间,他还来不及反应,一股恐怖的能量就瞬间将他的体完全汽化为空气中的微粒。

    就连衣物的碎片都没有一丁点残留下来。

    恐慌的人群如同滚烫的开水,一下子沸腾起来。

    呕,许多人哇的一声呕吐起来,那些原本一脸兴奋的混混也跪坐在地上,胃部的酸水不断翻腾。

    就连那几名神色凝重、面无表的军人嘴角也是不由自主地抽搐着。

    而藏匿在影里的柳云也目睹了这一幕,他忍着强烈的呕吐**,将转逃离的想法掐死腹中,继续将注意力转到目前的况上来。

    毕竟活生生的生命一瞬间就消失在眼前,无论是谁都难以接受。

    “欢迎来到恶魔的游乐园,各位。”缥缈而悠长的冰冷声音在这些人脑海里响起,这声音仿佛拥有令人信服的魔力,这使恐惧不安的人群渐渐安静下来。

    这些人的目光有冷静的,不安的,恐惧的,或是呆滞无神的。

    “这是一个有趣的游戏,这是属于恶魔的游戏。”冰冷的声音再次传来,“通关游戏的人将会得到恶魔的赏赐,无论是金钱,美女,权利,还是力量。”

    “究竟是怎样的游戏?”那冰冷的声音还没有说完,就立即有人迫不及待地询问道,目光炙

    仅仅是一点惑也受不住么?

    眼里只剩下了**,就将心里的恐惧抛到脑后吗?

    可惜,代价......

    柳云在心底冷笑,面带嘲讽。

    “这里是无穷无尽,令人窒息的恐怖。

    这里是恶魔的家园。

    这里是道德伦理,被破坏怡尽之地。

    这是一场游戏,危机与机遇并存。

    如果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赢得这场死亡的游戏。

    最后的赢家将会得到,恶魔的赏赐。”

    一段话突兀地出现在这些人的脑海里。

    “如果,游戏失败的话会怎样?”一个看起来颇有些斯文

    “被游戏所淘汰的人,死后的灵魂也将永远被囚在地狱最底层。”森寒冷冽,饱含杀气的语言令这些人恐惧得全颤抖。

    “哈哈哈哈......”恶魔的笑声沉而刺耳,就像是锋利的刀刃在生了锈的铁器上不断摩擦、切割着。

    耳边风声呼啸,气流涌动,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将所有人锢在原地,无论如何挣扎都是徒劳罢了。

    这些人被吓得脸色苍白、冷汗淋漓,偶尔有阵阵恶臭从人群里散发开来。

    都是些锦衣玉帛、细皮嫩的公子少爷们,在死亡与绝望的侵蚀下,终于显露出了掩埋在光鲜外表下的丑恶。

    空间逐渐破裂,周围的一切都在消失。

    数息之后,时间,地点,场景,人物都在迅速变化。

    大多数人只能感觉到眼前一阵阵模糊。

    所有人都无法解释这种奇异的现象,也只能将其归于恶魔的强大与神秘。

    灰黑昏暗的天空,干枯横裂的大地,稀稀疏疏的几棵快要枯死的树木,咯吱咯吱的恐怖响声清晰无比。

    一种寒意在柳云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始终徘徊在心头。

    他迅速转过旁看去。

    没有人!

    那些人呢?

    无法抑制的恐惧由心底蔓延开,他的心脏不由自主地飞速跳动着。

    那么多人都死了,开玩笑的吧?

    目光不断搜寻着四周,他试图寻找着那些人的踪影。

    难以置信,什么也没有!

    呼啸的风更大了,卷起的烟沙令远方的景色变得朦胧起来。

    疑梦似真的感觉越加浓厚,强烈的不安令柳云全上下都变的紧绷起来。

    他丝毫不敢轻举妄动,小心翼翼地捕捉着一切不寻常的疑点,冷静下来的柳云格外谨慎。

    结果是令人失望的。

    事实进一步证明了他心中的猜想。

    这个地方,只有他一个人!!!

    他猛地转,在微弱的光照下睁大了眼睛,呼吸急促,后背冷汗淋漓。

    “都死了,这些蝼蚁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

    他听到了!

    尖锐,刺耳,冰冷,森然,流露出无边无尽恐惧的声音!

    “FirstGame!”

    这是来自地狱的声音!

    “Start!”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恐怖之万花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