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阎王索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方为白 书名:叫魂歌
    阎王右手虚空一抓,那块巨大的黄花梨便变成了原来的大小,被他握在手中。他伸手一指九灵圣祖,道:“天然公主,这只猫现在不但会偷鱼,还学会偷人家的宝贝了。三界都知道冥府**中,我最宠‘悦妃’。可是去年我心的悦妃染重病,离我而去。我终感伤,心中仍对悦妃苦苦思念。悦妃念我对她的深,投胎转世,重返人道之时,苦修‘十善’十余月,终于得成正果,化为了两片‘景泰蓝万寿开心锁’,这开心锁融天道、佛道和人道于一,法力无边。无论有多大的烦恼,只要将开心锁放于心中,便会‘千愁万苦立时消’。另外只要将开心锁藏于心房之内,用心房之血修炼九个月,开心锁便会与那人融为一体,奉那人为主人。只要主人有难,它便会而出,为主人消灾。我已用心血修炼开心锁一月有余,可三之前我喝醉了,醒来之后,开心锁便不见了。我找了几,都没有找到。今突然感到开心锁受到重创,似乎在呼唤我。我赶忙寻来,没想到竟找到了九灵圣祖这里。它九灵圣祖也是三界内德高望重之流,没想到竟然干起了了偷盗的勾当,真令人不耻。”

    九灵圣祖在雅儿的百会旁大骂阎王:“我都不知道你有那么个玩应,我他妈只喜欢偷,其它的东西都不喜欢,我就是偷,也不会去你那个鬼地方去偷。”

    但它的元神没有归体,**依然保持着痴呆发傻的模样,阎王认为它的态度很无礼,心中气愤,大吼道:“臭猫,你倒是说句话啊?你难道不屑与老夫说话吗?你若不愿说话,就快些把我的开心锁交出来,那可是我妃的灵魂化成的。”

    九灵圣祖的**仍是一言不发,阎王更加愤怒,吼道:“臭猫,你是不是想独吞我的宝物?”他见九灵圣祖连个都不放,终于怒不可遏,上前一步,伸手就去掐九灵圣祖的脖子。

    阎王那伸过去的手快如闪电,其实他早已看出九灵圣祖元神出窍,还未归位。假意愤怒,忍不住出手,其实是想取九灵圣祖的命。

    九灵圣祖虽然有九条命,可以死九次,但元神出窍时,它的体若化成齑粉,无论它有多少条命都不能复生,只能坠入地狱。

    阎王当然知道这是将九灵圣祖锁到地狱的最好时机,他绝不会错过。

    雅儿见阎王出手,大惊失色,连忙抱着九灵圣祖向后退。

    可是她退得再快,哪有阎王的手来得快。刹那间,阎王的手已碰到了九灵圣祖的胡子。雅儿惊叫起来:“天姐姐,快救我们!”

    九灵圣祖与天然的父亲天外天是故交,时常来往,雅儿本是天外天的干女儿,有一次九灵圣祖去找天外天喝酒,看到了俏美的雅儿,死缠烂磨把雅儿带到了它的望仙山。雅儿与天然的感非常要好,同亲生姐妹。天然见雅儿呼救,连忙上前。

    天然冰雪聪明,其实早已看出阎王不怀好意,对他也有防备。只见她将鹅绒折扇轻轻向上一挑,迎向阎王的手腕,口中说道:“阎王叔叔,把事说清楚再动手也不迟。”

    阎王根本没有收手的意思,伸出的手臂增至十成力道,一心要取九灵圣祖命。后天命若怪罪,他也已想好说辞,只说气头之上,一时失手罢了,料天命也不会大加怪罪。

    天然也有些托大,绝没想到,阎王会不给她面子,竟将她的鹅绒折扇用手腕磕了下去。

    天然只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道从鹅绒折扇上传到手掌,手掌被震得剧痛难忍,折扇险些脱手。她再出手相救九灵圣祖已经来不及了,不面色大变,心头燃起了怒火,声喝道:“阎王,快些住手!”

    阎王也听出了天然言语中的怒气,但他毫不在乎,伸出去的手并没有停,一切都等杀了九灵圣祖再说。

    雅儿和天然的脸色同时变得惨白,雅儿的手臂环在九灵圣祖的脖颈上,天然的鹅绒折扇也再次打开,一片片鹅绒从折扇上如利剑般起,直取阎王的手腕。

    九灵圣祖的元神在雅儿的百会旁急得头顶都冒出了白气,它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生死关头,从来也没有像此时一样感觉到坠入地狱的恐惧。

    可是雅儿和天然都已无法阻止阎王索命的右手,或许是天注定,九灵圣祖将坠入地狱。

    阎王狰狞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早就想取九灵圣祖的命,今终于如愿以偿,他激动的心是无法描述的。

    阎王的手指在雅儿的手臂上轻轻一弹,雅儿的手一阵酥麻,从九灵圣祖的脖颈上反弹了回去,阎王的手指急抓九灵圣祖的咽喉。

    一声惨呼,令雅儿和天然的脸色再次大变。

    那声惨呼并不是九灵圣祖发出的,而是阎王发出的。

    在生死一线的关键时刻,九灵圣祖终于元神归体,见阎王的大手抓来,它也无法躲闪,急中生智,将头一低,咬住了阎王的手指头。

    阎王也没想到九灵圣祖的元神会突然归体,更没想到九灵圣祖会咬他的手指头。九灵圣祖狠狠地咬着阎王的手指头,就是不肯松口。

    阎王连声惨叫,口中大骂:“快放开我!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他还没等谈判结束,另一只手就向九灵圣祖的天灵盖拍了过来。

    九灵圣祖可不想用自己的脑袋换阎王几根手指头,将口一松,退看一步,躲开了阎王的一拍。

    只听九灵圣祖骂道:“老阎,我你大爷,**竟敢暗算我。你吃狗屎昏了头了?”

    阎王的中指和食指被九灵圣祖咬得鲜血淋漓,似已见骨。他怒视着九灵圣祖,恨不得一拳将它的门牙全部打掉。

    九灵圣祖也与阎王怒目相对,高声叫道:“我他妈偷你什么了?你竟然对我下此毒手,你是想要九爷的命吗?让九爷去地狱给你端洗脚水?”

    阎王错失良机,没能杀了九灵圣祖,黧黑的脸仿佛都气白了,他拳头攥得格格作响,恨不得用双眼瞪死九灵圣祖。

    九灵圣祖和阎王就那般僵持着,火药味越来越浓,犹如拉满之弓,随时都可能将箭出。

重要声明:小说《叫魂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