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不可貌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方为白 书名:叫魂歌
    孤独她们脚下的水似乎也受到了惊吓,变得漾,浑浊。雄狮吼叫,猛虎呼啸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一股血腥之气弥漫在桑林之中,桑树不安地抖动起来,对还未现的雄狮和猛虎显然也非常畏惧。

    孤独忙拔下秀发上的玉步摇,抬起手臂向空中一指,一道手指粗细的光芒从玉步摇的顶端向空中,那道光芒在空中变化成一棵高三丈的火红梧桐树,分外耀眼。

    庄子曾跟惠子所说:“凤凰非梧桐不栖。”孤独用步摇在空中化出一棵高大的梧桐树,自然是为了招凤凰回来。

    凤凰虽然追击巨鹰远去,但梧桐树出现后,它便受到了感应。回头一看,就看到了天空中的梧桐树。

    “锵锵!”它鸣叫一声,反折了回来。

    那巨鹰本是想将凤凰引走,让它的同伙杀掉孤独她们。可它却没想到凤凰突然返回,一声鹰啼,它急忙转追击。

    但凤凰飞得极快,巨鹰无论如何快速飞行,都无法追上。

    眼见凤凰距那棵梧桐越来越近,巨鹰突然将它的双爪向外一踢,它那两只鹰爪便脱离了体,疾飞出去。

    那两只鹰爪在半空中迅速变大,转眼间就追上了凤凰,像两只大手一样将凤凰紧紧抱住。凤凰奋力挣扎,却摆脱不了鹰爪的束缚。

    凤凰被巨鹰牵制,孤独这边便更加危险。可是桑林中的狮吼和虎啸却突然消失,桑树也停止了颤动。

    孤独大感疑惑,却更加提防。她想雄狮和猛虎一定在距她不远的地方等待时机,只要她稍有漏洞,就会被它们杀掉。

    她也不知雄狮和猛虎所在何方,手中握着玉步摇,体慢慢地旋转着,似乎想引它们出来。

    她转了半圈以后,突然感到后背凉风袭来,她猛然回,却发现她前面跑来一只成年梅花鹿。

    那只梅花鹿的上布满梅花斑点,鹿角也是梅花的颜色,看着非常漂亮。它看着孤独,眼中并没有敌意,还温顺地向孤独叫了一声。

    孤独倍感亲切,忍不住想上去摸一摸它光洁的皮毛。

    就在这分神之际,桑林中突然窜出一只雄狮和一只猛虎。

    那雄狮和猛虎比正常的狮子和老虎要大上五倍,就如两座小山,从左右两面向孤独冲了过来。

    孤独“啊”地惊叫一声,向后退去。将玉步摇向空中一抛,玉步摇迅速变大,暴涨至一丈多高,散发出火红的光芒。火红的光芒犹如一团火焰,刺得那两只庞大的猛兽紧闭双目,怒声吼叫,却不敢上前。

    火红的光芒闪过之后,孤独竟消失不见了。

    那两只猛兽也倍感诧异,傻不愣登地看着玉步摇,连吼叫都忘记了。

    就在这时,空中那枚巨大的玉步摇突然从天而降,插在地上,激起一道巨大的水花,溅在雄狮和猛虎的脸上。雄狮和猛虎又被吓了一跳,纷纷倒退一步,抬起前爪擦脸。

    玉步摇插在地上以后,其上所坠的七串玉珠由于震动,剧烈地摇晃起来。

    那玉珠一经摇晃,便有一条条细细的光柱从玉珠之上闪过,凝聚到最后一颗玉珠之上,那颗玉珠迅速变得火红,突然着起火来,那团火便如利箭一般向对面的雄狮和猛虎。

    雄狮和猛虎对那团樱桃大小火焰并不惧怕,伸出前爪,便拍了过去。

    就在它们前爪派到火团的那一刹那,突然“嘭”地一下,那小小的火团竟燃烧成一团烈焰,将雄狮和猛虎都包围在其中。

    这可吓坏了雄狮和猛虎,“嗷”地惨呼一声,带着火焰,向后便跑。它们并不是跑得漫无目的,而是冲向了不远处的梅花鹿。

    梅花鹿看着那两只巨兽跑来,眼中并没有惊恐,也没有转逃跑的意思,而是迎了上去,张嘴一吸,雄狮和猛虎上的火团便被它吸入了口中,它上的梅花斑点也变得火红。

    梅花鹿吸完了两只猛兽上的烈焰,便颠颠地跑到了玉步摇面前。

    它温顺地看了一眼玉步摇,突然一张口,它的口中便喷出一团烈焰来,直向玉步摇烧去。

    玉步摇大惊,才知道,那雄狮猛虎只不过是小喽啰,真正厉害的是面前的梅花鹿。

    看来动物也不可貌相,也并非就是弱强食。

    它连忙拔地而起,向口中飞去,避过了那团火焰。玉步摇上的珠玉又剧烈地摇晃起来,化成小火团,向梅花鹿。

    但梅花鹿并不惧怕玉步摇所发出的火焰,一张口,无论多大的火焰都被它吞掉,周的梅花斑点变得火红以后,它又将烈焰喷出来,对付玉步摇。

    玉步摇被自己所喷出的烈火反噬,不大惊失色,连忙躲避。也没有再化出火团,只怕又被梅花鹿所用。

    梅花鹿挡住了玉步摇,雄狮和猛虎便向正在疗伤的妩媚和哭号的婴奴冲了过去。

    玉步摇看到以后,不颤抖了一下,闪过一道光芒。只见孤独正站在步摇之中,满面惊急地看着妩媚和婴奴。

    可她正躲闪梅花鹿喷来的火焰,无法冲过去救她们。

    妩媚正在疗伤,若突然中断,经脉再次受损,说不定会有命之忧。

    而飞去的凤凰还没有回来,孤独的法宝也都用尽,看来孤独和婴奴此番难逃大劫了。

    雄狮冲向了那朵为孤独疗伤的牡丹花,猛虎走向了坐在地上嚎哭的婴奴。它们虽然被烧得灰头土脸,甚是滑稽,但却因被烧愤怒,而更加凶猛。

    雄狮见那朵牡丹花怪异,不敢贸然上前,便对着它大吼一声。

    它那一吼,宛如惊雷,周围的桑树尽数被震断,水花飞溅,牡丹花也剧烈地震着,花内的妩媚满面痛苦,忙将经脉封住,饶是如此,还是晚了一步,一口鲜血喷将而出,吐在牡丹花花蕊上,牡丹花突然消失,妩媚面色惨白,踉跄地站在地面上,注视着雄狮。

    雄狮对眼前这个千百媚的美人并不感兴趣,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之意,对着妩媚又怒吼一声。

    妩媚经脉受损,雄狮这一声撼动天地的怒吼,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抵挡,被震得飞了出去,如断线的风筝,不知飞向了何方。

    只是五丈以外的桑树上突然生出一朵牡丹花来,雄狮却没有看到。

    婴奴见妩媚被震飞了,哭得破了音。那猛虎听他哭得厉害,竟退了一步,不住地摇晃着它的大脑袋。

    雄狮不知猛虎为什么不一口将婴奴吃了,反而还向后退去。它不管那些,张开比婴奴大上数倍的巨口,向婴奴冲了过来。

    可它冲上去以后,又退了回来,才知道为什么猛虎没有吃它。

重要声明:小说《叫魂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