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惧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方为白 书名:叫魂歌
    龙御天的心快速地跳动起来,全立时寒冷如冰。他手做吹弹之姿,招出巴乌,口中大叫道:“巴乌,巴乌……”

    可是“招吾、招吾”四个字还没有说出,蛇尾就扫了过来,一下抽在他的嘴上,他的嘴登时肿了起来,流出鲜血。

    龙御天捂着嘴,没有逃跑,他知道自己跑不了。他只不过是面前这条大蛇的美餐,只能等着被大蛇享用。

    大蛇似乎也知道龙御天跑不了,吐着信子,围着他转起来,似乎在选择吃法。究竟是活吞,还是吸血,它还没想好。

    而龙御天已快承受不住,恐惧已随着蛇旋转起来,他也随着蛇旋转起来。转着转着,他突然疾呼:“巴乌,巴乌,招……”

    念到这里,大蛇的蛇尾又扫了过来,狠狠地抽在他的嘴上。这一下,大蛇用力甚猛,竟将他抽得旋转起来,最后撞在一棵桑树上。大蛇迅速缠了过来,宛如一条绳索,将他绑在了桑树之上,蛇头扬在他的面前,吐着鲜红的蛇信,像在嘲笑。

    龙御天浑剧烈地颤抖起来,闭上眼睛,不敢看大蛇狰狞的脸。

    但大蛇并没有因他的恐惧而对他有丝毫的怜悯,蛇头向前一递,蛇信在他左眼上了一下。

    他顿时感觉左眼又麻又痒,随后钻心般地疼痛,他“啊”地一声惨叫起来。

    原来他左眼的眼珠被大蛇的蛇信了出来,左眼变成了一个血洞,鲜血从血洞中激而出,大蛇张大嘴接着鲜血,痛饮起来。

    喝了几口,大蛇的蛇从龙御天的膝盖下开始勒紧,只听他骨骼咔咔作响,腿骨被大蛇勒断。他痛入骨髓,牙齿咬得嘎嘎作响。

    大蛇的蛇一路向上勒紧,龙御天骨骼碎裂的声音犹如点燃的爆竹。最后,上臂也被勒断,连拿巴乌的力气都没有,他一向视如命的巴乌也掉在地上。

    他周的血液都被大蛇勒得向头上涌来,只见他另外一只眼中、口中、鼻孔和耳朵里都流出血来,左眼那个血洞之内喷出来的鲜血就如喷泉一般,大蛇却饮得高兴。

    龙御天已经疼得汗透重衣,汗水从脚下流出来,融入了水中。而且每惨呼一声,都会喷出鲜血来。片刻之后,他血流太多,意识已经不清醒,突然疯狂地怒吼一声,血喷三尺,张嘴向蛇颈要去。

    他那一口,真是比野兽还要疯狂。大蛇吃痛,脖子迅速扬起,龙御天却死咬着不放,竟咬下一块来。

    大蛇哪里受过这等委屈,竟被一个人咬掉了一块,这对它来说简直就是耻辱。它也愤怒了,啪地一声,蛇头就像铁锤一样向龙御天的头颅砸了过来。

    龙御天的头被砸成了一个烂西瓜,鲜血和脑浆四处飞溅。

    大蛇伤口仍在疼痛,把龙御天的脑袋砸碎还不解气,巨口一张,又咬在他的脖颈之上,痛快地吸起血来。不一会就将他的血吸干了,这才撤去蛇,爬向青龙山深处。

    龙御天皮肤干瘪,好像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子,靠着树瘫在地上。

    龙御天又死了一次,果然又是非常惨烈。他不想再死,这种折磨他已不堪承受。当他恢复成原来的模样,醒来以后,顾不得疲乏,口中忙念道:“巴乌,巴乌,招吾,招吾。”

    他被招入地上的巴乌之中,巴乌随即消失。

    进入巴乌以后,龙御天直接进入了荷花蕾,坐在地上,双眼如死鱼般盯着水,一动不动。

    水上莲心的灵魂没想到龙御天这么快就“死”了回来,心中还为他高兴:“御天,你这么快就死了六次?”

    龙御天像个傻子似地回到:“没有,我只死了两次,我不想再死了。死实在太恐怖,我不再去死了。”

    莲心没想到是这个结果,心中不悦。过了半晌,她道:“御天,你出去吧,只要再死四次,你就会知道你想知道的了。你是一个男人,不能半途而废。”

    龙御天闭上眼睛,躺在地上,道:“莲心,你别说了。我已经决定了,我绝不会再出去送死了。我现在很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听娜朵她父亲的话,去寻找《叫魂歌》的遗篇。我自以为很厉害,其实不堪一击。我要去寻找叫魂歌的遗篇,将叫魂歌全部学会,再出来闯。”

    莲心突然“哼”了一声,冷冷地道:“半途而废,根本就不是一个男人。白衣女子已经给你指了明路,只要死上六次,就有结果。人这一生,谁不会经受挫折?这点痛苦算什么?你空有一副好皮囊,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龙御天满不在乎地道:“随便你怎么说,我就是不出去!”

    莲心见自己没有激怒龙御天,更加恼火,大骂起来:“真是个废物,我若能离开,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

    龙御天凄然一笑,没有再说话。他并不是不在乎莲心的话,一个男人大概最在乎女人的评价。可是他的意志不坚定,只能任别人侮辱。

    云端,蒙面的白衣女子冷冷地道:“如此庸才,没有毅力,怎能成就大事?父亲,看来您看错他了!”

    白衣女子旁边一个须发皆白,穿一与蓝天之色相同长衫,似有万岁高龄的仙人捋了捋前两尺长髯,缓缓地笑道:“我看并非如此!他这样,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看来,我们要令他臣服,还需费一番周折。”

    一个多时辰以后,青龙山前面的桑林外,驶来一辆气派不凡,车舆宽大,锦帐华盖的大马车,但拉车的却不是马,而是八匹体型庞大的西域藏獒。车辕左右驾车的两个人非常古怪,一个耳大如驴,一个嘴大如马。

    他们就是大狸猫九灵圣祖的奴仆,天聋和地哑。

    只见他们跳下车辕,走到车厢后面,均伸出双臂,做环抱姿势。

    九灵圣祖当先走车厢,跳入地哑的怀抱。俏美的雅儿随后出来,天聋伸过手臂来抱她。雅儿摆了摆手,呵呵笑着打起手语来:“不用你抱我,我又不是那只色猫。”

    九灵圣祖则对天聋大骂起来:“你个登徒子,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不用你来抱雅儿,你听不见吗?”

    雅儿撅着嘴打了九灵圣一个嘴巴,骂道:“你个笨猫,他是聋子,他怎么能听得见?”

    九灵圣祖被雅儿欺负惯了,也不敢生气,龇牙一笑,道:“我忘了!——你们两个前面带路,进青龙山!”

    他们走进桑林以后,四周也登时变得漆黑,回头一看,却已看不到林外灰蒙蒙的天色。这时,他们周围的树上纷纷冒出一道白光,白光内闪着血红色的字迹:“速速离开,只昏七。再入一步,永葬鬼林。”周围风骤起,各种哀嚎之声震人耳膜,慑人心魂。

    九灵圣祖冷哼一声,叫道:“都他妈别叫了,阳怪气的,敢吓唬你老祖宗?都不想活了?——桑树妖,龙御天在哪儿?”

    大狸猫九灵圣祖说完,风骤停,周围立时安静下来。不一会,眼前的一棵桑树说起话来:“圣祖,刚才我们是在欢呼圣祖到来,若吓到圣祖,请您见谅!——龙御天在隐的巴乌之中,请圣祖一直向前走,前面一棵桑树上有提示。”

    九灵圣祖“哦”了一声,和天聋地哑一起向前走。

    走了十来丈,九灵圣祖突然叫道:“我的天啊!快放了那两个美人!”

重要声明:小说《叫魂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