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再死六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方为白 书名:叫魂歌
    白衣女子道:“不是我救了你,是我父亲救了你。”

    龙御天问:“你父亲是谁?”

    白衣女子道:“这件事以后再告诉你。我现在只告诉你一件事,快离开巴乌,继续闯青龙山。你是不死之,不必怕死。两个时辰之内你要再死六次,就像刚才,其实你已被湖水淹死,但你是不死之,又活了过来。

    你一定要再死六次。不可多,不可少。两个时辰以后,会有一只大狸猫来青龙山带你出去,你让它带你去见一个人,那个人的名字你一定要记好,他叫天外天。如果大狸猫不同意,你就以死相,它便会答应你的请求。——我跟你所说的话千万不要跟外人讲,否则你将失去不死之,葬这青龙山内。切记,切记。——你去吧!”

    说完最后三个字,白衣女子突然消失了。

    白衣女子非常神秘,龙御天不知道她究竟是谁,但却相信了她的话。于是,他把莲心的魂魄放入荷花蕾之中,又离开了巴乌。

    莲心知道龙御天怕青龙山内的危险伤害到她,也不勉强龙御天继续带着她。只在龙御天临走前嘱咐了几句:“一定要听那个女子,再死六次。你再死六次以后,一定会知道很多你想知道的事。”

    龙御天点头记下,便让巴乌放他出去,再次来到青龙山。他仍置于桑林之中,桑林中不再黑暗,和正常的天色一样。只是太过安静,静得就像有一只猛兽正在他后静静地盯着他,伺机而动。

    龙御天看了看脚下的水流,正从他的脚下向南流出,只要他逆流而上,就会走进青龙山。他想距青龙山越近,危险也该越多,再死六次不成问题。

    这世上有找人的,找钱的,像龙御天这种找死的恐怕还是第一个。

    可龙御天众里寻他千百度,却不知死在何处。

    他心想,看来人生不如意十之**,想死的时候,却死不了,这简直比死了还头疼。最后实在没办法,他从地上捡了一块带尖的石头,狠命地往自己太阳上砸去。可是石头就快砸到太阳上时,又停了下来。自己对自己,总下不去手。他把石头扔掉,继续向前走。

    没走几步,他突然发现前面的水中正有一条鱼向他游了过来。

    那条鱼一尺多长,浑青黑,看不出什么特别。龙御天便也没有在意,便从它旁边走了过去。突然,边一阵风袭来。

    龙御天虽一心求死,但遇到危险,还是下意识地闪到一边。可是那道风来得奇快,他竟未能躲开,只感道右手一阵剧痛。

    低头一看,刚才水中所见的那只青鱼满嘴长满了锋利的剑齿,已将他的右手咬掉,吞了下去。而且正沿着他的右臂咬上来,转眼间,就咬掉了他半条胳膊。那青鱼每吃下一口骨头和,仿佛就长大许多。如此下去,过不了多久,他整个人恐怕都要被那恶鱼吞下。

    龙御天疼得冷汗如雨,忍不住嚎叫一声,左掌凝聚真气,就向那恶鱼拍了下去。

    只听嘭的一声,龙御天手掌一阵剧痛,那条恶鱼却丝毫没受损伤,鼓鼓的鱼眼向上一翻,体一飘,就向龙御天的左手咬去。

    龙御天连忙将手缩回,可是那恶鱼在半空中比在水中还要灵活,一口就咬住了龙御天的左手,将他的手掌吞了下去。

    龙御天疼得嗷嗷大叫,看着自己被一条鱼活活吞掉,那种恐惧是常人所无法理解的。他似乎已经吓疯了,在桑林中疯狂地奔跑着。恶鱼吞吃着自己的左臂,他却无法抵挡。

    他手臂上的疼痛深入骨髓,跑了几步,再跑不动,他见自己的左臂也已被恶鱼吞了半条,他疯狂地挥动着胳膊,把恶鱼往桑树的树干上猛撞。可是恶鱼并不在乎,随着它的体型越来越大,吞吃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转眼间已将他的左臂全部吃掉。

    龙御天的叫声就像地狱中的恶鬼,在这白中也惊人心肺。他口中不断地嘶叫着,却减不掉一丝疼痛,他猛地侧倒在地上,将恶鱼压在地下,他的鲜血融入水流之中,仿佛正在流逝着生命。

    恶鱼并不在乎龙御天那一摔,突地腾空而起,然后箭一般冲下,张着剑齿巨口,向龙御天的头颅咬来。

    龙御天在地上迅速翻滚,躲避恶鱼。恶鱼再次落到水中,去要龙御天。龙御天没滚几下,恶鱼的巨口就将他的头顶咬住。咔嚓一声,将他的头顶咬掉,在口中咀嚼。

    鲜血和脑浆沿流入水中,剩下半个脑袋的龙御天此时看起来就是一个恶鬼。他像野兽一样嚎叫着,剩下的半截右臂疯狂地挥舞着,想把恶鱼打掉。

    但那只是徒劳,恶鱼已将他的头顶吞下,又是咔嚓一口,恶鱼咬掉了他整个头颅,在口中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

    龙御天不能再嘶吼,残缺的体却还在漫无目的地翻滚着。但那条恶鱼就像是附骨之疽,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滚了几下,龙御天撞在一棵桑树上,体再不能动。

    恶鱼一口一口地吞吃着他的尸体,最后将他全部吃掉,连一块骨头都没剩,只有一些鲜血随着水流飘走。

    恶鱼吃完了龙御天,长得比龙御天还大,着大肚子,逆流而上,向青龙山方向游去。

    游了四五丈远,恶鱼仿佛受到了什么重创,突然摆起尾巴腾空而起,又重重地摔在地上,就像鱼儿离开水一般,疯狂地拍着尾巴,击得水花飞溅而起,最后鱼尾都拍出血来,骨鲠断裂,不能再动,便张着口,大喘粗气,仿佛就要死去一般。

    过了片刻,恶鱼的鱼眼突然瞪大,眼眶迸裂,流出鲜血。它突然张开大口,从口中吐出一个比他躯小些的东西。

    恶鱼吐出那东西以后,便又缩小如初,惊恐地游走了。

    恶鱼走了以后,从它口中吐出的那个东西翻过来,一看,竟然是龙御天。

    没想到他被恶鱼吞掉的体竟又合到一起,丝毫没受损伤。

    龙御天周都是粘糊糊的恶鱼胃液,流水只有一脚之深,并不能深入水中清洗,他便撩起水来,将周胃液洗去,但那股腥臭味在上挥之不去,令人作呕。

    龙御天洗净了胃液,站在水中,一动不动,他已被刚才的惨死吓到,脸色惨白,体似乎还有些发抖。

    刚才他死得实在太痛苦,太恐怖,若如此死下去,那简直就如在地狱中被恶鬼折磨一般。只死这一次他便不想再死,剩下五次,是不是死得比刚才还要惨烈。想到这里,他不打了个寒战。

    不过他若明白屈原“虽九死其犹未悔”,也许就不再那么恐惧。

    可是此时他边没有别人,没人给他鼓励和支持。他越发恐惧起来,实在不想再死。可是,前面不远处已经游过来一条长两丈,碗口粗细的青蛇,正瞪着两只血红的眼睛看着他。

重要声明:小说《叫魂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