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钟鼎文“青龙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方为白 书名:叫魂歌
    妖媚女子正在犹豫是否立刻结束龙御天命的时候,妖她突然感到周一麻,发觉自己的天突和云门两处大已被龙御天点住。

    龙御天从妖媚女子的体上弹起来,手指一勾,将上的被子盖到了她勾魂的体上。

    龙御天站在地上,冷冷地看着妖媚女子。

    妖媚女子脸上俱是惊异之色,还有几分气愤。她自认美艳无双,天下绝没有一个男子会不被她所迷。

    而龙御天不但没有被他迷住,竟然还清醒地制住了她。她气愤地道:“你这么羞辱我,还不如杀了我。你快杀了我吧。”

    龙御天道:“我不想杀你,只想让你放我出去。”

    妖媚女子道:“我不会放你走的。既然活着不能和你在一起,就和你一起死在这里。”

    龙御天道:“好,那我只能杀了你。等那个婴儿来为你收尸,我再从他眼中离开。”

    妖娆却并不怕龙御天的威胁,幽远地笑道:“你杀不了我,姐姐最疼我,她不会让你杀我的。”

    这句话说得没头没尾,似乎大有深意。龙御天怔了一下之后,手腕一转,将巴乌向妖媚女子的咽喉打了过去。

    就在这时,忽听一人道:“龙公子,切莫动手!”

    那声音温柔,清冷,高贵,仿佛来自天外。

    龙御天虽然第一次听到,但却感到那么熟悉。他心中有些紧张,有些激动,想立刻回头去看那语声是不是他所猜想的那人所发出的,但又有些不敢,怕太过鲁莽,唐突了佳人。

    他僵在了那里,打出的巴乌也停住了。

    一阵清新的菊花香气飘来,就像一杯清凉的茶,沁人心脾。一个黄色的影盈盈来到了龙御天面前,柔声道:“龙公子,妩媚是我妹妹,是我让她把你带到这里来的,请你不要伤她。”

    说话的佳人,就是龙御天刚才希望见到的那个人,也就是月中那个黄衣仙子。她竟然能从月亮中来到人间,当真令人匪夷所思。而龙御天却没有想这些,他的全部心思都在欣赏眼前这个仙子。

    清丽颖慧,端庄温柔,雅静婉约,清纯可人,高贵典雅,大方知礼,绰约多姿等所有美好的词语用在她上都不足以表现她绝艳容颜之下更令人不可攀越的出世的气质。

    她简直毫无瑕疵,完美无缺,就像女娲穷尽全部心血、才智和时间造出来的天下第一美人。世间无论男女老少,花虫鸟兽见她一眼,无不被她迷醉。

    就连被龙御天制住的妩媚,看她的眼神,仿佛也充满了意。

    龙御天不自地微笑起来:“是你!”

    美人柔柔一笑:“是我。”

    龙御天又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你是谁?”

    美人道:“我是孤独。”

    龙御天又问:“你叫孤独?”

    美人点点头。

    龙御天又问:“你来自哪里?”

    孤独答非所问:“我来跟你讲一个故事。”

    龙御天微微一笑:“讲什么故事?”

    孤独道:“讲一个梅花的故事。”

    龙御天面色微变,又问:“梅花有什么故事?”

    独孤道:“梅花仙子江采萍的故事。”

    龙御天的神变化极大,他微微低头,将其遮掩。

    孤独接着道:“江采萍是唐明皇的梅妃,安史之乱时死于乱军刀下。安史之乱平息以后,唐明皇自蜀回归长安,在御花园的一棵梅树下发现了梅妃的尸体。因梅妃酷梅花,唐明皇便将其藏入长安最大的皇家梅林‘金钱绿萼园’之中。”

    龙御天似乎预感到了独孤要说什么,他全神经绷紧,手中巴乌紧握,似乎随时都准备与眼前这个绝美女子一场激战。

    孤独看到了龙御天的变化,却并不在意,继续讲到:“六月初一那夜子时刚过,忽然有一个穿黑色锦袍的人来到了梅妃的坟前。他向梅妃墓拜了四拜,然后从腰中抽出一把漆黑发亮的巴乌,吹奏起来。

    对着一座坟墓吹起曲子来,正常人绝不会做这种事,除非他是招魂的巫师。

    只听那首曲子徐徐而起,优美抒,就像一弯清溪从旁流过。随后又变得轻柔,亲切,安宁,温存,仿佛要把人带入梦乡。

    常人只能听出那曲子甚是优美,只有巫师和祭司才知道那曲子大非寻常。

    曲子渐渐低沉,最终无声。就在无声的那一刻,梅妃的坟头上突然冒出一股粉红色的烟雾,在月不明,星不辉的黑夜里特别诡异。

    烟雾散去,只见梅妃的坟头上已开出一朵碗口大小的梅花花蕾。花蕾含苞待放,就像一个羞掩面的美人,美艳至极。

    吹巴乌的男子看到坟头上的梅花花蕾,面上微露喜色,将巴乌放在肘后,如鬼魅一般飘上坟头,将那朵梅花得花蕾采了下来。他拿着梅花的花蕾来到坟前又拜了四拜,飞离开。

    那男子飞在空中,小心翼翼地将梅花花蕾上的花瓣一瓣一瓣地拆开,最后露出黄色的花蕊,他将那个花蕊放入口中,吃了下去。

    随后,他将双眼一闭,眼前闪过一道红色的光芒。那光芒闪过之后,他微微一笑,便向东而来,六月十五那傍晚,他来到了国都龙城,住进了烟雨楼。”

    说到这里,孤独看了龙御天一眼,突然问道:“你可知道那男子吃了花蕊以后,眼前为什么闪过一道红色的光芒。”

    龙御天并没有回答,突然厉声喝问:“你究竟是什么人?”

    孤独的神依然没有变化,也没有回答,继续讲那个故事:“那男子眼前闪过的那道红色光芒非同寻常,其中含有殷商时期的钟鼎文,光芒中的钟鼎文便是‘青龙山’那三个字。——龙公子,你就是那个男子。你的事我全部知晓,但我并非想害你,而是想帮你。你根据钟鼎文提示,夜兼程地赶来青龙山,就是为了……”

    龙御天突然大笑起来:“孤独小姐,你一定是看错了。这么诡异的事怎么会发生在我上?我还有事,恕不奉陪。”

    龙御天转就走,但独孤说了一句话,他又停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叫魂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