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八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墨天香 书名:迷空风云
    如果说胡荣现在的处境很凄凉,那宋凯盟就应该说是悲惨了。

    宋凯盟做星警已经快五年了,这个工作,自然会频繁的和其他星球打交道。每到一个星球,他都会先和当地的公共安全部门联系,有星警就找星警,如果没有,就找类似警局的职能部门。这次当然也不例外。就在他从公路上的司机那里,打听到了当地警局的地点时,回头一看,胡荣和刀刀踪迹皆无。宋凯盟在原地等了大半天,还是不见二人回来。最后宋凯盟决定自己先去,因为如果和警局联系上,警局可以帮助他寻找二人。

    打定主意的宋凯盟,找到了当地的警局。接待他的是一名英姿飒爽的女警。利用语思传感器,宋凯盟向美女警官简单叙述了他们的经历。美女警官显然从没有遇到过这类事件,在她看来,眼前这位绅士的帅哥,要不是在和警察开玩笑,就是脑子有问题。对此,她不知该如何处理,于是就让宋凯盟先等一下,自己进去向上级请示。

    时间不长,美女警官出来,并带领宋凯盟走进里面的一间办公室。房间不大,室内的光线有些昏暗。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位中年警官,看样子有四十多岁,虽然谈不上英俊,但仍然不失威武。通过语思传感器,宋凯盟得知,面前的这个中年人,是岚尔肯警长。岚尔肯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宋凯盟,之后示意他坐下,同时将语思传感器的另一端塞入耳中。从问路到警局,再到现在,从几个人的表现看,这里的人对语思传感器似乎并不陌生。在岚尔肯的要求下,宋凯盟将经过详细的讲述了一遍。

    听完宋凯盟的叙述后,岚尔肯从耳中取出语思传感器的另一端,双肘架在办公桌上,手指交叉,眼睛注视着面前的桌面,沉默了片刻。接着他抬起头,目光跳过了宋凯盟,起走出了办公室。很快,有四名警察走了进来,手里还握着,不知是什么武器。狭小的房间立刻被挤得水泄不通。宋凯盟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此前完全没有一点防范的心理准备,现在再想离开,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宋凯盟突然感觉颈部被扎了一下,他意识到可能是一种麻醉剂之类的,没等想明白,就失去了知觉。

    一间完全封闭但却格外明亮的房间,面积很大,白色颗粒状的墙壁和屋顶,房间四处摆放着大大小小、高高矮矮各式各样的仪器,房间一头还有一张很长的作台,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实验器皿。墙壁上方的显示屏,密密麻麻闪动着很多数字,数字有红色的,也有绿色的,有些是稳定不变的,有些还随时不停的变化。这一切第一时间闯进了刚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宋凯盟的眼睛里。宋凯盟的目光扫过去,又扫过来,才恢复意识的大脑立即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他竭力猜测着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在自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定了定神,宋凯盟想起活动活动,当他的体刚刚倾起,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吸了回来,仰面躺回了上。莫名其妙,宋凯盟又试了试,结果还是一样。他用各种姿势各种方向,反复尝试着,而这张的背面就像有一个巨大的吸尘器一样,将他的体牢牢吸在面上,在面这个平面上,他可以摆出任何造型,如果想将体抬起或离开面那任何努力都是徒劳的。

    宋凯盟躺在这个无形的牢笼里,大口喘着气,头还有些疼痛。一时间,对挣脱这张的束缚完全失去了信心。之前的遭遇,再加上麻醉剂的作用,他已经十分疲惫。而刚刚又和铺斗争了半天,现在上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既然在这儿跌倒,就先在这儿躺下吧,歇会儿也好。宋凯盟刚刚将体放松下来,就看见,从迎面的门外,走进几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

    宋凯盟的第一感觉是,进来的是医生。自己生病了吗?这几个是什么科的医生?体被牢牢的吸在上的事实,让他联想到一种病,患上这种病的,医院通常会不得不将病人绑在上,以免患者伤人或自伤。作为星警,这种况也不少见。会不会是,之前警局的那位岚尔肯警长,认为宋凯盟是精神病。把他送进了精神病院。宋凯盟心想:这下可麻烦了。

    进来的几个人,走近宋凯盟,发现他已经清醒,之后就紧张的投入了工作。很快,宋凯盟的体上就被连接上了许多仪器和管子,几个人认真的记录着仪器上的数据,时而还交头接耳。不仅如此他们还从他上取下一些指甲、毛发、皮肤组织然后就在作台上忙乎起来。看见这个过程,宋凯盟否定了精神病院的猜测,他觉得这里更像是个实验室。想到这里,宋凯盟有些恍然,在这里自己应该属于来自未知星球的生物,一个从没听说过的星球来的外星人通常会被怎么处理,答案一定是,进行研究。也就是说,自己成了他们梦寐以求得到的研究对象。

    这里的研究人员在宋凯盟上昼夜不停的进行着测量观察,除营养液的输入外,有时也会给他一些食物,而给他食物的目的,应该是为了得到进食后的一些数据。这样折腾下来,宋凯盟整个人瘦了一圈,不仅疲惫,而且虚弱。就算宋凯盟想解释,想申辩,这里也不会有人听得懂。

    宋凯盟也记不清究竟过了几天,总之时间还不算太长,研究人员终于取下了宋凯盟上的仪器和管子。宋凯盟刚松一口气,心想如果他们得到了所要的研究数据,是不是会放了自己。没想到第二个阶段研究的研究人员又来到了这个房间。看来第一个阶段的研究只是表面的,第二阶段将进一步深入的研究。而这深入研究则让宋凯盟吃尽了苦头。除了血液外,研究人员还将一些探测仪器插入宋凯盟的体内,从而探察地球人的内部功能。最离谱的是居然还会在宋凯盟体上开个洞,不是灌进些液体,就是抽出些液体。宋凯盟已经被折磨的生不如死。一次次地被麻醉,一次次地在疼痛中醒来。此时宋凯盟面色苍白,一脸憔悴,往明亮的眼睛完全失去了光彩,眼眶深深陷了下去。宋凯盟心想:是不是接下来就该研究内脏和大脑了。这样下去自己只有死路一条,早晚非让他们把自己做成人体切片不可。跑不了也得跑,必需尽快想办法逃出去。

    想逃出去谈何容易,首先就要克服这张的引力。尽管此时宋凯盟整个人极度虚弱,上的洞还没完全愈合,体一动,就会感觉疼痛,但他毅然忍痛尝试各种摆脱这张的方法。他发现研究人员,在他附近工作时,不会受到引力的吸引,就像服装厂的整烫工人在抽湿烫台前工作,烫台只会吸住衣服,不会吸住人和熨斗一样。的侧面和的上面不存在引力。如果两块磁铁吸在一起,直接拉开费力气,但托着表面,平着错开,就会很省力。如果的侧面没有引力的话,他可以将体在面拖动,当体拖到边,探出的部分就可以摆脱吸引了。这个方法果然行得通。

    就在晚上值班的研究员专著于记录数据是,宋凯盟终于滑下了

重要声明:小说《迷空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