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百年古墓】

    第一卷:结义兄弟。两个本是朋友,但却因误会从反目再到结义。

    第一章【百年古墓】

    这天,本是夕阳美景的时间,但是却被天空迅速聚集的乌云遮住了太阳的余晖。深沉的乌云里时不时的发出闪电的光亮。

    清月城远处的一座山顶,站着一个中年人士,一黑衣在黑暗的天空下随风飘动,抬着头期待望着天上的云层。“我到要看看你们这次还会不会把他复活。”这时候,云层之上也出现了三个中年人士。看上去个个仙风道骨。一白衣随风飘动着。

    “还用唤醒他吗?上次把他制造出来还没来得及观察。没想到现在只留下这么一丝气息。哎!”其中一个中年叹息。

    “复活有什么用!就算复活了也不是以前那个,修为也大不如从前,况且此天资不知道多久才能修到那么高的修为。更达不到我们需要的目标。”另一个中年人士争辩的回答。

    ......。一阵争论。

    “好了,你们总是这样争有意思吗?我们已经来了,把他唤醒对我们也没影响,本来这次是把他收回去看看有没有达到我们要求的,没想到为了抵抗外族的入侵短短六千年他就死在了这里。这次的外族入侵让我们失去了太多的实验者。不用多说了,把他唤醒。”站在中间的那个中年决定的说道。说着,他随手一挥,出现了一道紫色闪电直冲地面的一处森林而去。

    地上狂风大作,风呼呼的刮着茂密的树林,雨声打在树丛上的声音迎合着隆隆雷声犹如千军万马奔腾,那声势让听见的人无不心惊胆战。

    突然,一道紫色的闪电霹中了一座上百年历史的古墓。这本是一座小墓,被这么强的闪电劈中了,刚才还犹如一个大石头的古墓一眨眼见就看不见了。

    “想不到你们还是唤醒他了。”那位站在山顶的中年人士不屑笑道。

    远处一看,剩下的就是一个土坑。在闪电发出光的照映下,在土坑的四周有那么些星星点点的小亮光迎合这闪电发出的光一闪一闪的,走进一看,原来是一些墓主人的陪葬品,这些陪葬品在这闪电一击下都重见天了。可就是没有看见墓主人的棺材。

    “成不成就看造化了。”云层上最先靠口的中年人严肃的说道。

    快天亮了,这时雷声雨声也渐渐静下来了。离这不远的一个小镇几乎所有人都彻夜未眠,这一晚对听见声音的人来说想起都毛骨悚然。

    没多久,随着太阳的光辉一屡屡从山涧照进山谷深处,打破了那来的快去的也快的雷声雨声带给这个村子的寂静。

    很少的鸟儿站在树梢叽叽喳喳的叫着,仿佛在欢送着昨夜带给它们惊恐的雷声。太阳也在努力的往上爬,似乎也想尽快的给这片大地上一夜未眠的生物带来安抚的问候。

    一屡屡阳光透过树林照在透明的水珠上闪闪发光,随着微风的吹动着树叶。犹如一颗颗能散发五颜六色光芒的珍珠。

    早晨的树林还是很静,除了时不时的几声鸟叫声外就是露珠被风从树上吹落滴在地上树叶发出的cece的声音。

    突然,从被昨夜被闪电霹中地方发出格叽格叽的声音。一声,两声,三声..........不知发出了多少次这样的声音后突然咚的一声,靠近看原来是一个石棺材盖子从天上掉了下来了。

    没一会儿慢慢的从棺材冒出一个人头,黄色的皮肤黑色的头发,几乎和常人头无异,但是仔细看他眼睛会发现是蓝色的,只见那头左右甩了甩,好似被人打晕后醒来的感觉。

    他转着头四面望了望,好似在寻找着什么。不一会他就站了倚着棺材站了起来。高大概有一米八左右,一华丽光鲜的衣服,配上他那略带稚气但却眉清目秀五官端正的脸,看上去年纪有二十左右。

    只见他用手打着自己的头,似乎在想着什么,显得很疑惑的样子,嘴里念叨着我怎么在这里,我是不在上吗?之后就睡觉了。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他越想越头疼。当他再次抱着头时,曾经许多事在脑海里渐渐的清晰起来,原来他是一家很有财富的家庭少爷,名叫郭毅,家住清月城,在十多岁时因为患了一种病,家里人找了好多大夫,大夫都没遇过这样的病状,都摆摆头就走了。

    后来拖了三年,十七岁的郭毅病越来越严重,最后连路也不能走了,只能在上躺着,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只能靠别人帮着打理。

    就这样又过了几个月,一次丫鬟在喂饭的时候突然全疼痛,很快眼前一片黑暗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在他死之前他就和家里面的人说了。如果自己死了,就把自己葬在很远的,而且要是树木多的地方,墓也不要大,一般墓那么大就好。

    回忆到这里他才明白原来自己是死了,不是睡觉。

    他再次环顾四周,发现眼前的环境和墓也是按照生前的遗愿选择和修建的。后来他又想既然我死了怎么现在有活了?我不是全瘫痪吗?怎么现在又可以站起来了?那我又死了多久呢?这一切一切的为什么深深困绕着郭毅。

    他现在头很痛,很多事都需要自己慢慢理顺,索他不去想了,既然还活着我还是回家去看看。

    现在太阳已经挂的老高了,阳光明媚,整个树林透漏出一片清晰的空气,这时郭毅站起子仰着头闭着眼睛深深的呼吸着,仿佛是几天没吃东西一样。

    过一会他便睁开眼睛整理了下尘封百年还是那么新的衣服,又走到棺材边俯收拾了下棺材里面的黄金白银,自己曾经的墓也懒得打理了,然后转缓缓的往森林的一个方向走去。

    现在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得找个有人的地方问问,于是他便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异姓兄弟之天下至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