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咄咄逼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赏金猎狼 书名:勇者无双
    刚才的事,在所有人眼里顶多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看看便是,并没有人将其放在心上。

    张平的大寿,依旧井然有序的进行着。

    不过,对于张皓和张悦两姐弟来说,这事可不是那么简单。杨恒害的他们不仅无辜被张平教训,还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这仇要是不报回来,心中难免有点不甘心。

    两姐弟对视了一眼,皆是点了点头,似乎形成了某种默契。

    “这是孩儿重金购来的四阶魔核,恭祝父亲福寿安康,并且早突破六阶。”张皓跪于张平脚下,恭恭敬敬说道。

    “起来吧。”张平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是女儿于刘冬千辛万苦花万金从一医师手中所得的‘洗髓散’,据说有养伸滋补,延年益寿之功效,恭祝父亲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张悦中怀中掏出一一瓶玻璃瓶。

    “还有这是小婿专门献上的聚齐散。恭祝父亲大人早突破武者六阶。”刘冬一脸的谄笑。

    对于张悦出手的‘洗髓散’和‘聚气散’,众人倒是没有过多的惊讶,刘家在帝国上来出了名的富商家族,虽然不是最有钱的,但排在前三甲却是没有丝毫的问题,而刘冬也一向出手阔绰。

    “好,都起来吧。”张平依旧是一脸平淡的微笑。

    接着,众人视线不由向杨恒于张瑶秋移去,杨恒为张家的女婿,自然是免不了跪拜祝词,但众人却好奇,前两位的寿礼可都是千、万金以上,这个一无是处的乔文宇,到底能献上什么做寿礼?

    “这是女儿亲手缝制的衣裳,天冷了,父亲应该多添件衣裳才是。恭祝父亲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张瑶秋拉过杨恒,跪于张平脚下,从旁边包裹中取出一件衣裳。

    “嘁,一件衣裳而已,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贵的东西呢,还搂的那么紧。”张悦一脸不屑,“我还以为父亲大寿,妹妹能送上大礼,想不到竟然事件普普通通的衣裳,帝国中的以上店里,一抓一大把。”

    “真是苦了姐姐了,嫁到这么一个家子中去,想要宝贵的东西送给父亲也拿不出来啊。”声音虽小,众人却听的清清楚楚,说的也是,这个帝国中第一美女嫁给乔文宇这个废物,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然而,出乎众人意料,张平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欣喜。

    “衣服暖心更暖,礼物乃是心意,这衣服乃女儿亲手所制,心意自然是无价的,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寿礼了,我很喜欢。”他亲手接过张瑶秋手中的衣裳,扶起张瑶秋,眼眸中抹过一丝的惜之色。

    “只要父亲喜欢便好。”张瑶秋轻轻一笑。

    这让的众人略微有些动容,一直面容平淡,对于那万金丹药都是保持着平静神的张平,对这衣服却是露出了欣喜之色,不过他说的也是,礼物乃是心意,自己亲手制作的不比花钱买的要差。

    张皓与张悦显然都是很不服,眼中不爽之意甚是明显。自己好不容易花钱买的东西,竟然被一件估计连10金都不到的衣服给压了下去,心中愤然自然难以自持。只是眼下张瑶秋恐怕是压不下了,两人同时把目标转移到了杨恒上。

    “不知乔文宇你这是要送什么寿礼?”张悦微微笑道。为女婿,显然是需要必备一份贺礼的。

    “嘿嘿,不知道有什么好东西,让我们也见识见识。”张皓忙打着哈哈。

    张瑶秋愣了愣,她倒是忘记了给杨恒特别准备一份送给张平的寿礼。

    众人的目光不由移向杨恒。

    两兄妹对视一眼,眼中皆带有着得逞之意,脸上也是重新挂上了得意的笑容。

    显然,在他们认为,杨恒这个丑是出定了。

    张平的脸色有些挂不住,从杨恒进门以来,张皓和张悦两兄妹就一直找机会处处针对着他,这不是让在场的所有人看笑话吗?他抬眼看了张皓一眼,眼眸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失望。

    杨恒一脸淡然,在怀中掏了掏,从中拿出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淡淡说道:“抱歉,一时匆忙,没有准备什么,不过五阶剑齿虎的魔核,对于乔元帅应该有不小的用处,就权当寿礼了。”

    他上其他没有,但这魔核却是最多的,月光林地中的历练,杀了不少的魔兽,而普通魔兽的魔核,对于拥有德鲁伊魔核护体的他来说,能吸收到的效果,微乎其微,因此并未用掉。

    剑齿虎的魔核!?

    众人皆是一惊,魔兽的等阶越高,而它的魔核在市面上就越贵,剑齿虎虽然是五阶魔兽,但平常六阶的强者也未必杀得死他,这导致了它价值的上涨,如果说张皓所拿出的四阶魔核价值万两,那杨恒的剑齿虎魔核比这四阶魔核还要高出数倍不止,并且还可能是有价无市。那聚气散和洗髓丹根本就没法比的。

    众人倒是有些想不到,这杨恒竟然能够随手拿出一颗剑齿虎的魔核,眼都不眨的就送人了。

    张瑶秋也是略带惊愕的望向杨恒。

    “好!好!好!”张平的脸上也是掠过一丝欣喜,他位于武者六阶已经很久了,四阶魔核对他的用处并不大,但偏偏这剑齿虎的魔核对于他来说,却有着极大的用处,吸收了五阶魔核中的能量,假以时,晋升七阶,指可待!

    张悦和张皓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如此大的手笔,的确是出乎他们的意料,本来还想要好打压打压杨恒的,可谁想自己竟然是被狠狠的压了下去,并且还无法翻,这让他们感到异常的怨恨。

    “哼,还不是靠自己父亲所留下的东西来送贺礼,有本事你自己去杀一只剑齿虎,取下魔核,这样的贺礼才算是心意。”张皓不屑的讥讽道。

    “弟弟,你还是少说两句吧。”张瑶秋微微一叹。

    “嘁,难道我有说错吗?”张皓偏偏不知,已然傲气十足。

    “噗嗤~”场上某个人终于是忍不住发笑。就连他的有好姐姐张悦也是一脸郁闷,不断用手抓他的衣服,张平那苍老的脸上,更显失望之色。而张皓却是浑然不知,一脸得瑟,他认为这话起到了效果。

    的确,他这话说的却令人感到可笑,别人拿自己父亲的东西来给你父亲当贺礼,你不是也拿自己父亲的钱,去拍卖行买了四阶魔兽的魔核来送给自己父亲当贺礼吗?你这还是自己往自己家里捎,跟没送一样。

    这话,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逆子,你给我滚进去!”张平一脸愤然。猛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凭什么?”张皓有些气不过,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不帮自己说理,还替外人说话,教训自己,“这家伙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我说他几句又怎么了?修炼上暂且不说,其他方面也是一无所成,让姐姐嫁给他,跟他受苦这不公平,哼,凭靠着父亲留下的东西撑着家里,我估计过不上一段时间,他连自己的没钱养活自己了——”

    “够了!”张平终于是忍不住,狠狠的给了张皓一巴掌!

    “你打我!?”一丝鲜血,缓缓从张皓嘴角流出,略显英俊的脸上挂着五道指痕,可见张平下手并不轻。

    “你为了自己将姐姐下嫁给这么一个废物。弃她个人感而不顾,你也不是一个好父亲,自己做出来的事难道还怕我说吗?到现在竟然敢为一个废物打我!?”张皓捂着脸蛋,彻底失态,将心中的所有不瞒全部发泄了出来。

    “无理取闹!”张平的脸色并不好看,眉宇间,露出了深深的失望,恨铁不成钢!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张平夫人的早逝,再加上他常年不怎么在家,张皓从小又被张悦给宠坏了,直到搞的现在还分不清场面。

    “张元帅息怒啊。今可是您的五十大寿,别气着体才是。”谁也想不到,本是一个众人庆贺的大寿,竟然会发生到这种程度,不过,不得不承认,张皓的确是太不懂事了,这完全就是他一手造成的。

    “弟弟,不是你想的那样,这都是我自愿的,怪不得父亲,更怪不得其他人。”张瑶秋泪流满面。

    “哼,这下你高兴了吧!”张悦狠狠的瞪了瞪杨恒和张瑶秋。

    他却并不清楚,这张皓为什么会对自己露出深深的敌意,难道仅是因为不愿意将张瑶秋下嫁于自己吗?杨恒无奈的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我无理取闹?好,那我就有理取闹一回,今,你乔文宇能拿出任何一种手段,或者某种才能、优势,能让在场任何一人佩服的,我自当认输,往后见面都恭恭敬敬叫你一声姐夫,如若不能,你便与我姐姐离婚!”

    “你——可敢一试!”张皓目光冷然移向杨恒!

    众人一窒!

    杨恒嘴角忽然挂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这一刻,望向张皓的眼神,极为不屑!

重要声明:小说《勇者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