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墙倒众人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赏金猎狼 书名:勇者无双
    痛!

    痛不生!

    脑袋就好像一个气球,在不断的膨胀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爆裂,只是潜意识中,某种不屈的精神在坚持着。不知道维持了多久,当振宇杰感觉到已经麻木之时,这种感觉,才逐渐停止了下来。

    微微睁开双眸睁开,呆滞的神,写满了迷茫,无神的双目看着装饰秀丽的房梁,良久过后,那双眼睛才重新焕发了一丝神采,嘴角露出了一丝惊异,轻轻呢喃道:“我没死?”

    “我叫振宇杰,死后穿越了,附在一个落魄的小贵族乔文宇的上!”当脑袋里的两股记忆完全融合之后,脑海中的一切都显得非常清晰自然,以振宇杰的记忆为主导,乔文宇的记忆完全依附于他!

    虽然穿越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但对于振宇杰来说,显得有些无所谓,在地球上,无父无母的他只能靠暑假的时间来打工养活自己,其余的时间基本都在实验室里钻,就连唯一的女朋友,也跟自己要好的朋友跑了……

    能够离开地球那种伤心的地方,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

    从乔文宇的记忆中得知。

    首先,这是一个崇尚武者的世界!

    只是,令他感到有些苦恼的是,记忆中,这副体的主人,乔文宇在这个皇城中,并没有什么好名声。更不知道什么原因,自根本无法凝聚斗气,表面上靠着父亲风风光光,其实暗地里却是被人耻笑!

    母亲的早逝,父亲又常年在外征战,没有了父母的管教,才导致他这种叛逆的格。以至于依靠父亲的权势,在皇城中胡作非为,臭名远扬……虽然没有到欺男霸女的地步,但吃饭不给钱,欺负‘弱小’的次数还是不少的。

    这家伙在修炼之途虽然是一无是处,但谁叫他有个带刚的七阶武者老爸?纵然对方的手比乔文宇厉害,那些人也只能乖乖任他欺负,敢怒不敢言。

    然而,就在两个月前,战场上忽然传来捷报,他那带刚的老爸战死沙场!

    这对于乔文宇来说,完全就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以至于最后一病不起,帝国发的抚恤金最后也全花在了他看病上,然而,最后还是病死,才让得振宇杰有机会附

    大概了解了一些后,振宇杰揉了揉脑袋,从上爬了起来。乔文宇生病的两个月里都没吃过什么东西,如今因振宇杰的俯体的病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可此刻肚子确是饥肠辘辘!

    偌大的府邸,如今已是冷冷清清,不见任何人的踪影,一个大家族的失败,往往总是在一夜之间。振宇杰在厨房里逛了一圈,也没找到任何食物,刚想出门去找点吃的,还没走出府邸,却碰上了几个人。

    “哟,我们的大少爷竟然病好了?”领头的中年大汉上下打量着振宇杰,眼中闪过一丝惊异,旋即不由略带幸灾乐祸的道:“哎呀呀,大少爷,乔大元帅的事您还得节哀啊。”

    “哎,老大,乔文宇大少爷可是咱们皇城的一霸啊,自然比我们要这些无名小卒要坚强很多。就这么点事,您太小看大少爷了吧?”大汉旁边的瘦猴不不阳的说道。

    “曾经的霸王,不知如今是有还有那种嚣张的气焰?”旁边的一人冷笑道。

    “你们是谁?来这里做什么?”振宇杰皱了皱眉头。本以为是那些曾经被乔文宇欺负过的人,如今来找自己麻烦呢,可乔文宇的记忆中完全没有这三人的印象!

    “做什么?你那漂亮老婆为了给你治病,把这个伯爵府抵押给我们熔岩商行了,已经过去两个月了……现在,我们就要收回这个府邸,当然,如果你能拿出三千金币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大汉略带不屑的扫过振宇杰一眼。

    若是放在两个月前,他还真不敢在这个大少爷面前如此嚣张,或许还会跟一条狗一样跟在他后阿谀奉承求照顾求包养,然而现在,眼前的大少爷只不过是顶着贵族名头,无背景无武力的废物罢了!

    “房子暂时不能给你,至于钱,我会尽快想办法还给你们。”振宇杰淡淡说道。不管怎么说,这房子的钱都是为了乔文宇治病所花费,如果自己抢占了他的体,理应由他赚钱补上。并且,他可不想一穿越,没饭吃也罢,还搞的露宿街头的命运。

    至于如何赚钱,想来以地球上的赚钱手段,随便搬出几种出来,融合在这个大陆上,赚点小钱花花应该不难。

    “嘿嘿,大少爷,这可由不得你了,我们商行有商行的规矩,今天你要是没法将钱补上,我们只好请人来处理以下府内的东西了,今后这伯爵府,就归我熔岩商行所有了。”大汉的声音顿时冷了下来。

    “放肆!三个月的仪丧时间还没完成,你们竟然还敢跑到伯爵府来要钱,元帅大人虽然战死沙场,但他却是皇帝陛下亲准的征战王,你们熔岩钱庄还真是胆大包天啊,或者说?你们以为我们会赖账吗?!”一个冰冷的喝声传来。

    振宇杰的目光不由移向声音的源头,一个清冷的少女,给人的感觉,充满了冷艳,哪怕只是见过一眼,今后也无法忘记!她后跟着一个侍女,正姗姗向这边走来,那双靓丽的美眸只是轻轻撇了振宇杰一眼,便是移过目光。

    通过乔文宇的记忆,振宇杰发现,这个女人似乎就是他的妻子——张瑶秋!只不过却是属于名副其实的一种。振宇杰发现,在外面桀骜不驯,谁都敢打的乔文宇,似乎很怕这个女人……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女人的聪明确是毋庸置疑的,敢借用更高的势力来压住场面,单凭这一点,就让人不敢有丝毫的轻视之意。

    “哟,正主来了,正好。”

    “张夫人……哦不,张瑶秋小姐,我们并不是这个意思,可是这张抵押契当初可是您签的字,以两个月为限,现在这两个月也到了,我们也是按照规矩办事不是,更何况,张瑶秋小姐也不能言而不信不是。”他笑眯眯的说道。

    他自然不会被张瑶秋的话给吓倒,现在,皇帝陛下连边关的战场都顾及不上,哪还会有时间来管理这些小事,就算真依仗大皇子的面子上,来处理了,他也有证据在手,走到皇上面前也不怕。

    “叫你们掌柜在宽限几天吧,我一定会想办法将钱还上,我以张家的名义担保。”张瑶秋平静的说道,对方手里有亲手手签的契约为证,任她有无数的办法,也行不通,事张扬出去,反而还会被世人耻笑。

    “我想,张平秋大人不会为了一个废物跟我们熔岩商行过不去吧?”大汉微微抬头笑道,在一个家族的利益面前,一切都显得不足一提,而乔文宇对于张家来说,现在已经毫无利益可言,孰轻孰重,他张平秋自然清楚。

    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把握,他才敢一进来就如此嚣张,现在的乔家已经不比以前了!

    哪怕是一个小贵族,亦或是一个小小的武斗者,都能欺负到曾经皇城一霸的大少爷上吧?

    张瑶秋皱眉不语。

    “既然大少爷不肯自己搬离,念在以前大少爷对我们多加照顾的了份上,我们只能帮帮他不是吗?”大汉一副法律也阻止不了我的嚣张模样,“还愣着干什么?大少爷的时间可是宝贵的很,都赶紧去把大少爷的行李都搬出来。”

    张瑶秋脸色有些黯然,虽然她对这个所谓的家,所谓的丈夫,没有丝毫感,但威尔特元帅曾经救过她不止一次,这也是她嫁给乔文宇众多原因中的一个,因此,她不想老元帅死后,连房子也被人拿走。

    并且,这个房子曾经还是她抵押给熔岩商行的,虽然这是为了救乔文宇,但内心却难免有些自责。只是,眼下她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三千金币,就算是比较富裕的人,一时间也拿不出吧。

    “慢着!”被漠视在一旁久未说话的振宇杰忽然平静的开口道。

    这话,听在旁边几人的耳朵里,显得有些别扭。

    “哟?大少爷难道打算不交房子吗?”大汉看着振宇杰微微笑道,他不怕振宇杰找麻烦,心里甚至巴不得振宇杰来找麻烦,这样,不就是有一个完美的借口,来教训教训这个曾经威风八面的大少爷了,不是吗?

    狠狠踩踩这个曾经高高在上,连自己都惧怕的大少爷,难道不是一件很爽的事吗?

    “想跟我熔岩商行做对,如今的你,似乎并没有这个资本吧?”大汉旁边那瘦猴一脸不屑的说道。

    张瑶秋的眉头紧皱了起来。

    “契约上所写的期限为两月,也就是说,在还未过今夜十二时,就不算到期限!”振宇杰的话音猛地一转,冷了下来,“而你们这些大胆刁民,竟敢擅闯我伯爵府闹事,该当何罪!?”

重要声明:小说《勇者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