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杀人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宇荒 书名:魔仙界
    虽然夜已经深了,但是街上依旧有着不少人在晃,大多数人都已经回家了,少部分人也已经去玩些成人活动等等,剩下的人不是在向着家门口方向走去,就是依然在逛着,什么叫做不夜城,这就是了,一拨人离开了,另一拨人又来了。

    安妮和安伦也牵着手,向着乐坊的方向走去,两人的记忆里都是超好,倒不用担心迷路这类低级的问题。

    边始终有着大量的人群,后面的两个业余抢劫犯也很是被动,可是没办法,实力不够,不能飞天遁地,一招秒敌,只能这样跟着了。

    “光明神保佑,怎么人这么多,以前就是觉得闹,现在怎么觉得那么烦、那么讨厌捏!”青袍男子也是第一次干这种活计,那一点点的耐心早就消磨光了。

    “她们走小路,有机会,快跟上。”这次反而是白袍男子先反应过来,“那边有一条小巷,平常时候人很少,是我们唯一的机会,要把握住。”

    “恩恩,走走走。”两人一阵小跑,距离安伦和安妮已经不足五十米了,而前方安伦和安妮已经拐进了那条幽黑的小巷。

    果然,这条小巷本就偏僻,还是上次希尔雅为了加快返回的速度从这走,被两人记住了。后面的两个业余抢劫犯这时也已经从人流中脱颖而出,除了漆黑的夜色,没有其它什么的保护了。

    看着安伦和安妮拐进小巷,后面的两人全力奔跑,也跑入小巷,唯恐慢了一步,两个目标就离开了。

    安伦和安妮没有停下来,依旧是不急不缓的在前面走着,两个贼子脸上露出谋得逞的微笑,只是没有发出声音。

    急急上前,两人一人一个,竖掌成刀,全力朝着安伦和安妮的后脑勺砸去,就在砸中的一瞬间,两人一闪,随即消失了。

    “啊!啊!鬼啊!”本来就是做贼心虚,还是第一次,心态未免不稳,这一下被吓的面目惨白,呆呆立在原地。

    “哥哥,你们跟着我们干嘛?书上说了,鬼鬼祟祟跟踪别人的人都是坏蛋,你们是坏蛋吗?”安伦和安妮出现在两人后,故作天真的问道,但是看着他的高和稚嫩的脸庞,没有会以为他是装出来的。如果是刚“孵化”时的安伦恐怕真是不懂,但是现在,却谈不上什么了,书看多了,自然有好有坏。

    “额?不是坏蛋,我们才不是坏蛋,我们跟上了是因为见你们可,有件礼物要送给你。”青衣男子真把安伦当做普通的五岁孩子了,而这一会儿,两人的精神状态也有点正常了,“刚刚可能是幻觉吧!两个小孩会瞬移?打死我都不信,那是神的能力。”两个吓坏的抢劫犯心中道。

    妈的,真把我当成小孩了。安伦心中很无奈,又很自豪,哥们演技还是不错滴。

    “哦,那我过去,你把礼物给我吧!”安伦的声音充斥着一种幼稚。

    两个抢劫犯心中大乐,眼泪就快流下来了,这不是赶着上的给你抢嘛!

    安伦来到两人面前,安妮依然在远处,差点就忍不住笑出来了,小脸憋的越发的红润了。

    “哥哥,礼物呢?给我……”安伦话还没说完,青衣男子已经出手,这次却是手握小刀,打算牵制住安伦威胁安妮的。

    在小刀架住安伦的脖子的一瞬间,一声惊天大吼:“杀人啦!杀人啦!”声音传遍整个帝都,不过却显得很成熟,没有丝毫小孩子的特征。

    而青衣男子和白袍男子却悲剧了,头一歪已经倒地不起了,仔细一看,耳朵里血红的鲜血还在流淌,鼻子还在一起一伏,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想来是活不久的,大概世上第一个人死的如此创意吧!居然生生被声音震死了。

    第一次杀人的安伦没有过多的绪起伏,虽然有点震惊:咋这么轻松就震死了?但还是保持着冷静的头脑。就是安妮有点不习惯,恶心了一阵。

    安伦知道,这就是强者要走的道路,是一条用鲜血铺就的路,要想变强,唯有用鲜血来洗涤,杀人嘛!以后还会很经常的,习惯了就好。

    跑到安妮边,牵着安妮的手,“走吧!”一闪,两人已经消失了,小巷中只留下已经断气的两个业余抢劫犯,第一次做恶就遭报应了,苍天啊,大地啊!

    在离乐坊不远的一个转角,安伦和安妮显现出影,幸好没有人,不然肯定会吓坏别人的。和往常一样,脸上也没有过多的表,两人很轻松的进入乐坊,守门的两个武者也没有怀疑什么,只是刚刚的那声大呼几乎响遍了整个帝都。不过和他们也没关系,他们的职责是守护乐坊。

    帝都大多数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有少部分的心人,当然估计也是短命鬼,向着那条小巷聚集,不过出现在小巷的人还是很多,足有几十个,看来血腥的大陆造就了人们冷血的格,众人来到小巷,只见不远处地上躺着两人,跑过去一看,只见两人气息全无,全软趴趴的躺在地上,耳膜破了,鲜血从里面缓缓流淌。

    接着叽叽喳喳的声音不绝于耳,却是疑问等等之类的交流。

    “有没人认识他们的,去将他们的亲戚朋友叫来,不然就这么放着也不太好。”人群中一个人开口道。

    “也是,看他们穿着应该不是普通人,可能是那个王侯子弟吧!”

    ………..

    过了很久,居然没有人认识他们,面孔也很生疏,众人没办法,也不想去报官惹上这麻烦,心归心,总不能把屎盆子往自己上扣吧!接着人群就叽叽喳喳的散了。

    安妮和安伦回到房间,洗了个澡,两人都有点紧张,是兴奋的那种。

    “哥,你好厉害啊!刚刚怎么叫的居然那么大声,都把我吓了一跳。”安妮心有余悸的问道。

    “呵呵,那不过是一种力量的运用,算不得什么,我们以后都会更厉害的。”安伦笑着道。

    “恩,没想到第一次杀人这么刺激,现在心还在跳。”

    “睡吧!别想太多,今晚的事就当没发生,那两个人鬼鬼祟祟的跟着我们,最后还拿出小刀想捅我,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也算是为民除害了。”安伦眼睛已经闭上了,嘴上却道。

    这真的是冤枉了,如果两个抢劫犯复活的话恐怕还会气死一次,只不过想威胁,可没想要捅你,你就把我震死了,苍天啊!大地啊!

    一夜的时间就在睡眠中缓缓流逝,第二天。

    安伦和安妮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不同,而帝都却闹翻了,昨晚的尖叫几乎帝都的每个人都听见了,今天早上传的沸沸扬扬。

    “昨天发生什么事了?谁的声音叫的那么的猛,居然悠悠传遍帝都。”

    “谁知道啊!可能又是谁作犯科吧!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类似的言论在各处都在谈论,却少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平民无聊的时候八卦而已。

    那条小巷已经挤满了人,都是八卦神的领导,使众多兄弟姐妹聚集在一起。

    “让开,快让开。”一个侍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人流分开,只见两个中年人,一胖一瘦的走进来,上位者的威严让大多数平民低下了头。

    “这不是镇国公和比尔国舅嘛!他们怎么会来,莫不是这两个死者是他们的公子?”人群中又开始喧嚣了起来。

    “听说昨天两位大人急疯了,他们的公子昨天都没回府,没想到竟是死在这里。”

    镇国公和比尔国舅上前一看,随即心一沉,看形确是两人的儿子无疑,面貌却不像,仔细一瞧,老道的经验使他们发现地上的两人居然易过容,将两人带走,没有当着众人的面拆穿,毕竟如果真是自己的公子,却易容上街还死在这条小巷,两人的脸上也不好看,两人都向镇国公的府邸走去,脸上的神色都不太好。

    回到府邸,关上门,随即镇国公亲自动手,将两人脸上面的一层千年寒蟾所制的皮从死者上,这一看,果然是两位公子无疑。

    可是,这件事传出去可是天大的丑闻,而且是谁干的?他们为什么要易容还死在那条小巷?是昨天那位声传帝都的绝世高手干的,还是?

    一系列的疑惑没办法得到解决,虽然心痛,却只能咽下这口气了。

    不久,从镇国公府传出一条命令:死者无名,天可怜见,厚葬之。一句话就将这件事揭过去了,百姓们还是津津乐道,无从止。这件事在真正的上流社会中没有泛起一点波澜。

    有些老不死的,快成精的人都嗅出了一股子不同寻常的味道,却也没人去揭短。

    安妮和安伦照常上街游玩,照常的疯,这件事竟然就这样揭过去,安伦心中还是很震惊的,不过却并不妨碍他的好心

    距离帝都五十里的地方,除了正门口的康庄大道,其他地方是一些农田和荒芜的草从,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也不知道有多大,天上的太阳还是火辣辣的照着。

    某片草丛中,两个人静静迎风而立,一男一女,看样子还是很年轻的。女的脸上戴着轻纱,看不清面容,男的则是一张英俊的生面孔,风轻轻的吹起裙摆,凹凸的形更显惑。

    “那两个废物,我还故意泄露消息,没想到都对付不了两个小孩,死了也活该,只是不知当时发生了什么事,肯定有外力干预,不然两个小孩怎么可能对付他们。”那个男子声音很好听,并不雄厚粗糙,让人如沐风的感觉,“我们还要取那两个戒指吗?”

    “不用了,我当初就说,不过是空间戒指罢了,虽然珍贵,却也不是必须得到不可,其实我们即使拿到也没什么用处。”女子轻柔的道。

    “那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那两个小鬼会不会有什么问题?”男子继续道。

    “应该不会,顶多是什么大家族的子弟,我们不知道而已,也许真是暗中保护他们的高手出手将那两人解决掉,我们不要多事,努力修炼、继续潜伏,父亲也快突破了,到时候,呵呵!有的是你的好处。”

    “恩。”

重要声明:小说《魔仙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