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可怕的大魔导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宇荒 书名:魔仙界
    阿卡兰斯大陆,由于是位面,所以其实各个地方的气候是差不多的,中部正是炎炎夏季,其他地方自然也是,而气候只会随着海拔的改变而改变,不过相差也不太大。

    夜,是那么的美好,同时也是那么的肮脏,有钱人开始了美好的夜生活,放与虚伪并存;穷人不是老老实实的打夜工就是在家抱着婆娘睡觉,虽然天气还是很的,但是穷人家的,夫妻两在一起的时间可不多,自然珍惜无比;而一些恶棍、小偷、贼也开始活跃于阿卡兰斯大陆,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不会缺少任何人,有高贵自然有卑,不然怎么衬托出你的高贵呢!

    阿卡兰斯大陆,每时每刻都在死人,所以变强成了几乎所有人的追求,只要有一丝机会,都会付出千百倍的努力,只是为了更好的生存。

    索亚帝国,共有九个行省,均是当今陛下的亲兄弟分封出去的,由于帝国面积过大,导致即使是九分之一的领土依旧庞大无比,也几乎是地球表面积的总和,没有好的管理才能,恐怕帝国早就分裂了。

    南部,卡尔行省,嫡属于索亚帝国皇帝德尔蒙多?索亚的亲兄弟布鲁斯?索亚的领土,布鲁斯虽然不是多么的有才华,至少并不昏庸,所以卡尔行省倒也是丰衣足食,做不到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却也极少人放罪,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

    远处,卡尔行省的边缘地带,距离卡尔行省的首府费得斯城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两个人影悬浮在空中,眼睛盯着远处,好像再看着什么一样。

    两人并没有穿夜行衣,只是夜色深了看不清面貌,但大致的轮廓还是可以看出来的。其中一个魁梧大汉,满面光滑,没有一丝胡须,甚至头顶也圆的相月亮一样,背上背着一柄单手大剑,上面闪着锐利的光芒,没有人敢怀疑这柄剑的锋利;另一个则显得有些柔弱了,手上持着一根黝黑的魔法杖,硕大的魔核雕刻成圆形,镶嵌在不知道上面材料制成的魔法杖上,黝黑的法杖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条纹,金色的头发无风自动,背影有些佝偻,虽然夜色深了,还是可以看得出面色有些苍老。

    大陆上,众所周知,武者能御空飞行,说明已经摆脱了武圣,进入了域级,从这里就可以说明那个魁梧大汉的可怕,而魔法师只要具备风属,六阶就能够飞行,否则,也要突破大魔导师,达到域级,所以从这里到是看不出那个老者的实力,但是一个敢于和域级武者相对,实力必定不低了。

    “呵呵,迪克斯,好久不见了,没想到追踪了我这么久的人会是你,你追了我这么久不知有何贵干啊!”那个苍老的魔法师心中震惊,面上却很是冷静。

    “塔里,不用在我面前装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到卡尔行省的目的吗?哼哼,现在还想着糊弄我,是不是非要我说出来,”看到那魔法师面上的惊慌一闪而过,迪克斯放心了:看来报说的果然没错。“嘿!你也放心,我对那东西没兴趣,不过我对你手上的那快十阶银龙皮倒是很感兴趣,你也知道,我是武者,而银龙皮具有很高的法抗,你只要将银龙皮给我,我便不干涉你取那件东西,相信没有了我的阻扰,你取那件宝物应该是易如反掌吧!”

    魔法师有些惊疑不定,“你怎么知道我手中有十阶银龙皮,不应该啊!”魔法师想不出当初猎杀银龙时那里出错,竟被人盯上了。

    迪克斯脸上挂着嘲讽的笑,“这就是域和大魔导师的区别,除了其它域级强者的秘密外,其它的没有什么能瞒过我的报,别废话了,现在你可以做选择了,是和我大战一场,然后我取走你的银龙皮,然后顺便再去取那件宝物,还是你自己交出来,然后去取你要的宝物。”看着塔里依旧在犹豫,迪克斯又道:“你应该知道,我说的出做的到。”这句话,迪克斯咬的特别重。

    塔里一咬牙,“好,我答应你,可你也要说话算话。”脸上露出痛的表,手一翻,一层厚厚的银色鳞甲皮出现在空中,还没有落下,就又消失了。

    “哈哈,好,果然够爽快,我也不是不守承诺的人,你去取那件宝物吧!我不会阻扰你了,毕竟没有人喜欢麻烦。”大汉大笑一声,向远处飞掠而去。

    大魔导师一脸恨恨的表,手一翻,出现一张卷轴,引得周围空间也在猛力的波动。信手一撕,耀眼的光芒一闪,塔里便消失不见了。

    费得斯特城,王府。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果然是千古名言啊!

    如以前无数个夜晚一般,歌舞升平后,有点肥胖的王爷搂着美的妃子向内房走去,至于干什么,大家都懂得。而众多官员、家将也自动的离开王府。喧嚣的王府静了下来,只剩下丫环仆役们来来回回的整理着大厅的残留物。

    灯依然亮着,给人一种安全感,丫环仆役们也都睡下了,只剩下来来回回巡逻的护卫依旧在尽着自己的责任,除了夏天特有的虫鸣鸟叫外,只剩下铠甲摩擦和士兵的步伐声,只是所有的王府人员都已经习惯了。

    开启了空间传送,虽然有点痛,但是塔里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为了那件宝物,他觉的值了,要是晚了一步而被他人所得,他会痛苦的想自杀。

    出现在费得斯特城不远处,说不远也只是和卡尔行省边境到费得斯特城的距离相比,毕竟空间传送卷轴也只能定向,却做不到定位,那是域级强者的本领。

    御空飞行了一个时辰,费得斯特城出现在眼前。不愧是一个行省的首府,果然够繁华,街上依旧是人山人海,阿卡兰斯大陆从不宵,也不了,毕竟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塔里刚出现又一闪而逝,没有人看见他的踪迹。

    看着王府的奢侈,塔里心里还是有些羡慕的,不是他没见过世面,也不是他奢侈不起,而是不能,没有一个强者在强大后会去奢侈,因为会影响心境,强者只是在追求更强的道路上奔跑,没有时间享受,这也是强者的悲哀吧!

    很快的,出现在王爷的寝室,他很清楚,那里守卫多,说明那里就是王爷的寝室。直接秒杀了几个守卫,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对于守卫这种水准,他提不起一丝的兴趣,因为对他而言太弱了。

    听到门开的响声,里面传出布鲁斯的怒吼,“混账,不知道规矩吗?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因为听脚步声可以发现只有一个人,至于其他的狠话他现在也说不了,因为实在是不方便,也想不起来,人还在王妃的肚皮上跳动着呢,那有那闲功夫,只希望那个混账东西可以快些滚出去。

    王妃也惊叫一声,随即直接将头埋进被子里。

    脚步声依旧在继续,越来越大,没有丝毫要出去的意思,布鲁斯也荒了,用小毯包好自己,站起,借着周围的火光,可以看清楚是一个苍老的人,手持魔法杖,应该是一个魔法师,哦,该死的魔法师。因为布鲁斯是一个武者,若不是他是一个王爷,恐怕生活不会这么惬意,虽然他也是九级武圣,所以布鲁斯很讨厌魔法师。

    “尊敬的布鲁斯阁下,”塔里居然用出了敬语,虽然表并不恭敬,其实他没穿夜行衣就说明他打算灭口了,对死人礼貌一点貌似也没什么,“请问,您知道你祖传的那枚耳钉在那里吗?对了,请不要试图欺骗我,我的脾气很不好,非常的不好。”塔里声音很轻,却透出一股恐怖,为先前被迪克斯强取的银龙皮而耿耿于怀。

    布鲁斯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他恨狂暴,毕竟如果是你的话,在做造人运动时被强迫停止,下面还着一杆枪,相信你会比他更狂暴的,“该死的魔法师,我怎么知道那枚该死的耳钉在哪,这关我什么事?光明神在上,快滚,滚出去,让你再活一晚吧!明天,就是明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听了布鲁斯的威胁,塔里脸上依旧带着微笑,“呵呵!是吗?这是你我的,要怪就怪你自己吧!”说完,整个人直接消失了,布鲁斯很狂暴,实力十不存七,左右不停的看,始终没发现那个该死的魔法师那去了。

    突然,一只瘦骨嶙峋从头顶伸出来,布鲁斯依旧没发现,等到察觉出头上的寒气已经来不及了。那只手直接按在布鲁斯的头上,就这么的,好像时间静止了,过了一会,布鲁斯软软的躺在地上,仔细看,嘴唇发白,已经没有任何气息了。塔里缓缓出现,走到旁,一个风刃术,虽然只是一个低阶的风刃术,在大魔导师手中的威力足以比得上六级魔法士一击了,对付一个四级魔法师还不是轻轻松松,鲜血一洒,塔里转走了,脸上带着令人发寒的笑,像恶魔一般。

    运用搜魂术,没有发现任何的可疑,自然也没找到那件至宝,还搭进去一张银龙皮,怎不叫他发狂。

    “啊!啊!……”塔里发疯的喊,动静已经惊动了王府的护卫,“咒,大裂地术。”闻言,赶过来的护卫均是惊骇不已,想逃却已经来不及了。

    就算不明白敌人有多强大,也知道咒的含义吧!而能释放咒的,都是站在大陆巅峰的魔法师们。

    犹如山崩地裂,仿佛天变成了地,地变成了天,唯一还能挣扎的就是布鲁斯招募来的**阶强者,不过也只是挣扎而已,没有人有能力逃脱,只能看着死亡降临到自己上。而可怕的咒虽然主要攻击目标是王府,依旧给临近的建筑造成了不小的伤害,整个费得斯特城都隐隐的震起来。

    塔里微微的喘息着,毕竟施展一个咒对大魔导师来说也不轻松,随意一个漂浮术,漂在空中看着下面末一般的景象,脸上只是挂着笑。

    偶尔有几个距离王府大门比较近,实力又不是太差的人跑出来,塔里正好在空中补一刀,这里没有人可以在十阶大魔导师的面前生存下来。

    王府的地下室,一阵淡淡的空间波动传来,只是暴怒之中的塔里并没有发现。

    “轰,轰,轰”

    一片片房屋倒塌造成的巨响,一个个人死亡前的惨叫,惊动了全城,灰尘漫天,隐隐可疑看见一个佝偻的影悬浮在空中,很快,大裂地术的时效过去了,地上只剩下一片废墟,只要在王府内的人,没有任何人逃脱,地上没有一丝的鲜血,有的只是碎石乱尘。

    尽管是十级的大魔导师,但是也不敢做出屠城这种有伤天和的事,看着王府的人死绝了,笑一声,塔里一闪即逝。

重要声明:小说《魔仙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