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盛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叶臻风 书名:亡灵序
    “其实,那些修建墓的人士也是属于土木人士,大家都是一个专业的!所以他们做的东西,我们破解起来也就容易的多。”汪伟解释着他们的优势。

    王进则在努力的展示着他们的工具:“看,这个是铁锹,这个是铁铲,这个是铁锨,还有铁锄、铁扒……火把、麻绳、活鸡、硫磺、醋……”

    听到这里,天虎忍不住插了口:“你说的其他东西本道爷都知道,这个醋却是为什么?”

    “这就牵涉到一个专业问题了,”汪伟的专业知识显然很丰富,“我们业内人士发明了一种夯土,就是普通的土掺上一种液体,凝固之后极其坚硬,其程度甚至超过花岗岩,是无法用工具撬开的,所以在墓和宝库中大量采用。但是这夯土也有缺点,就是遇到到醋之后软化!唉,说起来那夯土的配方我们一直想弄出来,但是始终没有成功啊!”

    还有这种东西?以后可以用来铸造炉鼎,这样也能把爆炸的损失降到最低,一想到师父葛华爆的那几尊炉鼎,天虎心中也是稍稍的有点心痛。

    这两个家伙如此卖力的拉自己入伙,那就不要怪咱咱狮子大开口了。再者宝藏就在这天邪山中,想想取得宝藏也不过一两天的事,应该没什么问题。想到这里,天虎微微一笑:“如果取得了宝藏,如何分呢?”

    “这个……”正在卖力介绍的两人停了下来,愣了半晌,汪伟先道:“道爷,五五分成如何?”

    五五分,应该是比较公平的,不过本道爷喜欢二八分!

    “二八分,我八你二!”

    说话的同时,天虎故意拿出一种气势凌人、霸气外露的样子,至于表演功夫到不到家就不太清楚了!

    汪伟和王进的脸色都有些难看,汪伟的脸已经变成了红黑色:“不行,道爷您只不过是震震场子,真正动手,搬运财宝的可都是我们的人!”

    “有钱赚,也要有命花才行!”天虎冷道,“俗世中的财宝,对本道爷的吸引力本来就不大,如果不多点,贫道何苦去趟这浑水?”

    顿了顿,天虎看向远方,双眼中透出几丝看破沧桑的味道:“这几天,孟州城来了多少人,他们想做什么,你们应该比贫道知道的多。”

    “就按道爷说的办!”王进好似下了极大的决心一般,眼见汪伟想暴起,忙使了个眼色,然后补充道,“只是,到时候财宝众多,道爷若是拿不下,到时候支会一声,兄弟们帮道爷拉回来!”

    咦,这句话是不是想要运输费啊,可怜的娃,不知道本道爷有小乾坤袋啊!天虎一脸淡然的神,正要说话。

    “哼,赤王即是造反,肯定是多存金银刀枪,你一个道士要那么多金银做什么?”燕嫣忽然插口道,“不如寻到宝藏之后,任你道爷先挑,挑剩下的全归土木帮,如何?”

    咦,说的对啊,要是有个灵丹妙药的,分一粒给这伙人自己也不愿啊,倒是金银,自己的小乾坤袋又能装多少呢?天虎很是赞许的看了燕嫣一眼,这丫脾气虽大,脑子却很好使啊!这俩小子要是再不同意,到时候抢他娘的。

    汪伟二人的脸色依旧不太好看,他们也清楚,宝藏中真正的无价之宝并不多,若是任这道士先挑,估计剩下的也就全部是金银了,金银虽好,自己这帮人又能带多少?

    燕嫣冷冷的扫了王进汪伟一眼,冷道:“你们别在想什么小九九了,要合作就痛快点,也不想想,道士眼中的宝贝和你们眼中的宝贝一样么?那些价值万金的古董字画,恐怕道爷看都不会看一眼!再说,赤王的宝藏,何止万千,我们三人撑足了,又能带走多少?”

    “成交!”

    王进和汪伟几乎是抢着回答,同时一脸崇拜的看向燕嫣,“那个,道爷夫人真是聪明啊!”

    “谁是他夫人?!”燕嫣的脸色募地寒气人,狠狠的瞪向两人。

    “咳咳,她是本道爷的丫鬟!”天虎清了清嗓子,纠正道。

    “那就是丫鬟夫人,是我们唐突了!”汪伟也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

    丫是和夫人杠上了,见对方也清嗓子,天虎很是不悦的看了汪伟一眼,心道不过既然谈妥,那就上路吧。

    “你们带路,”天虎甩下一句话,起钻进马车,随即一脸笑眯眯的看着马车中的小珂:“小珂,来,再给本道爷捏捏!”

    马车外的燕嫣闻言,一脸的寒霜。

    王进很是识趣的拉着汪伟走开:“这下好了,夫人在车里呢,哪有夫人会赶车的!”

    汪伟摇了摇头:“根据道爷说话的语气我推断,车中也是一个丫鬟!”

    天虎的马车没能坐多久,因为树林之间太过狭窄,马车已经不能通过。

    这可怎么办?

    天虎看着自己的马车犯了愁,虽然说一辆马车不值多少钱,可再少的钱也是钱啊,自己跟着师父,一向是紧巴巴的过子!其实自己原来也喜欢吃的,只不过那时候穷,自己又是开窍期,还要没没夜的帮师父炼丹,哪有空去打猎,也没有那个能力啊!于是只能听从师父的话,练什么辟谷,现在练的习惯了,反而不想吃梁了。

    汪伟等人见天虎对着马车发呆,也不知道这位道爷想的是什么东东,一时也就没人敢插口,都愣愣的站在那里。

    “哼,得了宝藏,就是汗血宝马也能买几匹,何必在意这一驽马!”燕嫣冷道。

    天虎很是诧异的瞪了燕嫣一眼,心道丫怎么知道我想想什么呢,可是随即想起来旁边还有很多人,心中顿时火起,不过脸上却是一副悲伤的样子:“这匹马跟了贫道很久,今天把它丢在这里,实在是心中不舍啊!”

    “道爷真是中人!”王进立马上前,一脸的谄笑。

    天虎正要再次感慨一番,不料又被燕嫣抢了过去:“修道中人,本就要抛家弃子,正所谓大道无,连一匹马都割舍不下,你还修什么道!”

    “哎,我说你这个丫鬟当的比我师父还师父呢?”这下,天虎再好的脾也忍不住了,也不顾什么神仙风采、道家风范了,捋起袖子就要上前教训燕嫣。

    “我就这样,怎么了,要不要,不要我走!”燕嫣显然并没有被天虎的威势吓到,当即也捋起袖子,针尖对麦芒。

    “噢算是明白了,你想使激将法,让本道爷把你赶走,你也好脱离丫鬟的份!”虽然在气头上,天虎却并不傻,当即就回过味来,“哼,想都别想,后本道爷修成神仙,一定拉你把,让你生生世世给本道爷当丫鬟!”

    这时候,躲在一边半天没有吱声的小珂悄悄的拉了拉天虎的衣角,怯怯的问道:“天虎哥哥,小珂也要生生世世给你做丫鬟。”

    “不用!”天虎回头看了看小珂,一扬眉毛,“小珂,你不是什么丫鬟,你是我小妹。记住了,你以后也是这个燕嫣的主人,有什么事都要吩咐她去做!”

    “可是,可是……”小珂闪闪的大眼睛有些害怕的看了燕嫣一眼,正想说些什么,却早天虎打断:“就这么定了,丫鬟一个就够了!”说完示威的扫了燕嫣一眼。

    “哼,本小姐要走,你们谁也拦不住!”燕嫣气的牙齿打颤,她见天虎城府不深,本想随便激一激,哪知出现这种结果,登时也火上眉毛。

    “你试试看?”天虎冷笑一声,从怀中掏出一张道符,“本道爷是护短,但是更痛恨叛徒!管你以前是什么,你要是敢走,我就拔了你的裤子,把你吊在树上,还要在你股上写‘燕髯女儿’四个大字!”

    “我,你……你好恶毒,死人的名声你也敢拿来败坏?!你太无耻了!”燕髯的削肩膀微微颤动,脸色更是白的吓人,铿锵一声拔出手中宝剑,指着天虎。“我只不过是她女儿的丫鬟!”

    “死人了不起?再说,败坏死人的名声没人来找麻烦!”天虎嗤之以鼻,“你不信就试试,反正燕髯死了,也没人来纠正!”

    “你,你……”

    燕嫣几乎说不出话来,手中的宝剑犹豫半晌,终于叮当一声落到地上,天虎的实力,她心中清楚,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

    “嫣姐姐,你别和天虎哥哥斗气啊,他只是说说的。”小珂见燕嫣浑哆嗦,几跌倒,忙上前扶住。

    “他,太欺负人了!”

    燕嫣丢下一句话,泪如雨下。

    “你应该知足了,跟着本道爷,总比刘鹏那脓包强!”闹成这样,天虎也没心思再去理会马车的问题,一挥手道:“出发!”

    王进和汪伟等人诺诺连声,忙不迭的带路。

    汪伟悄声道:“进哥,我怎么看这个道士,怎么不像道士,咱们别是……”

    王进赶紧瞪了汪伟一眼,压低声音:“看着像道士的就是道士了?上次咱们请的那个道士,道袍飘飘,拂尘雪白,发须一丝不染,要多像有多像,结果呢?”

    汪伟点点头:“进哥你别生气,我子直,有话就说而已。”

    “我生气倒没什么,别惹这道爷生气就好!”

    王进和汪伟不愧为专业人士,藏宝图上的疑问,走路的过程中就破解了。汪伟很是自豪的道:“咱兄弟以前都是专业修路的,识图能力那可是经过专业学习的!”

    果然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天虎对两人很是满意,自己这几天也没少研究这藏宝图(开玩笑,有宝藏谁不动心,就算金银对修道没用,但总可以买几个丫鬟吧,到时候来了群鸳出浴,也好刺激咱的咽津能力),可惜的是,小小的一张藏宝图,很多地方天虎都看不明白,所以这事就耽搁下来,要不然也不会安心的在道观中练画符等师父。

    “好了,穿过树林,前面就是!”

    汪伟兴奋的指了指前面。

    一群人顿时激动起来,速度也快了不少。

    穿过树林之后,除去了树叶的绿翳,视觉顿时豁然开朗,这是一块方圆十里的山谷,平坦开阔。

    “又来了一批,打个招呼,哈哈哈!”

    山谷中发出阵阵爽朗的笑声。

    “咦,这个寻宝小队配备不错,还有个道士!”

    也有人很是仔细的观察着天虎等人,其中隐隐的有几道暗目光。

    “咳咳,”天虎清了清嗓子,艰难的咽了口唾液,“这么多人啊!”

    山谷中,聚集了数千武林众人,大伙分立数边,个个摩拳擦掌,其中,也不乏道士的影。

重要声明:小说《亡灵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