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醉月楼杀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叶臻风 书名:亡灵序
    心脏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心脏处的经络密密麻麻,稍有不慎就将会暴血而亡,可谓是修道前期最大一个关卡。

    而在心动之前,心脏也是内气运行的一个区,当心脏周围的经络强大的一定程度后,引起心脏处经络共鸣的时候,就是心动期,也就是内气的运行可以进入心脏的指示。

    心动,是修道的第四个阶期,也是非常危险的一个阶期。

    虽然很想再吸一口气,但是天虎心知心动期太过危险,应该咋师父的指导下修炼,当下收起思绪,便准备去找师父。

    找到师父,得赶紧进行拜师大礼。天虎以前只是一个修道小童,道童,准确来说并不是真正的拜师,只能算是见习期,只有进入第三个阶层之后,才能真正的拜师,并获得道士的称谓。

    成为正式弟子之后,就可以修炼一些道术和剑法了,毕竟道力再深厚,没有攻击手段也是不行的。天虎现在会的不过是一个火符,如此简单单调的攻击手段对付一般人还行,碰到高手可就够喝一壶了。

    从泄洪孔出来后,天虎径直往城北的马车寄存处而去。

    “这巷子怎么有点多,到哪了?”

    走了半晌,天虎终于发现有点奇怪,最终确定了一件事:自己迷路了!

    汗,看看昏黑色的天空,哪里还有太阳的影子!

    早知道把师父的罗盘偷来了,天虎有些懊恼,又不太好意思去询问,毕竟,咱可是道士,一个道士跑过去问人家哪里是东,哪里是南?

    唉,迷路的道士,也是第一次见吧!

    先走走吧,看来自己这两年只顾跟着师父修炼,连在孟州城都会迷路!大不了出了城,绕着城墙走,城门上可是有南门北门字样的。

    天虎选了个方向,一闷头的走了起来,现在是心动期,经络的拓展也是他的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走动之间,速度比以前快了很多,而且也没有任何疲惫的感觉。

    “踏踏踏踏!”

    后传来一阵马蹄声。

    天虎闻声不由得打个激灵,今天若不是石条这宝贝,自己早到阎王爷那报道去了。

    回头看去,却是一辆马车。

    “道爷,让一下嘞!”车上的马夫见天虎大剌剌走在路的当中,于是赶忙恭敬的吆喝一嗓子。

    唔,还算有点眼色,天虎扬起了脑袋,把掏出一般的道符又装了回去,同时走到路边。

    “得得,谢谢道爷!”

    那马夫又吼了一嗓子,架马过去。

    道士,咱也是道士了,这一声道爷叫的总算是名副其实。

    天虎现在颇有点小人得志的心态,边走还边盯着路面,看看可能在捡到一件宝贝,哈哈!

    “踏踏踏踏!”

    又是一阵马蹄声,天虎皱起眉头,闪到路边,不过这次眼神可就有点森了。

    “踏踏踏踏!”

    第三辆马车的时候,天虎终于忍不住了,脚尖轻点,子顿时影子般飘忽,飘忽之中,稳稳的落到那马车的马背上。

    “道爷?!”

    那马夫吓了一跳,急忙拢住马匹。

    作为一名正式的道士,得有道士的范儿,可不坏了道士的名声。

    天虎如是想着,从怀中掏出一张道符,“腾”的一声,一团火焰燃烧起来,就差嘿嘿的笑了。

    “呃!”

    那马夫吓了一跳,赶忙向后面敲了敲,道:“乔公子,有个道爷!”

    话音刚落,马车上的门帘慢慢拉开,马车中是一名少年,大约十七八的样子,模样倒还中肯,就是一脸的麻子。

    上穿的的是红花坊的袍子,质地一般,剪裁的倒很好,看来是量订做的。

    “道长,有什么吩咐?”乔公子先是拱拱手,这才彬彬有礼的道。

    “去哪?”

    天虎淡淡的道,他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肌,希冀没有一丝的绪遗漏出去。

    “咳咳,”乔公子有点不好意思的捏了捏手指,轻道,“小生准备前往醉月楼!”

    嗯,是去醉月楼的,怪不得这么多马车,原来都是去那个的,哈哈。

    “醉月楼,我艹!”

    猛然反应过来,天虎那僵化的面部顿时发生了莫大的变化,什么道士的形象都扔到一边,并且爆了粗口。

    乔公子眼睛大跌,不过总算反应很快,见天虎脸色赧然,忙道:“道长直言快语,真乃我辈中人,还请车内一叙!”

    “行,醉月楼,我,呃,贫道正准备去呢!”

    虽然很鄙视师父坐马车的行径,但是有车坐又有谁会走路呢,更何况,醉月楼,哼哼!今天上午的场子先找一半回来,然后再去找另一半!

    于是子一闪,落到地上,然后纵进了马车。

    天虎此时有点懊恼,懊恼自己的健忘,自己境界提升之后,怎么忘了去找回场子呢!醉月楼不在话下,刘鹏家就算再大户,恐怕也对付不了一个心动期的道士吧!

    至于师父葛华,现在时辰这么晚,恐怕他老人家早就回去了。

    先把场子找回,然后再去拜见师父,看到自己进入心动期,这老抠会不会惊讶的眼睛掉到地上?嗯,说不定师父不过一个融合期,要是知道徒弟超过了师父,哈哈!

    想到得意处,天虎的眉毛都开始跳动起来。

    这一来,搞的旁边的乔公子很是诧异:这什么道士,就算是去醉月楼,也没必要高兴成这个样子吧!

    天虎不知道自己高大伟岸的道士形象已经被人想成如此不堪,不过他很明智的选择沉默:据说,大人物往往都很少说话。

    一路无话,不多时,马车外便响起马夫的声音:“乔公子,到了!”

    “道长,请!”乔公子很有礼貌的伸出一只手,他对这天虎一脸正色有些不堪:刚才说去醉月楼,高兴的眉毛直跳,这会到了,又老神在在的装正经!

    “到了,嗯!”

    天虎微微的点点头,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躬走出马车,信步迈出。

    “哎哟!”

    顿时一个趔趄,天虎直接扑了下去。

    原来天虎以前都是架马车的,坐在车辕上,两腿离地不远,到了地方,一走便行。这次坐下马车,份还没转换过来,登时不料一脚踩空,扑了下去。

    这一刻,高手的风范便现了出来,天虎虽然子扑空,急切中另只脚一点车辕,顿时如离弦的箭般飞出丈远,然后子借机在空中一旋,稳稳的落在地上。他自己没事,倒把旁边的马夫和乔公子等人吓的不轻。

    醉月楼之中熙熙攘攘,灯火通明,阁楼之上,人影摇曳,显然正是开张的时候。

    天虎露这一手,虽然有些仓促,但是总算潇洒。

    “唰!”

    “唰!”

    “唰!”

    院中,大厅中不少人见到此幕,都下意识的摸到自己的兵器之上。

    天虎冷眼一扫,也发现了几丝奇怪,这醉月楼中,竟大多是武林高手。

    看着他们的装束,天虎顿时想起早上吃的灰来,不过人也太多,恐怕这场子得以后才能找。但是,以后的话,又有谁知道是谁让本道爷吃的灰呢?

    唉,要是把师父那几张风符拿来就好了,这个时候吹起一阵风,让所有人都吃点。

    “原来是个道士,道长好啊!”

    一个粗犷的汉子大大咧咧的笑道,醉月楼中,顿时轰然一片起哄,这年头,道士也来~~,哈哈!

    看看一帮人~邪的笑容,天虎就知道自己被误会了,唉,这些人,做事太想当然了,以己度人,自己来醉月楼~,就以为别人也是来~的!

    “诸位善人,贫道法号天虎!”虽然很鄙夷这帮人,但天虎还是清了清嗓子,朗声道,毕竟,要站到道德的制高点,“今天来此地,乃是为了度化一名有慧根之人!”

    “哈哈哈!”

    谁知道这样一来,那些江湖人士笑的酒都喷了出去,“来窑子里度化有慧根之人,难道道观里的尼姑以前都是做这个的!”

    天虎的脸色有些铁青,捻出一张道符,随手甩去,道符顿时如利箭般激而去。

    “哼,俺不是吓大的!”

    那人显然也不是善类,两手一张,抓住桌子猛地一掀,挡向道符。

    “嗤!”

    道符好似利刃一般,直接传过桌子,入那人体之中。

    “腾!”

    一团火光燃烧起来,那人根本没有挣扎嘶叫,因为道符入他的咽喉,已经取走了命。

    寂静。

    醉月楼中一片寂静。

    “啪!”

    一名女子手中的酒壶落到地上,摔得粉碎。

    “啊,杀人了!”

    尖利的呼响起,醉月楼中一片混乱。

    呃,天虎自己有些茫然,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按照天虎的意思,最多就是教训教训那人而已,他平时教训人都是这样。他一般使用的道符都是自己画的,里面的道力并不多,甚至连把人烧的起潦泡都难。

    虽然死的那个江湖人士和大多数人都没有关系,但兔死狐悲,众人都摸起兵器,冷冷的看着天虎。

    醉月楼里虽然有不少打手,但大多也都是普通壮汉,见了这形,哪里还敢往前冲。

    “你这个臭道士寻到这里来了!”

    就在此时,忽地一声厉喝,众人大惊:什么人,这么大胆!

重要声明:小说《亡灵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