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蜕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叶臻风 书名:亡灵序
    嗤!

    幻箭激,顿时洞穿了天虎的手臂。

    “叮!”

    一声轻响,天虎还没来得及咧开嘴巴痛呼,一股巨大的冲力就把他撞的倒飞了五六丈,嘭的一声重重的跌落到青石路上,股都摔成了八瓣。

    “嘶!”

    天虎长吸了一口气,虽然胳膊和股上很痛,但是方才经过经络刺激的他明显有了部分的免疫力。

    手臂已经被洞穿了,鲜血如喷泉一般,汩汩的冒出,把整个袖子都染红了。

    “咦!”

    马上的道士皱起眉头,他的这一幻箭力道极大,就是三寸厚的石板也能洞穿,此时却仅仅洞穿天虎的手臂。

    “有法宝!”

    眉间一动,马上道士浮现出贪婪的笑容,策马来到天虎的面前。

    饶有兴致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小道童,马上道士淡淡的道:“有什么宝贝,拿出来吧,说不定道爷我还能绕你一命!”

    “法宝,什么法宝?”天虎闻言不由得怔住,自己一个小道童,有什么法宝。

    马上道士以为天虎装糊涂,冷哼一声,又从怀中掏出几张道符。

    一想方才那幻箭的威力,天虎的牙齿就不停的打颤,忙道:“这位师兄,你我萍水相逢,无冤无仇,就算小道有所得罪,也没必要下此杀手吧!”

    道士之间的厮杀,只要不牵涉到凡人,官府是不会过问的。当然,即使牵涉到凡人,官府也会尽量把事压下。

    “哼,修道一途,险恶远超凡间,既然想长生,就要有短死的觉悟。”马上道士眉毛轻扬,眼神沧桑,一脸的高深莫测,但随即又变成的森起来:“快点交出法宝,贫道说三声,三……”

    滴,装什么神棍,天虎心中诋毁,浑然忘了自己在面对凡人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副嘴脸。

    “二!”

    那个,那个,虽然胳膊上的疼痛依旧,但是天虎根本没心思理会了,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是自己跟着葛华这样抠门的师父,有什么法宝啊!

    “一!”

    “啊,是不是这个?”

    眼见那人又要念咒化符,天虎急的满头大汗,赶忙从袖子中摸出那方石条,那石条上沾满了鲜血,已经变成了殷红色。

    马上的道士右手一伸一缩,石条顿时如长了翅膀,飞入他的手中。

    “什么东西,好重的青苔!”

    道士掂了掂,一丝道力注入其中,石条没有任何变化。

    想了想,道士掏出一张道符,幻成一把匕首,然后狠狠的刮了起来。他的手法,迅捷而又如行云流水,看的天虎眼都直了,浑然忘了手臂上的疼痛。

    小心翼翼的凑过去,天虎细声问道:“师兄是哪一个宝地的,怎么称呼?”

    “五行教,洪易。”

    马上的道士随口道,继续刮着石条上的青苔,不一时,那石条上的青苔便被刮的干干净净,那幻化的匕首也变成片片碎屑,纷纷飘落。

    石条是土黄色的,上面还有不少灰白点,质地细密,色泽较暗。

    “哼,原来是块花岗石,你还真拿它当宝贝!”

    洪易面露不虞之色,猛地把石条甩向天虎,“啊!”天虎见那人眉间忽现狠戾,心知不好,正闪时,哪里还来得及。

    石条正中眉心,随后是啪啪骨骼裂开的声音,头骨碎裂的声音仿佛在脑海中响起,天虎只觉得自己的意识在慢慢的流失:这就要死了么?真快。

    眸子中乍出一丝不甘!

    洪易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天虎,有些懊恼的道:“唉,可惜贫道的聚魂术还没炼成,真是白白浪费了这魂魄”

    话音未落,又掏出一张道符,口中咒语轻念,道符顿时化成一团火光,向地上的天虎飞去。

    一言不合,痛下杀手,毁尸灭迹,幸好他没有炼成什么聚魂术,不然的话,恐怕还要魂飞魄散了。

    天虎不甘的眸子中,神采渐渐黯淡,那一团灵火落到上也浑然不觉。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修仙呐!”

    只是,天虎这不甘的灵魂太弱小,并不能改变什么。

    “嗡!”

    腰间玉佩忽然颤动起来,洪易冷哼一声,收起看着天虎化为灰烬的心思,纵马而去。

    就在这时,地上的石条忽然闪起一道红光,那熊熊燃烧的灵火顿时熄灭,而天虎上的伤口也以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流散的意识也渐渐的合拢,再次盘踞在脑海。

    “啊!”

    浑一阵舒泰,天虎爬了起来,狠狠的伸了个懒腰,把那方石条掂在手中。

    法宝的等级,天虎并不是很清楚,但冲着这起死回生、自动愈伤两条,怎么说也比师父那个乾坤袋好的多吧!

    更可贵的是,这石条在平常的时候,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故事,天虎听的多了去了,从包裹中取出一根青绳,紧紧的石条绑在左手手腕的内侧。

    见左右无人,天虎飞快的离开了,本来清澈的眸子中渐渐出现了一丝沉:洪易!

    “唉,可惜贫道的聚魂术还没炼成,真是白白浪费了这魂魄”

    冷冽毫无感的话,如一根根钢针插在天虎的心窝,作为修道的常识,他深深的了解这句话的含义。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洪易,再见面时,对于你的灵魂,我绝不会浪费!”

    时辰依旧还早,不知道师父现在在什么地方,贸然寻找的话,万一再遇到洪易,恐怕事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修炼,修炼!

    如果说上午抢丫鬟被人扇在脸上的天虎迫切希望强大,那么现在天虎就是歇斯底里的渴望强大。以前他搞不清楚,为什么很多师兄和前辈,都冒着极大的风险去修炼、去寻宝,明知道希望不足一成,还毫无犹豫的一往无前。

    按照天虎的思维,按部就班的修炼,总有一天,自己会修成神仙,虽然时间可能是几千年,甚至几万年,但是成仙那是早晚的事,何必为了早几天成仙去冒风险。

    但是今天,洪易给天虎上了一课,如果你不够强大,你随时可能被人杀死,而且可能是魂飞魄散,连永不超生都不如!修道一途,人们往往都看到杀死妖精,取用内丹和骨皮的重要,而道士虽然没有内丹,但一法宝,其价值又比妖精少上多少?

    青河贯穿孟州城,其中自然有数座石拱桥,天虎赶到最近的那座石拱桥,趁人不注意,钻进旁边的泄洪孔中。

    “呃,好臭!”

    刚钻进去,天虎就赶忙掩住口鼻,心中暗骂:哪个烂眼的家伙随地大小便。

    赶忙又爬到另一个泄洪口中,这才好些,虽然这边的灵气不多,但是现在不在道观,也没人给自己护法,还是安全第一啊。

    这次修炼,天虎按部就班的先诵经、诵赞歌和叩齿,毕竟,保持一个平静的心,真正服气修炼的时候也会事半功倍。

    赞歌,用来坚定信念。

    诵经,平复糟乱的心

    叩齿,放松整个躯体。

    做完之后,只觉得体和意识都处于一个轻松的状态,天虎这才深深的吸了口气。

    这次没有食用丹药,所以气流由俯直奔丹田,然后顺着经络四散开去,用来打通新的经络或者拓宽现有的经络。

    不对,气流刚刚散去的时候,天虎就觉得事不对,这次气流散去的速度,比以往快了几倍都不止!

    经络变粗了?但是这变的也太大了吧!

    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为什么,天虎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眉心处一点,缓缓的亮了起来。

    就道家来说,人其实有两处丹田,其一是在肚脐,其二便是在眉心。

    正常的况下,第二丹田是处于封印状态下的,开光阶期,其实就激发第二丹田。开光之后,每次呼吸,就有几丝气流顺着鼻腔流入眉心处,第二丹田也就开始扩展经络。

    一旦第二丹田的经络和第一丹田的经络连通,那么就将进入修道的第三阶期——融合,真正的成为一名道士。

    这期间,就需要打通任督二脉。

    当然,道士打通任督二脉和武林高手的意义并不一样,毕竟,在打通经脉方面,道士乃是专业人士。

    即使是专业人士,这些需要长时间的累积和扩展。

    但是现在,好像没有任何迟滞一般,内气直接从下丹田出发,经会,过门,沿脊椎督脉通尾闾、夹脊和玉枕三关,到头顶泥丸,与第一丹田的经络融合,然后再由两耳颊分道而下,会至舌尖,与任脉接,沿腹郑重,经气户中府,下还于丹田。

    这就融合了?

    天虎自己都不敢相信,按照师父的说法,修炼会愈来愈难,自己从开窍到开光都修炼了将近两年,最后还是借着一口气和十粒丹药的力量才一鼓作气开光成功。

    但是自己开光还不到一个时辰,这就融合了?

    难道自己是传说中的天地灵根,或者是兆中无一的五行灵体?

    天虎很快便把这种滑稽的想法扔掉,如果自己是天地灵根或者五行灵体的话,恐怕现在都已经成仙了!

    而且师叔葛青也早说过,自己的根骨都是一般。

    那么剩下唯一的可能就是这石条!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如此逆天?

    天虎心中疑惑,更多的却是狂喜,虽然说这石条和只要吃一粒就能飞升的丹药比起来算不上什么,但是人也不能太贪心不是,贵在知足嘛!

    而且,有了这石条,找洪易报仇的子也就快了。虽然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咱可不是什么君子。

    既然两处丹田的经络成功融合成一体,那么以后内气在体内的运转就正式成为小周天。

    师父说过,一旦进入小周天,最好接连循环三十六次,才能更好的扩展自己的经络。

    想到这里,天虎压下心中的狂喜,深吸一口气,开始运转小周天。

    一次循环,二次循环……

    三十六次循环。

    “呼!”

    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天虎两手收拢,坐好。

    就在这时,一股内气不受控制的直向心脏冲去。

    “噗!”

    心脏顿时猛地一动。

    这下,天虎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了:进阶,还没完啊?

重要声明:小说《亡灵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