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矛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叶臻风 书名:亡灵序
    隐隐中,仿佛有个声音在呼唤着自己,天虎穿过人群,把那方石条捡了起来,石条之上长满了厚厚的青苔。

    得找个地方把青苔刮去,再看看是什么石头,最好是金刚石,那样的话,咱可就发了,天虎念叨着,把石条塞进靴筒中。

    忽然想起方才那个小女孩,天虎转看去,那醉月楼的老鸨正带着家丁离去,小女孩却回头向天虎这边看着,大大的眼睛蒙了一层水幕。

    这一眼好似看到了天虎的心里,仿佛什么东西在撕扯着,有些痛痛的感觉。

    但是看看老鸨后那几个如狼似虎的家丁,天虎只能把满腔怒火压入心中。

    这一来,天虎哪里还有逛街的心,看看天空,时辰还早。

    修炼,修炼去,赶紧修炼成神仙,把这帮兔崽子全扔青河里去。

    “哈哈,又是个假道士,没钱买丫鬟,倒来骗上了!”

    “唉,什么世道!”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啊!”

    正在离开的天虎闻言脸色一黑,转几张道符扔到人群中,顿时腾地三声,刚说话的那三个人上的衣服顿时燃烧起来。

    天虎恶狠狠的走过来,指着那三人骂道:“贫道可是个有仇必报的主,下次说话别让贫道听见!”

    “哼,打不过别人就来欺负……”

    旁边那人刚说一半,早有张道符飞到面前,登时烧了个大花脸,“哎哟”,“哎哟”叫了不停。

    这一来,围观的众人再没有人说话。

    “打不过人家怎么去欺负?欺负当然要欺负能打过的,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当贫道傻啊!”见众人面有不虞,天虎直接翻了个白眼,扬长而去。

    众人见天虎这副嘴脸,一个个心中嘀咕:什么玩意,老子要是能打过你,早一脚踹在你脸上了。

    可惜天虎不会读心术,这些人怎么想的,他是无从得知了。

    修炼,修炼,赶快成仙!

    看看时辰还早,天虎走到青河边,寻了处偏僻的地方。

    一想起刘鹏那一脸的痘痘和那老鸨高高的颧骨,肺腑中就是一阵怒火,天虎心一横,掏出盛丹药粉末的瓶子,一股脑的全吞了下去。

    “好!”

    药粉吞下之后,腹部顿时如小火球一般,天虎哪里还有心思按部就班的修炼,直接开始服气。服气,其实就是吐纳,只不过道家门派众多,各个叫法不同而已。

    开窍,是修道的第一个阶期,有些门派称之为筑基。普通人是不能修道的,只有开窍之后,或者说筑基成功之后,才算真正的踏入到修道的行列中,突破开窍之后,则是修道的第二个阶期——开光。

    这两个阶期,一般都是称之为修道小童,简称道童。

    天虎现在就是个小道童,不过普通人却不知道,所以叫他道长,甚至道爷。

    只有突破开光,进入修道的第三个阶期——融和,才算的上是一个合格的道士。

    胃中好似浇了一锅汤,天虎不敢怠慢,深吸一口气,入胃腹之中,然后引导那些量顺着经络四散开去。

    肺腑之间,犹如蜘蛛网般纤细密麻的经络顿时充满了量,气流在量的推动下,迅速的向新的区域进发。

    “呃!”

    打通新的经络必然会带来极大的痛苦,天虎额头之上冷汗直冒,牙关紧咬,透过牙缝深深的吸入一口气,入胃腹之中,引导剩下的量。

    平时都是按部就班的修炼,但是这次天虎受到了刺激,十余粒丹药的量岂是几个呼吸就能够引导完?

    一时,经络撕裂的痛苦和胃腹中烫的痛苦交织在一起,不停的肆虐着天虎的大脑。

    本来稳稳站立的天虎痛的腰都弓了起来,锅中的虾米般一屈一伸。

    但是,此刻却不能张口呼喊,不然的话,体内的气散出去的话,必然导致量肆虐,甚至横死当场。

    “呃!”

    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不停的滚落,天虎清明的大脑在痛苦的冲击下,也渐渐的的混沌起来。

    忍受这样的痛苦,还不如死了算了,也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这一丝念头在脑海中产生,天虎的眼睛也渐渐的阖上。

    “不行!”

    本已经混沌的大脑,忽然清明起来,天虎睁开双眼。

    死?怎么行,咱还是处男,不,处道呢,咱还要修成神仙,找个道侣双修呢,岂能这样就死了!

    想到这里,天虎的大脑也变的愈来愈清晰,包括那经络扩充和胃中烫的痛苦,都清晰的呈现在脑海中。

    一点亮光出现在天虎的双眉中间,一闪即逝。

    开光了!

    苦苦修炼半年都没有突破的天虎,突然之间就突破了!

    “吸!”

    胃中的量还没有消失,天虎急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继续引导。

    ……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不知道吸入多少口气,胃腹中的量渐渐散去。

    “呼!”

    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天虎歪倒在地上。

    虽然刚才的形有点凶险,但是受益也很大,看来以后要想加快修炼速度,仅仅增加修炼时间是不够的。

    但是这样修炼的话,风险太大,万一出了问题,唉,可就和修仙绝缘了!

    这,到底如何是好啊!

    天虎心中思绪万千,躺在河边,看着前方的。

    清风扑面而来,夹杂着湿湿的味道,轻轻的抚摸着天虎的体,慢慢的钻入鼻孔、道袍之中。

    边的乌柏树,脚下的潺潺流水,前所未有的清晰,浑更是舒泰。

    休息了一会,看着前面淡蓝色的河水,天虎瞧左右无人,干脆脱去衣物,跳入水中。

    石条,在水中清洗的天虎忽然想起那方石条,于是游到岸边,从靴子中掏出那方石条,放到水中清洗起来。

    可青苔牢牢的长在石条上,显然经过了不少的年月,又哪里能洗的掉。

    左右看去,有一块突兀的大石头立在水边,上面光滑如镜,应该是城中居民洗衣所用。

    磨一磨吧,天虎游了过去,在大石头上磨了起来。

    可磨了半天,青苔依旧牢牢的长在石条之上。

    算了吧,回去找把刀来刮一刮!

    这破东西,天虎心中来气,不过暗中却也有一丝欣喜,这么怪异,肯定是件好宝贝。最好是什么宝贝,别是哪咤的金砖,或者是……

    “嘿嘿,”

    可能是想的太离谱了,天虎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于是收好石条,穿好衣物,快步向醉月楼走去。

    哼,那刘鹏是孟州城有名的大户,家中高手如云,暂且还惹不起,但是醉月楼,哼哼。

    虽然也知道自己睚眦必报的毛病有些不好,但是为了修道,那也是没有办法了。师父说过修道一定要心静,不能有心结。

    而自己吧,如果不报仇的话,总觉着心中郁结憋闷,所以为了修道大业,睚眦必报也是应该的。

    开光期,虽然依旧是一名道童,但是已经能和普通的武林高手相提并论了。

    修道之中,各个阶期之间的差距特别大,按照常理来说,一个人就算再逆天,也不可能击败比他高一个阶期的对手。比方说,天虎方才是开窍的顶层,只不过能对付三五个壮汉,但是一旦突破到开光,对付十余个壮汉都不是问题。

    一边走,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石条。

    财不外露,忽然想到这一点,天虎忙把石条塞到袖子中,毕竟刚洗的澡,靴子可没洗。

    “得得得得!”

    正走之间,又是一阵马蹄声。

    吗的,这么多江湖人士,有匹马了不起啊!天虎看着奔马就来气,当下捻起张道符,电一般甩了过去。

    “咦!”

    那人轻咦一声,手腕一抖,也是一张道符甩出。

    两张道符撞到一起,顿时泛起一团火光和一捧水光,双双落了下去。

    坐马车的道士就够奇怪的了,想不到还遇到个骑马的道士,天虎心中诧异,不过多的却是愤怒,孟州城就这么大点地方。再说,多个道士来抢饭碗,是谁都不高兴。

    “哼,自不量力!”

    马上那道士冷哼一声,从怀中掏出六张道符,猛地拉开,六张道符连在一起,顿时化成一支利箭。

    幻化?

    滴,天虎一看心中叫苦,幻化,那可是心动阶期的道士才能够掌握的道术,而自己刚刚开光,和心动之间,差着两个阶期呢!

    “道友,手下留啊!”

    对方使用幻化道术,明显是想置自己于死地,天虎心中发慌,连忙叫道。

    “道友?哼,道爷也不成!”

    马上道士冷冷一笑,手中的利箭顿时激而来。

    同是道友,下手怎地如此狠毒?

    两人差距太大,天虎根本避无所避,只能下意识的抬起手臂。

重要声明:小说《亡灵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