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石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叶臻风 书名:亡灵序
    正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虽然天虎的志向是娶一个仙女做老婆,但这不知道得多少年之后,况且自己还要修炼咽津。

    所以有了钱,得先去买一个丫鬟,天虎打定主意,径直往市集走去,一路上不少人见到天虎,都是尊敬的神,就算是江湖人士,也是一脸凝重。

    唉,可惜没把师父那把旧拂尘拿出来,要不然……天虎享受着人们的眼光,扬长而去。

    虽然时辰还早,市集上却已经车水马龙,各种货物更是琳琅满目。

    天虎却无心闲逛,直接来到市集的最东边,这里常有一些过不去的人家来卖儿卖女。

    “呜呼哀哉,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啊!”一名书生模样的人满脸悲愤之,一边摇着扇子,一边长吁短叹,动作浑然天成,没有丝毫的做作。

    正在众人一脸敬佩的望着他的时候,那个书生忽然“啪”的一声收回扇子,指着远方急道:“小生要那个大股的!”

    “什么世道!”

    众人见状,不由得大跌眼睛,“散了吧,都散了吧!”

    天虎远远而来,见这边围了很多人,心道肯定有美女,连忙加快脚步。

    “道士也来买丫鬟了!”众人这一看,更是摇头叹气。

    正快步而走的天虎闻言收出脚步,一脸正色的看着那人,道:“兄台此话贫道可就不听了。”一边说一边指了指那些头上插着草标的人,“芸芸众生中,自有那具慧根之人,贫道此来,乃是度化有缘人的!”

    谁知道众生根本不为所动,一人道:“刚才有个老道士也是这样说的,可一看人家黄花大闺女,眼都直了,一次就买了两个!”

    “啊?”

    老道士,莫非是师父?天虎愣了愣,赶忙昂首,清了清嗓子,但随即眼就直了:“好大的股!”

    “小道长,这个可是小生先看到的!”那书生刚买了个丫鬟,就看到天虎那狼一般的眼神,两手兀地一张,把那名女子护在后。

    “不然,贫道观此女面生五行,非申非由非田非甲非圆,乃是万中无一的慧根啊!”天虎一脸的高深,“善人,积下如此功德,福生无量天尊呐!”

    虽然天虎说的舌生莲花,但那书生根本不为所动,一把抓住那女子,快步离去。

    “善人!”

    天虎还要向前,早有两名家丁上前,一左一右拦住去路。

    他娘的,敢和贫道抢女人!天虎从怀中掏出一张道符,可看了看那两个家丁一脸横的样子,还是乖乖的把道符装了回去,心中暗道,等咱成了仙,不,等咱修炼到金丹期,再来好好的整治你!

    毕竟,即使是开窍期六层,天虎也不过能对付三五个普通壮汉而已,而这两个家丁明显是练家子,不是普通人。

    “兄台,那个满脸痘痘的家伙是谁?”天虎冷眼瞧着几人的离去,问旁边的人道。

    “哼!”对方一脸鄙夷,“刘家的大公子,叫刘鹏,听说今天是他大喜的子!”

    大喜的子还出来买女人?天虎有些无语,只暗暗的记住刘鹏的姓名,寻思着等功力大涨之后一定要治治这龟孙子。

    虽然卖的人很多,但是天虎寻了半晌,再没有一个看着顺眼的。

    买个丫鬟都这么难,唉,天虎心中叹口气,正要离去,旁边忽然传来一阵哭声。

    虽然不喜欢看闹,但是天虎还是走了过去,只见两个家丁模样的人在拉扯一个十三四的小姑娘,旁边还有一个妇人和一个汉子。

    一看那家丁模样,天虎就来气,当下掏出两张道符,甩了过去。

    “呼!”

    道符飞到那两个家丁的手腕上,顿时变成火焰。

    “啊呀!”

    惨叫声中,两个家丁松开了手,不停的在地上扑打着。

    “怎么回事?”

    天虎冷冷的道。

    “那个,道长!”

    虽然天虎只有十五六岁,但是冲着这道服,对方也不敢怠慢,那妇人忙上前,尖着嗓子,“奴家是醉月楼的妈妈,来市集买两个丫鬟,这小丫头和家人分离有些不舍,故而啼哭,不想惊了道长。”

    “嗯,”天虎闻言向那小姑娘看去:量还小,面容一般,不过还算顺眼,只是那双大眼睛哭的像红柿子一样,不免让人有些怜惜。

    唉,这么小的年纪,就要进醉月楼,罢了罢了,不若自己也做个功德吧!如是想着,天虎一脸高深的道:“贫道观此女面生五行,非申非由非田非甲非圆,乃是万中无一的慧根啊!几位善人,积下如此功德,福生无量天尊呐!”

    老鸨听了这话,脸色顿时变得难看:“道长,姑娘咱已经买下了,您这是明抢啊!”

    周围一圈人呐,虽然天虎很想动手明抢,可是终究要顾忌点颜面不是,毕竟自己和师父葛华还要在孟州城混呢。

    想到这里,天虎两手背到后:“既然如此,你出了多少银两,贫道赔你便是!”

    “那可不行,东西什么价,要看在谁手里!”

    老鸨见天虎有些软,立时蹬鼻子上脸。

    “多少钱,直说吧!”

    吗的,想宰贫道,天虎一听这话,顿时有些不耐烦。

    老鸨也不说话,伸出一个手指。

    旁边那汉子一见,顿时怒道:“妈妈,你刚才从我这买才五十两,一转手就要一百两!”

    “呸呸呸,坏了财气!”老鸨子连吐几口,这才转看向天虎,“一万两!”

    “什么?”

    这下,天虎也变了脸色。

    “一万两,这还是看着道长您的面子!”老鸨一边说,一边还叉起了腰。

    天虎冷冷的看着这个女人,那薄薄的嘴唇、高高的颧骨,道:“五十两,转手就是一万两,当贫道好欺负?”

    “看道长你还顺眼的份上,我且与你算一算,小珂今年不过十四岁,在我手下,至少能做二十年。一年帮我赚三千两银子,二十年就是六万两。老看道长有心,大受感动,这才要了这吐血价……”

    “你,你明明说只让小珂做丫鬟的!”汉子闻言,猛地冲了过来,却被那两个家丁拦住。天虎方才仅仅是惩戒他们,火符仅仅烤了一会便熄灭了,两人并没有受多大的伤。

    老鸨子闻言,白眼一番:“卖契上白纸黑字,有这一条么!”

    刘鹏的狗腿子,我打不过,你这个老细婆,也敢在本道爷面前嚣张?天虎牙一痒,伸手掏出两张道符。

    “这个小姑娘,贫道度定……”

    话还没说完,就见几个家丁模样的家伙,提着白色的大棒,排众而来。

    “哼,”见自己人赶来,老鸨子的底气更硬,“这年头,披着一道袍骗吃骗喝的人,多了去了!”

    天虎的脸色铁青,忽然之间,对法力有了一种强烈的渴望。以往,志向远大,修炼按部就班,天虎也还算满意自己的进步,但是今天,自己已经是第二次被人打在脸上了。

    法力!

    不说灵寂或者金丹期,就算自己达到融合或者是心动期,会是这样的结果么?

    看着来势汹汹的家丁,卖女孩的汉子急忙离开了。

    小女孩那大大的眸子中,泪水好似水晶,水晶中则充满了哀求:“道长哥哥……”或许小小年纪的她,已经知道醉月楼意味着什么。

    天虎的牙齿咬的咯咯吱吱,本来背负的双手,也攥的出了血:自从修道以来,自己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

    “得得得得得!”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

    “闪开,闪开!”

    奔马之上,那人的脸上一道长长的刀疤,像一条蚯蚓爬在脸上。

    马的速度很快,干净的青石路上都扬起一股灰尘,扑到天虎的脸上。

    “可恶!”

    天虎终于怒了,虽然师父葛华一直告诫:只能欺负比自己弱的人,安全第一,明哲保,活着才能修成神仙!

    虽然这刀疤脸明显不是普通人,但是天虎出手了,这是他第一次没把握的况下出手。

    “咻!”

    一张道符犹如利箭般激过去,“腾”的一声,那人的右腿顿时燃起

    “啊!”

    马上之人发出杀猪般的嗥叫,但是他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只狠狠的瞪着那条燃烧的腿。

    “啪,啪!”

    用力过猛之下,那长长的靴子落到地上,滚了两滚。

    “得得得得!”

    这次的马蹄声更加密集,虽然天虎的怒火还没消,不过还是赶紧老老实实的闪到一边。

    因为这次,足有二十多骑,而且每个人都是劲装,冷冽的神色,萧杀的神,长长的横刀之上发着森森的寒光。

    啪嗒!

    啪嗒!

    厚厚的马蹄铁踏到方才被蹬掉的靴子之上,一下,两下……那上好的靴子顿时被踏成几块烂皮子。

    疾奔的二十多骑几个瞬间就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人群中这才顿时爆发出一阵辱骂之声。

    天虎冷冷的看着地上的那几片烂皮子,皮子之下,是一方石条。

    一人一骑,疾奔之中,力度有多大,而且是这么多骑,就算是最坚硬的青石,也该被踏成粉末了吧!

    但是那方石条,静静的在哪里,分明连一个角子都没有伤到。

重要声明:小说《亡灵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