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暴怒的艾利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响河 书名:影射手
    强忍住要将艾力扁的不成人形的冲动,踏着无比沉重的步伐,艾利娅推开了自己的后院走了进去。

    “咦?这个味道……”刚跨进结界中艾利娅就发现混合花香有一些不对劲,好像效果不一样了。

    其实艾利娅种植的百花混合是有目的的,许多种的花按照配方来种植再配合她的魔力特效让这些混合花香可以逐渐改变体,更重要的是这些混合的花香是可以用特殊的方法收集的,作战的时候能够短时间内提高她的实力。

    发现有问题,艾利娅赶紧把不愉快扔一边去开始仔细检查那浓密的花海。

    以蓝百合为中心,白百合第一环为辅,薰衣草穿插其中做稳定,以……艾利娅不得不按照配方的顺序来查找问题,可这么多的花要找到一丝笑问题是很不容易的。

    “等等……”艾利娅闭上眼睛在心中默念到:“这个感觉是……”

    “玫瑰!!!”猛的睁开了眼睛,艾利娅立即冲向做为配方中支柱的玫瑰花区。

    “1、2、3、4、5……”仔细的数着玫瑰花的数量,艾利娅生怕弄错一环,这个花海她整整布置了一年才初步成为这个样子。

    “啊!是这里!这里怎么少了朵?”猛地看到角落处有一个空缺,艾利娅有些不知所措:“是谁干的?”

    看着那清晰的痕迹,艾利娅觉得心中才有些平息的怒火彻底的爆发了,而她也猜到了肇事者。

    ……

    “什么意思?”看着怒气冲冲的狂歌,艾力心中一阵迷惑。

    “决斗!输了的人以后不准再送花给艾利娅!”狂歌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以为我想送啊。”艾力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是昨晚被的……”这一句说的很轻,连在他怀里的小白马都没听清。

    “嗯?你什么意思?不想送怎么还送?而且你那祝福语……等下……”狂歌说着说着突然丢下一句就跑到工会的后院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嘿嘿……”

    在狂歌冲进后院之后顿时传来一阵令人惊悚的笑声,那毫不掩饰的嘲笑扔艾力逐渐失去了理智。

    迅速跑到后院,艾力二活没说直接一记左勾拳打在正在狂笑的狂歌那英俊的脸上。

    “哈……啊!”狂歌的笑声猛的被惨叫代替。

    “你……”左手撑地,右手擦了擦嘴角处不一定存在的血迹,狂歌怒了,今天早上的怒火彻底爆发了。

    “混蛋……”觉得自己英俊的面容受伤了之后,狂歌跳起来冲着艾力一拳打来。

    看到狂歌充满愤怒的一拳直直的向自己打来,艾力以更快的速度挥出了暴力的一拳。

    狂歌的拳头毫无悬念的打在了试图躲避的艾力的脸上,顿时让他那张算的上不错的脸起了一片乌青。可是狂歌也不好受,艾力没有躲过去,他又怎么可能躲过去?艾力的一拳轰在了狂歌的小腹上,一拳打的狂歌差点把早饭吐出来。

    一击之后,两人谁也没占到便宜于是都向着相反的方向跳开。

    “呀!!!”嘶吼着,两人再一次冲向了对方,拳头重重的碰在了一起,那沉闷的声响让围观的人都觉得心中发寒。

    “好!加油!”旁边的人都开始为场中激烈打架的两人加油了,更有甚者甚至开始压赌注了。

    围观的人闹看的很舒服,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去劝架,这里面包含了相当多原因。有人是因为想看闹;有人是有心无力;有人是不想去管,而更多的人是害怕去管,如果被场中逐渐失去理智的两人联手打那就糟糕了,而且看他们现在打的开心的万一打扰到他们以后他们报复怎么办?

    这场中的两人在旁边的人看来就是两个疯子,或者就是人形暴龙,完全是一副野兽搏的样子,甚至还不如野兽的搏。两人打着打着甚至开始遗忘为什么要打架了,其实一开始那种借口都很勉强,两人早就想和对方比拼一把了。慢慢的,两个人都陷入了小暴走状态纷纷放弃了防御,你一拳我一拳的打的不亦乐乎。

    很快,金刺花冠魔导士工会的两个帅哥已经成了工会之耻了。

    面目全非的两人站在场中彼此对立着,浓重的战意充斥着整个后院,两人似乎在蓄力准备在下一击决定胜负。

    “啊!!”狂吼着,两人开始了最后一次的碰撞。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胜负要出来的时候,常在的两人却被突如其来的藤蔓给缠住了分别倒吊在院子中的两棵大树上。

    “咦?”很多人都很疑惑不由得的纷纷转头四处查看,希望能找到原因,可一转头就愣住了不敢再动一下。

    无视众人的注目礼,艾利娅踏着更加沉重的步伐分开了人群向着场中央走去。

    看着她脚下走过的痕迹,许多人都艰难的咽了一下唾沫。这可是石板啊,不是豆腐什么的,怎么会留下半指深的脚印?

    “你们……很好啊!”站在场中央左右看了看到吊着的两人,艾利娅缓缓的说道,只是听不出她话中的愤怒。

    “早上好啊!艾利娅!”艾力笑着和艾利娅打了声招呼,然后问道:“你不是回去了吗?”

    “啪”

    艾利娅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根青藤然后抽了一下空气发出巨大的声音。

    “说!你们俩谁摘了我的玫瑰花!”艾利娅咬牙切齿的说道,边说还不往边挥舞着那根让人心惊跳的藤蔓。

    “什么玫瑰花?”狂歌一脸疑惑的问道。“你能不能先把我放下来,倒吊着不利于血液循环。”

    无视狂歌的话,艾利娅满面寒霜的轮流打量着两个面目全非的少年。凡是无意间看到艾利娅眼睛的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寒光四啊,那眼睛透露出了强烈的杀气。

    “说不说?”艾利娅平静的说道,她已经把心中的火压缩了,须知浓缩的都是精华……

    “哈?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你要我说什么?”其实艾力在被吊起的时候就知道肯定是艾利娅发现她的花少了,不过艾力决定打死也不说出来是自己干的。长期以来的经验总结中发现,被艾利娅打死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如果没被她打死那绝对是一个噩梦。

    “你们两个其中一个今天早上送我的玫瑰花是从我的花园中摘的,我保证坦白从宽。”艾利娅其实也猜到是艾力干的,她早就问出来艾力送的玫瑰上有一丝很淡的混合花香,只是她要装傻,毕竟要她打艾力还真是有点难。

    “哦……你说那个啊。那是我今天去花店买的!”狂歌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心底已经明白肯定是艾力干的了。

    “不管了,我就当你们两个都有做这件事。准备受鞭刑吧,非要把你们打的招为止。”艾利娅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挥了挥手中的藤蔓道。

    “呃……淑女!大姐头,你一定要保持淑女形象啊,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狂歌一副劝解的样子说道,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艾利娅打断了。

    “这样啊!”说着,艾利娅转了下头对着围观的众人道:“我数到三,你们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一……”艾利娅竖起了一根雪白的手指,她的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已经开始跑了。

    “好了,现在没人了。咱们该好好谈谈了,形象什么的我也不在意,今天给你们点面子现在招了我一定从宽处理,而且保全他的面子。”艾利娅收起了怒火,柔声劝道。其实她也知道,她这是在为艾力说话、

    “呃……姐!你是我亲姐还不行吗?”艾力开始求饶了,近来他患上了艾利娅微笑恐惧综合症以及艾利娅温柔恐惧综合症。

    “大姐头……我对你的真心月可鉴啊。试问我这样一个优秀的十佳青年兼你的忠实慕者又怎么会做出让你伤心的事呢?我想这一切肯定都是误会……”狂歌开始了滔滔不绝的劝说了,他现在是恨透了那个贼了,难道他不知道艾利娅是很恐怖的吗?最优雅的动作啊!最浪漫的暴力啊!这些可都是一个个伟大的前人用体尝试出来的真理啊。

    “我懒得跟你们废话,全部一起处理。”说完开始挥动手中的鞭子了。

    “啊……那个贼你最好别被我抓到……啊……”狂歌的口中传出一声悠远的惨叫,听的工会里的人心底凉飕飕的。

    “啊……大姐啊!我什么都听你的,我割地赔款外加卖好不好?”艾力是服了,这大姐头真的太恐怖了。

    “啊……”

    工会里面的人都愣愣的听着后院传来的惨叫声,犹豫着要不要去请会长来阻止里面的暴力。

    “说不说?”

    “大姐头,真不是我干的啊,你要我说什么啊……”狂歌那悲愤的声音响彻整个工会:“天杀的,要是让我知道你是谁我非活拆了你。”

    听到狂歌的话,艾力心中也不好受啊。

    狂歌可能做梦也没想到,艾利娅对他可是很偏的,听他说完狠话之后就更加关照他了。

重要声明:小说《影射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