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居然这么傻

    王昭昭走后,李科文并没有睡在便捷酒店,而是马上回了家。王昭昭的事,让李科文意识到了,自己似乎还是往以前老路走了,很显然这不是刘霸道想的,是的,这一位在这一世界里,是不希望因为找女人的事,再遭人记恨。

    所以,回家之后,李科文的心并不算好,一连两天除了既定的体锻炼外,就干脆窝在了家里修炼自己的内力,连篮球馆的训练都没有管。

    直到第三天,李科文想起了这一天是拿成绩单的,方才出了门。

    李科文家所在的化工小区,算得上是尚南市的郊区外围地带了,而尚南市南方中学所在的位置,也是差不多。

    所以,一路上的树木还算比较多,太阳淡淡的光芒照在李科文的上,李科文感觉自己的心似乎也好了一点。

    李科文是慢跑着去学校的,对于体的锻炼,李科文一直都不曾放下。是的,如果说李科文对于他人格一直很霸道的话,那么李科文对自己其实也很霸道。

    特别是对于自己的修炼,李科文的霸道几乎是极致的,否则李科文当初也不会在盘神给的功法中选择了混沌阳金诀,拥有强大的**。

    等到李科文一路跑步到达教室的时候,大部分学生都来齐了,对于成绩的揭晓,学生们似乎总是抱着期盼心理的。

    李科文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谭文的目光悄悄的看向了李科文这边,一抹恶毒一闪即逝。只是,李科文却并没有注意到谭文的眼神,是的,在刘霸道看来,谭文这种货色是绝对不可能带给自己威胁的哪一类。

    小萝莉罗莉今天似乎比较激动,刘霸道一来,这一位就问道:“李科文,你考的怎么样啊?”

    “应该还行吧,你了?”看到小萝莉的笑脸,李科文的心似乎又好上了许多。

    “不知道啊。今年地数学好难地。”小萝莉地脸上出现了一丝忧郁。对于她这样地人。成绩似乎是唯一衡量自己快乐与否地标尺。

    “难吗?不觉得哈。”李科文笑着回答道。实际上他压根连数学地题目没看。除了抄。这一位在考试地时候。似乎并没有干过别地什么。

    “你当然不会觉得难啦。”小萝莉地语气带上了些许崇拜。李科文地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年级前几地。而小萝莉地成绩却不过在班里面中等左右。对于成绩好地学生地崇拜。似乎是所有学习人地共同特点。更何况。李科文打架还那么厉害了?

    小萝莉地这句话说完。李科文还来不及回答。高一3班地班主任就带着成绩单进来了。说不得。两个人地对话就这样中止了。

    李科文地班主任。是个年纪二十七八岁地熟女。材凹凸有致。皮肤也保养地很不错。这位感地熟女。一上讲台。就看向了李科文。露出了一个微笑。说道:“这一次。我们班地李科文同学考地非常不错。位列全年级第二名。大家可要多多向李科文学习哦。”边说。这一位边举起了一张成绩单。继续说道:“李科文。这是你地成绩单。恩。八百四十分。”

    在众人地羡慕地目光之下。李科文很平静地接过了自己地成绩单回到了自己地座位上。小萝莉地目光这一次带一点点崇拜了。而是彻底地崇拜。

    是的,在小萝莉看来,李科文实在是太厉害了。

    等到成绩完,班主任例行公事一般的强调了一下安全问题,最后又传达了学校关于补习的一些通知后,班主任就走了。

    而等到班主任走之后,班长却又突然站了起来,宣布了一个让大家欢呼雀跃的决定。很显然这位班长知道怎么笼络人心的,而这一次他宣布的决定就是专用用来笼络人心的。

    是的,请全班同学去K歌城唱歌,这样跟学习完全无关,却跟娱乐息息相关的事,由一个班长提出来,不是笼络人心是什么?

    唱K的时间是定在晚上七点的,本来李科文是没兴趣去参与这种活动的,可是实在是架不住班长的盛邀请。

    李科文作为全班的第一名,自然也就不好拒绝了,是的,李科文并不想让自己显得特立独行,并不想重蹈仙界的覆辙。

    于是,晚上七点的时候,李科文就坐在了K歌城的大包厢里,拿着一罐啤酒,慢悠悠的喝着。班里女生的歌声,还算可以,听着歌声,喝着小酒的滋味,的确也算不错。

    只是,让李科文没想到的是,谭文居然就在此时端了两杯白酒走了过来,白酒的酒香闻起来不错,不用说就知道是好酒了。

    端着两杯白酒的谭文一靠近李科文,顿时吸引住了包括唱歌的女生在内的所有人,这些人可还都记得,就在上周李科文还狠揍了谭文一次。

    谭文端着酒,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难堪的样,只是把手往李科文面前一伸,带着笑意说道:“李科文,上次是我不好,咱们喝杯酒,尽释前嫌,你看怎么样?”谭文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很有诚意,只是他的举动,却实在是出乎所有人意料。

    只有小萝莉,不断的抿嘴浅笑,是的,小萝莉记得谭文那一天被李科文打的有多惨。

    李科文倒是愣了一愣,他没想到谭文会道歉,而且还是带着酒来道歉。不过,李科文却并没有接下谭文的这杯白酒。当然这并不是李科文不想喝这杯酒,只是刘霸道单纯的觉得,谭文是没有资格给自己敬酒的。

    自己要是喝了谭文敬的酒,那就是太看得起谭文了。

    所以,说不得,李科文的语气淡淡的说了句:“我没兴趣。”

    谭文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很难看了,道歉的人现自己的道歉对方根本不理会,这也着实是有些难堪了。

    “李科文,你不要以为我怕你。”谭文咬着牙,说道。

    李科文的心本来就不算好,听了谭文这句话,顿时嗖的站了起来,劈头就是两个耳光砸在了谭文的脸上,然后这一位方才恼怒的说道:“我说,你烦不烦啊?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酒了下了药?”

    谭文顿时愣住了,并不是被李科文打的愣住的,而是被李科文话吓的愣住了。的确的,谭文这一次道歉并不是诚心的,他在酒里下了药,本来不过是想让李科文在全班人面前丢个大脸而已。

    只是,这一位没想到的是,就在他躲在班长等人背后下药的时候,李科文的目光正好落在了他的上,而他所做的一切也都被李科文看到了。

    不过,谭文显然不会承认自己下药了的事实,毕竟全班的人都看着了,说不得这一位就狡辩了起来:“李科文你这是诬陷,你凭什么说我在酒里下了药?”

    触及到下药这一点上,谭文自然是很紧张的,所以,连李科文打了他两耳光的事,这一位似乎都忘了。

    “没下,那你把这酒喝了,恩,咱两就尽释前嫌成不?”李科文这一世的就是别人暗算自己了,所以他说话的语气很是不好。

    是的,这一位还记得,自己之所以现在在这里,就是因为别人的暗算。

    “喝就喝。”让李科文没想到的是,谭文居然真的把原本要给李科文的那杯酒给喝了,而且喝完之后,这一位除了脸色变的红润一点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异常。

    这一下,李科文就有些疑惑了,难道真的是自己错怪了谭文,或许刚才谭文并不是给酒里下药,而是在加别的东西?

    说不得,李科文就端起了剩下的那杯酒,一口干了,嘴里也支吾了一声:“算我错怪了你,成不?”

    谭文眼见自己这一下是占据了上风了,说不得就想再说上几句了,毕竟这一位可是知道药的作是需要一点时间的。只要自己赶在这个作时间之前,回家去洗个冷水澡就可以了,这也是谭文敢把酒喝下去的原因。

    而这些,可都是洪哥给药给自己的时候说的,谭文相信洪哥是不会骗自己的,毕竟,自己和洪哥可是同仇敌忾,李科文不仅踢了自己的裆,可还是踢了洪哥的裆。

    只是,谭文没想到的是,睚眦必报的洪哥,给他的药却并不是药,而是真正的毒药,所以接下来,就在谭文准备从李科文哪里搬回场的时候,谭文突然现自己的眼前似乎有些模糊了。

    而这模糊刚刚到来,谭文就觉得自己的脑袋突然一阵昏沉,伴随着轰隆一声响,谭文似乎感觉到了自己撞在了地上,接着他就失去意识了。

    直到此时,李科文才知道自己是没有看错的,只是李科文怎么想不明白,谭文为什么要喝自己下了药的毒酒,是的,这一位怎么都想不通,有人居然这么傻。

    在同学们的尖叫声之下,谭文被120的急救车送去了医院,而这也使得这一场班长笼络人心的聚会中断了,李科文在小萝莉罗莉的强力要求下,答应了送她回家的要求。

    小萝莉罗莉的家,离这家KTV并不远,只是途径的道路之中,有那么几条小路,是小萝莉有些怕走的,那几条小道倒也算不上太小,至少还是足够一辆小车通行的。

    李科文陪着小萝莉,慢悠悠的走在路上,小萝莉不时问问李科文这、李科文那,李科文倒也颇有耐心,是的,大罗金仙对小萝莉这个可的女孩并不反感,甚至有些喜欢。

    只是,就在两个人走到一个小道的转角口的时候,却突然现了一辆小车,被前后各四五辆摩托车堵在了小道之中,摩托车上的人都是穿着短衣短裤,头戴头盔,手中挥舞着棒球棍,不断的冲车里的人喊着:“出来。”

    李科文和小萝莉见此一幕,不由都愣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中华帝国之永恒国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