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十块钱的感动

    李科文,男,十六岁。

    临海省尚南市南方中学高一3班学生。

    家住临海省尚南市城北化工小区3栋301房。

    这些是李科文现在这具体主人的简单信息,根据这些信息,李科文自然不难找到回家的路,实际上尚南市南方中学也坐落在城北区,所以刘霸道选择的是走路回家。

    尽管尚南市南方中学所在的位置离李科文的家,着实有些远,可是李科文跑起来的速度也是很不一般的。

    只花了半个小时,原本搭乘公交车都要近半小时的路程就被李科文轻松的走完了。

    坐落在李科文面前的化工小区,实在是有些破败不堪,很明显这个小区是很早就建立的,从化工小区的大门上斑驳的痕迹就可以看出来了。

    不过,穷与富对于现在的李科文而言并不重要,实际上能够附体到一个穷学生的上,李科文对此感到非常满意。

    毕竟,仙界的那群人会不会再来查探一下也是说不定的,所以,对于现在的李科文而言,低调是必须的,而穷学生要低调起来,自然是更容易的。

    李科文可不想,因为自己的某些太过突出的表现,而引得太多人的注意,怕被这个位面的神知道,尽管,李科文也清楚,神是是很少有心关心凡尘的,可李科文还是觉得,一切还是小心谨慎为妙。

    凭借着记忆,李科文来到了自己现在体的主人家门口,看了看自己,现一切都清理干净了,血污,脑后的疤痕什么的都被李科文以仙灵之气给清理了干净。

    想到自己被打地事是不可能被现。李科文方才敲了敲门。里面顿时传来了一个妇女温和地声音:“是科文吗?你不是带了钥匙吗?”

    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了。破旧地铁门被打开。一个有着几缕白地中年妇人一脸温和地笑容看着李科文说道:“怎么。钥匙丢了?”中年妇女地话语之中没有丝毫责怪之意。只是询问。

    李科文点了点头。似乎钥匙地确是在被何老大那一群人围殴地时候掉了。而根据体地主人地记忆。这个女人叫做王晓红。今年四十一岁。是体地主人地妈妈。也就是说。现在也是李科文地妈妈。

    “忠实啊。吃饭了。科文回来了。”王晓红也没怪李科文掉了钥匙。等李科文进门之后。便关上了门。向着里屋喊道。

    李科文地家是尚南市化工厂地职工房。二室一厅。不大不小。正好够三个人居住。而王晓红嘴里地忠实。就是李科文地老爸了。名字叫做李忠实。

    要说。李科文这名字地来由。也正是因为他爸爸李忠实地这个名字。

    李科文的爷爷给自己的儿取了李忠实这么个名字的意思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儿能够忠厚老实,而李忠实也的确很忠厚老实,结果混到现在还不过是尚南市化工厂里的一个普通职工。

    于是,在李忠实和王晓红在上苦力耕耘之下,得到的辛苦成果—李科文这个儿,李忠实的心里是怎么都不想自己的儿跟自己一样忠厚老实的,相反他希望自己的儿能够非常有文化,就跟化工厂的厂长一样有科技化。

    因此,李科文才得了李科文这样一个名字。

    只是可惜的是,想有文化的得了个忠实的名字,想忠实的却得了个文化的名字。就为这名字,李科文没少被人欺负过。

    就说今天谭文找李科文勒索钱财这事,也有一半是因为李科文这名字。取了这科文的名字,却窝囊的要死,李忠实要是知道了怕也是得郁闷一场。

    不过,这一切都是已经死去的李科文的事了,现在的李科文可是真正有科有问了的,要知道除了这一次在穿梭中被暗算,李科文吃亏外,其他时候李科文可是从来不想吃什么亏的,而且现在还只想别人吃他亏的份。

    所以了,李忠实的愿望,也就可以实现了。

    “等一等,我看完这集。陈大忠正跟高云风死磕了。”李忠实的声音从卧室的房间里传来。李家的唯一一台彩电,可是放在李忠实和王晓红的房间里的,当然两口的理由是,让李科文少看电视多学习。

    王晓红只得笑了笑,说道:“那我叫科文先吃了啊,他可还赶着上学了。”王晓红笑是有原因的,最近湖南卫视播了一个叫做《官仙》的电视剧,把李忠实吸引的,整天就当自己是电视里的主角陈大忠了。

    李科文读取了体主人的记忆,自然也知道李忠实是被什么吸引着,不由嘴角带上了些许笑意,一个罗天上仙?有什么好霸道的,老可是大罗金仙,整整高出他二阶了。

    李科文这具体的主人,以前也没少看《官仙》。所以,李科文对官仙的剧了,还是知晓一点的。

    “来,科文你先吃。”王晓红把碗筷往李科文面前一放,也不理刘霸道了,直接冲进卧室去了,其实她也喜欢看《官仙》的。

    李科文的心里自然就有些不平衡了,你说,这两人,好好的大罗金仙在他们面前,他们不伺候,却跑去看什么罗天上仙的电视剧?

    李科文想平衡都难,郁郁寡欢的,李科文只得无奈的拿起饭碗,自己盛饭来吃了。现在的李科文那点残留的仙灵之气早用了近半了,而他此时也没能力吸收仙灵之气,自然也就只能靠吃饭补充点营养了。

    标准的三菜一汤,虽然菜和汤都很一般,不过就是,麻婆豆腐、莴笋炒、清炒空心菜以及紫菜蛋花汤。

    但是久未尝五谷杂粮的李科文却吃得津津有味,眼看着饭菜的消耗以惊人的速度进行着,李科文吃了个五成饱,就现一大锅饭被自己吃了大半了,而菜,麻婆豆腐已经被尽数消灭,其他的也不过才剩下一半左右。

    “那两位还迷着《官仙》没吃了。”李科文自然的就想起了里屋的刘忠实和王晓红了,毕竟是自己现在名义上的爸妈,刘霸道上一世又是孤儿长大,再加上体原主人留下的和那两位的感,所以李科文心里了,也就把这两位当爸妈了。

    自然而然的,李科文也得为里面这两位考虑了,总不至于刚夺了人家孩的体重生之后,就让人家两口没饭吃吧?哥们儿做人虽然霸道,但也不能这么不厚道吧?

    所以了,李科文就放下了碗筷,对里屋说道:“爸妈,我吃完了,去上学了啊?”

    “哦。”里屋里两口,正被《官仙》里,陈大忠和高云风硬干的节吸引着了,随便的哦了一声。

    李科文不由再次叹气,哥们儿可是大罗金仙啊,怎么落到这地步啊。叹着气,李科文就背起了书包,正准备开门去上学。

    今天被何吉昌那一伙耽搁了半小时,七点半开始的晚自习没准不早点去还要迟到了。

    “等等,科文。”王晓红从里屋里快步走了出来,见李科文都背好了书包,随手就塞给了李科文十块钱和一把钥匙。

    “今天是你生,你吃饭又一向吃的少,想吃点什么自己去买啊。钥匙你也拿着,我和你爸睡得早。”王晓红看着李科文,眼神中颇有些愧疚的意思。毕竟,两口都是化工厂的职工,李科文生在这个家里,也的确是没吃什么好的,也没玩什么好的。可是,尽管没吃没玩什么好的,这孩还很听话,家里这破屋里挂的奖状都满一面墙了,什么三好学生,优秀干部,李科文没少拿过。

    所以了,李忠实和王晓红心里了,对这孩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这孩从没让两口过任何心啊。

    李科文捏住了那十块钱和钥匙,钱的作用在他附体重生之后,早已经知道其重要了,虽然十块不算什么,但考虑到体的主人原本的家庭条件,李科文不由得有些感动。

    嗯了一声,李科文就打开了门,直接奔了出去了,临奔出去前,刘霸道还在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声:“哥们儿大罗金仙一个,就充这十块钱,也得让你两老过上幸福的生活。看来我要先学会霸道才行啊!”

    王晓红看着李科文有些反常的表现,要知道以前每次给李科文钱的时候,李科文都是一脸的高兴的,这一次却似乎有点不对劲,不由也楞了一下。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门早已经关上,李科文早走了。她的目光不由落在了饭桌之上,一看菜少了大半多,再看到高压锅里一大锅饭少了一半,不由讶然道:“忠实啊,科文今个怎么这么能吃了?”

    刘忠实此时正好看完《官仙》的这一集,从里屋出来,一见王晓红这么问,便也将目光看向了高压锅和菜,一愣,方才高兴的说道:“什么叫今个吃那么多,这才是咱家科文该有的饭量吗?要不以后怎么霸道起来啊。”

    他这一说,还真有远见,也就从今天开始,他的儿,李科文还真真正正的要去霸道起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中华帝国之永恒国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