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战栗的玄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乾阳 书名:千年寂灭
    魔城的魔宫内,血内两侧的群臣们一个个全都抖作一团,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他们全都俯在地,连个大气都不敢穿,生怕一时不慎惹恼了他们的老大。玄靖的怒火让他们风声鹤唳,就像一群做错事的狗,趴在主人的眼皮子底下摇尾乞怜。

    而坐在血宝座上的玄靖呢,他现在的脸色是一会青一会白,一副怒目横眉的表。他浑直哆嗦,鼻子和嘴唇不住的颤抖,脸上的肌也上下乱颤,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气的。

    “万灵度!”玄靖猛的一声怒喝,吓的下方的群臣们差点没背过气去。

    “微……臣在!”吓的要死的万灵度急忙应道,打卷的舌头差点让他说不出话来,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后面的两个字给吐出来。

    “原妖界是你在管辖吧?”平复下心绪的玄靖沉声问道,低沉的声音里透出无数道杀气。让人一下子就能听出,语气平静的他,此刻已经到了即将暴走的边缘。

    “回陛下,是……是微臣在……管辖。”玄靖的话刚一问完,豆大的汗珠子就从他脑门子上咕噜噜的滚了下来,说话的声调更是没有了底气。

    “好,很好……那你为什么没有看住封魔祭坛?!你说!”气的差点背过气去的玄靖在深呼吸了一阵后,霍然起,指着万灵度怒吼了起来,同时把金案上的奏折打的四下纷飞。看到盛怒的玄靖居然失控发狂,吓得群臣们差点小便失

    “微臣该死,请陛下责罚!”知道自己难逃一死的万灵度居然平静了下来,大不了就是一死了之呗,想到这里,他倒是放得开了。

    “话!你……你不是想死吗?那好,你立即去找云赤和救出她的人,最好让他们把你给大卸八块了!”看到万灵度居然以死来逃避责任,玄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指了他好一会,最后没好气咒骂起来。万灵度毕竟是开国功臣,怎么可能说杀就杀呢?再说他也不忍心去杀他,万灵度的能力是无可否认的,虽然他有时候过于鲁莽,但是不可否认,手下人能与他比肩的只有黄泉嶣和摩礼天了。玄靖是个惜才的人,有能力的人是可遇不可求的,杀一个就会少一个,所以他不会像某个昏庸的君主那样,乱杀贤良之臣。

    “微臣遵旨,谢陛下不杀之恩!”听到玄靖的话,万灵度知道陛下不会杀他的,而是想让他将功折过。激动万分的万灵度连忙叩头谢恩,起后双手作揖恭声说道:“轻陛下放心,捉不到云赤他们,微臣就提着脑袋来见您!”说完便退出了血

    看着万灵度的背影,玄靖暗暗的叹息不已,此刻他想到了很多很多,内心也没来由的涌起一丝丝的不安。在三个人还没有来到这边之前,他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可是从他们过来之后,他就开始惶惶不可终,没有一天能让他安稳的。尤其是命人绞杀多次而失败之后,不安的心绪就变得越发的明显了,他的脑海中此刻升起了一丝恐慌,原本信心十足的他,现在却开始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

    “难道我最终会失败吗?”玄靖忍不住扪心自问起来,想到自己与水天月生死两隔之后,就开始变得暴虐狠戾。想想在征战七界的时候,到底枉杀了多少无辜生灵啊?恐怕他自己都算不过来了。只要是阻挡他称霸道路的人,一律是格杀勿论,从没有姑息。“难道是我杀孽太重了吗?”他再次在心底喃喃自问,可是没人能给他答案,回应他的只有曾经那一幅幅血腥的画面。

    “你们都起来吧。”一脸凄楚的他颓坐在宝座上,这才看见下方的群臣还在那里跪着,看到这些人,他努力平复了一下内心的不平静,深吸了几口气说道。

    “谢魔皇陛下!”群臣轰然应道,随即纷纷起站好。

    “林泾州!”

    “微臣在!”说着,林泾州俯来到了过道中央。

    “噬魂龙还没回来吗?”

    “回陛下,微臣已经发出了召唤信号,相信龙大人这时候应该正在路上。”

    “朕实在是弄不明白,噬魂龙的蓝姬学院就在折羲森林附近,他难道就没发现一点动静吗?”玄靖的确是万分迷惑不解,以他噬魂龙的能力,只要有一丝异象发生,都逃不过他的感知。可是这一次他怎么就什么都没有发现呢?这真是有些说不过去了,要说会发生这种况的话,那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噬魂龙的能力下降了,但那是不可能的,从人间界回来之后,他就恢复了全的功力。那就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了,那就是救云赤的人以纯阳之的真气,配合云赤的纯之体破开了封印。而阳两种真气散发出的能量,恰好屏蔽了他们的气息,或者是……“嘶……难道……”想到这里的玄靖表剧变,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微臣敢问陛下,您想到什么了?”林泾州的脸色也变得异常凝重起来,似乎他也和玄靖的想法不谋而合,于是忍不住问道。

    “如果朕猜得没错,可能是壁画上的……”说到这,玄靖只觉得心口被一块巨石给压住了,五脏六腑被压迫得挤压在一起,让他难以呼吸。

    “陛下……莫非是……轩辕!”林泾州在说话的同时,脸上的表也骤然变得无比恐慌,汗珠子随之滚滚流出。

    “没错……除了他,谁能有那个本事?不过……咱们也不用过于担心,虽然轩辕帮了他们,可是他毕竟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如果不出现什么意外,他绝对不会现的。”深呼吸了几下的玄靖在顺过气后,才费劲的把话说了出来。可是他转念又一想,想到轩辕镇守在那里的主要目的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呃……”听到玄靖的话后,林泾州一阵愕然,他还真没想到这一点,他毕竟是这几千年才有所成就,很多上古时期发生的事他还是不怎么知道的。“陛下英明,是微臣过于多虑了。”

    “这怎么能怪你呢?林卿也是为了能够解决祸患吗!”玄靖一脸微笑的说道。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于是问道:“哦对了,西门飘袂有什么消息传来吗?”

    “回陛下,三天前他的手下传来消息说,还是没什么进展。不过,他现在已经找到了紫玄的藏之地,相信过不了多久,他应该就能把事解决了。”

    “朕看未必啊……三年前那次袭杀是多好的一次机会啊!可他愣是没能杀掉紫玄,反而还丢了一条胳膊!过了这么久,紫玄能没有一点长进吗?所以说他这次行动也不好说。”玄靖一副不以为然的表说道。

    “不过,这西门飘袂为了追杀紫玄,还真是甘之如饴、一如既往啊!”林泾州满是戏谑的语气说道。他还真是佩服他西门飘袂的这个劲儿,从那次袭杀失败之后,他就开始绞尽脑汁的去对付紫玄。后来听说紫玄离开了圣元,他就开始四处打听紫玄的行踪,不找到紫玄将其诛杀誓不罢休。这三年以来,他放下了上的一切事物,全心的投入到追杀紫玄的事上去。不过向来以手段残忍的他,为何那次没有杀害无辜呢?只是把一个圣元的女子给打成重伤。其实仔细一想也就明白其中的缘由了,圣元学院毕竟是实力雄厚的学院,藏在暗中的高人更是数不胜数,他要是得罪了圣元的人,估计他也不会好过。

    “谁让紫玄让他没了一只胳膊呢?以他那睚眦必报的格,不把紫玄碎尸万段才怪呢。”说道西门飘袂,玄靖也是一脸的无奈,当初劝他好好养伤,紫玄的事自会有人处理。可他偏偏不听,带着伤病就去追查紫玄的下落了,真是一头倔驴!

    “那陛下您看,是不是多派些人协助西门飘袂呢?”

    “那倒不用,如果他不能亲自手刃了紫玄,估计他心里也不会舒服的。这样吧,你派些人暗中跟着西门飘袂,万一有什么意外也好及时解决。”玄靖眯着眼睛沉声说道。

    “微臣遵旨!”说完,林泾州退回了人群。

    “黄泉嶣!”

    “微臣在!陛下有何吩咐?”黄泉嶣应了一声,走到过道中央恭声问道。

    “你可查到那次救紫玄的神秘人了没有?”

    “这……”黄泉嶣吓了一跳,见识了刚才玄靖发狂的可怕模样,没有办成事的他吓得浑发抖。最后还是咬着牙说道:“启禀陛下,微臣……微臣还未查到,请陛下责罚。”

    “你……唉,罢了罢了,责罚你也没什么用。不过……朕要把你的官爵下降一级,你自己好自为之,要是还没什么进展,那朕就罢免了你的爵位!你听清楚了吗?”玄靖只是给了他这么个不痛不痒的处罚,并没有重罚,只是想让他因此能长个教训。

    “微臣听明白了,如若还没有查清那个神秘人的来历,微臣愿意接受处罚。”黄泉嶣诚惶诚恐的说道,同时腰也曲下得更弯了。“陛下,不过微臣却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什么蛛丝马迹?”听到这,玄靖顿时来了兴趣,于是急忙问道。

    “那次,臣和手下人在极寒之野巡查的时候,离老远就发现了一片风刃四处飞驰。等微臣等人赶到时,却没有发现发功之人,只是看到了一个全是冰壁的山洞。但是据微臣所知,那里应该是白麒麟的栖之地,会不会救紫玄的人就是……”

    “什么?!白麒麟!怎么可能呢?他居然还活着!好,你继续暗中跟踪,找好机会再下手。不过你要切记,在没有十足把握之前,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听到白麒麟这三个字,玄靖猛的从宝座上跳了起来。

    “微臣遵旨!如果陛下没什么事的话,那微臣告退了?”

    “你下去准备吧。”玄靖挥了挥手,一脸的愤然和难以置信。白麒麟的父亲就是白虎,母亲是西方的圣灵雪龙。当年四圣被封印之后,白麒麟曾找自己报仇,不过却被自己打成了重伤,最后狼狈不堪的逃离而去。玄靖当时很清楚自己下手有多重,他相信白麒麟最多活不过三天。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现如今,那白麒麟居然还活着!这真是让他始料不及。

    原鬼界的苍冥山脉,这里的每一座高山都是漆黑如墨的颜色。因为这里的空气中含着有毒的气体,有毒的空气充斥在苍冥山脉的每一个角落,所以方圆几千里的范围内,没有一丁点的生命气息,无论地面还是山腰上,都是寸草不生的景象。除非是修真人士中的超级高手,否则,只要一进入山脉范围,就会立即毒气攻心而死。这还不算,有毒的空气会把**迅速腐蚀掉,就连骨头都不会剩下。所以这里几乎成了一个死亡绝地,就连那些可怕的怪物猛兽也不敢靠近,更不要说那些普通生命体了。

    苍冥山脉绵延崎岖,大小山峰约有八百多座,其中山脉中的最高峰‘夺魄峰’最是著名。夺魄峰的高度约有六千千米,整座山峰占据了苍冥山脉十分之一的面积,峰顶终年积雪、云雾笼罩。山峰下面是一个大山洞,黑色的毒气缭绕在洞口,看不清山洞里面的况。山洞洞口的直径约有二十多米,洞口顶部突出五根长短不一的悬壁,每一根悬壁的顶部看上去都非常尖,就好像恶魔的巨大手指一般。

    在距离洞口不远处有一座平整光滑的石台,石台上盘坐一人,此人带着一张恶魔面具,穿青蓝色长衫。黑亮的长发随风飘摆,腰间横跨着一把龙形兵刃。虽然看不到这个人的相貌如何,但他的形却非常匀称,肩宽腰细、材修长而又壮实,仿佛蕴含着非常强横的爆发力,浑上下充满了力感。如果此刻有人看到这个景的话,一定会当场石化,整个苍冥山脉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死亡绝地,可是这个人怎么会安然无恙的呆在这里?任谁看到都会目瞪口呆。

    这个人如磐石般盘坐在石台上,若不是他那被风吹起的头发和猎猎作响的衣衫,说他是化石都不会有人怀疑。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浑上下裹着一层湛蓝色的光芒,要是不仔细注意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那层光芒。

    “远道而来的朋友,既然来了,为何还不现?”巍然稳坐的他突然开口低喝道。

    “哈哈……没想到居然被你发现了?哼哼,说,那个臭小子在哪里?!”一声声如同炸雷的吼声突然间传来,在山洞前的空地上回着,若是功力稍差之人,定会被震得七窍流血而亡。

    PS:这是乾阳上传的最后一章,虽然没有写完,但是我也不得不惨淡收笔了。几次申请A签都未能通过,乾阳实在是没什么信心继续写下去了,也许本人根本就不适合走作家这条路,是我自己太高估自己了吧。呵呵,那些曾经支持我和看过本书的朋友们,谢谢你们曾经的支持,不管是真心的也好,不是真心的也罢,乾阳都要感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乾阳也断然不可能写出这么多字来,都是看过了大家在书评区的留言之后,才让乾阳找到了许多写作的信心。真心的谢谢你们,再见……

重要声明:小说《千年寂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