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接近成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乾阳 书名:千年寂灭
    听到师妹的声音在下传来,劲装女子有些发愣,没事你往底下钻什么?怀着这样的疑惑,劲装女子连忙扑过去,猛的一把掀开了单。“师妹,你这是……啊!他是……这……”刚想质问师妹的她,在看到师妹下还压着个大男人时,眼珠子差点没突出来,嘴巴也跟着张成了O形。看着师妹一脸的红晕,再加上上的睡衣还有些凌乱,更要命的是那个该死的男人还搂着师妹,更是让她想到了某些犯罪的行为。怒了!这个色狼居然跑到师妹房间里来施暴,再看看这个家伙居然还一脸的陶醉,劲装女子瞬间火起。

    “师姐,我……”睡衣女子想要解释,可是眼前的尴尬场面自己又如何去解释?那样岂不是越描越黑?真是应了那句话;解释就是掩饰!万般无奈之下,睡衣女子只好把头一低,眼睛一闭,一副受气小媳妇模样。

    “贼,你给我出来!我要杀了你……”看到师妹那副可怜相,她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想。于是,没有一丝大家闺秀模样的冲着下的烈修尖叫起来。那高分贝的尖叫简直好比杀人的利剑,原本美的俏脸此刻尽显狰狞,原本如秋水碧波的一双美目中,更是出千万道置人于死地的凶光。如果这些可以杀人的话,烈修此时早就变成随风飘扬的灰尘了。

    “我说美女,我可是比窦娥还冤枉啊!要不是我的话,你的师妹早就被那帮人给……那啥了……可你呢,不感谢我也就算了,居然还说我是贼!这还有天理吗?这还有王法吗?!”刚从底下钻出来,烈修就满脸冤屈加郁闷的哀号起来,就连还没有出来的玉蝠也被他住了。要不是睡衣女子提醒,估计十有**玉蝠会在里面憋出肺结核来。

    “什么豆娥米娥的!还我冤枉你……哎呀!居然还拐骗了一个!小妹妹不要怕,到姐姐这来,姐姐给你撑腰。哼!看见了吧,事实在这明摆着,本姑娘看的一清二楚,你居然还敢狡辩?看剑吧你!”正要狂喷烈修一顿的她,猛然发现了玉蝠这个‘受害者’,于是一副我会保护你的大姐大模样对着玉蝠说道。倒是把玉蝠给弄得满脸羞涩和焦急,想要开口解释,却又被劲装女子掐断了解释的机会,只能满脸无奈的直跺脚。而本来就把烈修定格在采花贼行列中的劲装女子,在看见玉蝠之后,更加把烈修当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棍,所以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说完,劲装女子抽出了腰中宝剑,猛的照着烈修的咽喉刺去。

    知道了眼前的雕像就是云赤,天克也不迟疑,一把从怀里掏出了那枚六芒星,对着云赤脚下的六芒星阵甩了过去。就在六芒星被固定在云赤脚下的时候,水池里的水晶球瞬间滚动起来,在水池中不断变换着位置。而原本五彩缤纷的光柱也骤然消失,骤然间发生的视觉变化,让目瞪口呆的天克一下子变成了睁眼瞎。试想一下,原本灯光充足的房间,突然因为停电或者别的原因,灯光一下子消失不见,任谁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因为玻璃体和瞳孔根本就适应不了视野里骤变的影像。就在天克觉得四周一片漆黑的时候,云赤脚下的六芒星阵此刻却光华大作。天克甩出去的六芒星,和云赤脚下的六芒星阵乍一交叠在一起,就出现了这样的异象。

    总算适应过来的天克大惊失色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在这时,水池里再次出千百道璀璨夺目的光芒,而这一次却不再是五颜六色的迷幻景象,而是全都变成了金色的光芒。骤然亮起的金色光芒,将云赤的雕像渲染得更加神圣庄严,使她的周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就好比九天仙女飘飞于浩瀚星河,那种灵动真实的视觉震撼,让天克的原本就不平静的思绪变得更加波涛起伏。正在呆愣的天克突然体狂震了一下,因为他猛然发现,水池中亮起的道道光束,正是按照八卦的形状排列而成的!而云赤的雕像就被包围在那八卦图形的中间!就在天克刚刚翻然惊醒的时候,猛的从八卦光图的一个方位出一道水蓝色的光剑!

    ‘呜……’宛若实质的光剑带着带起一阵刺耳的破空声,向天克疾速斩来。

    “我靠!八卦呀……”看到眼前这骇人的一幕,天克这才想起来鸿钧的提醒;这里的法阵是按照八卦的方位排列的。想到这里的天克哪还敢有一丝的迟疑,懊恼的神色一而过,急忙纵跃起躲过光剑,瞬间飞进八卦图的中央。而那水蓝色的光剑在天克飞进去的那一刻,也停止了继续追击,依旧带着那令人惊悚的破空声,在八卦图的四周盘旋飞舞。天克一边不断运力在图中纵跃,一边擦着脑门子上的冷汗。因为那刺耳的破空声在天克听来,就像催命的咒语一样。

    看着光剑暂时没有追击自己,稍微放下心来的天克开始辨认起八卦的方位。八卦中的八个方位属于两大种属;一种为,一种为阳。而八个方位也是按照四面八方的方向来划分排列的。比如说,天克是从祭坛的正门进来的,而正门便是正南方,这一方也就是八卦的第一方位——乾。那么与之对应的就是最后一个方位——坤。人们常说人往高处走,这句话体现在此刻的话,也就是说天克想要按照八卦方位的话,那天克就必须从坤位开始站位,一步一步的走到乾位才能解开封印。心中已有定数的天克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水面打出一道斗气。

    轰!一声爆响,水池中冲起一道五六米高的浪花,同时,借力而起的天克再次纵飞到了坤位上。原本是水面的位置,此刻就像被人用土石给填充过一样,天克稳稳当当的落在了水面上。原本还以为会失足落水的他,却如同脚踩在平地上一般,这让天克着实是惊喜了一把。

    唰呜……唰呜……

    天克的脚刚一落地,四周再次发生变化。只见一道道不同颜色的光剑,从八个方位上先后出,依旧带起一阵阵破空声,向着对应的方位斩去。八道光剑八种颜色,分别是;金黄色代表乾位剑(天)、土黄色代表坤位剑(地)、透明色代表巽位剑(风)、水蓝色代表坎位剑(水)、深黑色代表艮位剑(山)、银白色代表震位剑(雷)、赤红色代表离位剑(火)、灰白色代表兑位剑(泽)。而八道光剑虽然看似杂乱的互相穿插,但其中却非常有规律。两道对应的光剑在到达对应的位置上之后,每隔八秒就会再次互换位置。但是它们却不是统一的停止和变换,一道接着一道的穿插,综合算起来的话,相互变换位置的时间便是六十四秒。也就是说所谓八卦,每个卦位又生八卦便是六十四卦,也就是八道光剑所停顿的八秒时体现出来的。

    “偶滴神呐!”天克大惊失色的惊呼一声,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陷入了等死的呆傻状态。不过就在他即将被光剑中的瞬间,天克总算看出了门道。因为光剑互换位置的时候,都有一个规律的周期;坤位与乾位互换、巽位与震位互换、坎位与离位互换、兑位与艮位互换。互换的位置就是天与地之间、天象与自然之间、五行相生与相克之间、高与低之间。每一个互换的位置都是相对立、相克制的关系。然而,虽然互相对立和克制,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却是相互依存、缺一不可。这也正应验了五行之间虽有相克的一面,却也有相生的一面。

    摸出门道的天克迅速躲过了光剑,在光剑有规律穿插的缝隙之间,迅速跃到了艮位上。先有地后有山再有水,所以从坤位上出来之后,第一个便是艮位。在到达位置之后,还要躲开光剑停留的位置,所以天克做的也很辛苦,刚一趟下来就已经有些气喘了。又等到光剑互相穿插的空当之后,才再一次纵飞到了坎位上。当飞到巽位上等到光剑穿插完毕之后,天克运足了功力,使出了吃的力气一头跃向震位,一下子来了个长途跋涉。天克就这样在八卦图上来回飞纵,东一下西一下,虽然看着像是没头的苍蝇在乱飞,其实每跃飞出去一次,都是按照八卦的方位循序渐进的小心行事。

    我靠!这女人真他娘的狠,伸手就朝要命的地方打。这要是让她刺个正着,那烈修干脆找块粘糕撞死算了。烈修一矮,躲过了刺来的剑锋,顺手甩出一团火球,砰的一声打在了劲装女子的剑上。

    “啊!”

    哗啦!

    劲装女子痛呼一声,宝剑应声掉落在地。她捂着被灼痛的右手,一脸难以置信的瞪着烈修:“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这咝……”她其实很想说;你这法术怎会这么奇怪。可是手上那钻心的灼痛让他倒吸一口冷气,把到嘴边的话生生的憋了回去。随即便恶狠狠的冷笑道:“臭法师,你今天伤了本姑娘,你就等着好看吧!哼哼……”

    “oh.sorry可是我不伤了你,那你就会要我的命啊,我这么做完全是正当防卫!况且我并没有对你下杀手,就算我杀了你,从法律的角度上讲,我也是有理的一方啊。倒是你呀,要是我去公安局那么一告……嘿嘿嘿嘿,那你可就要蹲它个十年八年的大狱地!”烈修又是一同神绕,把二十一世纪的名词也给搬上来了,让这三位异界女士听的是云里雾里。三个女孩子都是一脸错愕加迷茫的看着烈修,完全是被他那一番话给搞懵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不管你说什么,今天我就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等着瞧吧你就!”劲装女子愣了好半天才缓过劲来,刚刚捋顺自己的思路,就是一顿**的威胁。说完,她就要转而走。然而她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一把拉住了师妹的手:“我要是走了,这个家伙再对你们起歪心思怎么办?不行,我得看着这个**!师妹,你带着这位妹妹去找院长,我在这看着他,免得他畏罪潜逃!哼!”说完,还冲着烈修怒瞪了一眼。

    虾米,居然把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本帅哥当成了**?!我靠,你这个大无脑的小娘皮,居然敢这么污蔑老子!虽然老子的确有些好色,但话又说回来了,只要是个正常点的男人,哪有不他妈好色的?除非那人是太监。再怎么说老子也不至于像你说的那么不堪吧?个熊,你他娘的最好别落在老子手里,否则我把你扒光了吊在房梁上,皮鞭沾凉水猛抽你上的特殊部位!来玩个烈修版的美女与野兽!让你尽高唱本流行乐坛传唱数千年经久不衰的歌曲——呀咩喋!虽然烈修心里把劲装女子狂虐了百遍千遍,甚至万遍,但是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说出来。所以他只能见机行事、伺机逃跑,没办法,惹不起咱还还躲不起吗?

    “师姐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听到师姐要去告状,睡衣女子急忙拉住了她想要解释。这误会可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否则那后果可是相当严重的。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这样的事,让他一个黄花大闺女如何启齿?想起在下的那一幕幕,他就觉得脸上直发烫,更加不知道怎么说了。

    “嗯?”看着师妹那反常的表,劲装女子那想象力极度丰富的大脑,顿时构思出了一段极度悲剧的节。只见她万分惊恐的捂住了前那人犯罪的高耸双峰,惊呼道:“天呐!师妹,你不会因为他……呃,就这样认命了吧?!”

    我晕!我倒!我狂晕!我狂倒!这都是什么思想?本来什么事都没有,叫她这么一说完全就变成了确确实实发生的事了,而且还是天大的事!这都哪跟哪呀?我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ohmygosh难道我烈修的一世英名,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毁在这个小娘皮的手里了吗?不行,我要抗争,我坚决抗要战到底,和帝国主义……哦错了,是和这个自以为是的臭三八讨回公道!烈修在心里呜呼哀哉的一顿叫屈,绝对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要不然自己真的就玩完了。

    “师姐……根本没有的事,你都想些什么呢?!我……”睡衣女子听完师姐的话,险些晕倒在地,羞愤难当的她忍不住冲着师姐一顿白眼轰炸。已经想好了解释的说词,刚想要申辩的时候,却被烈修抬手阻止,把本来酝酿好的婉转语句给无的扼杀,硬生生的咽回了肚子里。

    “嘿嘿……这位美艳绝伦的姑娘,你的确是误会了。刚才因为事紧急,所以在下也只好出此下策了。嗯咳,你仔细想想,尚九纵是什么样的人啊?那可是在原妖界臭名昭著的采花大盗!虽然他在军队当了个将军,那他也是个披着人皮的狼。虽然被他追杀之下,我无意中闯进了贵地,那在下也是万般无奈才如此的呀。我虽然躲到了这里,可谁曾想,那个吃了雄心豹子胆的家伙,居然也跟着追到了这里。你再想想,就凭尚九纵的为人,一旦让他看见你这位如花似玉、倾国倾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貌若天仙、艳无双、六宫粉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呼……的师妹的时候,他会不起邪念吗?他会不动歪脑筋吗?他会克制得住自己而不萌生犯罪心理吗?不可能!我实话告诉你,他一定会犹如饿狼遇见小绵羊、饿虎遇见藏羚羊一样的把你师妹给……于是乎,鄙人急中生智将令师妹一同藏匿于下,以躲避那个如狼似虎的采花贼。只有这样,才能让令师妹躲避**之厄。那么请问这位美丽不可方物的姑娘,在下这么做难道是做错了吗?难道在下就应该蒙受这样的不白之冤吗?难道你就这样对待令师妹的恩人吗?真是世风下人,心不古啊……嘶啊……”说到这的烈修,居然还绘声绘色的开始哭天抹泪起来,满脸是蒙受千古奇冤的悲凄神色。“哼哼……小样,我忽悠不死你们!为二十一世纪的优秀青年,岂会被你们给制住?那我烈修岂不是白活了?”烈修虽然表面上是一脸凄凉,可内心却万分邪恶的冷笑不已。

    “这……师妹,他说的真是这样吗?那他有没有对你做过什么?”听到烈修夸自己美丽,劲装女子俏脸有些发烫。再怎么说她也是女人啊,是女人谁不希望别人说自己漂亮?况且还是个美女。不过她也被烈修的话弄得一愣一愣的,顿时就没有了刚才的底气,但是为了面子问题,忍不住将信将疑的看着师妹问道。

    烈修的这一番天昏地暗的狂扯,把在场的三位小女子给忽悠得晕晕忽忽,大脑也陷入了人当机状态。烈修这恬不知耻的小子,实在是够能忽悠的,你说你借题发挥去吹捧人家女孩子也就算了,居然还把咱们国家的一级保护动物——藏羚羊也给搬上来了,真是要多无耻有多无耻。而被烈修那么死不要脸一顿神夸的睡衣女子,此刻更是羞不已,像是做错事的小孩一样低着头,俏脸红得像个熟透的西红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哪有这么夸人的?看把人家小姑娘给弄不好意思了吧。不过被师姐这么一问,这才堪堪缓解了一下万分羞赧的心绪。

    “啊……我……他……哦,是这样的师姐,他……他没有……没有对我做什么……”一脸红霞的她吱吱呜呜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当看到烈修直对自己使眼色时,这才把话给说完整。

    按照顺序跑完八卦方位的天克此刻是气喘吁吁,他站在正对门口的水池边,一脸期待的看着云赤的雕像。八卦图此刻已经消失不见了,水池中的光球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继续喷着五光十色的光柱。祭坛内部也恢复了开始的景象。

    轰隆隆……一阵悠远沉闷的声响传来,地面也随着微微颤动。天克吓了一跳,稳住子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画面,于是他忍不住万分的疑惑起来。

    咔!一声及其细微的碎裂声响起,让天克猛然一惊,他满脸惊奇的再次看向云赤的雕像。只见雕像的右臂部位裂开了一道细小的缝隙,若不是天克是个修炼人士,以普通人的眼神,根本就看不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千年寂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