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封魔祭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乾阳 书名:千年寂灭
    被吓得大惊失色的天克,握着长剑四下搜寻着声音的来源,握剑的右手不住的哆嗦,脸上更是冷汗直冒。

    “小子,这里岂是你撒野的地方?信贫道一句,若不想惹祸上,还是速速离去吧。”铿锵有力的声音充斥在祭坛四周,这让天克更是摸不着头脑。

    听到那个声音再次传来,天克更加悚然惊恐。他颤声说道:“谁在那装神弄鬼,有本事出来和老子大战一场!”

    “唉,小子,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也罢,贫道就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小子。”

    话音一落,天克只见前方不远处的半空中,闪现出阵阵扭曲的涟漪,涟漪起道道空间波纹,在半空中翻涌的越来越剧烈。‘

    哗……’随着一阵犹如狂潮的巨响传来,那片空间涟漪顷刻间被爆碎。随即,一位发虚尽白的老道人凌空现在那里。

    老道人一深绿色道袍,右手握拂尘,左手轻捋胡须。虽然他已是发虚尽白,却看不出丝毫的老态。只见他满面红光、精神矍铄,透出一股淡然出尘的仙家气质。老道人的双目如电炯炯有神,闪烁出两道凌厉的光芒,让人不敢与其直视。浑上下带着一股神圣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像极了一个落入凡尘的谪仙人。

    虽然老者一副得道高人的气质。可是,却从他上散发出一片淡淡的杀气,向天克笼罩而去。看到眼前一派仙风道骨,却透着杀气的老道人,天克虽然忍不住肃然起敬,却也被那片杀气压得呼吸困难,就连挪动一下子都办不到。想要开口说话,却根本张不开嘴,更别提发出声因了,那简直是痴心妄想!知道自己小命已经不保,他不由得满脸凝重的看向老者。这个老道人到底是什么人物?怎么会让人升不起丝毫的反抗心理?天克越想就越害怕,万般无奈之下,也只有闭目等死的念头了。想到这,天克倒是想开了,也放弃了无谓的挣扎。

    而当老道人出现之后,一看到眼前的天克,他顿时一愣。他上的气息怎会如此特别?莫非这个年轻人就是……想到这,老道人的表骤然变色,淡淡的杀气也随之散去。

    “你究竟是什么人?”老道人淡淡的问道。

    杀气乍一散去之后,天克感觉到浑上下压力顿消,同时也发现,上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力气,差点忍不住瘫坐在地上。他知道,自己刚才已经在鬼门关转了一圈。逃过一劫的天克,不庆幸的长出一口气。可他却尴尬的发现,自己背后的衣衫早已被汗水浸透,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谁知到……你是不是……心怀不轨?”天克喘了好几口粗气,这才上气不接下气的回了这么一句。就算死也不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万一老家伙举报自己呢?那样的话自己岂不是死得更惨?

    “呵呵……年轻人谨慎一点是好事,不过贫道却没有恶意。年轻人,还是实言相告于贫道吧。”老道人呵呵一笑,一脸和蔼的说道。

    “那你先告诉我你是谁。你说完了,我就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你。”恢复些力气的天克说话也不结巴了,看到老道人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他知道老道人不会再杀自己了,于是这才底气十足的反问起来。

    “你这个小子倒是有点意思。也罢,老朽便是鸿钧道人。怎么样啊年轻人,是不是也该告诉贫道你的名字了?”老道人笑眯眯的说道,说完一脸期待的看向天克。

    扑通!当听到‘鸿钧道人’这四个字之后,天克一股瘫在了地上。一脸难以置信、目瞪口呆的样子看着鸿钧道人。只感觉自己的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说不出一个字,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呜声。

    “小子,我的道号就那么可怕吗?看把你给吓的!”鸿钧道人一脸郁闷的说道。自己又不是妖魔,怎么还把他吓成那副模样了?鸿钧越想越觉得懊恼。

    “不……不是……不是……不是……”被震傻的天克舌头都跟着打卷儿了,结结巴巴的愣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不是什么呀?!”鸿钧道人越发的郁闷不已。

    “不是……不是……这样的……”

    “那是哪样的?!”鸿钧道人已经快抓狂了,满脸通红的他,既吹胡子又瞪眼。

    “嗨!我是说您太有名了,您的大名简直是让我如雷贯耳。当我这个无名小卒,在听到您那响亮的大名之后,一时间没有适应过来,有些难以置信这是真的,所以才会被吓成那样的!不过,我这不是在做梦吧?您真的是鸿钧道祖吗?”总算顺过气来的天克,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恭维的话,不过他始终有些不敢相信。所以他才又问了一遍,以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这还差不多……”鸿钧道人有些洋洋自得的暗自低估了一句。是人都喜欢被别人夸赞,谁不听好听的话呢?就算是拍马,那听着也舒服啊!

    虽然心里万分得意,脸上却是古井无波。鸿钧淡淡的一笑说道:“年轻人,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哦,回道祖的话,我就是被玄靖到处通缉的天克。”对着这位震古烁今的鸿钧道祖,天克可不敢再有所隐瞒,老老实实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难怪呢……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又是怎么过来的?”鸿钧道人一副原来如此的神色嘀咕了一声,随后便问道。说完,飘落在了天克对面。

    “小的正是因为被人追杀得无路可逃,所以才跑进了这片森林里。一路奔逃之下,就误打误撞的来到这里了。”天克一脸恭敬的回答道。

    “看来我算得没错啊……”听完天克的话,鸿钧手捋着胡须喃喃自语道。同时,又眯起眼睛陷入了沉思。“天克啊,你能看到并且来到这里,这说明此处与你深有机缘。”沉思中的鸿钧像是对着天可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对了天克,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吧?”鸿钧双目凌厉的盯着天克突然问道。

    看到鸿钧那凌厉的目光,天克浑一激灵。他没有说话,却连忙点了点头,确定了鸿钧的猜想。

    看到天克的表现,鸿钧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不瞒你说,这里面封印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我的徒弟——云赤!”

    “啊……这……我……”听到鸿钧的话,天克顿时大惊失色,张着可以塞进鸡蛋的嘴,一副被吓傻的表

    “你是不是做梦也没想到,云赤会被封印在这里?”天克条件反的点了点头,脸上依旧挂着满是震惊的神色。

    “这也正是我六千年来,一只守在这里的原因。”看到天克点头,鸿钧叹息一声说道。

    “那个……道祖啊,您那么厉害,干嘛不亲自动手把云赤救出来呢?反而还在这里空守了好几千年?”一脸呆滞的天克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迷惑不解的问道。

    听完天可得话,鸿钧却是一声长叹,脸上写满了无奈和悲凄。他自嘲的一笑说道:“厉害?哼哼,我鸿钧虽空有一道法,可面对玄靖的封印却束手无策。否则,我怎会忍心让自己的徒弟……饱受几千年的封印之苦?”鸿钧的语气中,透出万般的无奈、自嘲、苍凉和对于徒深切的关怀。如果他可以破解这道封印,也不会在这里空守了几千年,更不会流露出深深的无奈。

    “那您就在这里这么守着,不是也一样救不出云赤?难道说救出云赤,还有另外的方法?”看到鸿钧悲伤的脸色,天克也暗暗唏嘘不已。轻叹一声,他试探的向鸿钧问道。

    “不错,虽然我无法救出云赤,可是我知道救出云赤的办法!”鸿钧耐人寻味的看了天克一眼,一脸神秘的笑容说道。

    “什么办法?”天克急忙问道。

    “我先问你一个问题……”

    “道祖您请讲。”

    鸿钧抚摸了一下拂尘问道:“你应该知道三三阳之人的传说吧?”

    “知道啊,而且这三阳之人就是紫玄、烈修和我。这三之人就是云赤、央灵和寒罗。这和救出云赤有什么关联吗?”天克一脸无法理解的表说道,搞不明白老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没错!正所谓天地万物相辅相成,又相生相克。这大千世界有好有坏、有明有暗、有有阳,它们互相之间都是一种相生相克、却又相辅相成的微妙关系。缺一不可!”鸿钧一脸高深的表说道。

    “哦……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说;云赤既然是纯之体,就必须需要我这样的纯阳之体,相互辅助、与她里应外合才能救出她?”天克一脸激动的问道。

    原来这天地万物之间,居然会有如此微妙的关系。就拿好与坏来说;一个人好的过头就是傻子,但是坏的过分就是丧尽天良。表面上看,好与坏亘古以来都是对立的。但是要让好坏互相融合呢?那这个人就会变得圆滑。既然好坏相融了,那么肯定会互相取长补短,最后达到近乎完美的状态。

    有人会问,两个大活人能融合在一起吗?你这不是话吗?但是话又说回来,天底下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再好的人也有坏的一面,再坏的人也有好的一面。所以说,好与坏虽然对立,但却是相互依存。

    阳之间也是这样,虽然说法不同,但它们之间的道理相同。说白了就是大同小异!

    “呵呵……孺子可教也……”听完天克的话,鸿钧满脸赞许的看着他说道。

    “对了道祖,既然我们三人都是纯阳之体,那我们任何一个人,是不是都可以救她们呢?”一脸兴奋的天克,问出了这样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可谁知到,鸿钧听到他的话之后,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哭笑不得:“小子,你的想法倒是蛮新奇的,只可惜你那是痴人说梦!”

    “为什么呢?!”天克瞪着眼睛,一脸郁闷的问道。本想再让鸿钧夸自己有头脑呢,没想到得来的居然是这样的结果,这让天克着实懊恼不已。

    “那你可知道,这修炼之人最忌讳的是什么吗?”鸿钧有些抓狂的问道。看到天克的那副表,鸿钧恨不得照他的脑袋狠敲几下,让他那颗榆木疙瘩的脑袋开点窍。看他像个聪明个小伙子,怎么对这件事就那么无知呢?

    “是什么呀,还请道祖多多指教。”天克伸手摸了摸后脑勺,一脸尴尬的问道。

    “你……唉,当然是……不能修炼两种属截然相反的功法了!除非两人能心意相通!”鸿钧气的差点就要跳脚大骂了,可最后还是忍了下来,满嘴喷火的说道。

    “嘶……道祖的意思是……我明白了。多些道祖指点!”

    天克前面的话,让鸿钧几乎就要对他大打出手了,可听到天克后面的话,他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

    天克毕竟是修炼之人,经过鸿钧这么一说,他总算明白了个中缘由。

    天克修炼的是武道,云赤修炼的是道术,两者有很多相同之处。完全可以互相辅助、互相融合修炼。就像当初的紫玄,在修炼道术之前,不是学了一年多的武术?而且两者没有丝毫冲突,反而还大有益处。这样一来的话,那自己去救云赤的时候,成功率就会很大。

    再比如说,一个武士和一个法师,他们的修炼方法天生就是死敌。为什么这么说?物理和魔法本就是互相克制,没有丝毫容纳的可能。除非两个人心意相通,才能修炼到意想不到的境界。那么让烈修去救央灵的话,如果两人不是心有灵犀、心意相通,结果不但不会成功,反而还会有双双毙命的可能!武者和法师如果不具备这一点,去强行融合修为修炼的话,肯定会是惨不忍睹的下场。

    也就是说,如果三对男女之间能够搭配得当,那就会是事半功倍,成功率也会大大增加。明白了这一点的天克,心神完全沉浸在这个问题里,已经是魂游天外完全忘我的状态了。

    “你小子脑袋还算不笨。”看到天克一脸了然于的神色,鸿钧语气也缓和的不少。

    “哦,多些道祖您夸奖,小的愧不敢当,嘿嘿。”听到鸿钧夸了自己,天克从思绪中回过了神,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另外,我还要告诉你,想要破开这座祭坛的封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你看到那些柱子上的恶魔头像了吧……”说到这,鸿钧看着天克问道。

    “嗯,看到了。”天克点着头应了一声,用期待的目光看着鸿钧,全神贯注的等着他的下文。

    “当你靠近祭坛之后,那些柱子上的恶魔就会全部复活,阻止你解救封印在祭坛里面的人……怎么,你害怕了吗?”鸿钧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发现天克露出了一副死老爸的表,于是忍不住问道。

    “不……没有,我只是有些奇怪而已。”听到鸿钧的问话,天克顿时满脸的尴尬,急忙转移开话题搪塞过去。

    鸿钧岂会看不出天克的小九九,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你用不着奇怪,祭坛顶层的龙之九子的作用,其实是用来镇压那些恶魔的。别说是你,就连我都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打败那些恶魔。所以当你靠近祭坛之后,不光是那些恶魔,就连九位龙子也会一并复活,帮助你力战那些恶魔。而这座祭坛是按照八卦的原理设计的,你进去里面之后,千万要记住顺序。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惊慌,更不要乱了阵脚,否则你的魂魄就会永远被锢在里面,直到你魂飞魄散!所以你千万要记住我的话,可不要落得个万劫不复的下场啊。”

    “哦,原来是这样啊……”听完鸿钧的话,天克那副吊死鬼的表,一下子恢复了生气。本以为那九位龙子是恶魔的同党呢,经过鸿钧这么一说,他这才知道,感是自己误会了那九位龙子!至于八卦的顺序,天克还是清楚的。在学校的时候,他就比较喜欢看这类的书籍,所以他完全有信心能走好。

    “外面是我亲自布下的结界,也就是你现在看到的那些能量带。我只能帮你解除结界,其他的我根本帮不上你,之后的事就只能靠你自己了。”说完,鸿钧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

    “道祖放心,小的一定竭尽全力救出云赤。不过,道祖对这个祭坛为什么会这么清楚?”天克满脸豪气的说着,最后又经不住好奇心的作祟,于是问道。

    “这个祭坛名为——封魔祭坛,当年恶魔蚩尤被轩辕击败,但却无法将其击杀,最后只好建了这座祭坛,并将他封印在里面。想想,这座祭坛差不多也有一万个年头了,当初建这座祭坛的时候,我也曾参与其中。所以我才会知道的这么详细。想起当初的景,至今我还是记忆犹新呐……”说着,鸿钧陷入了回忆中,脸上有些向往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好,道祖请先为我解除结界,我也好尽快救出云赤。”天克一脸真诚的说道。不过他心里却是是又佩服又恨,佩服的是,玄靖会选择这么一个固若金汤的地方封印云赤,恨的是玄靖的手段真够狠的,这么个地方就连靠近都困难,更别提是破除里面的封印救人了。玄靖可真够毒的,云赤都被封印在这里了,那两个女孩呢?要是封印她们的地方都像这里一样,那还真够他们三个人喝一壶的!想到这些,天克不暗暗的心惊跳。

    “好,你暂且退后几步,我这就施法收回结界。”

    “有劳道祖了。”天克躬施了一礼,表凝重的退到了五米开外,心有些激动的看着鸿钧施法。

重要声明:小说《千年寂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