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错身而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乾阳 书名:千年寂灭
    “对了,烈修哥哥,在酒席上的时候你明明喝下了毒酒,为什么你会一点事都没有呢?”正向前走着的玉蝠,扑闪着一双灵动迷人的美目,歪着头看着烈修问道。

    “这还不是小意思!喝下毒酒的时候,我将体内的火系魔力运转了起来,那毒酒刚一进肚子就被我炼化干净了。所以呀,你哥哥我现在可是百毒不侵的牛叉人物啊!”烈修一脸洋洋自得的模样自夸起来,一副超级欠扁的德行。

    烈修虽然表面上一脸的贼笑,可是心里却是频频的感叹。他当时装着中毒亡,就是想让玉蝠能够了解到人心险恶。虽然那是他的二叔,但是人要是一旦被利益熏心,全然不会顾及血脉亲,就连自己的亲兄弟他都下的去手,更别提示这个半妖侄女了。

    在那群家丁冲进客厅的时候,烈修是一清二楚的,但是他没有起来帮玉蝠,为什么?一是他知道,玉蝠既然是个半妖,就必然会有不凡之处。二是让她彻底的醒悟;有的时候,人与人之间完全没有什么分可言,甚至是父母手足之间都是一样。

    而烈修也没有白费心机,经历了这些之后,玉蝠这才算彻底明白了这一点,否则她也说不出那样一番话来。玉蝠虽然善良天真,但并不代表他没有脑子,经历了这些事之后,再想想烈修这样做的目的,她自然已是心知肚明。

    “烈修哥哥,我发现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玉蝠突然一脸认真的说道。

    她刚一说完,烈修就竖起了耳朵连忙问道。

    “我发现我是越来越……崇拜你了。”说道最后,玉蝠的声音几乎是如同蚊蚁。要不是烈修听力好,根本就听不到她说的是什么。

    “那必须的!你可知道,想当年在我们那边的时候,我们学校里不知道有多小女生少崇拜我的呢!”说他胖他还喘上了,真是应了那句: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则无敌!

    更可悲的是,玉蝠居然没有看出来,他这是极度自恋的心理。真是误导了这么一个美丽的少女!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你给我站住!别跑!”

    正在悠然赶路的两个人,突然听到了一阵杂乱的喊杀声,不由得就是一愣。

    “怎么回事?咱们过去看看!”烈修一脸严肃和迷惑的说道。说完就拉着玉蝠的手,顺着声音的来源跑去。

    这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天空有些暗淡,所以两个人费了好一番工夫,才追上那些嗷嗷乱叫的人。这是一片荒无人烟的郊野,左面是一片树木参天的林带,右面是杂草丛生的草原,只有中间这一条羊肠小道。

    等离得近一些的时候,两个人这才看清眼前的状况。一群盔甲鲜明的士兵,各个手拿长矛追赶着一个满脸麻子的青年人。那个麻子青年一边没命的奔逃,一边惊恐的不住回头观瞧。他后的那群士兵约有三十几号人,一个个目眦裂的拼命追赶,一边追一边不断怒喝着。烈修和玉蝠两人闪躲进丛林边缘,紧紧地跟着这群士兵。

    “哈哈……小子,我看你往哪里跑?”

    突然间的一声狂笑,在麻子青年奔跑的前方传来。紧接着又是一群三十几号同样衣着的士兵,从林子里蹿了出来。为首的那个人穿着一军官铠甲,脸上横着一条狰狞的伤疤,满脸的大胡茬子,十足一个刽子手的长相。

    他手握着一把大宽刀,一脸森的看着麻子青年冷笑道:“小子,没想到爷爷我在这等着你呢吧?”

    看到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的危险局面,那个青年反倒一下子镇定了下来:“哎呀,我说尚九纵啊,你成天到晚的追着我不放,你累不累呀?我看还是好好休息休息怎么样?”

    “少他吗的废话,爷爷没空跟你在这胡扯,兄弟们给我上,戳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那个叫尚九纵的军官一声怒骂,冲两边的士兵命令道。

    话音一落,两边那些如狼似虎的士兵嗷嗷怪叫着,奔着麻子青年扑杀过来。

    “卧槽!老虎不发威,你他吗的还真拿我病猫了!龟儿子们,纳命来吧!”麻子青年咒骂一声,抽出别在腰间的长剑,和这些士兵厮杀在一起。

    “嗯?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听到麻子青年的喊声,烈修浑猛的一震,满脸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士兵们如同怒海狂涛一样,将麻子青年淹没在人海之中。铺天盖地的杀戮气息将四周笼罩,就连躲在暗处的烈修和玉蝠,也觉得浑直冒寒气。

    虽然面对着众多经百战的士兵,可那麻子青年的招式却丝毫不乱,依然攻守有序的拼杀着,和那些士兵战了个旗鼓相当。那青年的招式凌厉而又诡异,将长剑挥舞的密不透风,以刁钻的剑法和迅捷有序的手,把那些士兵迫无法和他近。士兵们虽然摆好了阵型,可是却依旧无法攻破麻子青年的防御圈。

    那个叫尚九纵的军官见手下的人久攻不下,不急的直哇哇怪叫:“哇呀呀……该死的臭小子,我让你猖狂。看招把你!”

    说完,只见他手中的宽刀猛然冒起大片的斗气,瞬息间,那片浓厚的斗气化作一片半月形刀芒。尚九纵猛的将宽刀一挥,那道刀芒冲着麻子青年疾驰而去。看到对方的刀芒,麻子青年虽惊却未乱,迅速挥剑劈出一道剑气,将刀芒阻截在半空。

    ‘轰!’

    只听一声巨响,刀芒和剑气双双被崩碎,化作一片铺天盖地的火星子。就像燃放的烟花,又像从天而降的流星雨,看上去异常壮观。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四处崩散的火雨,令那些士兵们陷入了短暂的失明,刺目的光华令那些士兵全都抬手捂住了眼睛。就连躲在林中的烈修他们,也被刺得闭上了眼睛。

    “好机会,此时不跑,更待何时?”麻子青年揉了揉被刺痛的眼睛。见此景的他,暗自狂喜不已,猛然一纵,凌空踏步的掠进了林子里。

    逃进树林的麻子青年未作丝毫停顿,连忙狂奔而去。可他却没有发现,自己逃跑的方向,正是烈修和玉蝠藏的地方。

    “他吗的,人怎么跑了!谁看见那小子往哪跑了?”刚刚恢复视力的尚九纵,突然发现麻子青年不见了踪影,顿时气的两眼直冒火,对着士兵们就是一阵咆哮。

    “将军,我……看见他……往哪跑了。”一个士兵浑哆哆嗦嗦的说道,看他那风声鹤唳的样子,就差没尿裤子了。将军一旦发起火来,这些人都得跟着倒霉,你说他能不怕吗?

    “往哪跑了,你他吗的快跟老子说!”

    “将……将军,他……他往……树林那边……跑了。”看着尚九纵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那名士兵直觉得脊梁骨直冒凉风,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看到了还他吗不快去追?都给我追!”尚九纵又是一阵咆哮。

    士兵们哪敢多做停留?呼啦一下子全都钻进了树林里。

    “你们是什么人?!”正在奔逃的麻子青年,突然看到前方的烈修和玉蝠,吓得他顿时往后跳出去老远,急忙举剑指着他们,一脸寒霜的问道。

    因为黑夜降临,又在这遮天蔽的林子里,直到麻子青年靠近了他们,才发现眼前突然出现的两个人。

    “兄台千万别误会,我们只是偶然路过看看闹。兄台尽管离去便是。”看到麻子青年一脸的警惕,烈修连忙摆摆手,一脸诚恳的说道。

    “那就谢了!”说完,也没等烈修回话,几个闪便消失在密林之中。

    不知道为什么,烈修越来越觉得那个声音特别耳熟,一看见他,就莫名其妙的升起一阵好感和亲切感。可是他想破了脑袋,也没想起来什么时候、又是在哪听道过这个声音。烈修自嘲的一笑,可能是自己见过的人太多了吧。

    “我来帮你一把!”烈修摇了摇头,忍不住升起了想要帮他逃跑的想法。说完,他右手猛的一甩,一个饭碗大小的冰球出突然现在手心里。

    “嘶……”

    同时,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了不少。瞬间下降的气温,令一旁的玉蝠忍不住浑一激灵,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烈修使出了浑力气,向着麻子青年逃跑的反方向,猛的一把将冰球撇出手去。

    ‘砰……’片刻间,远处响起了一阵剧烈的撞击声。

    “他在那边,都过来追啊!”听到声响的士兵们一阵吼叫,呼啦啦的全都奔着那边扑去。

    “哼哼,一群蠢猪加饭桶!”烈修满意的拍了拍手,一脸轻蔑的咒骂道。

    就在烈修为那个熟悉的声音疑惑的时候,那个麻子青年也是一边跑,一边纳闷的想道:“这声音这么熟悉呢?可是我也不认识他呀?”虽然麻子青年心里疑惑,可自己处在这样的窘境下,也没没那个心思去仔细分析,甩了甩头,继续他的逃跑大业。

    麻子青年一路飞奔,自己都不知道跑出去了多远。此时他的上已经被汗水湿透,直到自己觉得没有危险了,他这才停下来,靠在树上大口的喘着粗气。一边牛喘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咒骂道:“马拉隔壁的,从佛界你他吗的……就一直追我,老子都跑到妖界了,还他吗……穷追不舍!幸亏我天克命大,要不然……不死也得剥层皮,真他吗的郁闷!”

    原来这个麻子青年正是天克,他也是为了躲避追杀,便往自己脸上贴了个麻子假脸皮。只可惜,他和烈修虽然见了面,却因为全都带着假面皮,最终错而过。

    至于天克为什么会被尚九纵追杀?前段时间在佛界时,天克无意中得罪了他,致使他像个狗皮膏药一样,始终黏着天克不放,不把天克大卸八块,尚九纵誓不罢休。要说天克究竟是怎么得罪他的,说起来这原因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因为天克接下来的话就证实了这一点:“这他吗能怪我吗?谁让你那小老婆看上我了呢!没准是他吗你那方面不行呢!没准你他吗是个太监呢!要不是我守如玉,我保持了二十年的童子可就让她给糟蹋了!他吗的……真是越想越郁闷……咦,那是什么!”

    正歇斯底里疯狂咒骂的天克,突然看到前方不远处的几束光芒,顿时有些惊讶的嘀咕道。好奇心的驱使下,天克顺着亮起光束的地方走去。随着逐渐靠近,天克发现,前方的光束也越来越亮堂。看到这里,天克深吸一口气,便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虽然看着离得很近,可是天克却走了将近一个时辰,才靠近了那个神秘的地方。只见前方入目的是一大片空地,四周被浓雾笼罩,铺天盖地一般,覆盖了空地的每一个角落。

    看到眼前的景象,天克简直是叹为观止。虽然不知道这片林地究竟有多大,但天克绝对敢肯定,这是一片原始森林,面积肯定会大得没边!不过本应到处是参天大树的森林,怎么会出现这么一个神秘的空地呢?天克实在是想不明白。摇了摇头,天克继续放眼观瞧。虽然这里被浓雾覆盖,可包裹在浓雾中的那些道光束却十分明亮。离得远没有看清,离得近了就发现,那些道光束纵横交错的约有**道左右。每一道光束都能有水桶般粗细,乍一看去,就像是好几个大功率灯完全亮起来一样。隔着浓雾都会这么耀眼,要是没有浓雾的话,那还不得把人眼睛刺瞎了?想到这些,天克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人是好奇心最强的动物,对于未知,人们总是抱有浓厚的兴趣。虽然觉得有些可怕,可是天克还是决心要过去看个究竟。想到这里,天克深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衣衫,努力的平复一下有些不安的心绪,小心翼翼的向浓雾中走去。

    “嘶……不行啊,万一这是瘴气怎么办?”刚要迈步往前走,天克猛的想到了这一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浓雾的确是蹊跷的很,别的地方都是一片清明,偏偏这里却浓雾弥漫。而且这浓雾始终凝聚在这一个地方,根本就不向其他地方扩散,这难道不怪异吗?

    “怎么办呢?”天克急的团团转,不去看看就无法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去看吧,还担心这雾气里有毒,陷入了进退两难的窘境。

    “嘿!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这样不就行了?嘿嘿,我真是超级幸运的天使啊!”突然间,满脸愁云的天克像是发现了一座金山一样,皱紧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一脸狂喜的自语道。

    原来,他突然发现了好几只老鼠,从浓雾里钻了出来,老鼠到了浓雾的边缘,突然看到了前面的天克,吓得一溜烟的又掉头钻了回去。老鼠进去都没事,何况是人呢?心中大定的天克,好整以暇的搓了搓手,迈步走近了浓雾里。

    刚一进到浓雾中,天克就觉得一阵晕头转向。倒不是雾气里有毒,而是这雾气实在是浓的有些过头了!在外面看还没这种感觉,进到里面才郁闷的发现,如果你对面半米处站个人的话,他要是不出声,你都不会发现他。更要命的是,这里就像一座迷宫一样,一走进里面,立刻就会迷失方向!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就更加分辨不出东南西北来了。

    此时的天克,不为自己的莽撞有些懊悔,难怪人们常说;好奇心可以害死人呢。现在的天克可是深有体会!如果不是前面的那几道光束,天克甚至会彻底的迷失。

    “吗的,不管那么多了,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也都这样了。”心下一横的他,一脸懊恼的自语道。

    越是往前走,那些道光束也越来越亮堂,天克就像是发现了黑暗中的一丝曙光,三步并两步的向发光的前方奔去。

    和在外面的况一样,看似离得很近,走起来才发现自己的判断错误。就好比是一个在野外游玩人,看到了一座山,从视觉角度来看,感觉那座山离自己很近。可是当你真正往那里走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山离自己真的是好远好远,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视觉误差。

    而现在的天克也是这种况,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天克自己是觉得走了很久,这才靠近目的地。当走近了的时候,天克却不得不眯起了眼睛,这光实在是强了,还没等真正靠近,就觉得这么刺眼。

    “哇!这是什么!”

    眯起双眼的天克猛然发现,视野里出现了一座祭坛,这座祭坛共有六层,整体形状为八角形,看上去好像是按照八卦的方位比例而建的。祭坛的占地面积非常宽阔,看上去约有三个足球场那么大。整座祭坛的建筑规模非常宏大,通体为紫黑色,祭坛的第一层面积最大,第二层比第一次小上一圈,从下到上就是这样的顺序。每一层的顶部都突出一圈大面积的顶檐,就像是居民楼窗前突出的阳台。不过却比阳台多突出来很多,并且是整体突出。

    顶檐下,间距相同的排列着人腰粗细的柱子,围绕在周围。看上去第二层的柱子应该少几根,同样也是越往上柱子越少。那些柱子上都雕刻着狰狞的恶魔头像,一个个被雕刻的栩栩如生,就像活了一般,让人无比恐惧。天克虽然不是一般人,但当他看道那些恶魔头像的时候,也忍不住后背冒寒气。

    定了定心神,天克继续举目观瞧。祭坛的最顶层上面,八个角的顶部,各个雕刻着龙生九子中的其中八个。中间的最顶部就是九子中的另外一个,也就是排行老大的囚牛,被雕刻在那里。

    雕刻也好,建筑规模也罢,完全可以用鬼斧神工来形容。简直是太神奇了!就算是二十一世纪的世界,也建造不出这样的建筑。整个祭坛透发出浓厚的古朴与沧桑气息,这完全是无尽的岁月积淀之下,累积出来的结果。

    天克这才看清楚,这里的光束一共有九道,分别从九子的头顶发出来的!九道璀璨夺目的光束,将四周照耀的明亮异常。九子被雕刻的形态各异、活灵活现,乍眼一看之下,会令人误以为,他们全都活生生的出现在那里呢。

    看到这里,天克有些纳闷了,龙的九子被称为正义的化,怎么会和恶魔共处在同一‘屋檐’下呢?是雕刻者的刻意而为,还是他们根本就是一丘之貉呢?天克越想越糊涂,根本就搞不懂这究竟是意味着什么。

    天克甩了甩头,自嘲的一笑喃喃道:“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想那些不是自寻苦恼吗?自己的事还没解决呢,替人家瞎心个什么劲儿?”甩掉了那些想法的天克,再次定睛向祭坛看去。整座祭坛根本就看不出,是属于那一种的建筑风格,而且祭坛设计的如此奇怪。看着看着,天克又一次迷茫起来。

    既然来了,就过去看个究竟吧。没准我还会有意外收获呢,嘿嘿……想到这里的天克,双眼顿时冒出了贪婪的光芒。本着入宝山岂可空手而归的心态,他迈开步子向祭坛走去。

    当靠近祭坛正门台阶的时候,天克猛然发现,周围的空气中,若隐若现的有能量带频频闪现,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整座祭坛肯定是被人施放了结界!看到结界,天克不皱起了眉头。

    “试试看我能不能穿过去!”小声低估了一句,天克迈步继续往前走去。

    “哎呦……”还没走几步的天克突然惨叫一声,被一道突然亮起的白光弹出去老远。

    “吗的,谁弄得结界呀,害的老子差点没摔断了腰!”天克坐在地上,呲牙咧嘴的捂着腰痛呼道。

    “哪里来的无知小辈,居然在此大放厥词!”

    “谁……谁呀?!”突然间传来的一声怒喝,把天克吓得亡魂尽冒,惊得他一骨碌从地上蹦了起来,满脸惊恐而又声音颤抖的喊道。

重要声明:小说《千年寂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