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六芒星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乾阳 书名:千年寂灭
    老者抱着儿子的尸体老泪纵横,边的玉蝠也是不住的抽泣。

    早知今何必当初啊!人都是这样,总是在临死之前才能够醒悟过来。唉……人啊……烈修在一旁唏嘘不已,看着一家人落得如今的下场,有些深深的感触。

    “啊!这是怎么了呀?老爹,你……你不是死了吗?怎么……又跑过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老三来到了客厅里。看到眼前血流成河的景象,再看到父亲的魂魄,突然间惊呼起来。

    “老三,你过来。”老者冲着这个唯一活着的儿子叫道。

    “啊……鬼呀……”原本一脸镇定的老三,看到父亲的脸和二哥的尸体后,突然凄厉的惨嚎一声,随即便昏死过去。

    “老三!你……”老者吓得大惊失色,刚要过去看看儿子。

    这时,烈修来到老三边,伸手在他的鼻孔上试探了一下,当发现他还有呼吸的时候,烈修轻叹一声说道:“放心吧,他只是晕过去了。”

    “烈修哥哥你没死!真是太好了!”看到烈修还活着,玉蝠一脸惊喜的欢呼一声。

    “嘿嘿,玉蝠啊,你哥哥我命硬着呢,哪能那么轻易就死啊?刚才……”

    “是你!”

    烈修刚想和玉蝠说什么的时候,却被老者一声惊呼给吓了一跳。就连玉蝠也吃了一惊,满脸疑惑的看着大惊失色的爷爷。

    “我说老人家,你一个做鬼的难道还怕我这个大活人?要怕也应该是我怕你才对吧!”烈修一脸无奈的抱怨道。

    老者在那里指着烈修,嘴唇和面部颤抖不已,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激动。过了好一会,老头总算顺过了一口气,这才问道:“你就是那个被通缉的烈修?”

    “怎么,难道你想去举报我吗?”被老者这么一问,烈修顿时满脸警惕的看着他问道。

    “不……不是,你误会了。是这样的,我的祖上是原圣界的圣主孔己苍的下臣,玄靖当年攻入圣界的时候,我的祖上不愿意做个亡界之臣,又不想被玄靖杀死,所以就选择了逃亡。我祖上在逃亡的时候,曾经无意中拾到一枚六芒星,据说这六芒星是天地至宝,蕴含着无上的神力。所以这枚六芒星就从祖上开始,一直传到了现在,说起来也算是我们的传家之宝。我祖上当初说过,三个可以打败玄靖的人会在六千年后出现,不管遇到三人中的任何一个,都要把这各六芒星交给他。如今我遇到了你,这也算是冥冥中自有定数。把它交给你之后,也就了却了我的一桩心事。为了完成我祖上的遗愿,今天我就把它交给你了。你等一下,我这就去拿!”说完,老者飘走进了内堂里。

    过了约有五分钟左右,老者再次回到了大厅。他飘到烈修面前,伸出了右手:“给,就是这个东西,你把它收好。”

    烈修往老者手中定睛一瞧,顿时眼中出两道激动加喜悦的光芒。

    老者手上是一枚约有硬币大小、银白色的六芒星,六芒星四周,互相对应的星角略长一些,其他的四个星角比较短。六芒星的中央刻着一团火红色的烈火图,闪烁着微弱的红光。

    “虽然老朽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作用,不过我想,对你应该大有帮助。”

    烈修接过老者手中的六芒星,眼睛里还在闪烁着激动的光芒,盯着六芒星的目光一刻也不曾离开,就连老者说的话他也没有听到。

    “嗯咳!”看到烈修没有礼貌的无视自己的话,老者略有些尴尬,他故意使了个动静。

    听到老者突然的一声干咳,烈修这才浑一激灵的回过神来,连忙一脸歉意的看着老者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那就多谢老人家了。只是,这东西要怎么使用呢?要知道这里面可有着大文章呢!”烈修冲老者一抱拳,随即一脸神秘的说道。

    “嗯,这个吗,我的祖上好像说过;玄靖一共用了七枚这样的六芒星,好像是封印了什么大人物……哎呀,人上了年纪就糊涂了,我也记不太清楚了。”老者皱着眉拍了自己的额头一下,真是人老不中用了。

    “哦我想起来了!”老者突然惊呼一声,把烈修和玉蝠再次吓了一跳。

    “我的祖上说过,要想解开里面的封印,必须找到和六芒星相对应的封印之地才行。我只记得,里面封印的七个人被封印在七界不知名之处,好像是这七个地方排列起来的话,像是一个北斗七星的形状。不过具体都在什么地方,我的祖上没有说明,估计当时的他也不知道吧。”老者一脸深沉的说了一番,说完,他手捋着胡须沉思起来。

    “哈,这个玄靖还真是大意呀,这么重要的东西他都随便乱扔!哎呀,看来时间真的能麻木一个人啊!就算是再厉害的人物,也经不起时间的打磨……”烈修一脸嘲弄的说道。你玄靖再牛叉又能怎样?还不是在漫长的时间里,意志被一点一滴的消磨殆尽?

    “话不能这么说,玄靖是什么人物啊?他亲自设下的封印,会那么容易被破除吗?你呀,还是太年轻了!”老者不以为然的看了看烈修,摇头叹道。

    “先不管那么多了,既然得到了一枚,那我就得想办法找到和它相对应的地方,先把里面的这个人救出来再说。”烈修郁闷的挥了挥手,懒得去想那些让人头疼的事,车到山前必有路,没必要为那些暂时不可能做到的事去苦恼。

    “也只能这样了。”老者深深的看了烈修一眼:“烈修啊,老朽马上就要走了,可是我始终放心不下我这个乖孙女啊。希望在我临走之前,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就算是老朽求你了。”

    看到老者一脸严肃的表,烈修急忙摆了摆手,脸上挂着真挚的笑容说道:“老人家不用客气,有什么事您尽管说,我烈修决不推辞!”

    “唉,你也看到这个家的境况了,如今我们朱家,只剩下我这个孤苦伶仃的孙女了。老朽今天就把玉蝠托付给你了,希望你以后能好好的照顾她,也希望你能答应我这个最后的请求。”老者说完,便一脸期待的看着烈修。

    “这是哪里的话?您老帮了我这么个大忙,我还没来得及谢您呢。您这么一说,还真让我万分汗颜呐。如今老人家有求于我,我岂有不应之理?您老就一百个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像对待亲妹妹一样,来对待玉蝠。只要我烈修还活着,就一定会拼死保护她的周全!”烈修有些歉意,一脸真诚的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啊……”

    “爷爷……您真的要走了吗?玉蝠不让爷爷走……”玉蝠一声啼哭,扑到老者怀中哭了起来,听到爷爷要走了,玉蝠有些难舍难离。

    “我的好孙女,爷爷如今只是一个魂魄,哪能都留在这里呢?听爷爷的话,以后好好跟着你烈修哥哥,不要让爷爷为你担心……”老者一脸溺的抚摸着玉蝠的头发,万般无奈的叹道。

    “玉蝠听爷爷的话。可是爷爷,那您这一走,是要到哪里去呢?”玉蝠止住了哭泣,万般难舍的问道。

    “自然是找个人家重新投胎了,如今爷爷的心愿已了,也不想再做个孤魂野鬼了。好了玉蝠,我的好孙女,爷爷这就要走了,你要好好保重,让爷爷放心的走吧……”

    “嗯,爷爷您走好……”玉蝠答应一声,离开了爷爷的怀抱,满脸泪痕的冲着爷爷挥手告别。

    “我的乖孙女,爷爷走了,你要好好的保重自己!”说着,老者冲着玉蝠挥起了手臂。同时,他的影也变得越来越暗淡,直至消失不见。

    “哎呀……我这是在哪里呀……”

    老者刚一消失,昏迷在地上的老三突然一阵呻吟。令烈修和玉蝠吃了一惊。

    “啊!二哥!二哥你这是怎么了?!”看到二哥的尸体后,老三顿时大吃一惊,扑到二哥上嚎啕大哭起来。过了好一阵,他这才止住了哭声,突然冲着玉蝠问道:“玉蝠,这是怎么回事啊?”看到三叔清澈明亮的双目,玉蝠顿时惊喜异常。呆傻了半辈子的三叔,一下子恢复了正常!这让玉蝠有些难以置信。

    “三叔,你……你好了!”

    “唉,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样……你爷爷来过这里吧?”老三感慨了一句,看向玉蝠再次问道。

    “是啊三叔,是这样的……”于是,玉蝠就把今天所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对三叔说了一遍。

    “唉,没想到啊,二哥他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居然做出了这么灭绝人的事来!玉蝠啊,虽然三叔以前是个痴呆,可毕竟做了对不起你们一家的事,我真是愧对大哥大嫂的在天之灵啊!”老三听完玉蝠的讲述,一脸愧疚的自责道。

    “三叔,过去的事就别再提了,这件事我也不会再去怪罪于谁,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玉蝠凄然一叹,满脸苦涩的说道。

    “玉蝠,你真是个善良的姑娘,三叔谢谢你了。对了玉蝠,你就别走了,留下来吧,这里还是你的家啊。你放心,只要有三叔在,你就是这个家的主人。没人可以再把你赶走!”

    听了三叔的话,玉蝠轻轻的摇了摇头:“三叔的好意玉蝠心领了,但是玉蝠早就决定了;从今往后要跟着烈修哥哥浪迹天涯,烈修哥哥去哪,玉蝠也会跟着去哪。”

    “这……”听完玉蝠的话,老三顿时一阵错愕。“玉蝠啊,干嘛放着福不享,非要去遭罪呢?你……”

    “三叔不用再劝我了。”玉蝠抬手打断了三叔的话说道:“我意已决,三叔就别再浪费力气了。我走以后,希望你能好生的持这个家,这样玉蝠也可以放心的离开。”

    “唉……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咱们朱家重新辉煌起来。玉蝠,外面不比家里,如果哪一天你在外面漂累了,那你就回来。这个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三叔也会一直等着你回来的那天。”老三满脸凄凉的叹息道。看来是真劝不动她了,所以他也只能这么说了。

    “好,玉蝠会记住三叔这句话的,那玉蝠走了,三叔您多保重,再见。烈修哥哥,我们走吧。”

    “记得一定要回来啊……”

    “儿时光景今朝梦,化作冬雪落无声。少年轶事如霜厉,人世风雨伴飘零。”

    和玉蝠走在路上的烈修,突然深有感触的随口作了一首这样的诗,咏完之后,又是一声满腹凄凉的叹道:“玉蝠啊,人们常说;在家千好出门一难。你这样跟着我出来,就不怕将来受苦吗?”

    听到烈修的诗,再加上他又这么一问,玉蝠凄然一叹道:“烈修哥哥,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突然有些看开了。人活一世究竟是为了什么?二叔为了权力和家产,做出了那样灭绝人的事来。可到最后呢,就算没有遭到报应,我想他的灵魂也会倍受悔恨的煎熬。如果当初他不是被利益熏心,又怎么会有这样的结果?依我看,倒不如放下一切,做个周游四方的自由人。这样逍遥的过完一生也很不错啊……”

    听完玉蝠的话,烈修一下子傻愣在那里。这样的话,是一个只有十九岁的小女孩能说得出来的吗?看来人生的磨难真的能彻底改变一个人呢!这番话如果是一个活了大半辈子的人说出来的,那烈修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可偏偏就是出自这么一个花季少女的口中,这真是让烈修难以接受。

    “玉蝠啊,干嘛把话说得那么老气横秋啊?你又不是七老八十的老婆婆!做人有时候的确要看开一些,可也不至于看的像你这么开吧?别再庸人自扰了,你不是还有烈修哥哥呢吗?今后你就把烈修哥哥当做亲人!哥哥我绝对会照顾你一辈子的!”烈修先是一阵抱怨,最后把脯拍得砰砰响,冲着玉蝠保证道。

    “呵呵,嗯。我会把烈修哥哥当做在这个世上,唯一一个亲人的!烈修哥哥,你以后可不准欺负我,因为玉蝠只有你这一个亲人了,你要是欺负我的话,玉蝠会很伤心的。”玉蝠扑闪着一双美目,可怜巴巴的望着烈修说道。

    也难怪玉蝠会这么说,虽然他还有个亲三叔,可是一直以来,她所遭受的苦难,恐怕她这一生都会在心里留下一段影。父亲母亲相继离世,自己的家族有对他百般欺辱,就算恢复智力的三叔对她再好,可是当初他是怎么对自己的?那样的惨痛经历,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适应过来的。所以他自然会在心理上,刻意的没有当三叔是亲人。

    “傻丫头,烈修哥哥疼你都疼不过来呢,又怎么会忍心欺负你呢?你放心吧,烈修哥哥会把你当成宝贝一样对待的!”烈修宠溺的刮了玉蝠的鼻子一下,一脸真挚的说道。

    “嗯,我就知道烈修哥哥最好了,嘻嘻。”玉蝠只觉俏脸一阵发,满心的甜蜜与幸福。

重要声明:小说《千年寂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