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玉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乾阳 书名:千年寂灭
    三年后,原妖界紫烟城外。这里距离原圣界非常近,紫烟城的繁华不次于原圣界的灵轩城。宽阔笔直的街道,古色古香而又大气恢弘的楼阁,使整个紫烟城显得大气磅礴。大马路上,穿红色法袍的烈修,百无聊赖的四处闲逛着。离开师傅已经一个多月了,当初听师父说紫玄在圣元学院,于是在他出来之后,第一时间就向那里赶去。可是等到了那里的时候,才知道紫玄早就离开了,这让烈修是抓狂万分。本来还想去找天克呢,可是他也离开了师傅刑天,这茫茫七界芸芸众生,想找到一个人那是一个字——难!万般无奈之下,烈修为了躲避追杀,乔装改扮一番之后来到了妖界。你说为什么他偏要来这里?很简单,整个七界中,妖界人口最少,而且制度也不是特别严格,是逃命躲难之人最理想的选择之地。而且烈修坚信,只要还没有得到打败玄靖的八圣器,或者没有救出那三个女子,紫玄和天克一定也会来妖界。经过乔装改扮后的烈修,赫然变成了一个满脸大胡子的中年大叔!一个中年魔法师就这样诞生了。临出来之前,德鲁兰诺将一把名为烁鸳的金黄色法剑送给了他。法剑通体金黄,泛着耀眼的光芒,剑长约有三尺,宽三脂左右,显得小巧精致。平时没事的时候,烈修就把法剑别在腰间,轻易不会使用它。师父曾经只是说这把剑是上古神器,不要轻易在人前显露。至于它有什么不凡之处,德鲁兰诺却没有告诉他,只说让自己慢慢参悟。

    烈修来到一个小地摊前,地摊上摆放着形形色色的手工制品。烈修低头一看就再也挪不开双腿了,眼前五颜六色、小巧玲珑的手工艺品让他大饱眼福。“哇……好漂亮啊……哎老板,这个怎么卖啊?”烈修拿着一个绿翡翠腰佩问道。“这个卖五个金币。这位大叔,您要买这个吗?您可真有眼光啊,如果把这个送给令夫人,她一定会非常高兴的。”一个宛若银铃般悦耳动听的声音,突然传进了烈修的耳朵里。这时烈修才注意到面前的摊主,面前站着美丽不可方物的一位姑娘,她的美是那种柔媚中透着一丝野,清丽中又带着仙子一般的出尘气质。而且还隐约带着一股妖娆气息,为什么这么说?她一头淡紫色的齐腰长发,粉色的眼珠中黑色的瞳孔清晰可见。两只耳朵略微有些发尖,一看就知道非人类所能具备!白里透红的玉容让人迷恋,粉嘟嘟的小脸惹人怜。纤细修长的芊芊影,虽然穿着一粗布衣裤,可举手投足间却是落落大方,不失高雅端庄。烈修一注意到她,就再也挪不开目光了。眼睛里泛着贼溜溜的光芒,忍不住直吞口水。苍天呐大地呀,我不是在做梦吧?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小MM,噢……我一定要把她泡到手!烈修一边露出一副猪哥相,一边在心里不断的YY着。虽然他知道,眼前的女孩子并非人类,可谁还会在乎那些呢?别忘了这是在什么地方,哪里会有那么多的人类呢?

    被烈修盯了这么长时间,那女孩刷的一下脸就红了。只好一脸羞涩的低下了头:“大……叔,您……还买不买了?”“呃……什么大叔?哦……我买我买,多少钱?”烈修一脸尴尬的摸了摸下巴,本来还纳闷呢,自己一个小伙子,干嘛管老子叫大叔呢?可当自己摸到下巴触手的一堆胡子时,他这才醒悟过来,我现在可不就是大叔吗?吗的,真郁闷,被的自己都没脸见人了。“给您,五个金币。”少女满脸羞红,低着头将腰佩递给了烈修。“你这个杂种,居然还有脸在这卖东西?老子今天废了你!”烈修刚要掏钱,突然间后传来一声怒骂,把他吓了一跳。而那个女孩子却吓得小脸煞白,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盯着那个冲她大吼的人。看到她的脸色,烈修皱起了眉头,转看了看后像狗一样乱吠的人。面前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硕大的脑袋没有一根头发,一脸的横,又硬又长的胡子几乎占了大半张脸。上光着膀子,整个前和肚皮上全是黑毛。下一条又肥又大的裤子,脚上蹬着一双木拖鞋。

    这大汉指着地摊边的女孩子又是一顿臭骂:“吗的,你个臭杂种,今天我要剥了你的皮!”说完,伸出大拳头气势汹汹的奔着女孩扑去。“慢着,人家是招你了还是惹你了?怎么一见面你就要打人啊?别那么冲动,有话好说嘛……”烈修伸手抓住了那个大汉的手腕,一脸笑眯眯的说道。“哎呀,你他吗算是什么狗东西?敢拦着你爷爷我!”说着,伸出另一只拳头朝烈修打去。就在大汉刚要伸手的时候,烈修的猛的甩开大汉那只被他抓住的胳膊,右手上骤然变得一片火红。‘砰!’一声闷响,烈修一把将变得通红的手掌拍在了大汉的口。“啊呀!”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片刻间,空气中到处充斥着一股烤皮的味道。只见那个大汉肚皮上和前的黑毛被点着了火,就连脸上的胡子也没有幸免。“哎呀妈呀……救命啊……哎呀烧死我了……”大汉吓得顿时趴在了地上,哭爹喊娘的来回打滚。大汉这么一叫唤,顿时引来了不少人。这时,不远处来了三十多个如狼似虎的家丁。“老爷,你怎么了……吗的……你这个杂毛,敢打我们老爷!”那群家丁奔着烈修冲来,嘴里还不停的咒骂着。“哎呦……”围在四周的人群被那群家丁猛地一推,呼啦一下子被推倒了一大片,响起了一片惨叫声。家丁们不由分说,照着烈修就打。“哼,我看你们是找死!”烈修冷笑一声,双手左右一分,一道灼的气息在他双手之间凝聚,空气被灼的气流烘烤的扭曲不堪。烈修快速的挥动双臂,灼的气流化作一道巨大的半月形红芒。“嗨!”他大喝一声,双手猛的向前推去,那道巨大的半月形红芒,带着一片令人窒息的浪,向着那帮家丁撞去。‘砰……砰……呼啦啦……’“哎呦喂……哎呀我吗呀……”一阵阵沉闷的撞击声过后,紧接着就是一阵乱七八糟的惨叫,那群家丁被半月形红芒撞的倒飞出去,横七竖八的倒在了地上。“ohsorry我可不是故意的呀……”看着被自己打倒的那些人,烈修故作歉意的表说道。可是那怪腔怪调的语气,打死也不会有人相信那是真心的。

    这时候,那个差点变成烤猪的大汉滚灭了上的火。现在的他是浑焦糊,就像刚从火堆里爬出来一样,浑上下还在冒着烟。上的衣服也是黑一片紫一片,为什么会有紫一片?当然是衣服被烧出了窟窿,漏出了被烧得发紫的皮地原因了。脸上和上被烧的根毛没剩,哦,不对,还有几根被烧的发黄又打卷的毛。那大汉总算停止了哭嚎,坐起来好不容易想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结果张开嘴却喷出了一大口黑烟!指了指烈修想说什么,却被那口黑烟给呛回肚子里去了。“行了各位,你们就先回家吧,我改一定登门拜访。”烈修一脸坏笑的说道。那些倒在地上的家丁,好不容易爬了起来,走过来两个人扶起了那个烤猪大汉,东倒西歪的离去了。“你……等着……”临走才冒出这么几个字,可惜烈修根本没听到。“喂,这位姑娘,你没事吧?”烈修大咧咧问道。“呜呜……我……呜呜……”“呃……姑娘,你这是怎么了?”被她这么一哭,烈修顿时满脸的错愕。“你今天虽然把他们打了,可是等你走了之后,他们会变本加厉的羞辱我的……呜呜……我该怎么办啊?呜呜……”“这……我……”莫非自己这是帮了倒忙?这真是让人郁闷无比。她蹲在地上掩面痛哭,让烈修一下子乱了阵脚。“对了,他们为什么老是找你的麻烦啊?那个人跟你有仇?”烈修试探的问了一句,要是这女孩不是什么善类,他会第一时间溜之大吉。自己的事都管不过来不呢,哪有那个闲心去管别人的事?“那个打我的人其实是我叔叔……”“什么?!你叔叔……他……”没等她接着往下说,烈修就是一声惊呼,吃惊得他眼珠子差点没从眼眶里蹦出来。亲叔叔会对自己的侄女下毒手?这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难不成这里还有什么隐?想到这烈修眼神里透出期待的光芒,等着他的解答。

    女孩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他是我叔叔,和我父亲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经过女孩的讲述,烈修才知道女孩原来叫玉蝠。她的母亲是个蝙蝠妖,她的父亲是个人类,也就是说,这玉蝠是个货真价实的半妖!难怪她长的那么怪异。听玉蝠的讲述,烈修已经听出来了,妖界其实并不全都是妖怪管辖。在玄靖征服七界之后,他本想让各个种族能够融合为一个集体。可是事与愿违,七界中存在着严重的种族歧视,尤其是人类,对妖魔鬼三个族群极度的蔑视和恐惧。这样一来,就出现了很多像玉蝠这样的悲剧。不过,很多无辜的生命都已被迫害而死,像玉蝠这样能支撑到现在的人几乎是没有!人们是绝对不许这样的人存在的,不光是人类,就连其他种族也非常的排斥。像玉蝠这样的半妖,几乎是成为了众矢之的。所以原妖魔鬼三界内,分成了很多个势力圈。像这个紫烟城就是人类所统辖,也就是说一个妖界内,分出了两大派系的势力,当然就是人类势力和妖类势力。玄靖看到这样的趋势也是无可奈何,虽然种族之间非常不和睦,不过对玄靖倒是蛮拥戴的,所以玄靖也就没有去理会,任其发展。最后就导致了现在这样的局面,就像中国历史上,东周时期各地的诸侯国一样。

    玉蝠的爷爷是紫烟城的一个官吏,他有四个儿子,玉蝠的父亲是老大,那个刚才辱骂玉蝠的是她的三叔。当年,玉蝠的父亲在外游玩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姿色不凡蝙蝠妖,也就是玉蝠的母亲。两个人最终是相的水深火、如胶似漆。最后干脆私定终,私下里结为了夫妻!后来,玉蝠的父亲带着那个蝙蝠妖回到了家中,他如实的说出了她是蝙蝠妖的份,并对父亲说要娶她做夫人。结果可想而知,在那样的社会背景下,他父亲当然是不会同意,并且气得是暴跳如雷。就是他的那三个弟弟,也是横加阻拦,对着夫妻俩是冷嘲讽,把他们看作是猪狗不如的货色。当时老爷子就说了:“你现在马上把这个妖精给我赶出去,我就还认你这个儿子,否则的话,我就当没生过你!”那意思就很明显了,如果玉蝠的父亲不照做的话,那老爷子就会和他断绝父子关系!听到自己的公公这么说自己,再加上全家上下不拿她当人看,玉蝠的母亲羞愤难当,一气之下就要拂袖而去。然而,玉蝠的父亲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哪怕被逐出家门也在所不惜。就这样,他带着妻子离开了这个生他养他的家,来到了一个荒郊野外,夫妻俩盖起了一座茅草房,从此自力更生。就在那个时候,玉蝠的母亲就已经有了孕,不到一年的时间,她生下了一个可的女婴,就是现在的玉蝠。变成了父亲母亲的夫妻俩,一时间陷入了无比的喜悦当中。因为妻子是个蝙蝠,所以丈夫给女儿取了玉蝠这个名字。本以为,幸福的时光会这样一直下去,可是一次惨绝人寰的事故,让这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家破人亡!

    一次,因为玉蝠感染了风寒,父亲带着她去城里看大夫,在他带着女儿走了没多久,玉蝠的三个叔叔带着一个道士来到了她们家,在那个道士的指点下,几个人悄悄的在院子里摆了一个炼妖阵,只要妖物进入阵中,就会被炼化掉。摆完阵后,那三兄弟来到房门前,一脚将门踹开,指着自己的嫂子就是一顿辱骂。恼羞成怒之下,玉蝠的母亲气势汹汹的奔着三人扑来,可是那三兄弟早就准备好了,三个人一起向炼妖阵跑去。玉蝠的母亲做梦也没有想到,院子里早就掩盖好的炼妖阵。结果可想而知,她一走进炼妖阵中,四周猛然间冒出一片烈火,将她笼罩在内,熊熊烈火中,上百道光剑在她的体上穿插,顿时,阵中传出了就是撕心裂肺的惨叫。大约过了能有一刻钟左右,惨叫声停息了下来,阵中的烈火和光剑也随之消弭。再看玉蝠母亲原来站立的地上,一滩腐臭发黑的脓血染了一大片!在血堆中,一只蝴蝶金簪被染成了血红色,玉蝠的母亲惨死当场。看着她已被炼化,几个人一阵冷笑着扬长而去。等到丈夫从外面回来之后,当时就看到了地上的血迹,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而怀中的小玉蝠,顿时就是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他将玉蝠放在了石墩上,浑颤抖着走到了血堆跟前,突然,他的子猛地一震,颤抖着双手拾起了被染红的金簪。这支蝴蝶金簪,是当年他送给妻子的定信物啊,妻子曾说过:“这支金簪就好比妾命,就算妾死了,这支金簪我也会把它带在上不离不弃!就好比我对夫君的……至死不渝!”“夫人啊……啊……夫人……”看着尸骨无存惨死的妻子,他悲痛绝。若不是玉蝠还小,他一定会追随妻子而去。

    他历尽了千辛万苦,含辛茹苦的将玉蝠拉扯大。然而在玉蝠十三岁那年,思念妻子的他抑郁成疾,最后含恨而终。玉蝠为了能够生存下去,四处给人做工,吃过了万般苦,受过了万种罪。然而在她从记事的那天起,爷爷家的人就不断的找她们的麻烦,父亲活着的时候,就没少受他们的羞辱。如果不是这样,父亲也不会死的那么早。在父亲死后,她也没能摆脱这样的命运,时不时的就被他们羞辱一番,轻则侮辱谩骂,重则拳脚相加,这么些年她就是这样过来的。现在玉蝠已经十九岁了,可她却依然是一贫如洗,辛劳一天好不容易赚点钱,全都被他们洗劫一空!今天她在这里摆摊,也是在给人家做工。要不是烈修在场,玉蝠今天不但做不成工,还会受到一顿暴揍。就连摊上的那些货物,也会被毁坏得七七八八。

重要声明:小说《千年寂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