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执意远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乾阳 书名:千年寂灭
    “兄弟,咱们好不容易见次面,现在又要分别了。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相见啊……”楚振飞一脸伤感的叹息道。兄妹俩没有多做停留,第二天一早就要辞行离去。紫玄也没有挽留他们,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灾星,和他走得近的人没有一个不受自己连累的,所以听说楚振飞要走,他也没有说什么。“大哥,你也不要太过于感伤了,我相信咱们兄弟还会有见面的机会的。唉……大哥不比我,你还有着一片大好的前程,可不要被我给连累了。”紫玄自嘲的悲叹道。“呵呵,兄弟啊,对我来说,前程和朋友让我去选择的话,我会毫不犹豫选择后者。哦对了,这件事我一定让我父亲给个交代,虽然是我父亲,但是我生平最痛恨的就是被人利用。所以不管是为我还是为了兄弟你,我都要向他讨个说法!”楚振飞一脸的愤怒,只要是人,都不喜欢被人利用,尤其是被自己至亲至近的人利用,那种感觉不是用一句痛苦就能形容的。绕了这么大个弯子,原来父亲就是为了利用自己杀害自己的朋友。看来这一切他都是算计好了的啊,本来还打算来向紫玄道别呢,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奈何奈何啊……“算了吧大哥,这件事也不能怪你父亲。俗话说——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你父亲毕竟是玄靖手下的官员,他没道理不听从命令。如果有的选择,我相信他不会这么做的。况且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吗?”

    “兄弟,我……”听了紫玄的话,楚振飞真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什么是朋友?朋友就要互相理解。紫玄能这么说,证明他不想因为这件事,而闹得自己和父亲反目。说实在的,当儿子的谁愿意和老爸闹翻呢?楚振飞也不例外。他能跟紫玄那样说,也是作秀的成分多一些,但是这件事他不会只字不提,最起码也要问问父亲。可是紫玄不但没有记恨父亲,还说出了那样一番话来,这得需要多么豁达的心啊?兄弟,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啊?楚振飞只觉得一股暖流包围了自己,他深深的看着紫玄说道:“兄弟,我楚振飞又一次欠了你一个人!你放心,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就一定会站在你这边。”“好,大哥,我相信你能做到这一点。”紫玄深吸了一口气,楚振飞的话令他满心宽慰。“不过现在我就有一件事要求助于大哥你。”“什么事,只要我能办到,为兄万死不辞!”楚振飞一脸的坚定,欠紫玄的人,恐怕这辈子也还不清了,如果他有什么要求,自己没有理由不帮忙。“大哥言重了,我怎么也不会让你去送命吧?我的状况大哥也知道,但凡呆在我边的人,全都会受到我的牵连,不是惨死就是受重伤。更要命的是我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更别提什么保护边的人了。所以,我想请大哥帮我把清璇送到他父亲那里,跟着她父亲总好过于跟着我……”“不!我不要离开你,不要让我离开你好吗?紫玄,我不怕什么危险,只要能和你在一起。”紫玄话音未落,叶清璇就一把扑到了他的怀里抽泣起来。

    “清璇,你听我说……”“我不听我不听,我死也不离开你!”看到伤心万分的叶清璇,紫玄一脸的凄苦,不知不觉泪水已经悄然滑落。虽然不忍心让叶清璇离开,可是自己现在能保护她的周全吗?不让她离开自己,她早晚会被自己连累。为了她能活下去,紫玄不得不狠下心来。“清璇你放心,你离开之后,我就马上闭关修炼,等我修炼有成之后,一定会去找你的。为了你,我会好好的活下去,你要相信我。好吗,清璇……”“你真的要闭关修炼吗?”叶清璇哭的梨花带雨,抬起满脸泪痕的俏脸问道。“是的,只要我闭关修炼,他们就算想杀我,也不可能找得到我,你别忘了学院里的那五个老家伙,他们会保护好我的。况且,你不是一直都想早和你父亲团聚吗?所以你就听我的话,跟着楚大哥他们去找你父亲吧。”为了能让叶清璇离开自己,紫玄不得不违心的说起了谎话。“嗯……呜呜……紫玄,我真的舍不得离开你……呜呜……”叶清璇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可是,一想起自己就要离开紫玄,不悲从心来,忍不住失声的痛苦。上苍为何如此不公?明明是深着的两个人,却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离别之痛。是命运捉弄人,还是造化捉弄人?人生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无奈,谁不想与君朝夕厮守?谁不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奈何这无的现实,让人不得不面对那生离死别。

    紫玄替叶清璇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装,将她送到了学院的门口。“清璇,好好保重自己……”紫玄一脸深的望着叶清璇,那饱含深的叮咛,让叶清璇肝肠寸断。“紫玄……”叶清璇一声难舍的呼唤,猛的一把扑进了紫玄的怀中,她是那样的难舍难离。紫玄轻轻的推开了她,一边为她擦着眼泪,一边喃喃说道:“等我去找你,你一定要等我……”“紫玄哥哥……呜呜……”耐不住离别的伤痛,楚瑶香缓步的走到紫玄面前,玉容上挂满泪滴,泪眼朦胧的眼神,让紫玄罢不能。楚瑶香满含深与不舍的看着他,她心痛不已的摇了摇头,再也忍不住满心的深,一头扑在了紫玄的怀中。“紫玄哥哥,瑶香会想你的,紫玄哥哥要时刻都记得想我,不要把瑶香忘了。”紫玄搂着楚瑶香,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紫玄哥哥答应你,时刻都会想念你的。”虽然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可是他却含笑的安慰着即将离去的恋人。他分别在叶清璇和楚瑶香的额头上轻轻一吻,这便是的痕迹,即使天各一方也一样会铭心刻骨。“大哥,清璇就暂时托付给你了,麻烦你一路上好好的照顾她。”“放心吧兄弟,我会照顾好叶姑娘的。我们走了,兄弟,后会有期!”“后会有期!”两个人互相一抱拳,楚振飞兄妹便带着叶清璇转离去了。两个女孩子走走停停,不住的回头凝望,难舍难分的挥着手。再见了……最的人。虽然别去,但我心永恒,期待着能够再次相手相牵。

    在某年某月的某一个夜晚,让我今生都在想念。

    那满天星星在不停的闪烁,和你一双迷人的眼。

    当时光匆匆的一年又一年,我还记得你的笑脸。

    任风沙带走我们年轻的容颜,带不走是一世缘。

    不愿看见你转离我远去,两行泪默默无言。

    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一切又回到从前。

    世俗它不能改变我们相肩并肩

    一起面对困难无悔无怨

    再大风险都已看平淡

    只为共同拥有美好明天

    岁月它不能阻隔我们相心相连

    一起实现我们约定的誓言

    直到我们都老去的那一天

    永远相手相牵

    三天之后,院长司徒俊的办公室。“什么,你要离开学院?!”司徒俊眼睛瞪的老大,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是的院长,我决定离开这里。”“为什么要离开?你不怕一出这个大门就横尸街头吗?”司徒俊根本就不希望紫玄离开,一是替紫玄的人安全担忧,二是他还没有真正学成,现在离开岂不是浪费了修行的机会。“院长,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我继续在学院呆下去的话,就会给学院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我已经连累了很多人,不想再因为自己而牵连更多无辜的人。所以请院长还是让我离开吧。”紫玄面无表,淡淡的说道,可是心里却是极度的不平静。“你能这样想固然难得,可是你有目标吗?就算我让你离开,你又能去哪呢?”“顺其自然吧,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紫玄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把司徒俊弄得一愣。“好吧,正所谓人各有志,也许这里只不过是你一飞冲天的一个起点,我相信大千世界里,总会有你施展抱负的天空。但是做人不要自暴自弃,就像你常说的那句话: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只有经历过磨难,你才能最终走向巅峰。这不过是人生中的锤炼罢了,做人要经得起考验。那我也就不阻拦你了,你去见见那五个老前辈,然后你就走吧。”司徒俊感慨万千的说道。其实他还真舍不得紫玄离开,紫玄是个很不错的苗子,来了才大半年就有了成就,实属难得呀。但是,又不得不放他离去,像紫玄这样的人,不是井底之蛙的那种人,不去外面的大千世界去历练一番,他绝不会有大作为。“谢谢院长。”紫玄刚要转离开,却被司徒俊叫住了:“你等一下。”“院长还有什么事吗?”紫玄一脸疑惑的看着司徒俊问道。司徒俊没有回答,转后墙壁上的一副画摘了下来,露出了一道天窗大小的暗门。他伸手按在了暗门前的机关上,‘嘎啦啦……’只听见一阵石头互相摩擦的声音,那道暗门随之缓缓开启。

    紫玄抬眼向那道暗格望去,里面黑漆漆的一片,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根本看不到里面到底有什么。司徒俊随意的在里面一阵摸索,等抽出手来的时候,一个长约一米二,宽有三十公分的黑皮箱被他拿了出来。随后,他关上了暗门,将那幅画挂在原位。这时才转对紫玄说道:“紫玄啊,你就要离开学院了,我没有什么可送你的,这把封魔玄铁你就拿去当做防用吧,这可是咱们学院为数不多的一把神兵啊!”“院长,这……”紫玄怎么好能意思接受,给人家带来了那么多的麻烦,而且又提前辍学。自己都没有什么表示给人家,可人家却送自己这么一个大礼,他有什么资格去接受?“诶,给你你就拿着,这不是我要送你的,这可是你师父当年托付我,要我交给你的呀。”司徒俊笑眯眯的说道。“什么?我师父要你给我的?!”紫玄大吃一惊,真没想到啊,这个东西居然这么有历史。“是啊,你打开看看,看看称不称手。”紫玄答应一声,接过了黑皮箱。哎呦,还重的。黑皮箱的中间是一个机关锁,紫玄伸手一按。‘咔’的一声,箱子应声而开。霎时间,一束耀眼的青光从箱子里喷薄而出,紫玄被晃的眯起了眼睛。等适应了强光之后,紫玄定睛一瞧,顿时露出了不释手的神色。这把兵器整个呈长方形,两边和顶端都没有刃口,完全是棱角分明的形状。算上刀柄,封魔玄铁能有一米多长,宽有十五公分左右。整个刀上一片玄青色,青光在刀上不断流转,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紫玄握住刀柄,将封魔玄铁提了起来,虽然有些重,但是不妨碍自己使用。握着玄铁轻轻挥舞了几下,感觉蛮称手的,紫玄满意的点了点头,暗暗赞叹不已。“怎么样,还满意吗?”看着紫玄不释手的样子,司徒俊笑眯眯的问道。“太好了,很不错的兵器,呵呵。”

    “臭小子,你要走是不是,经过我老人家许了吗?”司徒俊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猛然间,一阵炸雷般的吼声从门口传来,把两个人吓了一跳。话音刚落,那五个老不死的砰的推开了门,嘴吧啷叽的闯了进来。“这……”紫玄一下子愣在了当场,这几老家伙怎么知道自己要走的?自己也没跟他们说啊。“臭小子,我们这几个老家伙教你教的好好的,你干嘛还要走啊?是不是讨厌我们了?”一红衣的血婆训斥道。“我……”“你什么呀你!我们几个老家伙对你倾囊相授,一点都没藏私。你可倒好,不声不响的就要扔下我们自己跑掉,你还有没有良心?你还有没有人味啊?”还没等紫玄要说什么呢,那边的死老鬼又是一顿机枪扫。“几位前辈,让紫玄走吧,留下他反而会害了他。”趁着几个老不死的没说话的空当,司徒俊一脸无奈的说道。“臭小子,你走也可以,但是你将来必须把我的火遁学成。”黄鼠狼哭丧个脸哀号道。“对对对,我们这几个人的五行遁术,你必须都学会。要不然我们迟早还会把你抓回来!”五个人噼里啪啦的一顿狂喷。搞的紫玄是唯唯诺诺,头点的像鸡吃米一样,生怕惹到他们。“臭小子,这是土遁秘笈,送给你,你一定要好好练啊。”死老鬼一脸悲凉的递过了一本黄皮书。紧接着,其他四个人也将遁术秘笈分别塞给了紫玄。看着几个老人满脸的不舍,紫玄也忍不住鼻子发酸。紫玄跪在地上,对着五个老人磕了三个头。“几位老人家的栽培之恩,紫玄没齿难忘,请受紫玄三拜!”

    历经了一番长长的道别,众人又是一番难舍难离。司徒俊拍了拍他的肩膀,却没有多说什么,一切尽在不言中。五个老人却是哭的稀里哗啦,千叮咛万嘱咐的送别。虽然几个老家伙总是拿紫玄当实验品,可是,一为师终为父,那种感不是用言语就能表达的。紫玄走的时候,柳月明并不知晓,当时他还在昏迷当中。有时候,人不能背负的太多,那样的话,人会活的会很累。抱着这样的心态,紫玄也没有让柳月明知道,就踏上了流浪天涯的路途。

重要声明:小说《千年寂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