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剑舞长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乾阳 书名:千年寂灭
    旭升空,天边的云彩被映照的霞光万道。一束束冲天的光芒挣脱黑夜的束缚,喷薄出不屈不挠的光彩,天边尽是凌云的光辉。大山之巅被旭的光芒映照成一片金色,那些花草与树木,也争相迎接那期盼已久的光芒。微风拂过,吹起数不尽的绿色浪涛,仿佛是对那温暖阳光的无限渴望,黑夜过去,终于迎来了无限希望的黎明。望着那被阳光普照的苍茫大地,让人寄予满腔的豪壮志。大山之巅,一个孤傲的影迎风而立,周围那白色的云雾,将那拔伟岸的影笼罩起来,让人误以为是上天的谪仙,踏云在那飘渺的峰顶。此人一金黄色的武士铠甲,金色的甲片在阳光的照耀下,光华夺目熠熠生辉。乌黑的长发随风飘起,看上去更像是一尊天神。

    猛然间,此人周围的云雾全部翻滚而起,一片若隐若现的劲气将云雾阻挡在外。一片令人战栗的肃杀之气汹涌而出,四周的云雾仿佛是惧怕这无形的杀气,纷纷躲避在外。‘铮……’一道寒光乍现,带起一片让人眼花缭乱的剑幕,遮住了这个英影。刹那间,剑幕消弭于无形,而令人恐惧的杀气却越来越强烈。他剑眉倒竖,虎目圆睁,英俊的脸上散发出冰冷的气息。“呀啊……”一阵震耳聋的怒吼声响起,手中的长剑随之挥动起来。拔的影犹如空中的雄鹰,在云雾中来回穿梭,看似杂乱的步伐却蕴含着万钧之力。手中的长剑化作道道惊鸿,掀起一片片惊涛骇浪,刺目的寒光犹如群龙飞舞,在天地间起一片冰冷的空间。灵巧如燕的影越转越快,寒光四的剑影越舞越密集。剑招如灵蛇般诡异无比,却疾如闪电。随着招式的不断变化,他的影也越来越模糊,仿佛化作了一道道影子,在有限的方圆内留下若隐若现的痕迹。“彩虹漫天!”他大吼一声,猛然凌空跃起,双足在半空虚踏而行。手中剑上下翻飞,带起漫天光华,在阳光照耀下显得万分璀璨。刁钻诡异的招式千变万化,划出让人难以预料的轨迹。随着招式的加深,锋利的剑上逐渐透出银色的斗气,充斥在长剑周围。无论剑招的轨迹如何变化,银色的斗气总是锲而不舍的跟随着。银色的斗气在长剑周围越聚越多,不消片刻,一道粗如水桶的斗气凝聚而起,包裹着长剑的斗气越来越长。

    这时,舞动的剑招猛然变化,他左手划出一道道诡异的弧度。猛然间,半空中充斥起阵阵浪,好似铺天盖地般,滚滚的流越聚越浓。‘呼……’随着一阵怪异的声响,熊熊的烈火滚滚从四周而来,没有丝毫的征兆,就那么突如其来。熊熊的火浪发出阵阵声响,带着焚烧一切的流凝聚于银色的斗气之中。方圆数里的以内的空间,由于烈火的影响变得扭曲不堪。就连地面的草木也被烘烤的一片焦黄,随之燃烧起来。随着烈火的涌入,银色的斗气逐渐变成了七彩光柱。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顺着斗气柱绽放出耀眼夺目的光芒,看上去真犹如一道彩虹,横亘在天地之间。“长虹贯!”再次大吼一声,冲天的七彩光柱随着快速舞动的剑招,在天地间纵横驰骋,犹如千万道惊雷在天地间起惊涛骇浪。惊天动地的招式透着所向披靡、一往无前的气势,在长天之下狂暴肆虐。凌空舞剑的他,好比一尊战神一般,屹立于天地之间。又好似一座巍峨拔的高山,让人有一种无法逾越的感觉。凌厉大气的剑诀,睥睨天地的招式,让每一个看到的人都会忍不住去顶礼膜拜,仿佛所有的生灵都会臣服于他的脚下。“彩虹七杀斩!”又一声怒吼,只见半空中的他猛然挥剑向下而去,那道巨大的七彩斗气随之向他方才所站立的高山轰去。‘哗……轰隆隆……’随着一阵令人心悸的破空声响起,紧接着又是一阵阵惊天动地的爆炸。那座大山自半山腰开始崩塌,巨大的爆炸声带起狂猛的气流,将半个山头掀了起来。铺天盖地的沙尘和石块到处翻滚,而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却在崩起的石块上形四处闪动。崩非而起的石块正好成了他的借力点,在半空中飞闪腾挪。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左右,大山四周终于尘埃落定。再次抬眼观瞧时,每个看见的人都会倒吸一口凉气。只见那座本来高耸入云的大山,如今已经被削去了一半,山顶上依旧是平整光滑,真就像是一把巨大的刀劈出来的一样。那人将长剑入鞘,心满意足的拍了拍手,一脸得意的贼笑道:“OhGoodOhMyGoshIsuperinvincibIeIoIIipop”能说出这一顿鸟语而又习武的人,不用问肯定就是天克了,而他现在是绝对严重的得意忘形了。“噢太棒了,噢我的天哪,我是超级无敌棒棒糖!”说完英语不算,把刚才说过的又翻译了一遍,当然,还是那副欠扁的臭样。很难想象,和刚才那个犹如天神般的是同一个人。现在的他就是一个**的形象!“混账小子,刚有点进步就得意忘形了?”正当天克沉浸在爽歪歪的成就中的时候,刑天那威严的训斥声突然传了过来。这一句好比炸雷的声音,把天克吓得差点没坐地上。循着声音的方向转头一看,师父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的背后。“哎呀!我最最最尊敬的超级无敌的师父来了,欢迎欢迎……”看见师父吹胡子瞪眼的架势,天克就知道,这老家伙不知道会用什么方法整自己。所以就要把被动转变为主动,先来一顿超级的马给他拍晕乎喽,这样自己就能少受点罪了。

    “你小子少跟我来这一!你说你刚有了点进步就走样了,还说那些什么乱七八糟谁都听不懂的话。我告诉你,你今天的晚饭没了,给我好好打坐练功!”刑天越说越来气,最后干脆胡子都翘到脑袋顶上去了。“啊……师父啊,您怎么整治我都可以,可是千万别不让我吃饭啊……这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师父……”“闭嘴!跟你说多少回了,修炼之人最忌讳的就是狂傲自大,可你呢……刚有点小成就,就骄傲成这副德行,就差没把尾巴翘上天了。我告诉你,废话少说,今天晚上就给我打坐练功,我什么时候让你起来你再起来,否则我把你关进山洞里面壁!”完了,这下是什么商量的余地也没有了。听完师父的话,天克就是一副死了老爸的表。“师父……我……”“好了,赶紧跟我回去!”没等天克说出下面的话,刑天就一下子给打断了。就他那个油嘴滑舌的嘴皮子,天知道他接下来又要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天克现在脸上的颜色可谓是相当缤纷多彩,一会白色一会红色,紧接着,又把刚才的彩虹七杀斩的颜色也给表现了出来,真是要多壮观就有多壮观!“是,师父……”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里早就骂开了:“靠!你个老不死的,居然不让我吃晚饭?你明天就会得功能障碍,阳痿早泄,生孩子没眼!”天克一边在心里恶狠狠的骂着,一边跟着刑天走了回去。

    “天克你过来,等一下再去打坐。”刚一到战神大,天克就要回房间去打坐练功,这时却被刑天给叫了回来。“什么事啊师父?”天克苦着一张脸,有气无力的问道。“过来坐这,师父有话和你说。”“哦……”天克弱弱的拉了个长声,来到刑天对面坐了下来。“天克,你心里是不是非常痛恨师父对你这么严厉,又不让你吃饭又不让你睡觉?”刑天语气平和面带微笑的问道,跟在外面那副吃人的架势了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虽然口气和表如此和蔼,可是目光中却透出无比锐利的光芒,仿佛能看透天克的内心一样。哎呀!今天师父也太反常了,平时对自己总是又训又骂的,今天怎么就跟换了个人似的?这还真让自己有些不习惯。天克有些不知所措的低下了头,两只手放在大腿上胡乱的摆弄着。“没有,绝对没有!师父,您是我最敬重的人,我可么可能去痛恨自己的师父呢?师父这么做也是为了我好啊。”天克违心的说道,事实上刑天还真说对了。“呵呵……”刑天一阵轻笑说道:“你是我徒弟,你心里想什么为师还不知道吗?这也难怪,想当年我学徒的时候也和你一样……”“师父,我……”“你不用解释什么,听为师把话说完。”天克打断了刑天的话想要解释什么,可是刑天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刑天也知道自己的徒弟想说什么。

    “当年玄靖打到天界的时候,为师也和他大战了一场。当年的我也是心高气傲,觉得自己为天界战神,一个玄靖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所以没听你师尊的劝告,去找他决斗……”说道这,刑天陷入了当年那痛苦的回忆之中。“那时候我和玄靖大战了两天三夜,最后为师不敌,被玄靖打成重伤。当时的玄靖也是一心想要杀了我,关键时刻,你师尊把我从玄靖手中救了下来,又和他大战了起来。谁曾想,就连你师尊也不是玄靖的对手,最后还是被打成重伤。为了救下我,你师尊不惜以元神相拼,燃烧尽了生命力,才带着我从玄靖手中逃了出来。可是回来后没多久,你师尊的元神因为被玄靖重伤,又拼尽了生命力,最后还是一命呜呼了。”说到这,刑天充满了悔恨的脸上挂满了泪水,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哽咽了起来。“天克啊,所以你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自己的功力练的有多么出色,都不要眼高于顶骄傲自满。要时刻牢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这样你活命的机会就会大一些。在很多时候,很多人都是因为太骄傲而最后死于非命。所以说,为师如此惩罚你,也是希望你能多长点记,不要犯那些致命的错误。真要等你知道后悔的那天,也就是你将要面临生死的时候,到时候你再去后悔还来得及吗?只有时刻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这样你才不会最终自食恶果啊……”

    “师父,徒儿知道错了……”天克听完师父这一番语重心长的劝告,早已是泪流满面,于是扑通一下跪在了师父面前。这一刻他才知道,师父其实是多么的关心自己。“呵呵……你能明白师父的苦心就好,这样师父也算没白跟你费心。好了别哭了,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算什么呀,你师父我又没死。”刑天擦了擦脸上的泪,扶起天克笑骂道。听师父跟自己开了这么个玩笑,天克破涕为笑的说道:“是,师父。徒儿不哭,徒儿后一定记住师父的教诲,不会再让师父失望了。”“好,希望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刑天见天克一脸的坚定,于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师父,我想问您一个问题。”“什么问题?你问吧。”听天克这么一问,刑天是满脸的疑惑。“您也知道,当初和我一起过来这边的还有两个人,他们俩都是我的好哥们儿,不知道师父您什么时候让我去找找他们啊?”“原来是这个啊!”刑天恍然大悟道:“虽然我不会让你现在就去找他们,但是你大可放心,他们现在都很好。紫玄在圣界的圣元学院,烈修跟着他师父德鲁兰诺在佛界修炼。所以你不必为他们过于担心,安心的把你的武功修炼好。等你修炼到为师满意的程度的时候,师傅我自然会带你去找他们的。”“真的吗师父?真是太好了,我做梦都想着和他们早见面呢。”知道他们俩都很平安,天克兴高采烈的欢呼起来,差点没蹦到天上去。“好了好了……既然你想早点见到他们,那你就更应该努力修炼!”见他又得意忘形起来,刑天皱着眉头吼了起来。“嘿嘿……徒儿这就去修炼,这就去……”知道自己错了的天克,一脸尴尬的挠起了脑袋。说完就要往回走,可是刑天又把他给叫了回来。“先别走……”“师父,您还有什么吩咐啊?”天克一脸迷茫的看着师父,应该没什么事了呀,师父还叫我干嘛?“把晚饭吃完再去练功吧!”刑天一脸严肃的说道,没成想,刚说完这句话,某人已经激动的晕过去了。“臭小子,又给我找麻烦是不是?!”刑天崩溃的声音差点没把大给震塌。

    PS:很多天没有更新了,实在是抱歉啊。因为这些天出了点事,所以耽搁了。其实乾阳真的是很无奈啊,为什么朋友之间总是存在着欺骗呢?前些天,朋友邀请我去他那里玩,结果我去了之后才发现,他居然进了传销团伙!要不是我拼死抵抗,乾阳就再也写不成书了。不管怎么说,乾阳还是耽误了更新,乾阳有罪啊……

重要声明:小说《千年寂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