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柳月明的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乾阳 书名:千年寂灭
    魔宫的书房内,摩礼天、黄泉嶣和万灵度有些局促不安的站在那里,他们焦急的看着坐在书案旁批阅奏章的玄靖。书房里的摆设不是很繁琐,四周依旧是血红的颜色,唯独玄靖前的书案是金黄色,书案正面绣着五种形象狰狞的魔兽。玄靖批阅完了最后一个奏章,起伸了个懒腰,看上去没有丝毫的王者风范,倒像是一个慵懒的公子哥。玄靖一脸戏谑的看了看三个人,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问道:“你们三个人这么急着见朕有什么要紧的事吗?”三个人互相看了看,随后摩礼天上前躬说道:“回陛下,下官三人今天来觐见陛下是为了百洛格和孔己苍的事。”摩礼天也不绕弯子,直截了当的说出了心中的想法。“呵呵,你们三个人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对这件事无动于衷吧?”三个人没有答话,而是各自将子躬的更弯,算是默认了玄靖的疑问。玄靖似乎有些疲惫的拍了拍脑门,说道:“看来不把事告诉你们,你们是不会罢休了。也罢,我就索跟你们明说吧。万灵度……”玄靖说着突然叫了万灵度一声,听到玄靖叫自己,万灵度浑一激灵,急忙说道:“回陛下,微臣在……”“你先说说,百洛格和孔己苍来到这边之后,都做了些什么?”“是,陛下。来到这边之后,两个人便第一时间联络那些他们以前的部下,而且有很大一部人都在暗中被他们收拢。呃……陛下,我要说的就这些。”万灵度疑惑不解的说道,心想,陛下叫我说这些做什么?玄靖微微一笑说道:“那我问你们,他们在我们这得到的好处多、还是当初在百洛格手下时得到的好处多?”“这……”玄靖这话一出,三个人顿时无言以对,同时他们也明白了玄靖的想法。

    “我们统一七界到现在,已经有将近六千年了。可是那些投靠在我们这边的那些神人,以前又得到过什么好处呢?你们应该也知道,百洛格和孔己苍是什么货色,当年在天界和圣界是怎么作为的。可以说是为了一己之私而不择手段,要不然他们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灭亡了?现在那些人在这边呆了这么久,而且他们现在所得到的,远比当初在他们手下时得到的要多得多。试想一下,要是你们,你们会怎么选择?”玄靖的话可谓是一语双关,即说明了他不担心的原因,又旁敲侧击的提醒他们要尽忠职守。三个人都不傻,一下子就听出了玄靖的弦外之音。于是三个人齐刷刷的跪倒在地高呼道:“请陛下放心,我等誓死效忠陛下!”玄靖嘴角抖起一道优雅的弧线说道:“我知道你们都很忠心。我的意思是说人在利益和感面前,几乎没有人去选择感。更何况这两个人对他们而言,根本就没有什么余可讲。就算他们叛变,他们能翻出多大浪花来?跟紫玄他们三个比起来,他们根就是小丑。”玄靖说的没错,当年,一举称霸了七界那是多么迅速,如今时隔多年,那就更不用担心了,百洛格和孔己苍两人,最多也就是借用紫玄他们才能翻,但是他们能如愿吗?这还有待时间去考证。

    听玄靖这么一说,三个人提起来的心也放下了不少。但是又不能对他们放任自流,难道玄靖真的就一点也不去理会他们?但是玄靖接下来的话回答了他们的疑惑。“万灵度,你加派人手死死的盯着这两个人,记住不要轻举妄动。”“微臣遵旨!”这时,黄泉嶣眼神闪烁的看了看玄靖,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一般,最后吐出一口浊气沉声道:“启禀陛下,微臣派去捉拿紫玄的人,最后……失手了。”说完,黄泉嶣满脸惶恐的低着头。“是怎么失手的?”玄靖语气平静的问道,听不出丝毫的绪波动,这不让黄泉嶣越发难以捕捉玄靖的心思,也更加心里没底。“是一个神秘的白衣人就走了紫玄。”玄靖听完,没有说什么,而是陷入了沉思。见玄靖竟然没有说话,黄泉嶣更加不知所措,额头上更是渗出了汗。“紫玄的事要是好办,也就不会有当年的那一幕了……”玄靖突然自嘲的笑了。他没有怪罪黄泉嶣,却想起了当年八卦符咒带走他们灵魂的一幕。这让玄靖又联想起了当初和佛祖的那次长谈,想到和佛祖的谈话,玄靖有些迷茫了。“难道,真的会像释迦牟尼所说的那样吗?”玄靖喃喃自语道。“陛下,您没事吧?”万灵度的一声呼唤,将沉思中的玄靖拉回了现实。看了一眼大气不敢喘的黄泉嶣,叹了口气说道:“黄泉嶣,你不用自责,这件事如果那么好办的话,那他们早就死了……”玄靖的话将差点面临崩溃的黄泉嶣救了回来,他还以为玄靖在思考着怎么处置自己呢,面对玄靖的沉默,让他越发的背后直冒寒气。当听到玄靖的那句话后,黄泉嶣知道自己没事了。放松子的瞬间,他差点没栽倒在地上。“紫玄的事你继续盯紧点,不要有丝毫的懈怠。”“微臣遵旨!”“好了,你们都下去吧。朕想一个人静一静。”“微臣告退……”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玄靖仿佛突然间苍老了许多。

    “清璇,你都守了他好几天了,你去休息一下吧,否则你的体会承受不住的。”柳月明拍了拍叶清璇,关切的说道。“我没事,柳老师,谢谢你的关心。”叶清璇的声音很虚弱,说起话来很没有底气。柳月明看着倔强的叶清璇,心里头有些泛酸,但是脸上还是一副关切的表。她轻叹了一声说道:“清璇,我知道你很在乎紫玄,可是紫玄现在虽然已经脱离了危险,但短时间内是醒不过来的。你这样没没夜的守着他,迟早会被累垮的。听我的话,去休息吧,你也不希望在紫玄醒来的时候,你自己却倒下去了吧?”听着柳月明那语重心长的话,叶清璇如梦初醒,柳月明说的很有道理,真要是没等紫玄醒过来,自己却累垮了,那真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想到这,叶清璇感激的看了一眼柳月明。“那好吧,谢谢你的提醒,柳老师。”“好了,什么都别说了,先养好自己的体吧,”叶清璇点了点头,拖着疲惫不堪的子走了出去。

    看着叶清璇走出了寝室,柳月明回过头来,一脸柔的看着紫玄。她坐在边,轻轻抚摸着紫玄那缠满绷带的脸。世人们经常说,在人与人之间,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真,更没有什么一见钟的那类话。那么是什么?这个问题或许很难回答,也许有人会说是一种责任,也会有人说是繁衍人类的工具。这句话说的并不偏激,如果没有,人类社会早就乱了。而柳月明对紫玄的这份,可以说就是一见钟,当初紫玄刚来学院报到的时候,看到他的第一眼,柳月明就对他有了些许好感。柳月明平时对待别人,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而唯独对紫玄没有吝啬她的笑容。说实话,紫玄在学院里并不是什么拔尖的人物,但柳月明就是鬼使神差的喜欢上了他。有时候柳月明自己也不纳闷,自己是看上了他哪一点?要知道,柳月明在圣元学院的老师群里,绝对是出类拔萃的角色。先不说她的容貌,就算是她的修为在学院里也是拔尖的。然而这个东西就是这么奇妙,当看到受重伤的紫玄时,柳月明心疼的差点没晕过去,她对紫玄的担心不亚于叶清璇。今天把叶清璇劝走,的确是私心的角度更大一些。她希望自己可以在紫玄边多陪陪他,虽然紫玄现在不能说话,但是能有更多的时间看着心的人,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看着紫玄,柳月明清澈秀美的眼睛里尽是柔。“紫玄,虽然你听不到我在说什么,但我还是想对你说出来。自从第一次看见你,我就已经上了你。开始我不知道为什么,每天都希望能够多看你两眼,可你是学员,而我是老师。我把这份感藏在了心底,可是我越是深藏,我的心里就会越难受,我真的害怕会抑制不住对你的感,而做出冲动的事来。所以我选择了刻意逃避,我明白在你学业有成之后我们就会分道扬镳,我希望用时间把这段感封印起来。可是,当我看见你受重伤的那一刻起,我担心的快要疯了,顾不得别人的看法,我每天都会来看你。也是从那时候起,我下了一个决心,无论有多么艰难,我都要和你在一起。紫玄,你……明白……我对你的心吗?”柳月明声音哽咽的说出了藏在心底的意,泪,在这一刻从她那水雾笼罩的眼眸中滑落,流过她那柔嫩白皙的俏脸,滴落在紫玄缠满绷带的脸上。一个人,不计较份的差距、不在意别人嘲讽的眼光、不理会世俗的阻拦、不惧怕一切艰难险阻。这样的是伟大的,这样的值得世人们去崇尚。紫玄的出现,破开了柳月明那道封印了她心灵多年的结界,让她那心如止水的灵魂,掀起了一道汹涌的波澜。

    “站住,你是干什么的?这里可不是你随便来的地方,识相的快点离开!”一名穿盔甲的大汉,拦住了眼前的人。这里是原圣界的火云山,也就是封印着朱雀和七圣器的地方。火云山下,一个硕大的山洞洞口映入眼帘,洞口很显眼,让人很容易就能注意到。而这群守卫,就把守在山洞的洞口外。火云山山如其名,山体高耸入云,山体上闪烁着无数道火焰,将山顶的云彩映的火红。只要进入火云山的周边,就会感受到那铺天盖地的浪滚滚袭来。因此,火云山周围全都是光秃秃的一片,方圆几十里内寸草不生。而能来这里的人显然都不是普通人。大汉自然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没有鲁莽的动手,两旁那一百多名守卫见领头的没有动手,他们自然也就乖乖的站在那里没有动。听了大汉的话,那人也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平静的站在原地问道:“你去和你们主上说,就说叶炳堂前来求见,到时候他自会见我。”叶炳堂?大汉一愣心道,没听主上说过这一号人啊?“那你等一会吧。”大汉虽然疑惑,不过还是迅速的通报去了。没多一会,大汉从山洞里走了出来,来到百洛格边说道:“我家主上叫你进去。”百洛格没有和他废话,点了点头便向山洞走了进去。

    “老朋友,你的守卫很尽职尽责啊。”百洛格一见到孔己苍就对他讽刺了起来,那意思是,你还是这么胆小如鼠、贪生怕死啊。山洞内很宽敞,就像是一个大厅一样,孔己苍坐在石凳上,后站着二十多个武将打扮的人,一个个手里都拿着兵器,死死的盯着百洛格。现在的孔己苍,变回了原来的中年人模样。他看了看百洛格,皮笑不笑的说道:“你也不赖嘛,一到这边来,你就拉拢了不少人马。可是……你能保证他们都会对你效忠吗?”听到孔己苍讥讽的话,百洛格眼角抽动了一下,显然是非常愤怒。但是他没有发作,第一,他来这里不是和孔己苍斗嘴来了。第二,孔己苍说的虽然难听,但他的确说的是事实。“好了,我也不和你开玩笑了。你来这里肯定是有什么事,说吧,孔某洗耳恭听。”孔己苍和蔼的一笑,把话拉了回来,他可不想现在就和百洛格闹翻,那样对他没有一点好处,相反坏处倒是一大堆。听他这么说,百洛格也没有再计较什么,微微一笑道:“现在我们实力太弱,不能把事做的太明显。所以我是来提醒你一下,做事的时候小心一些。当务之急,是先把那三个小子保护好。”虽然百洛格说的有些刺耳,但现在他绝对是真心的提醒自己。他们之间谁都不能出事,一旦一方出事,那另一方也就跟着完蛋了。所以,孔己苍并没有生气。“你说的很对,但是你也清楚,我们双方哪有称职的人选去保护他们啊?前段时间,紫玄差点被杀。要不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那紫玄早就死了。而我根本分不出精力去暗中保护他们,你说我能怎么办……”孔己苍一脸郁闷的说道,要知道玄靖要是想让谁死,那这个人基本就被判死刑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当年玄靖把他们都给打怕了,以至于他们现在对玄靖还是很畏惧。

    “我听说紫玄在圣元学院,但愿紫玄在那里会安全一些。”百洛格对孔己苍的话很是认同,他现在也只能默默祈祷,紫玄别那么轻易就挂了。“圣元学院我也听说过,听说里面有不少神秘的高手,紫玄在那里,暂时应该没什么危险。至于天克和烈修,据我所知,他们都跟着自己的师父藏起来了,应该更没什么危险。”孔己苍展颜一笑说道,想起这些,孔己苍的确安心不少。“那你现在霸占着火云山,你就不怕被玄靖发现吗?”知道三个人暂时没什么危险了,百洛格不由得想起了孔己苍现在的处境。先不说那七件圣器,就说那朱雀吧,那可是玄靖亲自把她封印在这的,玄靖不可能不注意这里。那他躲在这,就会很容易被玄靖发现,难道孔己苍会蠢到这个地步吗?“这个问题你不用担心,咱们现在谁都威胁不到他,他现在把心思都放在那三个小子上了,哪还有心思对付咱们?就算他知道我在这,他也明白我根本没那能力把朱雀给救出来,所以我暂时还没什么危险。我觉得你最好也把你的阵地转移到苍暮山,一旦紫玄他们有能力救出四圣兽时,咱们也可以来个里应外合啊。”“嘶……”听完孔己苍的话,百洛格倒吸了一口冷气。倒不是他害怕的,而是孔己苍的话让他恍然大悟。

重要声明:小说《千年寂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