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命悬一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乾阳 书名:千年寂灭
    紫玄在成启轩他们的带领下,来到了灵轩城里一个比较闹的酒楼。走到酒楼门前的时候,紫玄便被酒楼那颇有气势的建筑风格给惊呆了。这还叫酒楼吗?这气势恢宏的架势,简直可以比得上紫城的太和了。整个酒楼都被染成的金黄的颜色,蜿蜒流转的屋檐,宝玉玲珑的风韵,这简直就是上天的杰作!“啧啧啧,哎呀真没想到啊,灵轩城里居然会有这么气派的酒楼。”紫玄连连惊叹的说道。“我说老四啊,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连咱们灵轩城最有名的醉星楼,你都没听说过?看来你没事的时候真该多出来走走啊!”项少峰拍着紫玄的肩膀说道。听了二哥的话,紫玄的脸马上就垮了下来:“二哥呀,你也不是不知道,那五个老不死的整天把握关在小楼里,着我马不停蹄的修炼。你说我还哪有那闲工夫出来呢?”“苦命的四弟呀……唉……”紫玄刚说完,朱靖颜伸手拍在了他的肩上,一脸幸灾乐祸的说道。“你……”紫玄脸色铁青的指着朱靖颜,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好了好了,难得老四今天有空闲,咱们还是快进去吧。”成启轩急忙解围道。说着,四个人走进了酒楼。刚一进来,一个伙计打扮的人,走上前来点头哈腰的问道:“四位客官里面请……”没有理会那个伙计,四个人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观赏着酒楼的装饰。现在正是中午,酒楼里的生意异常火爆。闹哄哄的像个菜市场。什么划拳的、拼酒的,一个个喝的面红耳赤。“来来来……给我喝……今儿个不喝醉谁也别想走……”更有甚者,觉得喝的不够劲,竟然把上衣都脱了下来,光着膀子比比划划的继续吆喝着,就差没蹦到酒桌上去了。

    酒楼里面装修更是豪华,四周的墙壁镶满了银色琉璃砖,棚顶悬吊着十多个巨大的水晶灯。现在是白天,水晶灯并没有点着。但是透过窗口,阳光直接照在了银白色的墙壁上。银白色的琉璃砖在阳光的照下,虽然有些斑驳陆离,但却更加流光溢彩、如梦如幻。这时,四个人上了三楼,找了个靠窗口的位置坐了下来。刚一坐下,伙计就上前问道:“四位客官想吃点什么?我们这什么都有,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只要您能叫上名来,我们店里就不会没有!山珍海味任君挑选……”这个伙计可真是够敬业的,紫玄看着口若悬河的伙计,说的吐沫星子四处飞。不思索道:“这要是把他放在那边,肯定是个搞传销的高手!”想到这,紫玄突然笑了一下说道:“那你们这有满汉全席吗?”“呃……这位客官您说什么?”紫玄此话一出,那个伙计顿时一脸的迷茫,就连成启轩他们三人也是一脸的疑惑。“老四你说什么?”“四弟,什么是满汉……全席?”“对呀四弟,你说的是什么菜啊?我吃过吗?”三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问道。“哦,没什么,我这是跟伙计说着玩呢……”紫玄一脸坏笑的说道。“呵呵,客官还真会开玩笑。”伙计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讪笑道。“这样吧,挑六样你们酒楼最好的菜,就给我们上吧。”成启轩最后一锤定音说道。“好嘞,四位客官稍等……”说完,伙计走了下去。

    与此同时,在酒楼的外面,一个平民打扮的中年人抬眼看了看三楼,随后一脸森的冷笑道:“紫玄,我看你还往哪跑?”说完,闪走进了人群中。

    楼上的四个人现在是推杯换盏,喝的不亦乐乎。朱靖颜更是一个劲的给紫玄敬酒,而他自己则是掩袖喝一口后,趁着他们不注意,便把酒倒在了下排水道里。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几个人全都喝的有些晕乎起来。“对了三哥,你说院长他们出去比赛,比的什么赛啊?”紫玄满脸通红的问道。“哦,四弟有所不知,咱们原圣界一共有七所修真学院。每三年都会合资举办一次比武大赛,大赛的时候,各个学院都会挑选最优秀的学员参加比赛。主场在七所学院之间轮流。今年正是三年一度的比武大赛举办的时间,场地在凤舞学院。咱们的院长带着人,就是去了凤舞学院参加比赛去了。”朱靖颜耐心的解释道,一边说一边时不时的往窗外看。“呃……哎呀真是可惜啊,参加比赛居然呃……没有我的份呃……”紫玄一边打着酒嗝一边说道。“老……四,我说你……就行了吧。你才来这……半年多,资格不……不够。”“就是……就是……”成启轩和项少峰一唱一和的说道,他们也都喝高了,说话都吞吞吐吐的舌头都短了。“你……们真不够哥们……三哥你……怎么了?怎么……魂不守舍的?”紫玄白了他们一眼说道,可是突然间发现,朱靖颜一副心事重重坐立不安的样子,于是又问道。“啊……没……没什么……”朱靖颜下了一大跳连忙辩解道,眼神闪烁不定。

    “就是他……给我上,抓住他!”就在这个时候,整个三楼一下子乱了起来。一群穿着普通的大汉突然出现在酒楼里,一个个手里全都拿着寒光闪闪的大刀。话音一落,这群约有三五十人的大汉,向紫玄四人这边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这个时候,那个倒霉的伙计正巧端着一盘子菜,堵住了他们的路。“滚开!”为首的一人一声咒骂,同时一脚踹了过去。“啊……”那个伙计一声惨叫,犹如一片树叶般飞出去十多米。‘轰……咔嚓……’一阵巨大的声响,伙计摔在了一张餐桌上,那张餐桌应声而碎裂。伙计吐出一大口鲜血,倒在地上没了声息。一桌子的菜和盘子的碎片狼籍散落了一地,餐桌周围吃饭的人一下子全被被轰倒,有几个甚至被盘子的碎片崩的满脸是血。一下子,酒楼里没有了丝毫的声音,寂静得令人窒息,就算掉地上一根针,都可以听的清清楚楚。“我的妈呀……杀人啦……”过了好一阵子,也不知道是哪位仁兄喊了这么一嗓子,一下子酒楼里就像开了锅一样,震耳聋的嚎叫顿时响起。人们哭爹喊娘的向楼梯口奔去,有几个倒霉鬼甚至被推倒在地,硬生生的被惊慌的人群踩死。求生**被唤醒的人们,只会想到自己逃命,哪还会在乎别人的死活?于是很多人倒在地上后,就再也没能起来。乱的人群惊醒了四个人,可是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晚了一步。他们刚想要逃走,这群凶神恶煞的大汉已经冲到了他们近前,把他们的去路堵得死死的。

    “哼哼,别急着要走吗,怎么着也要喝上几杯再走啊……”领头的人一脸寒霜的冷笑道。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一搞,有些醉意的几个人一下子清醒了不少。“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以前好像不认识吧?”成启轩一脸冷漠的问道。对于眼前的形,几个人谁都没有丝毫惧怕。除了紫玄和朱靖颜之外,他们俩根本就不明白,这帮人为什么非要和他们过不去。“哦……我们今天只找紫玄,无关的人趁早离开,否则……哼哼……”领头的人的意思很明显,他们就是冲着紫玄来的。别人都可以离开,唯独紫玄要留下来。紫玄心里‘咯噔’一下漏了一拍,当看到这帮人的时候,紫玄就知道他们是冲着自己来的。可是为什么会这么巧?想到这,紫玄浑猛的一震,不可思议的向朱靖颜看去。根据刚才朱靖颜的表现,紫玄可以肯定,这一切都是他的原因。顿时,一股复杂难明的绪,波涛汹涌般的在他心里涌起。曾经肝胆相照的兄弟,曾经嬉笑打骂的死党。然而曾经的铁哥们儿,却残忍的出卖了自己。虽然曾经已经听惯了无数个版本的背叛节,可是,当这样的事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上的时候,自己确实如此的心痛,如此的伤心。“为什么?”紫玄没有多余的话语,虽然心里是惊涛骇浪,可表上却是一脸的漠然。“我……我……我是被的……”朱靖颜低着头,不敢看紫玄那冷漠的目光。“呵呵。”紫玄淡漠的一笑,没有再说什么。眼前的景,就算傻子也看出来是怎么回事了,成启轩和项少峰先是一脸的迷茫,而转眼间,愤怒的火焰在他们脸上跳动。“@#¥%&朱靖颜,你还是人吗!”“朱靖颜,你这个卑鄙小人,我@#%¥&……”两个人满脸的狰狞,对着朱靖颜一顿破口大骂。“你干的不错,下去领赏吧。”领头的人皮笑不笑的对这朱靖颜说道。朱靖颜哪还敢多呆,低着头灰溜溜的逃开了。

    “朱靖颜,我XXXXX”“你这个狗屎,我@#¥%&”两个人又是一阵狂骂。“老四你放心,我们不会扔下你不管的。”“对,四弟,我们一起杀出去!”“找死!”紫玄刚想要说什么,猛然听到领头的一声断喝,他的话也没来得及说出来。一群人举着手里的刀,对着他们就是一顿狂砍。三个人都是修炼道术的,这么被人近围住,肯定讨不到什么好处。三个人狼狈的躲闪着,紫玄趁着躲开的空当,猛的散发出他全部的精神力。四周的空气一阵阵扭曲,精神力的涟漪迅速扩散开来。成启轩和项少峰感觉到异样后,也纷纷散发出了精神力。同时双手胡乱的一阵挥动,只见一道道金色的符印分别从他们的手中涌出,向着前方的人群冲去。三个人所散发的精神力,只是让这些人稍稍停顿了一下,他们便再次挥刀杀了过来,根本没起到什么作用。等这些人刚要杀过来的时候,密密麻麻的符印呼啸着向他们冲来,这些人急忙挥刀格挡。‘叮……当……’一阵阵金属碰撞的铿锵声响起,那些符印应声而先后消散。完了!见此形,三个人的脸色骤然一变。符印刚一消失,这些人再次挥刀砍来,三个人狼狈的躲闪着,一个个都是一副疲于奔命的架势。突然间,成启轩的上绽放出一团刺目的光芒,六道纸符从他的头顶盘旋而起。“困魔**!”成启轩一声怒吼,霎时间,人群的里面绽放出无数道细小的蓝色光柱。光柱呈现出七个正方形,以北斗七星的形状排列在人群中。几十名大汉挥刀的动作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就连那个领头人的动作也变成了慢动作。“你们快跑!”成启轩歇斯底里的对着两人吼道。“大哥……”“大哥!”两个人满脸震惊的看着他。“不要管我,你们快跑……”“不……我不走,我们走了你怎么办?”项少峰双目通红的大吼道。“大哥,都是因为我……才连累了你们,要走我们一起走!”紫玄泪流满面,声音哽咽的说道。“你们……啊……”成启轩刚要说什么,却被领头的人一刀刺进了膛,由于他离成启轩比较近,所以率先对他下了杀手。“啊……大哥!”“大哥……”紫玄和项少峰双目赤红的同时悲吼出声。成启轩双目圆睁的倒在了地上,鲜血染红了一大片地面。他那死不瞑目的眼神,还在死死的瞪着他们两人。似乎还在怪他们没有逃走。

    由于成启轩已死,他所施放出来的困魔**也随之消失。大汉们恢复了自由的同时,嗷嗷怪叫着再次向他们杀来。两个人亲眼看着好兄弟就那么惨死在眼前,心中的悲恸让他们失去了所有理智。他们如同发狂的野兽,在人群里以命相搏。森寒的刀光在他们的上纵横翻飞,每一抹寒光闪过,他们上就会多出一道狰狞的伤口。鲜血染红了他们的衣衫,可是他们仍然浑然不觉的拼杀着。“啊……”在他们带走了十几个大汉命的时候,一声愤怒不甘的惨叫声传进了紫玄的耳朵。“二哥……”紫玄猛然回头,却发现了让他这辈子也难以忘记的画面。项少峰被拦腰斩断,五脏六腑流出了他的体,洒了一地。项少峰的上半奔着紫玄缓慢的爬来,鲜血沿着他爬行的地面,画出了一道鲜艳却让人心碎的痕迹。一边爬着,两边的大汉一边用刀不停的剁在他的上。碎和鲜血四散飞溅,他的后背已经被砍的血翻腾。那些大汉们的脸上崩满了项少峰的血,他们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疯狂的挥砍着手中的大刀。血模糊的画面更加刺激了他们的兽,让他们更加的狰狞可怖。“四……弟……我……先走……一步……了。”说完,项少峰的上半,停止了爬行的动作。又一个好兄弟离他而去,留给紫玄的是永生难忘的伤痛!“二哥……不……啊……”看着兄弟惨死,紫玄仰天悲吼。声音是那么的凄凉与悲恸!然而他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体刚要作出前冲的动作,却硬生生的跪在了地上。紫玄的双目发出妖异狰狞的光芒,看着眼前的这些人,紫玄知道自己今天必死无疑。‘砰’这时,那个领头的人狠狠的一脚踢在了紫玄的口,紫玄倒飞出五六米远,倒在地上体不停的痉挛起来。“哈哈……紫玄,你倒是起来啊?”领头的人满脸狰狞的嘲讽道。说着他提着手中的长剑,走到紫玄边恶狠狠说道:“去死吧!”说着举起了长剑当头劈下。

    “你是谁?为什么要坏我的事?”他举起长剑刚要往下砍,却被一人用钢扇挡住。他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边的人惊声道。这个人穿着一素白的长衫,长的俊秀异常,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哼哼……不为什么,我只是不想让他死!”这个人一脸轻蔑的说道。“就凭你?”“那你就试试。”他面无表语气平淡的说道,仿佛漫不经心做着这件事。“你去死吧!”领头的人语气森寒的说道,同时挥剑快速向那人刺来。那人不慌不忙的侧一躲,手中的钢扇快速张开,冲着领头的人猛地一扇。‘哗啦啦……’一阵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响起,从钢扇中飞出无数道风刃。风刃遇到空气的刹那,就涨大了好几倍,仿佛铺天盖地般奔着领头的人轰来。同时,那四十来个大汉也被无数的风刃笼罩在内。“啊……嗷……”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起,让人不寒而栗。过了片刻后,风刃尽数消散,留下的是满地的残肢断臂。鲜血几乎染红了整个楼内,仿佛变成了修罗地狱,让人万分恐惧。“呃……啊……”一阵微弱的呻吟声传来,那个神秘人顿时双眼寒光一闪,体猛然间原地消失。瞬息间,便来到了那个呻吟出声之人的边。他的浑被风刃斩的血模糊,趴在地上痛苦的痉挛着。“你的确是个人物,在我的风之独舞之下,居然没有死掉,不得不承认我很佩服你。但是,却难以改变你今天的命运!说吧,有什么疑问尽管问我,对一个将死之人,我一向都是很大方的……”神秘人一脸平淡的说道。“你……为什么……要救紫玄?你……是谁?”“我是谁这个问题除外,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至于我为什么要救他,呵呵,因为我想让玄靖……死!”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气势陡然变得让人畏惧起来。浑散发出森冷的杀气,淡漠的脸上涌现出一股恨意。“呵呵,我想你的问题我已经回答完了,那么你是不是也该上路了?”说着,他缓缓的拿起钢扇,拿着钢扇的右手猛然一震,钢扇瞬间消失不见。然而瞬间之后,钢扇又回到了他的手中,但是钢扇上却多出了一道妖异的血迹。“啧啧,跟死人说话真的很烦……”他一脸无趣的说道。

    “小鬼,你真的很幸运。”他来到紫玄的边,看着浑是血的他一脸淡然的说道。紫玄现在早就昏死了过去,就像一个死人一样躺在地上。说完,他扶起了紫玄,向楼下走去。

    PS:已经把的章节给删掉了,开始是因为章节需要审核,导致电脑当机,所以发重了。现在乾阳已经改了过来,在这里向大家说句抱歉。

重要声明:小说《千年寂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